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一人害一座城?荒谬可笑的中国治理与荒谬可笑的中国式治罪,中共对韭菜治罪单靠中共一张嘴就行?

墙内文章 《一人“抽风”、全城停摆,怎么破?》
这些天我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扬州的疫情通报。

南京禄口机场疫情外溢波及的城市中,扬州的情况是最严重的。7月20日至8月6日,扬州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272例,超过了南京。我一个客居北京多年的扬州人,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发生在远方的新闻,却带给你切近的触动”:流调里都是熟悉的街道名,住过十几年的小区发现病例,小伙伴突然成了“中风险地区人员”……最糟心的是,截至8月5日的数据,扬州这波疫情已经出现了2例危重型病例,重型病例也是这轮疫情里最多的,达到14例。

扬州成为“重灾区”有其特殊因素。两个背景有助于理解扬州的情况:一是这座城市的老龄化程度超过全国平均水平,二是截至7月中下旬,扬州60岁及以上群体的疫苗接种率还没达到40%。疫情爆发于棋牌室,通风差管理弱,又是老年人聚集地。各种因素叠加,防御力弱、自身又难免有基础病的老年人群体,成了最大的受害者。扬州疫情传播广、病患症状相对重,和这些因素息息相关。

这些天我的父老乡亲没少埋怨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一号病例,没准还有人默默温习了部分特色方言词汇。这种情绪合情合理,毕竟一切的源头都是这个一再冲破防疫规定毛太太。但全城停摆的狼狈局面,没法单一归因于老太太的自私和“抽风”。

老太太究竟怎么从已经纳入封控管理的小区中离开的?至今没有一个确凿的说法。但从南京疫情爆发早期部分区域的迷惑现象中,或许能看出些许端倪。有的人从未去过禄口机场及附近区域,健康码却突然“黄”了;有的人健康码黄了,却没见社区或任何防疫部门介入,测核酸做隔离全凭个人自觉。南京从7月25日起设立68个公路市界离宁检查点,到了27日,已经查出黄码人员2600人,红码人员2人。距20日禄口机场发现阳性样本快一个星期了,公路检查才启动,还有大量黄码和红码人员逃离区域管控试图离开南京。扬州一号病例离开南京的时候才21号,当时的南京是什么状况?这是值得追问的。

下一个问题和我上周讨论张家界疫情时提出的问题类似。(张家界成为又一“暴风眼”,一个“盲点”值得关注)客运站早就实名制购票乘车了,一个从封控地区来的老太太,愣是在扬州城里畅行无阻六七天,其中还一连去了四天棋牌室,要不是发热后被小诊所拒诊,搞不好都没法“暴露”。这当然主要归咎于老太太不按规定向社区报备,可一旦有人不自觉,防疫体系似乎就不转了,这能给人什么安全感?

不管是南京还是扬州,在疫情面前都暴露出了反应迟缓、准备不足。南京就不说了,扬州也没能及时进入状态:来往如此密切的邻近城市出现疫情,不理应迅速戒备起来么?貌似无处不在的大数据,这时候不该快速就位、发挥作用么?

去年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江苏的状况相对平稳,去年2月20日之后到这次疫情爆发之前,除了一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就没有报告过本地新增病例。回过头来看,长时间的“好运”未见得是好事,它让人过早进入麻痹状态。

去年十月我回老家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搭浆”的防疫氛围。插播一个扬州话教学,“搭浆”差不多是敷衍的意思。据家乡小伙伴说,到后来公共场所基本进入“随缘”模式,大家不戴口罩也很久了。所以不奇怪,棋牌室里挤挤挨挨,扫码登记显然也没做到位。防疫体系松下来了,病毒传播自然无法及时切断。从这轮疫情蔓延后各地暴露出的种种不足看,扬州的松懈也是全国的一个写照,扬州的遭遇具有样本意义。

考虑德尔塔超强的传播力和载毒量,任何地方摊上毛老太这样的一号病例,怕是都会有苦吃。但一人“抽风”、全城停摆的困局,真的破不了吗?

南京和扬州的疫情最大的教训是,“常态化防疫”没能贯彻。我认为有三个关键点需要厘清。首先,常态化防疫不等于放弃防疫。虽说人类的命运大概率是和新冠病毒长期共处,但也不能躺平了吧?交通枢纽、公共交通工具、商场超市、餐饮娱乐这些重点区域,总不能“搭浆”吧?其次,防控体系不是机械和模式化的,必须随时应对新状况、调整策略和侧重点。我想经过扬州这一遭,老年群体的保护和疫苗接种会成为被着重论证的议题。最后,疫情防控最终考验的还是社会治理的功力,常态化防疫更是如此。就说毛老太光顾的棋牌室,没有正规手续,去年疫情期间曾被责令关闭,但不久后老板因家庭困难又继续私自营业。这背后复杂的问题,长远看不是简单关停、禁止能解决的,需要精细化的管理。

局部疫情爆发,最辛苦的永远是医务工作者、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我每次评论疫情,都很怕误伤到他们。批评一地的防疫措施,绝对不是要苛责冲在第一线的人。一个更有效的防疫体系,才能真正替他们分忧。

延伸阅读

被刑拘的南京老太:"不离宁"通告发布不到1小时就离开

宏远棋牌室附近商户詹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该棋牌室设立在一个地下车库中,有一千平方米左右,有100多张棋牌桌,基本都是老年人在打牌。早上10点开门,一直开到凌晨12点左右。“天热的时候棋牌室以开空调进行通风为主,天冷的时候会开窗通自然风。”

8月3日,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发布通报,7月29日,依法对毛某宁(女,64岁,户籍地:南京市秦淮区,居住地:南京江宁区禄口街道)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毛某宁于7月21日从南京居住地来到扬州,住在姐姐毛某亚家中。通报显示,21日至27日期间,毛某宁未主动向社区报告南京旅居史,并频繁活动于扬州市区多处人员高度密集的饭店、商店、诊所、棋牌室、农贸市场等。

新京报记者从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区分局确认,毛某宁为扬州7月28日确诊病例1,其姐姐毛某亚为确诊病例2。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截至8月3日24时,病例1毛某宁直接密接者确诊48人,除了其姐姐外,均为秋南苑棋牌室密接人员。病例2毛某亚直接密接者确诊14人,均为其在史可法东路宏远棋牌室密接者。

秋南苑附近一商户老板陈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秋南苑24栋101棋牌室是由三室一厅的住宅户改造而成,约100平方米,已经开了五六年,顾客也比较固定,多为老年人。

宏远棋牌室附近商户詹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该棋牌室设立在一个地下车库中,有一千平方米左右,有100多张棋牌桌,基本都是老年人在打牌。早上10点开门,一直开到凌晨12点左右。“天热的时候棋牌室以开空调进行通风为主,天冷的时候会开窗通自然风。”

据江苏省卫健委官方通报,7月28日至8月3日24时,扬州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26例。

毛某宁离开南京时间与发布

“非必要不离宁”通告相差不到一小时

根据扬州市卫健委官方疫情通报,7月28日,扬州市新增两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月3日,新京报记者从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区分局确认,毛某宁为扬州7月28日确诊病例1,其姐姐毛某亚为确诊病例2。

通报公布的活动轨迹显示,毛某宁于7月21日上午9时左右,从南京市江宁区大学城乘KK5001车次(据历史时刻表该车次8时40分发车)大巴至扬州西部客运枢纽,10时50分左右乘坐游1路公交车至念泗新村站,后至念泗新村其姐姐家。

7月20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检出9例核酸阳性,7月21日经市级专家组综合分析诊断,南京市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本土确诊病例7例,无症状感染者2例。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21日早8时20分,“南京发布”微信公众号发布“关于进一步强化疫情防控工作”的1号通告。通告称,严格落实涉疫重点区域管控要求,精准实施分级分类管控措施,倡导广大市民群众非必要不离宁,确需离宁的,需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48小时内阴性证明要求自7月21日0时起实施);严格落实隔离管控措施,中高风险地区、封闭区域内的人员足不出户,封控地区人员只进不出。

据此通报,毛某宁居住地所在的禄口街道为封控区域。

南京禄口街道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21日上午开始实行封控,“具体时间以通报为准。”

未主动向社区报告南京旅居史,

毛某宁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被刑拘

7月22日,扬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疫情防控通报,要求自7月6日以来,有南京市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的人员,有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经停史的人员(含出发、返回、途经、进站接送等),与确诊病例(含无症状感染者)有轨迹交叉的人员,请主动向单位、村(社区)报告,立即开展核酸检测,并落实14天(自离开之日起)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7月24日,南京市部分区域疫情风险等级调整,其中,毛某宁所居住的陆纲社区翠屏城小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7月27日14时左右,已身在扬州邗江区的毛某宁因咳嗽、发烧骑电动车至扬州东方百合园附近的正福诊所就诊,该诊所根据防疫要求未接诊,毛某宁遂骑电动车到扬州友好医院门诊就诊。

7月28日,毛某宁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即由120负压救护车转运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毛某宁的活动轨迹显示,7月21日到24日期间,每日下午骑电动车至四季园小区秋南苑内一棋牌室打牌。其间,还活动于菜市场、药房、餐馆等处。25日除买水果外未外出,26日、27日去就诊前未外出。

8月3日,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发布通报,7月29日,依法对毛某宁(女,64岁,户籍地:南京市秦淮区,居住地:南京江宁区禄口街道)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

通报称,7月21日至27日期间,毛某宁未按照邗江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的《关于实施各类居民小区封控管理的通告》要求,主动向社区报告南京旅居史,并频繁活动于扬州市区多处人员高度密集的饭店、商店、诊所、棋牌室、农贸市场等,致使新冠肺炎疫情在扬州市区扩散蔓延,造成极其严重后果。

毛某宁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未按防控措施要求向所在社区报告,隐瞒行程。在公安机关第一时间对其调查时,其拒绝说出来扬之后的行程,拒绝执行县级以上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引起按甲类传染病预防、控制措施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扩散传播。

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条之规定,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之规定,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分局于7月29日决定对毛某宁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扬州市公安局邗江区分局一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毛某宁离开南京时其所在街道已经封控,其不听劝阻来到扬州,未报备南京旅居史。”目前正在排查其密接、二次密接、三次密接。

===========================
骑着二胖遛皮皮[网易江苏手机网友] 34712 顶

手机电话早已实名,为何骚扰推销电话不见少还更加精准[挨揍][挨揍][挨揍]

yf117ssp[网易江苏省南京市手机网友] 15440 顶

1,老太住的地方24号才中风险地区才封也就是居民黄码……人家21号早上走(绿码)……有什么问题?2,实名制的城际大巴……21-27号都没查到老太,六天管控形同虚设,还是老太27号自己去医院被查出……不能光骂老太。禄口的事我们骂俄罗斯飞机有意义么?同理。扬州大爆发和管控缺失松懈的责任不可推卸
利用韭菜斗韭菜,一贯的传统,法庭都成了摆设,无人知道什么是法庭,秘密审判强迫认罪,电视认罪才是特色,中共要搞谁,要谁当替死鬼,用姓党的党媒喉舌发几篇置顶文章就可以动手了,确实十分可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