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邓为首的强硬派为啥非要冒着打内战的风险镇压乃至屠杀示威的学生与市民?功成身退名留青史不好吗?

Olga 一切伟大的事物都在风暴中屹立
六四时学生的主流诉求并不极端,针对的是中共治理中的问题而不是中共统治本身。有三个真想颠覆政权的湖南人往天安门的毛像上扔了鸡蛋,居然被高自联扭送到了公安局。这么驯顺的学生,似乎不值得用枪弹来对付。

然而,邓对局势有一个精准的判断:对学生的任何一丁点妥协都会树立一个历史先例,表明用社运的手段逼共产党让步是行得通的,以后会有一波又一波的人效法学生,站上广场,而他们的诉求就未必像学生那样温和了。 今天给柴玲、吾尔开希开一扇门,明天那些往毛主席脸上扔鸡蛋的人会顺着门缝溜进来,用不了多久,毛的脸上会扔满臭鸡蛋,党的统治就维持不下去了。那时候再想关门就很困难,要杀的人比六四多得多,屠戮的地点也不会局限于北京一地。以邓的视角看来,在党的统治必须维持的前提之下,他的介入使得中国避免了未来更多的血腥,实在是雷霆手段、菩萨心肠的仁政,不得诺贝尔和平奖简直说不过去。

假设中共放弃一党专政的前提,像知识分子希望的那样,走向民主化,然后呢?整个国家大概会走上和苏联一样的道路,一切在极权压制之下暂未彰显的矛盾都将爆发出来,一轮动荡分裂过后,中共的地位绝不会比今日俄共更高,而邓的名誉只怕比戈尔巴乔夫在俄国更坏:执着于大一统情怀和强人崇拜的中国人不可能原谅他在关键时刻的软弱,在他们给后代写的教科书里,邓提振经济的功劳会被坐视国家分崩离析的过错淹没。

认为邓会做出其他选择,是误解了中共。认为他一旦做出那样的选择就会名垂青史,是误解了中国人。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邓自己说的很明白,因为他认为学生和群众是要打倒共产党,打到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一个完全西方化的共和国。 

关于六四,我有一点疑问的是为什么学生要在89年如此强硬,无论是想要党内改革还是要革命更换政权,更好的时机都是在邓和其他元老死后。当时呈现更温和的状态的话,会减弱邓对学生和其他民间运动的戒心,给党内对改革的同情派更多话语权,更加稳固赵的地位。邓死之前发生的事情,等他死后完全都可以重新定性。如果赵和改革派不被邓剪灭的话,在邓死后改革的势力绝对更能自由发挥。如果要搞革命的话,肯定要指望军队分裂,同情革命的军官抗命。而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在邓这种在军中一言九鼎的人死后发生的可能性显然更大。而多持续十来年的温和民间运动肯定会给社会更多的影响,使社会更了解和同情,也会给军队更多的影响。

总而言之,无论如何看,如果学运的目的是中国的民主自由化的话,当时最优的做法都不是扩大事态。所以我很不解当时事态为什么会那样展开,尤其是在赵紫阳回京后,多数高校复课后展开的绝食运动。是当时的学生领袖的一时冲动,还是为了保持自己影响力的自私之举,还是只是单纯的判断失误和无能,我忍不住做出这些揣测。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根据本大佐的研究,邓笑贫是希望青史留名的,只不过他要留的不是很多葱友希望的华盛顿那类人的名。

实事求是的说,邓笑贫是一个高明的政治家(无褒奖之意)。它能三起三落,毛最终还是没舍得杀了它。可惜毛最终要为这个错误的决定买单 -- 毛嗝屁没几天,笑贫就攒掇毛选定的接班人华国疯,把毛的老婆侄儿送进了监狱。再之后利用自己在军队中的势力,欺负华没有自己的人马,顺利夺权。

邓早年留学法国,知道欧洲的文明富强比支国要高得多。不像毛畜那个土包子,以为仗着人多就可以在朝鲜战场上和美帝叫板。邓认识到要和美国搞好关系,国家才会富裕起来。

邓是一个有情怀的人,它确实是真心希望国家能强大,人民能富裕。它掌权后,积极推行改革开放,并从(习仲勋?)那里偷走了总设计师的美名。

但支那是一个儒家文化传承了两千年的国家,不是美国那种基督文明浸淫的国家。前者每个人追求的是出人头地当官发财,而后者才会有上帝之下人人平等的觉悟。

作为既得利益集团的最高领导,它要维护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利益,而是要维护自己所在集团的利益。如果挡住了下属的财路,说不定哪个几个下属联手发动政变,自己就身败名裂了。

邓掌握了国家的权力,它要设计一种新型的社会制度:经济上走资本主义,政治上走中央极权。它希望靠自己设计的这一套制度名垂青史。

所以邓在经济上右倾,谁不改革开放就让谁下台(指江蛤),但在政治上极左(?),比如制定四项基本原则的铁律。

之后胡耀邦被废黜,六四被镇压,赵紫阳被软禁,都是这套指导思想下的必然结果。

题外话:自由经济和专制极权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掌握了权力的人,自然要想办法去掠夺资本家手里的财富。而资本家手里有了钱,自然要去争夺政治上的话语权,保卫自己的劳动果实。习上台后各种国进民退,实际上就是政治上对当年改革开放这个(对党来说是)错误的政策纠偏。如果邓笑贫九泉下有知,它一定会为自己实施改革开放这一错误决定后悔。只有朝鲜走的才是正确的社会主义道路。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不妨一看。

刘仲敬:所以你可以看出,狠狠地杀一拨是符合所有人的期待的。实际上在中国社会,拥有资源而没有能力、或者是被人认为没有能力保护自己资源的人一定会被杀,这是怎么也逃不了的。他们不是作威作福就是被人残害,没有什么中间选择。你如果想要平等待人,像伟大的自由主义者所讲的那样,你不害我,我不害你,那么对不起,这是你释放了错误的信号,别人会以为你是没有能力害人,于是会一拥而上地害你。这时候你会惊讶地发现,我做不成好人,然后不得不反攻一下,黑他们一下,整他们一下。你整了他们以后,他们会发现,看来我们看错了,但是同时觉得更加不可理解,为什么你有整人的能力还不整人呢?而且最可笑的就是,在你反过来整了他们以后,你会发现,你不得不整他们比你一开始就整人还可能更凶。如果你一开始就展现出整人能力的话,很少有人会向你挑战。而你在做了一番自由主义的表示、引起了很多人的进攻以后再整他们,你不得不整更多的人才能证明你自己的能力。

结果就像是邓小平谴责赵紫阳一样,如果早听我的话,早几个月杀人,哪会死这么多人?这些事情都是你制造出来的。是你非要拖下去,才会拖成这个样子的。我如果现在不干掉你、赶紧杀人的话,将来死的人还会更多。邓小平哪一点错了?一点儿也没有错。赵紫阳继续执政下去,共产党的统治机器,照邓小平的说法是差一点就倒了,那就会整个倒下去。整个倒下去以后,学生能够号令得动的是谁?人民说,谁给我们提供食物?谁给我们发工资?你们说党委书记不民主,把党委书记打倒了,然后你们他妈的又不给我们发工资,我们自己去抢吗?于是,死的人保证会比广场死的那些人还要多。那怎么说也是一场军阀混战,几十万人或几百万人总是要死的。但是邓小平没有办法把这一点说出来,因为大家都不肯承认将来会发生的事情。所以,他实际上是杀了几万人来挽救几十万人或几百万人的生命。这个巨大的功绩,他自己心里是明白的,但是他和所有明白人都不能把这一点公开说出来,所以他只能忍着别人骂他屠夫。
事实上稻上飞非常明白这个口子开了之后 劳动党是会不得好死的
64成功后党解体 学生以及那些学生领袖根本镇压不住地方上的张献忠
假设没有劳动党的暴力统治 新疆西藏内蒙早独立出去了 这帮学生能接受?
而且民主化后一定要清算劳动党历史上的血债的 世界上不存在任何一个民主化的前共产主义国家放弃追究劳动党在红色恐怖时期的罪行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因为对于贵妃来说不存在什么“功成身退”的机会,所有的极权主义国家都没有这种机会。你姨说:
苏联在阿富汗的软弱就决定了之后在波兰的软弱,在波兰的软弱决定了在立陶宛的软弱,在立陶宛的软弱决定了在莫斯科的软弱。其实苏联在立陶宛是想要强硬起来杀一批人的,但是这时候阿尔法小队已经拒绝执行命令了。

为什么军队会拒绝执行命令?因为军队的人也不傻,他们当然知道自己如果执行了中央的命令,将来人民如果有机会一定会把他们和他们的父母妻子一起撕成碎片,绝对不会给仁慈的帝国主义进来建立国际军事法庭的时间。因此,中央为了把这种忧虑降到最低,必须一次又一次在关键时刻向军警宪特保证:以上情况绝对不会出现。用什么手段保证呢?当然是把想要反攻倒算的,甚至有反攻倒算机会的人全部杀光。
对一个讲出"不管黑猫白猫,能捉到老鼠就是好猫"的人,你能有什么期望?

他的想法就是,能赚钱发展就好。
至于是市场经济还是计画经济、是民主还是独裁、是留遗臭万年还是名留青史、文明是进步还是倒退、这些都不重要。

结果就是,钱有了,社会看似富有了,文明与思想却都没有进步。

城市建设看似光鲜亮丽、先进完美,但大水一来就原形毕露,四处成灾。

民众被教育成心中只有钱与面子,就算牺牲他人,违反规则也在所不惜,还美其名曰狼性。
结果就是各种攀比,各种内卷,各种996式的压榨。

带到国际上,就是不愿遵守国际规则与承诺,还觉得照规则走就是被欺负,要用财力、武力、宣传去让自己可以"不吃这套"国际规则。

落后就要挨打,但这落后不是物质上的,是思想观念上的。
思想野蛮落后,只想赚大钱后以商逼政,不讲理又不守规则,自然会引起国际公愤。

邓,甚至整个中共,就是一个思想观念局限落后的集团。
用发展财富这个看似美好糖衣,把中华带入思想观念落后愚昧的剧毒深渊。
萨格尔王吃冰棒 响应总书记的号召自讨苦吃、自寻死路、自取灭亡
支共是黑帮体制本就没有金盆洗手的机会。

邓确实是有金盆洗手的意愿但是其本能的不安全感又让他不愿真的退出。到了64就更加戳了邓的敏感神经,要歇斯底里的大开杀戒了。
同人志 有缘再见
为什么你觉得邓没有功成身退名留千史?谁给了你这样的错觉?
现在认为邓是个败类和暴君的也就反贼小圈子和毛左圈,国内绝大多数包括那些党员干部都是把邓看的非常伟大的。

明明是他不坚决镇压他才会身败名裂好吗?
我觉得其实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目的,学生运动本来就是一时冲动。
杀人的原因也很简单:告诉其他人你们不能冲动。
学生运动能达成什么政治目的?在我看来什么政治目的都不能达成
Kwantung 反极端。主流左则我右,主流右则我左。
64运动了很久,但实际上也就北京,别的地方根本没有形成联动,中共想镇压完全没有内战风险。
当时那批改革派还是深受家天下的思想,他们不仅仅考虑的是自己的名垂青史,还要考虑子孙后代代代大富大贵大权大力。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請樓主設身處地,站在鄧的角度想想看:
X,好不容易得天下,就給你這樣趕下臺?名垂青史?名能當飯吃?只要我能掌控現在,我不也就能掌控歷史?等壓下來了我再把自己寫得可愛一點無奈一點就好了,一樣能名垂青史,對就這樣!Panzer vor!
8964,你们的解读跟中共的解读不一样。
你们站在民主的角度解读为和平请愿活动,中共的解读是未经批准的反动反党活动。
可惜,中国是中共说了算,你们说了不算。
所以,你们认为邓小平屠杀学生,中共却认为邓公决断果断有魄力。他何罪之有?
毛泽东说过:人是政治的动物。这句话倒没错。要么站在我这边做我的朋友,要么站在敌人这边做我的敌人。不会有例外。做中间派的人通常两边都得罪。
誰說會打內戰的?
槍桿子牢牢握在他手上
頂多不要讓北京知道事件詳情的那些兵參與屠殺就好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首先,压根儿就没有打内战的风险,除了徐勤先之外并没有多少军方人士对镇压提出异议,相反,如王震、杨尚昆、刘华清、迟浩田等军头都是拥护镇压的强硬派,而以赵紫阳为首的温和派都是没有军权的党政干部。中共对军队的洗脑一向要求“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无论上级的命令是对是错,下级都必须无条件服从,虽然徐勤先将军抗命不从,但其治下的三十八军在长期洗脑的作用下反而是六四屠杀中杀的最凶的一支部队。

其次,中共统治的根基就是独裁和杀戮,民主自由向来是中共的死敌,六四学生提出的七点诉求都是侵犯中共统治阶层的利益甚至直接动摇中共统治基础的要求,中共怎么可能予以妥协让步?运动后期学生们甚至直接提出让邓小平李鹏下台,邓小平李鹏怎么可能欣然接受?

最后,比起邓小平,党内还有一位更左的保守派大佬陈云,其掌握着党内提拔官员和纪律审查的大权,与邓小平共享中共的最高权力。其最为臭名昭著的观点就是“还是我们的孩子可靠,不会掘自己的祖坟。江山是我们打下来的,因此继承这个江山也应该是我们的后代。”学生们要求的“反特权”直击陈云构建“红色权贵利益集团”的计划,这绝对是陈云无法容忍的。也就是说,假设邓小平在是否镇压的问题上举棋不定,中共另一大佬陈云也会坚决向其施压,坚定其镇压的决心。别看邓陈二人恶斗多年,在这一问题上二人却达成了一致。倘若邓真的为镇压一事与陈云唱反调,才是有造成党内分裂甚至发生内战的风险。
zyzyyva 新注册用户
名垂青史比不上红色江山代代相传,子孙后代世代享福重要啊
关于此事,阿姨的论述是对的。理解不了的,那也没有办法。
無終點之輪船 We might sacrifice our lives for freedom,but it's worthy.
首先,咱认为现在中共高层确实有一大部分人后悔当初武力镇压抗议的学生和市民,不是因为它们有能

让它们区别于禽兽的人类良知,而是后悔被媒体录了证据,成为一个永远被人抓住的把柄。


      再次,我认为“六四中共完全赢了”的说法过于片面,有意无意地在散播负面消极情绪。短期来看,中共

保住了政权和红色江山,通过血腥和火药震慑了人们;但长期来看,中共是在自绝后路,断掉了和平放权的

可能,和平的示威被你镇压,未来如果再次发生类似六四的场景,暴力革命在所难免,无论继任政权是否民

主,红色后代遭到清算以争取民意,而邓可不会想那么远,老子过几年一蹬腿就背过去了,哪管身后洪水滔

天。

      顺便提一嘴,中国历代的最高统治者无论是王、皇帝还是委员长、主席,绝无类似于欧洲古代君主的

“法统”可言,从秦到现在,改朝换代多少次。上至天子、下到乞丐,都信任绝对的丛林法则,谁拳头大,实

力强谁就是天子,他们的威全部来自于他们的权,丢了权力全家会被分分钟清算。如果说和欧洲君主谈民主

是虎口夺食,那么和中国最高统治者谈民主无异于与虎谋皮,这也是中国最高统治者拼了命维护自身权利的

重要原因,戊戌变法的失败是注定的,中国从古到今没有一次不同政权权力交接不是伴着血雨腥风。
zhengyi 反共并不能带来优越感和智商提升
各位对等的批判够多了。我来批判一下六四民运领袖。虽然说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是对于未来中国任何的民主运动。都要总结,吸取教训。

六四运动是一个以年轻人为主,知识分子 工人 市民阶层为主的运动。

期间的领导以冲动 蛮干 不讲策略,完全依赖于党内温和派比如赵紫阳的退让,才会发展到这么大的规模。

否则凭借那几个柴玲 乌尔开希之流,是不可能搞的好的。不能苛责年轻人,但这帮子人都有自己的私心。但是六四的败笔早就伏下了。一旦共产党强硬派上台,是完全没办法对抗的。

范围也仅限于城市,远远没有对中国广大的农村作动员。
小狗包帝 “长得跟包子似的还想当皇上?”
它们有信心管住军队,压住内战风险,保护匪政权的稳定,所以就出手了呗。臭名昭著但是能维护统治,总比民主化之后被清算强吧?
有機會當皇帝為何要自降為平民?權力金錢之後才會到名聲,沒有前面兩樣,後面要來有何用?共匪可明白歷史是由勝利者當權者書寫呢,歷史在共匪眼中就是可以隨意擺弄的。
權力在手有什麼是幹不了的?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共匪就是一群野心家,為了自身利益是可以無道德沒底線的畜牲,你以為這幫畜牲是什麼民主鬥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