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开放和市场经济没有让中国产生体制外的社会力量?

当年中国加入世贸的时候,拥抱熊猫派的设想就是开放和市场经济会产生体制外的社会力量

体制外的社会力量产生体制外的精英

两者合力推动变革

可到现在,第一步都没有实现

为什么?
其實有的,但都移民了(真實)

另一個原因是在這20年喝到肉湯的,有很多是體制人員或依靠體制發財或者不得不親近體制.
沒有多少一路到現在都是真正純市場經濟模式發財的.
支那人就不知道民主自由为何物,从根上倒也没有任何民主自由的文化基因。他们的脑子还是那一套家长制,即服从权威之流。
当然了,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这块洼地轮回了几千年的专制小农社会毫无任何变化。

要么美国像击败日本那样击败支那,占领,然后像日本台香港韩国新加坡那样的秩序输入。指望现在的支那人自己变革是不可能的了。虽然上个世纪也有89那群大学生,但是范围也仅仅局限在北京那地罢了。
其实是有的,只不过中国的统治者发现了就会将其消灭。

被称为“敢言良心企业家”的河北民企大午农牧集团创办人孙大午,去年11月被指涉嫌触犯寻衅滋事等九桩罪,连同家人及下属多人遭起诉。孙大午愿意一人担责,就有消息指他会被重判25年。
智障习近平 智障习近平
很簡單啊,因為共產黨說「先讓一小部分人先富起來」,然後14億低端就相信了,以為會輪到自己後富起來。
共產黨很明白的知道,要是讓大部分的人都富起來了就會「飽暖思淫慾」,吃飽了就會吵要民主,會地動山搖的。所以必需讓6億的低端每個月只有2000RMB,這才符合共產黨永久執政的目標。

以前常聽中國人說,只要人均GDP超過XXX,就可以施行民主了。結果香港人均GDP超過了台灣,共產黨就必需要把香港人打成低端,要不然香港人都要搞革命了。

中國人怪東怪西怪體制怪共產黨,就不會怪自己太低端。等到低端了解了自己有多低端,也許中國的民主還有一點希望。低端14億選出來的領導,還是會像習近平一樣智障,不會太高級的。
都是體制受益者,想的都是苟且美其名曰改良派,結果就是被擠壓,硬的進去了軟的跑路了,剩下就是費拉沒有自組織能力。
可以用教科书的术语,“新兴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能长大的企业没有不和体制内有往来和灰色交易,腰杆子硬不起来
虽然直接反抗基本没有,但是这些人用脚投票的消极抵抗还是挺多的,人也不傻
一厢情愿而已,直白一点,就是傻。请问有哪家共产极权国家因为经济发展,奴隶们生活改善了而放弃极权道路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