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改朝换代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中国有可能实行和平转型吗?

自从总加速师修宪,修集中营,毁灭香港,释放武汉肺炎以来,中国迅速的面临改朝换代。
因为国际社会似乎已经无法容忍习近平的中共为所欲为了。
一旦欧美决定推翻中共,那中共也就没几天了。
有中国改朝换代经历的人,最少应该70多了,能记事的应该也80多岁,不知道有没有那么高龄的葱油?
那么,普通人面临改朝换代的时候应该注意些什么?
囤积粮食?金条?还是跑路?中共政权崩溃以后,国际社会会接纳中国难民吗?

另外,中国有没有机会像东德,台湾那样实现从威权到民主的和平转型呢?或者像苏联一样接近和平的转型呢?
欧美公司对中国有巨大的的投资,这些公司有能力确保中国和平转型吗?

中共倒塌以后,和平转型和军阀混战的几率到底各占几分?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这个,没有任何人能说的很绝对。

但凡体制内脑子还不糊涂的人,一定会和西方国际世界达成妥协的,第二次改革开放。这次,红色基因那批人一定会被全部换掉,就像列强要求杀大清174人一样。而这次,恶习不会有慈禧那么好运。早就被全人类拉清单了。

平稳过渡也不是不可能,如果分裂了,各地军阀割据?但这些军阀总体实力都不高,谁也不会做得太过分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说到底,这一切都需要习贱人亲自死亡,才有解,否则,期盼美国血滴子来,还是有不少难度的。
韭菜梗 曾经躺平加拿大,现已入关美利坚
有可能是军队里的野心家上位。近十年来的战狼教育和武统洗脑说不定是自掘坟墓。少壮派军人发动政变,成事后立一个傀儡总书记,听起来怎么样?
改朝换代?从唐到宋到明,不仅仅是政权的变化,领土也有了极大的改变。

只怕未来中国政权的变化,不仅仅是更改政权那么简单了。目前美国通过的几个法案,极力支持维吾尔、西藏和香港人,已经是为未来打下了伏笔。

所以未来是选择做大国蚁民,还是小国公民,每个人都会做出自己的选择。
只能说和平转型虽然不是完全没可能,但也非常困难。

当年同盟会带着理想在中国开展反清革命,然而革命的结果是南北分裂,中国陷入数十年内战,南方革命力量的意识形态从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转变成苏俄式党国权威主义。等蒋介石建立起统一政权的时候又遭遇经济恐慌和东亚局势动荡,在对日作战中丢失大部分主要城市,在极度混乱中给予了中共可乘之机。中国20世纪的革命不仅使数千万生灵涂炭,还完全打破了维持传统政治稳定的文化和社会根基,更没有实现所谓的“解放”。

实现和平转型的前提是在国家转型的过程中能够保证政治和社会维持基本的稳定和秩序。考虑到政治转型一般会对社会稳定带来相当大的负面影响,要实现和平转型就需要外部因素维持国家运行的基本稳定,例如受到普遍认可的权力象征(国王或皇帝),一致认同并愿意推动改革的精英阶级,新政权对军队和外交大权的绝对掌握和经济秩序的稳定。

中国能否实现和平转型,最大的条件还是取决于政治精英能否对民主改革达成一致,和新政权能否取得军事和外交领导权以防止野心家篡位。一旦军阀割据的内战戏码再次上演,民主改革的希望就将再次化为泡影。总结的说,一切事在人为,虽然困难重重,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希望。
至少习不可能干下去了,被推翻是定局,看他死于那股力量之下吧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能否和平转型,最看重的是,这个国家是依赖资源出口,还是依赖旅游业。

2011年冬天,抗议活动席卷了北非和中东。

在突尼斯和埃及这样的地方,受过教育、失业的人们开始行动起来。
这些国家25岁以下青年的失业率高达25%至30%,反叛活动的不利因素很少。
有利因素很多,成功来得很快,而暴力却相对较少。

而与此同时,利比亚和巴林也发生了起义,但结果大不相同。
这两个国家乃至其他中东产油国,年轻的受教育阶层的失业率也很高。
但高失业率对它们的领导人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他们的财富来自石油而不是人们的工作。

如果以相对匮乏程度来做比较的话,有些人可能对突尼斯人率先起义感到很奇怪,
因为至少相对来讲,突尼斯政府对人民照顾得不错。
突尼斯人有相对自由的媒体,也能够举行集会。
然而,革命并不会发生在自由被剥夺最严重的地方,也不会发生在已经有自由的地方,而是在二者之间。

对人民的压迫会吓走外国游客,由于突尼斯的经济严重依赖旅游业,
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被迫允许人民享有超出他本意的自由。
所有那些游客无意中成为了推动变革的力量。

突尼斯政府为了能从游客的钱袋子里掏钱,必须赋予本国人民更多的自由权利。
这些自由权利转化为教育、对信息的掌握以及通过互联网互相交流的手段。
这又意味着异议者们有可能组织起来协同行动,举办网上自由集会,这样的集会能够也确实演化成了,真实世界的大规模自由集会。

另一个旅游业占重要地位的经济体埃及的情况大概类似。
胡斯尼·穆巴拉克统治着一个,针对本国人民的压迫性、且经常是暴力性的政权。
但他从未以【世界级压迫者的缅甸丹瑞,或柬埔寨凶手波尔布特】那样的铁拳治国,因为穆巴拉克负担不起这种方式。
随着美国经济援助的逐渐减少,穆巴拉克越来越需要旅游业的收入,因此他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克制。

利比亚没有这种克制,石油美元为卡扎菲提供了收买雇佣军的足够资金,这些士兵在屠杀反政府分子时绝不会心慈手软。

当我们寻找可作为民主化好目标的国家时,看看哪些国家的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旅游业,大概是个好主意。
比如肯尼亚、斐济和独立的巴勒斯坦,都希望成为一个大的旅游目的地。
当然,依赖旅游业,只是独裁者允许人民享有某些自由权利的原因之一,这些自由足以让反对派看到组织起来反叛的机会。
任何重大的经济压力,都能迫使领导人产生自由化的想法,只要压力深重到他没有足够的钱收买政治忠诚。
不管怎樣,中共是不可能被和平逃跑的,欠下的血債太多,總有一群殺紅眼的人…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先問改朝換代以後的疆域如何、自己屬於哪一塊吧
説不定還會分裂出去,到時候你要介意的就不是朝代的問題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26
  • 浏览: 3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