台灣獨立建國後,如何對待忠烈祠?

中華民國國民革命忠烈祠是紀念已故的大中華膠,愛國膠的地方,台灣本土化運動是否應該抵制這種地方,中華民國如果徹底滅亡,台灣是否應該把入邊的大中華膠請回中國鄉下?
民主信仰者 出身臺灣的民主法治信仰者
我個人認為沒必要,改完名字後,讓他們成為臺灣眾神的一部分就行了。

這正好能看做:
中華文化成為臺灣文化其中一部分的具體展現。
三千冬雨 來自台灣的吃貨
不能一竿子打翻所有忠烈祠,台灣有很多忠烈祠本來是日治時期建造的神社,被KMT強行改名忠烈祠。
支持忠烈祠正名運動w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也認為沒必要拆毀或者抵制中華民國國民忠烈祠。根據政治需要改名就行了。

事實上,大部分今天的民主進步黨綠營支持者來自於當年隨民國撤退到台灣的「外省人」的後代。而大部分今天的中共國民黨藍營支持者來自於原本的台灣人後代。因此,可以說,今天的台灣綠營本來就是某種意義上的身份發明。)

至於台灣對待過去中華民國忠烈的態度,可以模仿土耳其共和國對待過去鄂圖曼英烈的態度,在不同時期根據政治需要做不同處理。

在1908-1922年間的鄂圖曼帝國末期,根據大鄂圖曼民族主義的政治需要,宣揚過去鄂圖曼英烈,為了捍衛遜尼派伊斯蘭價值觀,與「歐洲入侵者」英勇抗戰的模範事蹟。

在1923-2002年間的凱末爾主義共和國時期,根據土耳其獨立、集中力量建設單一民族國家的政治需要,淡化過去的鄂圖曼英烈,宣揚「青年土耳其人運動」中的英雄,尤其是「土耳其共和國國父」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圖克。甚至連伊斯坦布爾的機場都以「阿塔圖克」命名。

在2002-至今的正義發展黨執政、新鄂圖曼主義時期,根據地緣政治和對外輸出價值觀的政治需要,淡化「青年土耳其人運動」的人物,改回宣揚過去的鄂圖曼英烈。甚至連伊斯坦布爾的新機場都不再以「阿塔圖克」命名。

不過,這一百多年來的鄂圖曼/土耳其政府並沒有由於政治需要,像中共當局那樣採取激烈、極端的手段破壞古蹟、抹去歷史。比如說,穆斯塔法·凱末爾當年並沒有破壞或抵制鄂圖曼英烈的紀念碑和建築,祗是在政治宣傳上淡化了它們。今天的埃爾多安政府也沒有破壞或抵制凱末爾共和國時期的紀念碑和建築。比如說,穆斯塔法·凱末爾的紀念館今天仍然被完好的保存著,並且開放給公眾參觀。祗是在過去的凱末爾共和國時期,這個紀念館一般被稱為「土耳其國父紀念館」(Atatürk Mausoleum),而今天一般被稱為「凱末爾紀念館」(Anıtkabir)。
沒必要抵制或拆掉吧,也是歷史的一部分
變成博物館或者紀念園區之類的就好了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让我在蓝绿之中选 我选绿
但是我同时有以下预测:
中国不解体 台湾不建国

你所说的国民革命忠烈
将回到他们的任职或者牺牲的地方
用来纪念他们在反法西斯和反共产主义事业中 
对诸夏军民所做的贡献
他们确实极少有人属于台湾
人物介紹改到歷史文物紀錄裡,祭祀者有後代就讓他們請回家,沒有就全部歸入城隍爺或是五營神將裡即可(繼續在靈界服役)。
steptw 迷路的金屬史萊姆
其實沒必要,畢竟也是歷史一部份,就跟我們不把日治時期或者荷蘭統治時期當作黑歷史一樣,以前是太過於偏重國民黨史觀了,對於非外省族群很不公平,畢竟大多數的本土台灣人生根在台灣時,ROC都還沒有誕生。
以一個父親49年來台的我來說,
雖然自認立場是台獨這邊,
但強烈反對將忠烈祠毀壞或任何降格的作法。
這幾十年來的歷史都是構成當前台灣共同記憶的一部份。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應該留下來,可以羞辱舔共政黨和某粉,「看看你們的先賢先烈怎麼對抗專制強權、在看看你們這些廢老...」。
照舊保留,但再增加其他為台灣犧牲的人,例如鄭南榕,不就行了
恶过华秀只狗 刑天舞幹戚,猛志固常在
当然是一砖一瓦迁回我们广东中山,顺带把南京中山陵中的孙中山遗体也运回广东中山用以凝聚我们广东的宗室和海外粤乔。当然这是有偿迁移。忠烈祠对于你们台湾无用但对于我粤可是无价之宝,他代表的是一个时代一个海外粤人与本土粤人联结的时代,一个三民系结束内斗的时代,一个我粤宗室最为团结的时代。
人类不存在 人类不存在,都是幻觉
你怎么看到明代的忠烈祠之类的建筑
前面朝代的历史遗迹呗
我覺得不是臺灣本土居民都沒資格代表他們發言,他們認為這些人物對臺灣本土有貢獻就留,沒有就扔掉,在民主社會,就不要像奴才一樣拜那些外來的沒親戚關係的壓迫者。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香港人係你老母中國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25
  • 浏览: 3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