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经历过“网暴”吗?“网暴”是什么体验?

本问题强调的是言论管控,都怪我标题起错了。标题不能改吗?

最近围绕刘学洲死在墙内有了一阵非常热烈的讨论,关于“网暴”的讨论。这个讨论有一个结果就是会加紧言论控制,我对网暴很厌恶,但如果因此而收紧言论,则是我所不乐见的。大家怎么看这个问题?你认为墙内网暴问题的火爆是否有一些人的借题发挥,然后进行言论控制?
粉红全家喂蜘蛛 翻墙唯一目的 合法问候粉蛆全家兼祖宗一万九千八百二十一代
作为一个日常粪坑逗蛆的反贼
天天被网暴 回复被攻击 后台被辱骂    日常100+
最夸张的一次就是上次宋庚一事件  我帮忙说了句话  到现在还在每天被骂
我那个回复被骂了1700多条 死亡威胁都有了  

讲道理 做反贼 心理素质是第一位的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沒有, 我也不在乎網暴. 可能被網暴過吧, 但對看不上的人一律都是不理睬.

不能因自身不怕就縱容網暴, 網暴也是暴力, 現今大部分人是網絡化生活了,
只是程度及占比高低而已, 網暴是網絡版欺負人,

因技術的提升效應, 比傳統欺負人成本小很多, 尤是具編程技術的人來説,

#操縱機器的能力特別重要了.
真要和人網絡對駡且要罵翻對方, 很自然就上 Python 完事,
完全能做到晝夜不停且不重樣無數賬號去駡人. 施害者能發射后不理的欺負人.

每隔一段時間看下受害人是否崩潰、喪失網絡生活或自殺自殘.
以上是編程這一技能的重要性, 建議有自由信念的人都嘗試學下這個技能.

能或不能以現今最高級手段操縱機器這一能力已經在事實上影響人的平等了.
像是赤手空拳者和端著上膛自動武器者街頭雑處的網絡版.

#對不具自由信念者的態度
我對沒自由信念的人僅當作生物學上的人, 生物學上的人對我説啥都可忽略掉.
奴才不配跟爺說話, 我只和人交流, 某些跟牲口一樣拴著的生物學上的人,

他們主人都不許其亂叫, 休想讓我容忍這些嚎叫.
大言不慚的說, 在一個規則嚴謹的平臺上, 一人網暴所有生物學上的人并非做不到.

#網絡誘導
通過篩選文字、用詞及敘述手法, 用多個賬號包圍目標, 操縱對方情緒越趨負面.
甚至能誘導對方自殺, 雖然我基本免疫這種手段,

在五粉毛海洋裏始終厭惡阻礙我自由的混賬, 但纖細、敏感還無防備者都會被傷害.

#結尾
綜上, 人進化速度沒追上技術發展, 網絡時代的危險很多, 望自由者找出辦法.
網絡暴力及更惡毒的行爲應被法律管轄, 應當有專業對口的公檢法司機構.

共產極權冒充網警的思想警察位於人外.
fkgfw2099 nothing
有一次安装了微信自动抢红包插件,有个陌生的群,自动抢了两个红包,加起来几毛钱,被一些陌生人网暴了公司名,职位,联系方式,还被加微信,要求返还红包,否则要杀人。
好多年不上内网,不能真正理解什么叫网暴。
我喜欢用真实暴力解决,而像我这样崇尚真实暴力的人很难被语言伤害。
网暴是很可恨,但如果说对抗网暴的办法是让政府出手控制,那就纯粹是扯淡了。有不少网暴的源头恰恰就在于极权导致的法制不健全、社会不公平、言论不自由。政府如果出手,也只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去维稳,绝不可能为了区区几个屁民的幸福去阻止什么网暴。甚至如果某场网暴有利于维稳,那它是完全不会介意亲自下场去带头来几场网暴的。
欧阳静姝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被网暴过。一度不敢出门,不敢看手机,不敢和人交流,
后遗症就是特别害怕自己被冤枉,明明自己没错,也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感觉所有人都在怀疑自己是个坏人,任何时候都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挑剔自己,很累。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如果是和現實有關的網暴,包括但不限於「班級/公司裏認識的人組了一個群組,並在其中對某個ID惡言相向」「查找某ID在現實中的資料,未經當事人允許就公開其個人資料或去綫下騷擾當事人」那的確是個問題
但只是純網絡上的網暴?那根本連問題都不是,甚至稱不上暴力。被説了幾句話就哭哭回家,要不要那麽玻璃心?這些話語,説了也不會造成任何實際上的影響。如果説讓人情緒不好也是實際影響的話,那我看到醜女噁男的自拍照也會情緒不好,是不是說醜八怪上傳自拍也是網暴了呢?
有被追着骂过,被威胁人肉,但不了了之。其实在墙内还是挺可怕的,反贼在墙内冲塔就像是在客场比赛一样,充满了黑哨,你骂一句分分钟被粉蛆盯上开盒,甚至刑拘,而他们骂是天经地义。
Unknownalamo 祖籍香港 有事說事 別裝模作樣
生活及工作中看過更悲慘及無奈的。

網暴是逗你玩呢,完全不在乎

不是有句老話  " 認真你就輸了"
潘恩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熊熊
这世界,你怎么说话都有人吐槽你,这个小孩真是心机的不得了,多少留守儿童、农村小孩、被遗弃的,直到长大也没经历过什么父疼母爱,甚至一直干农活,我也是这么走出来的。十五岁,穿着名牌衣鞋,天天找“亲生父母”,亲生父母就欠他啥?谁没有自己的生活?问父母要钱去旅游,还要房子,被拒绝就要自杀,还好成功了,这种人精通炒作与绑架艺术,却又不干什么正经事,真是社会一大隐患
你去推特上反对自由派,结果也是一样的。要想不挨骂,就别玩社交网络,自己建个网站不开评论区,谁能骂到你。
霧雨魔包子 新注册用户 舊號懶的找回了,直接用新號
這種完全看個人承受能力,解決方法就是給事主自己處理的權限,要封鎖評論、刪除留言甚至銷號換新號重新來過完全看自己本人意願

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在網路上留下自己太多的資料,以免被人抓把柄拿來威脅
PCSD 观察
网络暴力?这不是正常操作吗。全世界不都一样吗?
要想不网络暴力,那就加大审核力度,直接警察根据ip上门。而且别有侥幸心理,只要你用国内三大运营商的宽带猫就算你开了虚拟ip也能分分钟钟找到你。
不过要想杜绝,还得学朝鲜!
劣等生 逃离芝麻国
饭圈比较常见吧,恶俗狗喜欢挑逗点饭圈亩钩,随机出道开盒,亩钩心里素质还是强大的,即使被开盒还是要维护他们的偶像爹,为了偶像爹饭也不吃叫也不睡高强度对线。偶像被辱分分钟跳出来瞎骂,久而久之恶俗小鬼那些开盒人肉的小把戏,喷词,也被她们学去了开始当施暴者。。恶俗圈的吧就真的家常便饭了,(互辱亲妈是友谊)乐子一大把开个群拉点好友挂他们的户籍,短信轰炸亲妈问候啥的,线下真人快打泼油漆也不少见。墙内的网络戾气真的太重了,。总是得小心谨慎为好。
maozedong 🤬不友善用户
说好的法治呢,没有完善的制度,他是一悲哀,他很勇敢,我们又何尝不是例外一种悲哀了
网暴本身并没有多么恐怖可怕,可怕的是被某种势力借势后的结果。品葱上的什么支那呀、桂枝呀,其实就是一种网暴。
个人对墙内网络平台的观察来看,网暴者七成以上都是收钱的水军,也就是说如果我想网暴某个人,只要花点钱,就能雇几百个几千个号反复用10个关键词以内的slur辱骂对方。也就是说处于真心实意想要骂人的人不到三成,这样想想会不会好一点。。。。
Apple1984 Apple 1984
七八年前发生过,歪果的一个中文论坛,一个接一个地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你,以最恶毒的语言来攻击你。
tUIGlVgV6Q 新注册用户
被網路暴力過,原因是在一個羣組裏和其他人觀點不一致(和政治無關,生活方面的);一開始是2個女人罵我,她們發動其他羣裏的人一起罵我,爲此關閉了加好友的權限;令我感到震驚的是這僅僅是因爲“看法不一致”就被辱罵,可以說牆國人的“排除異己”的觀念已經深入骨髓了。
之後就不再羣裏發言了,她們仍不停止迫害行爲,試圖搜索出我的手機號碼、身份信息,未得逞。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一无所有的80后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1-29
  • 浏览: 3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