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体制是否落后于帝制?

就专制程度来看,共产体制是比帝制专制百倍的一个东西。

感觉人类在帝制时代还能搞出一些能看的东西,比较实事求是。

哪怕是中国这种没啥科技思维的地方,搞帝制的时候至少唐诗宋词,明清小说之类文化方面的东西还勉强拿的出手。

也有丝绸,茶叶,陶瓷之类可以输出的东西。

而且帝制最后还能搞成君宪制,也挺不错的,比如英国,日本。

但是共产体制无论怎么搞都是一坨屎,搞到最后都会搞崩。可能是因为共产体制的逻辑一开始就是错的,所以改不过来只能推翻。

当然我不是说帝制有多好,只是共产体制是否过于烂了?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中国根本称不上什么共产主义,苏联看中国和今天中国人看朝鲜是一样的 - 就你那玩意还好意思叫共产主义?

实际上毛总结得好,中国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四个字  - 外马内法
外表披个共产主义外套,里面还是中国传统法家那套黑暗丛林法则。

这导致中国到今天政策都是乱搞的,按王剑名言就是脚踩西瓜皮,滑倒哪里算哪里。或者叫射完箭再画靶,打哪儿指哪儿。计划经济说穿就是指令性经济,所有国家政策都是领导下指令,大家都是听一听专家汇报,然后凭直觉拍脑门。对比一下苏联人家根本就没计划经济这个词,人家叫计划科学,是真的拿数学去算出个方案然后大家执行的。

那为什么今天的中国感觉比大清灭亡前更黑暗?这就得说金灿荣说了句实话 - 因为中国工业化了啊。

改革开放,世界发达国家给与了中国现代工业技术,中国人用这些技术天天强加集权,比如数字集权工具,现代化集中营等等,这些玩意大清如是放到今天,也一样会搞,而且只会比沙特更野蛮。
新垣结衣的老公 在迷雾中看清方向
首先要明确一下西方的君主制和东方的帝制是两回事,君主制是有贵族主义和精英主义的思想在里面的,那些德行尚佳的统治者会觉得自己对天下百姓负有责任,也会以比较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这也是君主制能向立宪制转变的关键;东方的帝制就是法儒两家混合的产物,相对来说集权程度更高,讲究奴隶对皇帝的绝对服从,皇帝虽然不时也会下个罪己诏做做样子,但本质上是不会觉得自己对那些屁民韭菜有什么义务的,偶尔对你们好那就是天大的恩赐,所以这种制度也缺乏向民主立宪过渡的土壤,晚清那是外来秩序输入才逼得皇室不得不求变;至于共产主义就一开始就是个大骗局,拿着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愿景让你们心甘情愿把权力都交付给一个组织甚至某一个人,那些共产主义信徒整天嘲笑民主制度下政客的嘴都是骗人的,但起码那些提案都是有可行性的,比你共产主义这个传销诈骗组织强多了,所有共产主义国家都是披着光鲜外衣走专制独裁道路的,甚至因为有了一个光鲜的理由所以做起坏事来比帝制还要没下限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帝制當然比共產主義好,因爲同樣是獨裁,帝制還比較穩定
1. 帝制通常是終身制且可以傳代的
也就是説:
1A. 只要不出意外,皇帝通常可以做皇帝做一輩子,不必急著在任期内搜刮民脂民膏,殺鷄取卵不划算
1B. 只要不出意外,帝國可以傳給接班人,通常是皇帝的孩子。爲了給親愛的寶貝孩子留一個比較完整的遺產和輕鬆開局,就算老了也不能破罐子破摔殺鷄取卵
1C. 只要不是開國皇帝,通常皇帝自己也是貴族出身,不會有窮人成爲暴發戶以後那種自我膨脹一般的爲所欲爲心態,也不容易有自卑自大方面的心理障礙
1D. 雖然不是所有帝制(中國古代就欠缺這部分)但很多都有繼承法,後代按照繼承法依法選擇,可以一定程度避免太過血腥的權鬥
1E. 説到底,帝國是皇帝的財產,就像你可能有一隻手機一樣。正如你很可能不會沒事砸壞你的手機只爲了好玩或者爲了你的手機不變成終結者來暗殺你(拜托,幹嘛和錢過不去?雖然就算你那麽做也無傷大雅啦)皇帝也不會沒事胡搞
與此相比:
2A. 共產主義國家有的有任期(如以前的中國)就算沒有也因爲頻繁權鬥而隨時可能全家下臺。現在不搜刮更待何時?
2B. 共產主義國家雖然也有紅二代的概念,但相當於皇帝的最高領導人幾乎都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在接班。看著隔壁棚傳給外人了,再看看自己家,你還想留好的遺產嗎?吃飽了撐著,不收刮民脂民膏留著給隔壁老王家小孩搜刮啊?
2C. 正如共產主義自己都説了,他們喜歡「無產階級專政」,人皆暴發戶還以此爲榮,自然也逃不過暴發戶常見的自卑自大雙管齊下。不只是我曾經分析過的習包帝,毛澤東赫魯曉夫等人也有如此傾向。這些自卑又自大的人,哪怕是作爲平等的朋友都能讓你有夠受的,還要他當你的獨裁者?
2D. 不説避免鬥爭了,共產黨甚至以鬥爭爲榮。長期的鬥爭篩選下來的只能是工於心計的人類惡,如果有善良的人,早就被鬥下來了
2E. 共產黨真的會耗費大量時間金錢精力在維穩上,而且畢竟國家不是偉大領導人的財產,他卻有破壞它的能力…………反正別人家孩子死不完,用別人的成本賺自己的收入,誰會稀罕成本呢?
共产主义者 共产主义战士
看到上面这么多人一本正经的从康米的角度分析,属实跑题了。

现在的中共和康米没有半毛钱关系。

表面上看,他们是在推行马列,还是阉割过的马列。而且在马列里面,中共最推崇的是马,不是列宁(摘除国家与革命)。

实际上是拿着 ‘毛(邓)习 ’xx思想+2000年前 秦朝的帝王思想 向全国人民推销。

他们从来都不强调工人阶级,而是完完全全宣传对党的忠诚, 一边强调的人民民主专制和人民至上blabla,一边又不断的强调所谓党的决定领导地位(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

当有人疑问到底是人民大还是党大,那恭喜他,终于发现了一个盲点。但是中共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这两个矛盾的观点中间又加上一大堆恶臭的填充物,比如 只有党代表人民利益,任何外部势力也无法分开党和人民

以此不断的模糊 党 和 国 和 民 之间的边界,外加暗戳戳的给你灌输2000年 帝王秦制思想(这几年的中式复古主义)。

他们唯一的企图是不断尝试把这个国家的一切 都连成一个巨型缝合怪,然后就有了神奇的中国特色逻辑链,反对党=反对国=反对人民,这个巨型缝合怪还可以接着加,反正往前面加一个人民的称号就是了(for example : 人民资本家,人民富豪,说真的,我都已经不知道想出这个称呼的人是不是在反串)

拿他们和古代帝王做比较还是有点偏了,古代帝王大部分是真的相信自己带着天命来统治的, 但是中共自己也不信自己的理论。

中共是一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现代封建主义+盗贼统治,一群红色贵族窃取了这个国家所有发展成果,奴役了所有人。他们唯一的目的是维护自身统治的稳定,害怕自由畏惧民主。

如果他们真的在搞康米,提高一下被资本家福报论所奴役的工人阶级的待遇,那就好了。这么封建属实low b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君主制度是依靠血統作為核心,而共產主義是依靠一個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烏托邦。在二十世紀初,這共產主義的理想是可以叫教徒出錢、出力、出命。一句口號,就可以叫教徒殉道。

但隨共產主義的社會實驗,在八十年代全面失敗告終,共產主義就失去了號召力。現今共產主義,就只能依靠謊言和暴力維持下去。
共产体制实际上并不是一种成熟的政治理论,也没有成功的先例。
它只是一个为急于改变自身社会地位经济状况的不良投机分子提供的借口。
这种改变往往伴随着财产权所有人的变动,社会的动荡,大量流血事件的产生。
过程中经历的一切都可以被称之为“伟大的探索”,因为有共产主义理论作遮羞布。
实际上按照同样的道理太阳圣殿教也可以被称之为是伟大的探索。后人们最起码知道了不是什么来路不明的东西都可以被相信。
从神学的角度讲,共产主义与任何一种宗教都是互相排斥的。
它仅仅只是一个为暴力行为提供借口的幌子,甚至连理论都算不上。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首先讨论共产主义制度就要给共产主义制度下一个定义究竟什么是共产主义制度,如果按照马克思原始定义按需分配,那么很显然目前没人能实现,这也是十九世纪标准的极左翼不可能取得政权的原因。
如果连自称的共产主义制度也算上,列宁主义极其各种徒子徒孙明显都是靠按十九世纪标准应该算极右的国家控制经济来维持的,国家控制经济明显比最专制的古代专制君主都专制的多,因为古代专制君主无论如何专制,对底层的经济生活毕竟难以直接控制。而国家控制经济控制了底层的生产与消费,最大限度的增加国家收入,直接导致了乌克兰大饥荒与大跃进的世纪惨剧,这是古代专制君主所办不到的。
列宁主义极其徒子徒孙是最彻底的专制,即使是最残暴的东方专制君主也相形见绌。而原始定义的共产主义按需分配,物质极大发达明显是一个人间天堂式的美好社会,按现在的社会发展来说,各位有生之年是无论如何都看不到了。
真主至大 黑名单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永居条例》折射出共产党和民运的共同尴尬处境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191
因为这些民运清一色左派,他们年轻时就是因为受到白左的教育(民运津津乐道的,所谓风气自由的八十年代,所谓胡赵黄金年代),才有了追求民主自由的念头。加上他们如今在白左支配价值观的自由世界谋生,不可能去反白左几乎要统一地球的多元文化旗号,连想到去做这种事都不行,不要说讲出口了。

民运面对的尴尬和共产党是一样的,既要依赖大中国主义作为立足点,又不能用大中国主义真的去做排斥多元文化的动员,因为排斥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也就是和亲近中国,喜爱社会主义的大批白左翻脸。

实际上就是不能用大中国主义去做任何有实际政治意义的事。所以人人看到共产党天天拿大中国主义演戏,或者任何问题都打民族主义牌,好争取愚众的支持声浪,但绝不会真去统一台湾。民运人则开口闭口人权、自由、民主,更多时候,这方面的黄左比白左还要激进。

反共爱中的几乎所有群体,和共产党一样心里明白,自己的生命线在于西方资源,民运还需要明确的政治支持,断了就会挂,所以他们必须坚持把中和共分开,日常话语和文宣中强调共害了中,强调共灭了中的文化,或是共洗脑支配了中,并用这些教育青年一代。而且说来说去,始终就只有这些。只有谨守学者本份,不去掺合的极少数,倒是能讲点儿谁都不爱听,也谁都不能真正帮得了的实话。

绝大部分民运,还有中国共产党,尽管敌对,其实乘坐的是同一条命运之舟。因为西方文明真正的底线需要,是安全、价值与战略上方便的棋子。一旦不再有战略需要,或者战略转向,不要说棋子,连可能挡路的自家智囊也没什么再留的必要。比如川普上台后的大批拥抱熊猫派智库,说客,咨询公司。既然布鲁金斯学会没用,可以立即来个当危会,来个project2049。

真心信仰大中国主义的粉韭与红韭,反倒是没有这些麻烦,它们绝对没有这种意识形态和现实需要的混乱冲突。他们相信,中国只靠自己,中国至高无上。就算从黄左那里没学到作为西方白左思维源头的较真精神,起码学到了蔑视一切的自傲。

先不说是否有行动力存在,《永居条例》在微博上爆炸,起码证明了心口如一不但是粉韭与红韭,还是占中国人绝大多数的老中青三代愚众的真正优点。他们都膜拜中国这面旗帜,绝不想任何非我族类来捣乱。

现在组成中国的中国人,就是这些渗透所有领域的愚众,还有与他们完全不对盘的共产党和反共者两派。剩下少数是逃避现实的所谓中产,所谓文化与经济精英,比共产党都不占人数优势。他们将来也不可能左右得了中国的变化,只能被左右。如果继续在中国岁静,下场又能和拥抱熊猫派或是恋中的美国企业类似,那真是要感谢祖坟冒烟了。
wget 开润中的程序猿一枚, 目标是融入大和民族, 无神论者, 神棍勿扰
首先真正的共产主义仅存在于幻想, 说是按需分配可又是谁来主导分配呢, 说是说工农自己分配, 最后还不是代表制的, 代表制可不就是统治阶级
没人知道这个体制算不算共产....因为根本没人实现过共产,现代集权政府基本上都是走到这一步,就是整个体制被官僚集团拿捏了,这么看的话集权政府确实不如封建帝制,世袭制在权力交接这一点上最起码不会被官僚集团拿捏的这么死,你看看金正恩直接给上一代的官僚集团清洗了,这么做对整个官场是很有好处的,但是在中国你不可能做的到
Kupo 新注册用户 不是小熊维尼
必须明确的是:中国的所谓“共产体制”就是中央集权的,从秦始皇以来建立的制度,和所谓“帝制”并无本质不同。过去帝王在自己的孩子里选接班人,现在总书记选自己人做下一任;过去往往分所谓“内外朝”,现在也有国务院和以习为领导的各个小组;过去有御史来监察百官以巩固皇权,现在也有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员会;过去是巡抚总督云云,现在有省委书记,市委书记等等。
说实话,之前最高领导人有(约定俗成的)任期限制倒是对帝制的一点突破,现在也没了。。。
所以比较中国现在的“共产体制”和“帝制”没有太大的意义,根本就是一回事。
happyTime call me cracker
从遗传学概率学看,帝制不如党制,帝制后代极大会因遗传产生傻瓜,如司马氏,党制有变异的可能,产生傻瓜概率还是低一些,有人说习帝傻,恰恰聪明的很,国内无敌手,国外连川普都搞下台,世界毫无办法
当然了。  大清皇上好歹也是正统君主。 共产党是一群国际恐怖分子。    大清皇上对汉人是恩重如山的、
目前世界上还没有国家践行过马克思所谓的共产主义,德共还没发展起来就被纳粹党灭了,德国的共产主义先驱其实早就预见过如俄罗斯、中国、越南这种有深厚帝制传统的国家搞共产主义的话最终会走向更可怕的极权。
另外,最终演变成君主立宪制的不是帝制,而是封建制,这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
共产极权和君主制完全不具备可比性,君主制是人类社会发生发展过程中经历的一个历史阶段,像一个人长大过程中需要经历幼儿、少年、青年等阶段。

而共产极权制完全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应有形态,从共产极权在人类社会诞生起,他就否定一切人类社会的存在形态,摧毁包括宗教和传统在内的一切人类道德和精神的基本准则,它就像一个人的恶性癌细胞,如果不能彻底清除它,那么它就会彻底吞噬人的生命,同样的,共产极权也会彻底毁灭我们赖以生存的人类社会!
你看跟誰對比,跟西歐君主制度對比,共匪主義當然沒法比啦,共匪主義比君權神授更加違心,還不如直接照搬原始部落共產共妻的制度誠實。
一切与本人无关2 🤬不友善用户
在集权层面都差不多。
在文化层面上,帝制起码有宫廷礼乐,更有利于民族文化贵族文化的传承。
專制程度是差不多的好嗎?而且你要說文化方面的創造能力帝制優於共產制,難道不是因為文字獄是清國才開始大流行起來的嗎?清朝的文化創造力和前面相比難道不是倒退很多了?
割断习包子的鸡巴 观察 砍掉习包子的脑袋,中国人民喜气洋洋。 在滔滔的长河中,你是一包垃圾。在绵绵的山脉里,你是一坨狗屎。你把良心藏进乌云的缝隙,你把贪欲泄给中国人民。你燃烧人民温暖自己,任人民成为灰烬,让一杆杆反旗翩翩起舞,那就是你最后的加速!
没想到还有人傻到帝制比现在的权贵资本主义好,
你这么认为恰恰是中了中共的计策了。
支共现在就是要放出一种信息,搞出一种封建帝制比现行制度好的感觉。
从而为下一步彻底倒退回封建社会找借口。



现在老百姓见到社区主任是不用下跪的,
如果到了帝制社会,你就要见到社区主任下跪了。
大跃进 人民公社 文化大革命,历史上有那一个帝制国家做出这种事的?和平年代都能饿死三千万农民,这种事只有共产党做的出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要不是科技在发展,共产党还能饿死几亿人
基督山伯爵 或生或死,你是我唯一的安慰
从我个人的认识来看,帝制的合法性来自于血缘和对“天命”的敬畏,不管是哪种宗教,帝制总带有君权神授的文化纽带。 所以皇帝在道德话语权上面几乎永远是弱势,每一个暴君在自己统治体系里面道德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而共匪每在一个地方上位都要毁灭当地文化,提倡他们的所谓的新“文化”,就是要连道德上的话语权也抢过来,真正实现管天管地管空气,所以共匪每行一件恶政的时候不光不会怨声载道,反而还会被“感恩”。 在他们新的道德体系里面还可以拿出来吹嘘,“三年大吃饱”这样的事情发生后不光不会有反思,还会愈演愈烈。 
  反观帝制的话,这样的事是无法justify或者完全无视就糊弄过去的。 
  


This is not real socialism (Communism). 每国共匪开始实践共产主义,屠戮同胞之前都会有的对过去惨绝人寰的共产主义实践的辩解。
古代的君主制不是特定意識形態的產物,更多是社會演化的自然結果,所以相對會注重民意和客觀現實;共產主義或其他仰賴意識形態的政權,其合法性往往來自意識形態,就算在注重民意與現實方面做到古代君主制的那種程度(而且古代君主制還遠不如現代民主國家那麼注重民意與現實),都有可能要冒著和自己意識形態做對的風險,這樣可能會更快危及自己的統治,更遑論是到現代民主國家的水平。
亡共进行时 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就是打人民。
马克思从来没有说过初级社会主义这个概念,这个概念是邓小平魔改提出的,背离了马克思,所以墙国根本不是共产主义。

墙国治国方式靠军队用暴力方式维持统治,没有任何文明治国的存在。他就是单纯的独裁军政府体制,跟缅甸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偶尔玩玩表面上的隔代禅让,垂帘听政,元老院,终身帝制,这个都是看当时政治情况换着玩,你内斗赢了就是终身帝制,输了就是退休被软禁,然后被元老院骑脸。

所以这个共产和帝制不存在好坏之分,它就是统治者利用的思想工具,谁对自己有利就用谁来武装思想。
有道理。在中国历史上,在帝制下有过发明和创新。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二者不过是极权主义在不同历史的表现而已

极权主义:以少数人的名义奴役人民
新极权主义(你看得到共产党国家):以多数人的名义奴役人民
bing_ling 小小小小小冰仙
在东方帝制之下你老老实实干活,你的生命很安全。
在共产邪教的统治之下,哪怕你再老实,都逃不开被批斗被玩弄的下场,因为他们根本不会管你是否无辜,只会胡整!
BanzaiCharge 观察 建議 品蔥 改名為 左-品蔥
共產主義很明顯是比君主專制先進的。因為先進其實並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是黃泉路上走得更“先進”。所謂進步主義就是閒這個世界敗壞的還不夠快,要一鍵快進到世界末日而已。
Colonel_Rabbit Colonel_Rabbit
誰說現在不行?瞧不起天朝的網絡小說跟山寨手游啊
再一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一般算寡頭制,哪怕是維尼也只是看起來獨裁的寡頭制。隔壁那個小胖子才叫獨裁
最後君主制,寡頭制,民主制誰優誰劣這個沒法講,越集權行政效率越快缺點是腐敗的也快,除非全都是聖人(哪怕機器人都不行)民主制行政效率低下但是優點是容錯率高。反倒您國的寡頭制是平衡性最好的,不過就因為上樑不正下樑歪,普通賤民蜘蛛也都蠢到冒泡才弄成現在的熊樣。
你看看當初波蘭(寡頭式的總統制)如果沒被二男夾一女甚至能拳打納粹腳踢蘇維埃了
现场没有生还者 🤬不友善用户
毫无意义的话题,什么叫帝制?共产主义是个比较明确的社会模式,苏联是目前人类采取的最纯正的共产主义国家。
但是帝制,是罗马皇帝,中国皇帝,还是日本天皇,神圣罗马皇帝或者阿兹特克皇帝。他们彼此从根本上完全不一样,制度、管理模式、权力大小等等。
所谓个人专制,只有两种,君主制和僭主制。
俄罗斯帝国是个君主制国家,能出托尔斯泰和柴可夫斯基,苏联是共产主义国家,也能出索尔仁尼琴和肖斯塔科维奇。
什么叫能看的东西?中国自古以来就没出过能看的东西、丝绸、瓷器是波斯传进来的,跟中国有什么关系?茶叶是印度传入的,和中国有什么关系?中国只有缠足和诛九族,鱼鳞剐和点天灯是自己发明的。
能产生什么样的人和制度关系不大,和文化关系很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