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可以聽流行曲嗎?

上次在我上載的「我聽到《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在講述另一個故事」一文,說到我從這首歌的意境中感受到天主的憐憫與救贖,聯想到《聖經》記載歐瑟亞奉天主之命娶妓女為妻,藉此向世人說明天主雖然對其犯罪子民痛心疾首,但仍永遠信守盟約,愛之教之救之,永不放棄。有一位朋友就我的觀點提出質疑,認為《可可托海》不是基督宗教歌曲,也不是福音音樂,因此勸我務必「分別為聖,讓凱撒的歸凱撒,不要從流行音樂中自取敗壞,以免在末日難以得救」。朋友的這個提醒確有警醒之效,促使我對這個問題再認真深入地思考一遍。在此將我的有關想法向大家補充說明一下:

我對聽歌和唱歌的興趣不是很大,但自從參加了教會的歌詠團,我非常喜歡聽及唱聖歌,每週一次的歌團練歌彩排和每個禮拜日在兩台感恩聖祭上高唱聖歌讚頌天主,是我非常開心的時刻。但是除了聖歌,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卻無可避免地會接觸到各種類型的俗世流行曲。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對這類音樂作品非常抗拒,覺得它污染我的心及靈魂,一旦聽到便心生反感,欲避而遠之。然而,在實際生活中,我們在交通工具上,在餐廳裏,在各類典禮中,在工作及社會的交際場合,甚至在自己的家庭生活中,都會無可避免地聽到流行曲。可以這樣說:現代文明社會的居民除非好像沙漠靈修之父聖安東尼那樣退隱到曠野中生活,否則就無法避開流行曲。那麼,身處這個現實環境中,我應該如何自處呢?由於逃避的方法不切實際,所以近年我改變了對流行曲的態度,不再避開它,而是直接與它相處。流行曲的內容一般都是歌頌大自然或嘆息世間的悲歡離合,我就將這些正常情感抒發的歌詞意境代入到天主與人的關係中,漸漸就從這些俗世的旋律中體會到人遠離天主而產生的痛苦、無奈與自責,以及對天國家鄉的思念。如果聽到帶強烈政治性及不潔低俗內容的歌曲,我會令自己的內心關上接收器,盡量減低這些不潔內容對我的影響,與此同時,我也能透過這些低俗歌曲看到撒旦鋒利的釣鈎及艷麗的罌粟花,感受到人在墮落中的絕望、放縱及哀鳴。

雖然《雅各伯書》4章4節說:「淫亂的人啊!你們不知道:與世俗友好,就是與天主為仇嗎?所以誰若願意作世俗的朋友,就成了天主的仇敵」。但我認為我不迴避流行曲,並不意味着我向阻礙人類接近天主的「三仇」一一  魔鬼、肉身和世俗妥協或屈服,這情形就像我們可以從關於大自然的電視節目中所看到的弱肉強食的動物世界,去思考人與動物的分別,而不是去學習動物互相殘殺的生活方式。「分別為聖」應主要體現在基督徒的內心,我在教會或社會上向天主作金錢奉獻時,天主肯定不會因所獻上的貨幣帶有現代凱撒的圖騰而拒絕我。

創造萬物的天主曾透過驢開口說話去讓巫師巴郎明白不可詛咒以色列人,祂當然也可以用任何方式向人傳遞訊息,包括用流行曲。經驗告訴我:通過流行曲接收到什麼訊息,關鍵在於我自己心靈的接收天線調校到了哪個位置。若我的心扉是向天主敞開的,聖神就會在我身上作工,我就會渴慕天主而厭惡撒旦;相反,如果心靈的天線是向着世界而非天國,我就會隨着歌曲的旋律墮入世界的紙醉金迷、悲歡離合的漩渦,這是「因為本性的私慾相反聖神的引導,聖神的引導相反本性的私慾:二者互相敵對」(迦拉達書5:17)。

以前我最喜歡聽及唱的歌曲之一是粵曲小調《紅燭淚》,因為它憂怨地唱出了人生的苦短、無常及無奈,與我自己總不能滿足的心靈產生很大的共鳴;信主後,我的心已被耶穌基督填滿,所以不再唱這首歌了,現在,當在偶然的場合再聽到它時,我會慶幸舊我已藉着基督出死入生而蛻變為新我,內心會自然地產生出對天主的思念及感恩之情,那情愫是憑着信心對天國的盼望而非信主前的那種無奈蹉嘆。

以上聽歌的感受僅是我個人的經歷而已,我不敢說這經驗帶有普遍性。天主曾經用驢對巴郎說話,我相信祂也曾用其他方式向每個人說過話,如果你聽不到祂的聲音,那說明你的天線接收方向不對,或者是你刻意迴避祂。誰若想接受天主的訊息,沒理由聽不到的,因為耶穌基督說:「你們求,必要給你們;你們找,必要找著;你們敲,必要給你們開,因為凡是求的,就必得到;找的,就必找到;敲的,就必給他開」(瑪竇福音7:7-8)。
北美carl 再次相遇的世界
可不可以不应该绝对 每个人应该有自己的喜好选择

但是我觉得按照现在的这种风格的流行音乐 除非是年轻人 不然实在是不太容易喜欢 亚文化太多 对于他们来说现代音乐表达的价值观和mv的表达形式可能都太魔怔古怪 轻则怨恨嗑药杀人 重则邪恶崇拜挑战上帝 个人觉得也许80s 90s 哪怕00s的音乐 对他们来说都还可以 流行音乐目前主要还是由英语 西语 日语和韩语为多 要是把中国加上连抖音里都会成为流行歌曲了

但现在也有不错的流行音乐 比较治愈的 不一定是按照信仰来强制要求的 自己能听得惯就行 不然的话让不喜欢的人听Billie Eilish的歌更像是折磨心灵 我能在对lady gaga有成见的前提下接着听poker face 但Billie的歌除了bad guy一首 其他的到现在都没主动听过 也是很奇怪了

哪怕是基督徒 他也没法天天听圣歌 任何东西一旦强制极端就变味了

末世嘛 下坡路时期肯定会经过现在这个阶段 历史重演过无数次了
这种问题,其实和基督徒该不该练瑜伽啊,基督徒该不该喝酒这些差不多。
瑜伽有冥想,啪啪体位这些,但是你就把它当作拉伸的动作来练,我就完全OK。
喝酒也是,你把酒当作含着B族的带气饮料的话,不会上瘾,洗完澡来一罐的话,我酒完全OK。
听流行乐同理。
如果流行音乐影响了你的灵性,或者敬拜神的话,那么不听为好。比如有些比较色情的流行歌曲,比摇滚啊,饶舌当然是不要听为好。
这与良心的自由有关,我比较提倡基督徒要听一些有神学深度的古典圣诗。
听听周杰伦好像也不错的。说白了,只要不让弟兄跌倒的,和不违反十诫的。个人在神的准则之下,有个人的自由。我个人有个人爱好和倾向,平常听赞美之泉,流行音乐我OK。但我在主日敬拜中,要唱古典圣诗。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美國的基督新教(抗羅宗)福音派也搞出了不少現代鄉村風格的基督教音樂,內容包含道德、信仰、和對主的讚美。比如說Sanctus Real的這種上榜名曲《Ru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Pud3uooZI

視頻(影片)網站GodTube經常為基督教流行歌曲做榜。比如說2013年的《十大基督教流行樂隊》:

https://www.godtube.com/news/top-40-christian-contemporary-bands-of-today.html

这种问题,其实和基督徒该不该练瑜伽啊,基督徒该不该喝酒这些差不多。
瑜伽有冥想,啪啪体位这些,但是你就把它当作拉伸的动作来练,我就完全OK。
喝酒也是,你把酒当作含着B族的带气饮料的话,不会上瘾,洗完澡来一罐的话,我酒完全OK。
听流行乐同理。
如果流行音乐影响了你的灵性,或者敬拜神的话,那么不听为好。比如有些比较色情的流行歌曲,比摇滚啊,饶舌当然是不要听为好。
这与良心的自由有关,我比较提倡基督徒要听一些有神学深度的古典圣诗。


這我也同意。我認為基督教的核心歸根結蒂還是「上帝、祖國、家庭」。各種教規,其實都是在對上帝、秩序、道德、神之國(巴蜀利亞祖國、福爾摩挲祖國等)、教團、和家庭的愛的基礎之上,受經驗的啟示和上帝的啟發,從而發展出來的。如果片面注重形式上的種種教規,忽略宗教「上帝、祖國、家庭」的根本,反复結婚、離婚很多次,使得子女不能快樂的成長,就本末倒置了。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關於應該用如何態度看待不同類型的音樂或者神是不是和每個人都説過話,神學歷史上已經有好多人,論戰好多年了。你以爲是,那就以爲,但要認清這是以爲
我自己也不是加爾文派,我也不喜歡那種説法,但我懷疑樓主有沒有考慮過要如何應對加爾文派的質疑?
只是單純的「我信,反正我就是這麽信,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話,別説教徒,就連黨員都會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