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纽约时报》写的这篇容易被小粉红利用的文章《阿拉伯之春十年》?

文章链接如下:https://cn.nytimes.com/world/20211014/tunisia-arab-spring-anniversary/dual/

文章讲的主要是阿拉伯之春的几个国家当前的状况。

摘几句容易被小粉红捏住的话吧,小粉红太容易拿着这些话说事了:看,纽约时报自己都承认西方民主不是普世的,中国有中国自己的民主!


https://i.imgur.com/AGvL2xY.png

https://i.imgur.com/KhjroaK.png

https://i.imgur.com/GyI8Q1M.png

https://i.imgur.com/2tWZCQY.png


https://i.imgur.com/NmIvdk7.png
这其实就是毫无道德感的结果--这些人最喜欢的是拿自己的错误惩罚别人,拿第三方的反思惩罚对手。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韩鼓吹德国反思二战有力而日本不力,从而衬托出日本的混账。小粉红根本不会反思自己,谁反思,那就是"自绝于人民“,更适合打倒。中韩根本不关心德国反思不反思,也不关心日本反思不反思,只要在任何议题上能够攻击日本他们就满足了。中国人真的都很喜欢德国吗?我看未必--小粉红喜欢的德国是德三天下无敌欧洲布武的状态和某些场合似乎在帮中韩说话。后者完全是误解--德国人只是想赚钱+帮助老朋友日本改善睦邻关系,结果被中韩碰瓷利用了。如果说中韩真正关心历史问题和清算战争/种族灭绝罪行,那应该批判的就远不止日本。比如说我就没见过中文圈大张旗鼓地批判过奥地利和克罗地亚--按照中韩两国反日的标准去套,这俩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二战历史的态度问题可比日本大了去了,对于东欧那几个国家(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的连带责任也都基本是不会提的,更不要说批判苏联,赤柬,北韩的滔天大恶了。

欧洲人实际上是特别喜欢拿奥地利的战争责任和战后态度开玩笑,但是这仅限于玩笑。在奥地利正视战争罪行之后,就没人在严肃的场合像中韩对待日本那样对待奥地利(别跟我说什么小国不小国,北韩叙利亚难道是大国?),也不会在日常生活中歧视奥地利人,更不会天天搞到外交层面惹是生非。这才是比较正常的态度。
民主本来就不是普世的,美国人在中东的一系列活动被证明是错误的,这没什么好不承认的。如果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和中共有什么区别?

民主已经被证明了,是人类所有制度中最不坏的制度。如果有些族群非要扎在极端宗教,大国梦这些屎堆里,你没法改变他们。不然我老李为啥出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在一起就是历史的选择。新西兰因为一场基督城枪击就禁枪,阿富汗青年宁可扒飞机死掉也不愿意作战反抗,你看不惯无所谓,但没办法,这些都是事实。美国停止输出民主是好事,有人要吃屎,你花钱给他买饭,最后他还是吃屎,你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议会民主制度的确不适合阿富汗那样的前现代国家(中东一些地方可以类比), 好比高等代数不适合智障儿童, 但依然是大学必修课 -- 民主作为人类社会总体目标和大部分国家的正确选择。

台湾给中国很好的实例,简单的事实比什么文字都有说服力
Kittydogg 我们历来的政策,就是联合魔鬼去击败眼前最大的敌人。对亚洲大陆的任何变化,除非得到现实的商业利益,否则我们仅予以强烈谴责和口头支援。
民主制度不是经济制度,只是更适合经济发展。如果独裁制度有独特的资源提供,当然比缓慢增长的民主制度经济发展的要快,人民的生活条件当然也更好。

打个比方,牧场里的猪牛羊,由于有独裁者饲养员的精心照顾,免费提供食物和住所,生活条件当然非常好,有野生动物非常羡慕的物质福利。

但是,一旦饲养员没有外来的经费支持,必须要依靠内循环,那猪牛羊的生活可就惨了,不仅要自己出去采集食物,还要上交食物给饲养员,供给他们的奢侈生活。

相比之下,民主制度最大的好处就是自发秩序,物资将随着价格的变化得到高效率的利用,经济会平稳的缓慢增长。这不是说明民主制度有多么好多么优秀,而是人类的生活本来就是这样。而独裁制度由于有人工干预,垄断和管制破坏了大多数人的生活,每个人都无法选择最有利的生活,往往导致更大的灾难。
给小粉红递刀子?  那不就和小粉红一样了吗。

文明人遇到问题的做法,不是回避问题,而是面对问题,挖掘证据链,找到原因,然后再谈解决方案,纽约时报这样的文章就是开这样的一个头。野蛮人的做法就是只讲立场,对我有利大肆宣传,对我有害,捏造证据洗白,要么完全无视。

民主社会都是文明人吗?并不是。民主社会也有大量的野蛮人,一个社会野蛮人越多,就越落后,并不是一个社会变成民主选票体制后,就立刻变成文明了。 民主社会是为发展文明开一扇门,走进门后怎么做,你能做到什么那是另一回事。

小粉红从来不缺素材,反正没有也可以捏造。这些人的特征就是遵循野蛮法则,所以不存在文明人之间对话还需要证据链这回事。  这样的文章有还是没有并没有多大差别。  不过小粉红并不了解的是,自己的野蛮伤害的恰恰是党国和国民。这有必要另开一帖了。
LanfordWhite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我也覺得美國的確不應該民主硬擠進某些國家或地方,而是轉移支持那些大部份人已覺醒及追求民主的地方。
阿拉伯之春之後,中東有那個國家真的建立了民主政體呢?
若果沒有,便不算民主失敗的例子。
反而是阿富汗,郤證明民主真的難以從外部強加。不過現在塔利班捲土重來,郤會比先前更差。
日本也算是「被民主」,情況雖然比阿富汗好得多,但其政治仍有問題,稱不上民主模範。

又,若想了解民主與經濟的關係,可參看 Why Nations Fail 這本書(台灣有中譯本,名為《國家為什麼會失敗》)。
此書也有論及中國,並預言若繼續專制,便會跌進中等收入陷阱。
以近來的情況看來,很大機會會被作者說中。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民主不是一套单一的政治制度而是人民自己维护自己利益的统称,不同人群有不同利益,因此它不是一个统一的概念。
阿拉伯之春之所以没有成功建立民主的发达社会,是因为当地自发秩序与世界主流价值脱节。以前的威权统治时代伊斯兰民粹被世俗派的军队压制,阿拉伯之春后伊斯兰民粹泛起,反而成了动乱与反现代化的主要力量。
希腊式的民主需要自己能对自己行为负责的公民来实施,没有这个前提,只根据欲望实行民主的政体很快就会滑向僭主政治。伊斯兰世界民主运动的失败,也是因为基层长期在专制统治下权责不对等,在民主运动中释放出的民粹性破坏力量难以疏导而导致的。民主需要良好的宪政来保证,宪政的基础则是对社会契约的组织共识,没有这个前提任由不清楚自己权利与责任的民众做决定,本身就会对民主与自由造成威胁。这也是阿拉伯之春造成今天结果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民主深入基层就是与当地自发秩序磨合的过程,如果民主不深入基层让人民清楚自己的权利与义务,那么流于表面的法律条文并不能保护民主,民主深入基层是需要时间的,当宪政的精神成为社会共识民主才算真正建成。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这个文章和民主行不行没什么关系,从逻辑上说这篇文章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本地民众的行动和动员民主很难仅仅依靠外力就长时间维持,但是司法独立难道不是,自由市场难道不是?就算是贵族制如果贵族没有行动和认同也不可能维持,会迅速堕落成君主专制,所以这篇文章本质上并没有说明任何问题
zhengyi 反共并不能带来优越感和智商提升
自由国家的言论自由给小粉红提供的材料实在太多了,何必盯着一篇文章呢?天天都有人各种骂政府 骂制度。

关键在于 自由国家在唱衰中改正自己的错误,独裁国家在赞颂中巩固自己的错误。
Godsme123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既然专制体制下经济也不行,民主经济下经济依然不行,说明民主还是专制根本不是经济好不好的条件。

在经济不行的前提下,如果必须要做一个选择,那还是民主制度吧。至少一个不行,还有权力换一个。
共同赴狱 以前的号没了
我相信,在以前除了批评西方政府,其他的内容他是一个字都不敢说,比如:
我的国家如果由现任领袖之外的一位强大统治者来治理,结果会不会更好?
突尼斯人感觉自己生活的所有方面都在倒退(在独裁者领导下)。
……
显然他们是不敢
咸鱼之体 灰名单
美国传统新教徒一个问题在于认为大部分人都可以被神拯救,所以不遗余力的推行民主。但如果你仔细研究圣经的话,就会发现就被旧的只有一小部分人。
AlanW spacex粉丝
中东本就不适合,或者说,世界上大多数地方都不适合全民直接民主。
比如中国,有限民主更适合,否则那些小粉红还是会选出共产党这样的政党。
中东的政治生态是教会和部落生态,本来有能力做决定的,就是教法学家和部落长老们,进行有限民主才更适合中东地区。
中国人就知道欺负善良的美国左派中国人就知道欺负善良的美国左派
真主至大 黑名单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如何看待徐州八孩丈夫被刑拘一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735112
1、高级领导懒得管百姓死活 : 
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就是通报都是“徐州丰县县委宣传部“撰写并发送的,而不是由中央一级的宣传部门,如新华网,环球网,或者观察者网等发的。

这说明,中央领导干部,没人给宣传部门下过指令,说这个事情应该怎么统一定性,应该怎么写。都是地方官员全权负责。
大领导们一个人都没出来说句人话。他它们日理万机,国事大事,就是没有老百姓的事。
一个得了精神病的妇女,被铁链锁着,没有高级领导觉得这个事情有哪里不对。更没有一个人觉得,我作为国家领导人,是不是应该给老百姓多花点钱,改善一下精神病人家庭的福利待遇和减少妇女被拐卖的情况出现。

至于杨某侠,那是常态,中国现在太穷,大家忍一忍,等把美国干掉,这些事情自然就没有了。

中国的皇帝们是不太关心百姓死活的,若是权力稳定,臣子听话,他们可以有闲情逸致去给老百姓点银子抢一抢。当他们自己的龙椅坐得不是很舒服的时候,他们必然不会去关注一个老百姓的苦难。

到了习近平这届,他们甚至都懒得让宣传部门统一口径,任由地方官员自己去乱搞。

2.地方官员极度害怕丢掉乌纱帽。

徐州地方官员知道这个事情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害怕自己丢乌纱帽。因为这些地方官老爷知道,若是承认我们这里,老百姓穷得要买媳妇,那等于承认我们无能啊。

这也是为什么第一份通报说 - 我们没有拐卖妇女,没有穷人买卖妇女的情况发生

徐州官老爷们发现事情根本没有平息之后,就只能赶快去真的调查一下 - 这个人到底从哪里来的?到底是不是买的?

他们最后通报了一个故事:
这个女人已经52岁了,父母双亡,没有名字,天生精神病,就一个小名叫小花梅。亲戚觉得这是负担,让人贩子桑某把她卖到苏州。买家反悔了,她就流浪街头,被现在的丈夫捡回家。


我不论故事真假,我就问
几天能查完的事情,

你们这些官老爷,

不到自己丢乌纱帽的时候,

拖十几年也不会去查。

4.谁的运气好,谁的运气坏。

徐州官老爷运气不好,通常这种事情不会发酵,因为每天微博上都有这种事情,通常根本不会产生群体效应。但是徐州这次偏偏就成了全面关注的焦点,一坨鸟屎就这么掉在了徐州官老爷们的嘴巴里。

徐州官老爷运气不是不好,
你家不一定会遭贼,但是当小偷数量越来越的时候,总有一天你家也会被偷。
他们的不作为,一直没人发现,直到2022年了,才被人发觉,原来你们徐州,你们中国今天还有人被锁链拴在房子里,被当作牲畜一样养着。

以至于官老爷们可以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不是我们责任,都是前任的错~习近平总书记一定会保护我们的,因为把我们打倒很简单,但是最后打得是你习近平和中国人的脸。

杨某侠是不幸的。她的精神、身体的疾病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也无法有人去关心,去医治。连小粉红都觉得她有精神病,那就是家庭的负担,这种事情很正常。没有人会想政府应该去掏钱给精神残疾群体家庭解困,减负。她甚至可能连基本的行动自由都没有,她的子女也把她当作负担,当作一个工具,而不是一个人。

杨某侠又是极其幸运的,因为
中国有千千万万个像她这样,被拐卖的妇女,

她们去向不明,生死不明,

她们和她们的家人,哭干了眼泪,最后数十年之后,在绝望中,悄悄死去,

无人知晓

杨某侠起码还有人给她去调查,去寻找下落。无论故事是不是编的,大家都想给她一个交代。

=========================================
这个人间悲剧,我们不希望它再次发生,也希望它能得到尽快的纠正。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這麼說吧
中國過去一百年也是除了人權和自由以外什麼都進步了
西方世界過去一百年包括人權自由什麼都進步了
米开朗基罗 新注册用户 都市天际线
你的文明就比别人的高级?既然投票制度不是普世的,那么搞民主输出就是正确的吗?
采精记者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用丘吉尔的原文来说:

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

除了那些不断尝试的政治制度以外,民主是最好的一种政治制度。
已隐藏
已隐藏
整天檢討西方文明的白左的發言十句裡面有五句都適合被小粉紅拿去説事
還沒習慣嗎???
白左願意直面自己的錯誤不啻是一種務實的行為

這些連中央集權、有效官僚體制都不存在的國家
要實行民主原本就是不可能的

美國人這幾年終於停止冷戰後那種「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之人」的民主幻想
認清國際政治現實,並認知美利堅帝國已經無力再進行秩序輸出,需要先守好自己和盟邦的秩序
懸崖勒馬,避免帝國國力在不斷虛耗中給予帝國的敵人可趁之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去國會山莊是為了領導大家,讓大家遠離麻煩。諾狄恩的妻子和姊妹希望法庭能寬恕他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0-31
  • 浏览: 6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