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強國技術官僚近年變得特別拉垮懈惰?

外交就算了 皇上特別感興趣


但很多內政問題理當是技術官僚做的

比如直接一刀切幹翻補教業我就覺得扯

你網路教學平台一次可以給幾十萬人觀看以平均分攤降低成本 這樣中下階層也有機會負擔得起

如果搞到最後只能找家教,那階級差距更明顯了,中產負擔可能更重

更何況,這樣搞誰敢創業?誰敢把錢留中國?趕緊脫產還有後路

這種細節政策肯定技術官僚做的


再比如滴滴審查這件事情 你要數據可以
但你主管單位會不知道他要上市?

等人家上市再敲打股價暴跌導致全球投資人對中國投資意願大減比如孫正義暫緩中國投資

這肯定也是技術官員怠惰


憑心而論,大家高估首長的作用了

又要搞外交搞黨務搞人事鬥爭

不會有太多時間研究政策

那為什麼近年技術官僚感覺特別拉垮懈惰?

可否以管理學組織學心理學政治學等角度分析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转述刘仲敬先生的观点,其一是因为技术专家会被逢迎拍马的人逆向淘汰,其二是因为专制体制缺少有效的信息反馈机制。

刘仲敬:从纯技术上讲,世界上没有谁比中国共产党更热衷于学习美国了,包括国旗法之类的。美国人对国旗的爱是出于社区自发的。最高法院多次明文规定说是,哪怕是焚烧国旗也是言论自由,但是极少数人的各种妖蛾子幷不影响大局,广大人民群众无比热爱国旗。于是中国共产党就搞出了很遭人痛恨、被很多包括体制内精英极其痛恨的、视作阶级敌人象征的“国旗必须保护,谁敢弄谁就犯法”的国旗法之类的东西,这都是技术性模仿的结果。技术性模仿,很明显就是模仿川普。因为川普是一个企业家,所以我也找一个企业家。这个是专家级的人都能够设计出来的。专家起的作用就是这样的,他决定不了任何政策,背后也没有任何势力集团,但可以出一些枝枝节节的主意。如果他出的主意高明到超过这些枝枝节节技术层面的水平,那么他的建议就没有办法被使用,自己也会失宠。只能是在纯技术层面或者比纯技术层面还要差、纯属溜须拍马的这种人,他提出的意见才能管用。共产党系统的专家就是起这个作用的。


经济教育部门的技术官僚最初的出身可能是被打倒的那些资本家或者企业里面留下来的那些技术专家,所谓的控制使用,后来就是大学教育之类的培养出来的这批人。这批人的行为模式,跟世界上大多数地方的官僚甚至是市场经济体制之下大企业的管理人员没有什么明显区别。如果我们认为西方大企业的管理人员管理得很明智、而国家计委的管理很不明智的话,那实际上是因为,他们的信息反馈机制不一样。美国大企业,例如军工大企业,碰上有亏损的情况,碰上东西卖不出去的时候,它会及时止损,因为它面临着有效的信息反馈体制;但是同一个人,如果发生了社会主义革命、他的企业被没收了、共产党留他当总经理的话,这样的反馈机制就消失了,他弄出来的东西都是国家预算包买的,他不受这个机制的刺激,接受不到有效信息以后,他也会采取一模一样的行动。不是说这两种人本质上有什么不同,而是他们所处的信息反馈机制有什么不同。
Nicholas freedom
天朝没有所谓的纯技术官僚,都是一帮被筛选过的马屁精,真正的技术官僚在这样的体制下是活不下来的,早就被筛选淘汰了!
13亿韭菜,不斗行吗?斗天、斗地、斗空气,千刀万剐也斗不过来,是不是?
技术奴才不如血统重要,主子八旗子弟抽技术员嘴巴子,技术员奴才也得坐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8-15
  • 浏览: 2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