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净协在线今日发布的《“编程随想”被捕:IHIS 为期 5 个月的地下工作正式告终》?

https://i.imgur.com/3MJN1tA.jpg
首先谢邀。

其次,我个人对编程随想被捕这一事件的真伪,无法做出明确明确判断,只能说一切都有可能。

品葱里有不少朋友都知道,我很多年前在大陆就是从事相关工作的,很脸红的一件事,但是没必要隐匿,我以前就是给共产党干活的,而且专门负责文宣网络安全。换句话说,我以前就是抓编程随想这样对象的“专案组负责人”。我想楼主邀请我谈论这个话题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通过我以前的专业经验来看,如果共产党倾尽全力想要抓一个“网络影子” ,而且不具体限制时间段,那么很大概率是可以抓到的。

因为普通人很难注意到或者持续的保持完整的隐身状态,尤其是外围阶段,编程随想被捕的时间如果是真的,肯定不是什么互联网IP或者节点回溯技术,一定是通过外围突破抓到的,说白了就是编程随想身边的人给他“点灯”了。

在我们以前文宣安全的工作中首先是账号和个人信息匹配,然后是各种注册信息交叉检索,最后是账号密码模糊搜索的结果和视频/文字资料做比对。

具体说就是你发了一个宪政的视频,然后又在某平台阴阳怪气一番,又去外网煽动两下。 这样的人一般我们都懒得抓,太多了,我工作的时候每天这样的“类违禁”访问申请高峰期可以达到1000多万,共产党就是把所有财政收入都用来抓这些人也不够。 但是一旦决定咬你尾巴,那么首先看你各种账户的注册有没有交代个人信息,如果有就抓,没有就下一阶段,下一阶段就是注册信息和全国范围的实际注册信息交叉检索,比如你第一个平台ID是AltasTN0507,又找到你10年前用的一个ID是TigerElements4399。你自己觉得这些账户名无所谓,我是对我们专业人员来说,暴露了非常多的信息,首先我会把词切开,Altas我会搜索全国范围内在网购、书店、图书馆购买和借阅《阿特拉斯耸耸肩》的用户,添加为交叉检索1,然后我会把相应时段多次搜索“安兰德”“美国宪政”“西点军校讲话”“图书销售排行”“美联储”“安兰德协会”“苏联垮台”等词根的用户作为检索2;之后我开始关注TN,我会检索教育部和统战部统计的田纳西大学归国学生学历认证表,作为检索3,IATA公开信息中TN代码的航班匹配入境记录作为检索4,中国数学专科中专供二元分类数学的作为检索5; 在之后我会用金盾系统,把5月7号生日的人,按照目标预设年龄段和他父母/子女的预设年龄段作为检索6。 之后我移到第二个ID,对tiger做各种动物/品牌/运动明星的搜索检索,对Elements做各种学术/夜店/论文的检索。 当所有检索反复交叉比对,范围就会少很多。 如果这样还抓不到你,那么恭喜你,你是一个非常小心的网络影子,我们就进入下一阶段,人工分析你的各种视频和文字,首先判断你的年龄,收入,学历,涉外,行程等等,另外通过多次提到的地名/学校名/人名和对不同事物和人的了解程度和提及次数也可以判断你的所在地,出生地甚至毕业学校等等,那这些东西和交叉检索结果范围依次匹配。

如果这样还抓不到你,那就涉及到上文提到的外围问题了,之前的三板斧虽然抓不到你的尾巴,但是我可以大致判断你的生活圈各种资料,我派出专案组走访,总有认识你的,最后如果确定几十个可以人员,就蹲点和布控,排除到一定数量了就实施抓捕。

所以这里吧,我想说明一个道理,真正的抓人哈,不是靠什么高深的网络科技技术,品葱里不乏网络高手,大家都知道在双方都全神贯注防备时,尤其是对象是一个专业技术团队,且没有任何可视化信息时,单纯靠网络回溯技术抓到一个网络影子的可能性基本为0。 但是刑侦和间谍手段可以把范围无限缩小,我个人的经验是如果你是一个超高级网络黑客,你在Discord进美国最顶尖黑客群组都不用认证那种人,那么一旦你在中国生活3、5年,且动辄发言,那么我还是有信心抓到你的。只是看抓你的动力大不大,有没有中央层级的死命令。

很多年前我协助办理过一个案子,一个山区娃娃出门打工,做兼职的,老板对他非常好,但是政府项目懒钱,老板讨薪时被打成植物人,这个小伙子就在网吧不敢回老家,没有钱,一直发讨薪帖子,然后威胁要走极端,后来搞出个爆炸案。 这个案子后来我去现场的时候正好遇到爆炸还原专家,现场都炸细碎,专家能把爆炸前的场景/摆放/物品/朝向/人员路径等资料都还原成图纸,供我们做交叉匹配。

所以说不是不想抓,而是抓不抓的问题,编程随想他有自己的行动准则,日期线,行文风格,这些在专业人士眼中看来都是有迹可循的,有一句话说得好“小说有时候会比生活更现实,因为编造都是在一定逻辑框架下进行的,只有生活是无序无逻辑可言的”

地球上真正抓不到的人是无逻辑的,精神分裂症病人是很难抓的,因为他没有逻辑,你对他交叉检索资料容易把自己领到误区里去,美国之前有个精神病患者,他的爱好就是住在与世隔绝的林区,背着猎枪步行走到沙漠公共领地,然后狙杀附近路过的人,这B最后是打人打歪了,而且被狙的人也带着狙击枪呢,一边限制他移动一边报警才在现场抓到了,难度登天。

所以我奉劝品葱所有朋友几句话:

第一,如果你仅仅是骂骂共产党,你既没有在宪政圈和民运圈立棍,也没有超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那么你完全不用杞人忧天,这个世界很大,事情很多,要抓的人多着呢,轮不到你的😂

第二,如果你能对共产党产生威胁,那么尽量从硬件到软件都做好“极度隔离”,和日常手机都不能物理放在一个房间。

第三,如果你的能力能达到让共产党咬你尾巴的程度,那而且你也不是无逻辑的疯子,那么你最好有多个身份,这个是最安全的! 但是也最难达成的,首先就要有肉翻的能力和机会,其次要有多本不同名字,不同生日,不同住址的护照和身份证明,而且你要非常了解银行,邮递,房地产,教育学历认证,曾用名,移民法等系统,并且完全能够把自己过成“两个人”

第四,最重要最重要的!!! 永远记住!!!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上亡,凡是被盯着咬尾巴的人,无一例外都是长期的,半职业化的,引流的,甚至以此为正职的人,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对这样的朋友就一句话:不要回国。
worldelite love you zindagi
ollapse"> 所以诸位还是把自己想象的太重要了。

编程随想刚被抓的时候一堆人想象这是什么「国家级大案」「国安献礼」,还以为动用了什么「内部力量」终于打倒了这面「网络安全大旗」。然而实际上,几个玩网初中生向县级派出所举报,就消灭了无数反贼心目中的「灯塔」。更重要的是,对于新一代的中国人来说,这完全不是什么值得思考的大事:他们无非是在混恶俗圈的过程中,「顺手」按照新时代价值观做了一件小事而已。

几个初中生顺手就毁灭掉了半个反贼圈——这就是中国人反共的现状。新一代的中国人在吸取学习西方科技的同时也毫无保留且毫无矛盾的接受了中共新时代的价值观,残存的少许「旧人」相比之下不堪一击。

PS: 我的回答绝不是在为这些人开脱,我完全支持编程随想并且希望他尽快自由。这个答案只是为了让大家引以为戒而已——文中的「反贼」指的正是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全体站友,而我们不能被他们击败。
不可信。这几个编程随想的豆瓣、微博账号,有可能是其他反贼,但不是编程随想本人。

编程随想的文章《博客评论功能升级(“未读”状态、按时间过滤)——兼谈“为啥俺不用其它博客平台”》(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4/12/custom-blogger-comment.html)提到了为什么选择blogspot平台,而不使用其他平台或者自己买空间、域名等,所以他开通博客之前就已经考虑隐匿性、安全性了。

退一步说,编程随想刚开始并未考虑隐匿性,后来反共了才有意识的保持隐匿性。编程随想有篇文章《是该写点技术以外的东西了》(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09/06/writing-something-with-polity.html)讲到刚开始是要写技术博客,后来才反共。这从他最早的一篇文章《博客开张及本博客内容简介》(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09/01/test.html),以及最早的一些文章,可以看出确实是如此。

假设编程随想反共之前并未考虑隐匿性、安全性,以编程随想的水平,以他对中共的了解,在他影响力越来越大之后,如果编程随想不确定有没有泄漏过个人信息,为了安全,恐怕直接就放弃编程随想这个身份,另外重新开一个马甲了。编程随想写了篇文章《如何隐藏你的踪迹,避免跨省追捕[10]:从【身份隔离】谈谈社会工程学的防范》(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7/12/howto-cover-your-tracks-10.html),他不可能不自己实践身份隔离。

所以,这篇文章不可信。这几个编程随想的豆瓣、微博账号,很可能是其他反贼,而不是编程随想本人。
假得不行,先不说年龄,这篇文章就是野路子自五外围才有的文风,不断强调自己的作用,并通篇对“民运组织”和“民主运动”随意使用不加引号,没文化人员典中典,文革时期活不过第一天
习明泽登基 东北人拥护习公主
这个不仅假,而且当网友都白痴吗。

豆瓣、微博,要求手机实名不过是近几年的事。编程随想的豆瓣09年开始就没再用过。彼时豆瓣注册根本不会让你提供手机号。

假装自己在抓间谍,我以为这种事情只有小学生才会干...
is6tank 70后反革命
这种小粉红臆想出来的故事不必当真。

不过我们身在墙外的自由之民,应该接过随想的枪,继续把反抗共匪暴政的事业进行下去。
只看两条:

(1)共党官方公布或官媒报道的“编程随想”被捕消息;
(2)博文被删除。

如果这两条都没有发生,那么就相当于编程随想的影响没有被消除,共党抓他就没有意义。

这个自媒体的文章完全就是碰瓷,不值一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谅我爆笑
看样子强国网警把中本聪也抓掉了,毕竟,都静默这么久
于万物之中 82ADFB47E974B953FB85CD5426A42B54033FB33D57437ECE2F7A748B0E3AC24AD5435B037F7B0E0628C2E60ECDF604CBA807021658873F0B4DB3CDFA532F516E
我倾向于认为编程随想已经意外身故,或者正在搞一个大规模社会实验,而党国直到目前仍然不能确定他的真实身份。
因为只要是被捕就一定会有相关消息流出,一个人的家人或许可以被控制,但是他/她的老板,下属,朋友,熟人不可能一点情况都不知道。要是真的被捕,编程随想这种匪安部挂名十年的,起码也要来个电视认罪吧。
外围带舆论的五毛倒是可以利用他长期静默的契机搞文宣宣传,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满天飞就可以起到把水搅浑的作用。
POOL_POOL 熊细weenie大
首先这个净协在线是个什么玩意?净网志愿者协会?

怎么看这篇文章都充满了中华土特产和瓦房店的味道 ~ 

- 就怕是自己炒作自己 顺带钓真鱼?
无论此文是否为事实。此文有几处经不起推敲

  正如上面兄弟所讲,中国网络实名制于2012年开始。09年的社交平台以邮箱账号为主。但此文却直指移动电话号码。假如12年后编程需要用到此类社交平台的旧账号,我相信他不会去为旧ID实名。此为一

  再看下文中的身份信息,二代身份证启用时间为2004年,16-25周岁的,有效期为十年,假如文中头像年龄为20-25岁之间,为第一次有效期内信息。按十年算,即编程最应为1990年-1995年出生。参考编程历年博文间隐约描述的细节,这个结果不靠谱。同理,如为第二次有效期,那结果则与文中头像不符

  最后,文章表示,当编程离最后一篇博文14天后并无新博文,他们如释重负。换句话说,他们一直没信心确认编程的实际身份。只是以无博文更新为最后的依据。

  以上,目前为止,编程所有各平台相关账号与内容,包括github的项目并无异常。so更倾向于,这帮人拉了一个他们认为是编程的人。而编程本人应该察觉到动向不对。所以暂停活动。

  ps:编程是不是真的和所谓的净网相关机构有交集,这个是比较关心的。或者这也是因为有人来碰瓷。那么将会有很多无辜的人遭殃。
 
  最后。所谓大隐隐于市,假如编程10多年间一直自律拒绝这个年代的日常生活式,比如现金消费。那则与今下显得格格不入,是否也是一种特征。
以下内容系不负责任的胡乱联想,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俺们先假定编程随想被抓的消息是真的。

净网组织里有这种集体行动也肯定不是民间自发的,政府不允许民间组织有这么大规模刺探用户隐私的行为,应该就是官方行动假托民间名义。

文中所指的手段也过分低级,所以估计这篇文章是个烟雾弹,真实手段见不得光明,通篇的意图只是想告诉大家编程随想被抓了。
Kingsaager Communism is a mental illness
這個IHIS地下組的成員都是什麼人?負責這起案件的領導是國保和網警吧,個人承諾如果遇到移民到五眼國家的網警及家屬,你們的生命財產絕對別想安全。
懸賞ihis地下組成員人頭吧,震懾一下粉蛆,本人可以資助1eth
不是110 小熊维尼
说句不好听的,连我这样的,什么豆瓣微博人人天涯猫扑知乎网易腾讯虎扑草榴,都知道用完全不同的身份、实名身份(反正不是自己的)注册,又何况编程随想呢。编程随想的招牌就是注意安全,要是用一个我们都没听说过的高级方法捉了他,那我服气;结果说是因为没有做好身份隔离而被捉,那也太看不起人了。
我刚才稍微看了下所谓“净网志愿者协会”的一些信息,各种“处长”“部队”等中二词语直刺眼球,诛个心吧,那就是群小朋友在一起玩儿罢了。
靠,这自媒体冒着生命危险在墙内传播编程随想的博客,真正的勇士(手动狗头)
怎么看?不能光看着要行动起来,该声援的声援,该组织营救的组织营救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这个净协在线恕我无知,根本没听说过,别又是一个全国牙防组认证?
我说个小学生蛆虫们因为太幼小不了解的常识吧,十几年前在绝大多数网站上注册是不需要手机号的,随便一个邮箱就能注册。那时候的主流网站都是邮箱注册或者第三方登陆,没有手机号注册这种途径。
而墙内网站实名制也就是这几年的事,这个蛆虫等于是宣布编程随想听说要实名制了,连忙把一个十多年不用的账号绑定了手机号,然后还不用了既不注销也不改名就放在那等着蛆虫来发现,侮辱我的智商吗?
币圈奇葩8964 记住【反华不反共,反共不反习】。少割席,多做事。构建共识,形成组织。打倒共产党,建立新中国!
最后几段,我币圈人翻译一下:这个民间组织通过申必社工手段出道了编程随想,而且它们觉得不是挡刀,于是把证据链交给警方,然后编程随想14天静默期过了没有出现,觉得应该是抓到人了,具体情况它们也不清楚,,,

我币圈人专门针对此事写了篇文章:驳【净协在线】的《编程随想被捕》,兼谈共匪是如何对【墙外舆论】搅浑水的
转发一个编程随想博客下面的评论:

根据豆瓣发现真实身份的信息是很可疑的
1.编程随想从2009年6月开始发布涉政博文,以他的记忆能力和安全意识,会在三个月内就忘记自己曾有一个绑定手机号的豆瓣账号,并在之后的十二年内都不再想起吗?
2.据品葱上自称网警的用户所发的资料,社工是朝廷抓捕异议人士的重要法宝,如果豆瓣上的编程随想真的绑定了博主的手机,会十二年后才被朝廷惦记上吗?
3.博主曾提到2009年初,他也同时注册CSDN账号,但他全程以tor访问CSDN,博主会傻到再同一时间注册的相同名称的账号,采用实名和匿名两种相反策略吗?
jack_ma 衷心希望中共天长地久,替我实现阿里巴巴横跨三世纪之梦想。
先看下谣言发布团伙的智力水平:豆瓣有编程随想他们不去举报,却潜伏进所谓广西民运,认为编程随想会持续并正在墙内实名制暴露身份?最后又通过豆瓣找到了编程随想?
哈哈,这智力,不仅找不到编程随想,连写个小黄文赚五毛钱也没戏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确认了一下:豆瓣的确有「编程随想」这个ID,长时间不活动的那种。(手痒要自己点鼠标敲键盘去访问的,先等一等,先想清楚:你要不要把自己的IP和相关信息送给豆瓣?就是那个直接可以查到现在你的位置的IP。如果你愿意,be my guest)

----------------------------------
先假定这是真的。(毕竟「关键细节太多」。文章倒的确是粉红的幼儿风格,但很不幸,「内容不是」。)

若是真,那么,编程随想(马勇?)没有栽在别人手上,而是栽在自己身上。No excuse

不是技术问题,不是风险意识欠缺,不是警觉不够,而是人的选择的问题。还是应了那句行内嚼到烂的反人类原则:人是系统安全的短板。

----------------------------------
文中假东西当然是很多的。

但那个「广饶公安提供的广饶户籍信息」却够真了

疑似马勇?的住址:山东 青岛 城阳区 卓越·蔚蓝群岛 157 (这个看起来也够真了,只是共匪不想让你看全)

至于说「微博、豆瓣账号」暴露,那边泄漏信息的可能性很小,但不等于说「那不是编程随想的账号」,因为在2009年那时间点上,只有编程随想自己会用。这等于是在间接提供「抓到他了」的细节证明(同时鬼扯显摆一下)。但有极小可能性,真的是意外地因为这样的账号泄漏信息,那么还是只能说,「人是系统安全的短板」。

----------------------------------
至于共匪那些「表演性的举重若轻」,可以无视。你什么时候见过共匪对自己要认真表演的东西投入资源少了?

那个「净协」,更是无需在意,一个表演用的front而已,属于「意识形态矫正的边缘工作」。表演的目标观众,也不是品葱,而是bilibili。当然,你若要认真浪费一下自己的时间以示重视,那对自己大概也有相应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吧?

----------------------------------
说了不止一次「短板」,那究竟是什么呢?

具体一点儿的话,就是:如果马勇?是以'gratesque'这个ID开了匿名博客,那么现在应该不至于有信息泄漏。

因为:数学上的极限安全,叫做「只用一次」。

当然,安全的短板是人。若是因为错信人而倒下的,他不是第一个,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
靠豆瓣社工出来的?还手机号??认真的???谁没事会给豆瓣绑手机号啊,还绑在09年之前?!
豆瓣已经是国内社交媒体中仁至义尽的了,尤其是在天杀的实名制这一块。其他恶心的平台那么多,哪一个编进来都可信度高一点不是吗?
编程随想是跟御用黑客打过交道的人,这点三脚猫功夫能查出来的东西,国安会十几年查不出来?老共是坏,不是蠢!
七一之前没有新闻认罪,那就要看接下来一个月有没有动静。希望随想哥没事,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MCMXIX 国民自治
不太清楚被社会工程的具体细节。这里只想提醒一下,千万不要把墙内复制粘贴的习惯带到这里来,在品葱发的每条信息,都要坚持手打。哪怕复制的信息毫不敏感,只要做过一次,就可能导致品葱账号和墙内的账号轻易的被关联。账号密码之类的就更加不能有相似之处。

不过说实话,一般人可能也考虑不了太多。身在墙内的葱友,多建几个马甲,避免自己成为有价值的目标吧,我们传递的信息才是重要的,网络上的身份并不重要。
九投习 靜香野比大雄
有央视被迫认罪片吗?没有?!那肯定是假的!连香港人郑文杰,只是为英国当个跑腿送个文件的小职员也有央视被迫认罪片呀!
wget 高墙内的程序猿一枚, Linux开发者, 果黑, 左派(自认), 反支第一反共第二, 与鲁迅观点相近
再牛逼的黑客稍有不慎也會有被抓, 被抓或是沒被抓都很正常, 我只是看着蔥的風氣頗有把此人當作"神"看待的意思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我还以为共匪国安部/网信办官宣编程随想被捕了,仔细看完发现是某粉蛆人肉团伙的表功文,又浪费我两分钟。
编程随想还会使用微博豆瓣还是同名,不可思议,假新闻
间谍潜入捣毁的是编程随想粉丝的组织
编程随想博客没有更新说明不了什么,也有可能也是博客网站动了手脚
太假了,编程随想怎么会因为这么弱智的原因被抓。
不过官方发了这么一篇文章是不是意味着编程随想没有被抓?
稍有常识的都知道,支维和编程随想的最大关联也就是反贼了
所以责任全在葱友(逃)

正经回答:豆瓣问题之前就有反贼说过:实际上纯社工手段弄一个人成本极高,正常的抓捕行动都不是靠正面冲保护的。

这种情况,只要登录记录豆瓣还有,再比对编程随想的明网记录,已经论坛透露的部分身份,不难

还有就是告诫各位葱友们:不要过于迷信编程随想
他比街边开盒的唯一优势就是没有资金流,但也仅此而已
作为个人千万别学他这么狂,他讲的安全问题必然是有所保留的(比如翻墙光靠个tor是很容易被跟踪的)
而且他虽然总提到翻墙换人设,但是有些语气和透露的个人信息,需要特定环境才能获取的信息,是极难说谎的。

他能活到现在,真的只是因为他不涉嫌任何实体犯罪,而且知名度也就那样…
至少他的技术躲个晶哥骂几句,没人管的
中二气息扑面而来,快溢出屏幕了!


而且判定举报成功的依据就是过了十四天静默期???他们真的读完了所有博文?
青岛恩邦盛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稻庄镇(大店?)村274号

370203***
老读者看笑了,他们透露的最重要的信息就是编程没被抓,国安真抓到人,是不会允许这种脑残文放出来的。
现行反革命,还有谁?知识越多越反动。匪谍越狠越光荣。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逃离索多玛 小熊维尼
本来编程随想算是小众外网人物,这下人尽皆知了。
影正 博爱,公正,自由
如果有技术力的义士最好确认一下,然后不管这个组织是否完全民间,我都认为在墙内建立专门反侦察,保护反共义士的保护组织是有必要的,如果当初有足够的干员在附近放哨和反侦察,其实很多知名人士都可以在被逮捕前逃离。
希望编程君,赶紧更新,让那些无脑谣言,不攻自破。
一个没听说过的协会就能去豆瓣、微博这样的大陆网站服务商处调取别的用户的个人资料,法律何在?隐私何在?
sunrise_zc miaomiaomiao
公众号介绍说了有公职成员,能拿到豆瓣数据应该容易
名字不能用 菊花子裡出蛆蟲
六月初的時候 已經有人發現是被舉報

編程隨想是在净协 某些群入面
被人發現 有關連所以被 舉報

对编程随想处境的一点推测 - 评论 by @名字不能用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660445
人不乳包包自乳 人在台灣 五筒又双叒叕跳票了 在線等
豆瓣和微博還是有可能僅由支持者所辦的,不一定能直接證明是本人。
不認為編程隨想會在自己連CSDN帳號都考慮到的情況下,忘記自己有同名牆內帳號。
这事不太可能吧,Google blog的内容一天还在,我就不相信编程随想被共匪控制了。共匪发假消息的手法做得纯熟无比了,共匪信奉一句话,谎言重复了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因为在墙内网站上留了个人信息而暴露??不会这么低级吧
颐使气指 敢同恶鬼争法拉利,不向霸王让奖学金
不知道这个IHIS是干嘛的,但如果能把这个组织头目的信息大肆公布在海外,那也挺好
韭菜饺子 安全第一
如果真的被抓,组织营救难度很大,编程随想不会被公开审理。这些年编程随想把朝廷的底裤扒的干干净净,就赵家关系网梳理这一项党国是肯定不会放过他,作为韭菜只能祈求菩萨保佑他平安度过这段黑暗的日子,不被残害致死。
风云起 六月四日风云起,碧血丹心染长空
如果共产党抓了十年没抓到的一个人被净邪抓了,那么净邪其实远比编程随想危险。

另外,我想说一说我的看法。今后我们之中如果有人要拾起编程随想的名号,至少要有3个人。姑且用ABC代替吧。
a负责在国内收集信息,提供资料,然后通过sync等方式发送给国外的b。为了保护a,这一过程需要尽可能保密。
b获得资料后通过线下交流的方式把资料传递给c,然后由c负责文章写作。假如c对于某些特定资料有需求,可以通过反方向传递到a。
这样的好处在于,共产党难以监控国外的线下活动。只要a与b的交流没有问题,这一渠道就几乎是安全的。
编程随想的错误在于他一个人干了三个人的活。

还有,我们也许可以打入净邪内部。
又见谣传“知识越多越反动”,毛就根本没说过这句话,也就脑残小粉红天天挂嘴边。
对于这些狗奴才,将来一定要把他们送上断头台!
不相信他是山东人

结束

呵呵呵呵,就是这样认为
晕晕 党性就是兽性。退出中共组织(或党,或团,或队)即是恢复人性。同时避免了分担它的罪恶,遭受它的灾祸。危难来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编程随想和法轮功学员在对待TOR上是有不同的。

法轮功是不信任TOR的。所以tor只能作为自由门的前置代理在虚拟机里使用。

能知道你真实ip的只能是自由门和无界。而不能是其他。

所以,
    法轮功》自由门》tor》目标
编程随想》tor》自由门》目标

看见不同了吗?
当然,对于一般人来说,他的安全也是够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