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是什麼意思?

古今中外,無數人都很有興趣去思考探索短暫人生以外的奧秘,中國的老子 一一 李耳先生經過一番努力摸索,在其《道德經》中將那「奧秘」定義為「道」,並將深不可測的「道」描述為「道可道,非常道……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老子的這個論述,的確了不起,他單憑自己的思考探索,已經觸及到天主奧理的邊緣了,感覺到那「道」是萬物之始祖。然而,老子的探索只能到此為止,有一條界限是他無法逾越的,他不可能獨自跨進那奧理的大門,因為耶穌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除非經過我,誰也不能到父那裡去」(若14:6)。若沒有耶穌的引領,任何人都不能認識那「道」的本體 一一 聖父、聖子、聖神三位一體的天主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這道太初與神同在。 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 生命在他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翰福音1:1-5),這段福音印證了老子的探索成果,而且明確解答了老子「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的疑惑,因為耶穌基督就是「道」本身,是天主本身,是三位一體天主裏面的聖子,因為「萬物是藉著他造的」,所以他就是「象帝之先」,若沒有耶穌的引領,「誰也不能到父那裡去」,不能看到「象帝之先」的真相。

由於上述原因,老子未能窺探到「道」的本源。且讓我們嘗試從《道德經》中另一句廣為人道的說話去印證人類的局限:「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句說話被普遍解讀為:天地不感情用事,對萬物一視同仁;通俗點説:就是天地看待萬物是一樣的,不對誰特別好,也不對誰特別差,一切順其自然發展;萬物變成什麼樣子,是由萬物自己的行為所決定,天地只像計算機一樣,萬物輸入什麼數據,它就按照程式給你輸出相應的結果而已。我也認同如此理解《道德經》的這句說話,因為這種解釋比較符合老子的一貫思想。

然而,這種理解只說對了一半,仍未能窺探到天主之門內裏的奧秘。天主不是計算機,祂兼具聖潔、公義、憐憫的性格,祂有行為的主動性。聖潔與公義使祂必須賞善罰惡、有諾必踐,就像計算機那樣公正,無法輸出不合理的結果,「因為罪惡的薪俸是死亡」(羅馬書6:23),所以天主做不到容許犯了罪的人不承受死亡的結果,這符合以上「一切順其自然發展;萬物變成什麼樣子,是由萬物自己的行為所決定」的解釋;但是天主的另一面 一一 祂的仁慈 一一 使祂憐憫世界必死的罪人,「天主竟這樣愛了世界,甚至賜下了自己的獨生子,使凡信他的人不至喪亡,反而獲得永生」(若望福音3:16),祂派遣聖子耶穌基督下凡,取得必死之肉軀,以無罪之身作贖價死在十字架上,替世人償還那死亡的罪債,令相信並接受這贖價者藉此得以出死入生。雖然「十字架等價交換」的新數據令「計算機」得出合邏輯的結果,令必死的罪人憑信德而脫永苦得永生,但這數據是天主親自輸入的,並不是「萬物自己的行為」,由此我們看到仁慈憐憫的天主並不是冷漠地「以萬物為芻狗」,這是老子所未能了解的。

對《道德經》的這句說話還存在着另一種解釋:天地沒有仁愛,把萬物當作草紮成的祭品,一旦利用完畢,便將其棄之如敝屣。由於這種解釋很容易與面對種種人生苦難的人類無語問蒼天的情緒產生共鳴,所以被普遍應用於文學作品中,頗為深入民心。然而,這種理解與天主的真貌更加背道而馳了。

或許有些非基督徒一旦了解到天主是有感情的,祂會愛、會喜悅、會憤怒、會憂傷、會後悔、會因應人的行為而去調整祂的計劃等等,他們就因而認為天主的情緒不穩定,祂還處在某個局限之內,仍未跨越永恆虛空那條界線,所以不可能是創造萬物的至高者。持這種觀點的人的確不少,但他們都忽略了一個論點:他們眼中「低層次的小神」明確地表示「我是『阿耳法』和『敖默加』,元始和終末」(默示錄21:6),這合邏輯嗎?一個兒童,甚至成年人,會說出「古今中外所有科學家都是我的學生」這種荒誕說話嗎?

世上確實有不少人,仍在迷宮中兜兜轉轉,努力尋找他們心目中那個通往「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之永恆虛空的出口;身為基督徒的我要告訴他們:我已找到了真正的出口 一一 「道路、真理、生命」的本體耶穌基督 一一 這是唯一的真正出口,「除他以外,無論憑誰,決無救援,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字,使我們賴以得救的。」(宗4:12)。然而,這個出口有一扇門,人必須相信這是唯一的出口並願意進入,門才會打開,《耶肋米亞》5章12節所說的「愚昧無知,有目不見,有耳不聞的人民」是找不到這個逃生口的。

耶穌在最後晚餐對門徒説:「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我去,原是為給你們預備地方……我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為的是我在那裡,你們也在那裡」(若望福音14:2-3)。我所信的天主,並不以萬物為芻狗,祂視我為家庭成員,為我的幸福操辦一切;我所信的天主 一一 宇宙萬物的創造者 一一 是公義而憐憫的唯一真神,祂為救我,親自下凡,在十字架上為我清付罪債,然後返回天家為我準備一個永恆溫暖的安樂窩,待我結束這趟世界旅程時,就親自來接我回家。這個溫暖的天主之家與那個虛假的、根本不存在的「以萬物為芻狗的虛空」豈可相提並論?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