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后对于反对民主的自干五是否应该应其要求予其专政?

我觉得民主后应该立法要求所有成年人表态:是否支持民主、自由、法制、人权。
支持民主的享有民主,不支持民主的不享有民主,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支持自由的享有自由,不支持自由的不享有自由,关进新疆集中营;支持法制的享有法制,不支持法制的不享有法制,警局法院不为其服务;支持人权的享有人权,不支持人权的不享有人权,亲自享受自己所支持的共匪反人类活动,如:强制绝育、活摘器官给需要的人、给五九式坦克润滑履带等等,,,
 
站在文明人角度,以上都是符合个人意愿的自由选择,充分尊重了他人的自主意志并尽可能帮助其自我实现,实在是人性化之至!反而如果别人都严正拒绝皿煮滋油了,你却硬是要把皿煮滋油强加于人那才是迫害人家,野蛮至极!站在自干五角度呢,想要专政就能立马得到专政,手到拈来,不用被迫在歹毒的普世价值观所构建的反动社会中忍辱负重忍气吞声得过且过,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像这样,尽管大家的价值理念不尽相同,但却得以一同得到贯彻,皆大欢喜!
侯聚森 我侯聚森一郎发誓杀光所有贫困支那豚!
民主之后不会出现要求独裁的小粉红。
因为他们会立即跪舔新政权。
很简单的道理。
利维坦 Thinker 利维坦
小粉红本身并没有任何观点,他们只是服从跪舔朝廷而已。一个拼命唾骂民主的粉红,你问他朝廷要是有一天要搞民主了,他反不反对,他也是不会反对的,反而会说,你们整天骂我主人不民主,你看今天不是民主了吗?他们只是要护主而已。谁强大,谁统治他们,谁就是他们的主人。
 
 
引用一下抗戰勝利後老蔣的演講:

……今天敵軍已經被我們盟邦共同打倒了,我們當然要嚴密責成他,忠實執行所有的投降條件。但我們並不要報復,更不可對敵國無辜人民加以侮辱。我們只有對他們為他的納粹軍閥所愚弄所驅迫而表示憐憫,使他們自拔於錯誤與罪惡。要知道如果以暴行答覆他們從前錯誤的優越感,則冤冤相報,永無終止,絕不是我們仁義之師的目的。……

你的思想跟我小時候很像,認同以暴制暴、同態復仇。後來,閱歷豐富了,也漸漸就形成了人道主義的思想。
大多數小粉紅只是蠢,但性本善,余以為順其自然即可。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用惩罚选项的方式搞民主化,用迫害自由的方式搞自由化,用践踏法制的方式推行法制。
所以我一直在说,越喜欢把反共挂在嘴边上,就越可能是在野共产党。
有些人因为利益受损而仇恨统治者,但对于统治者的残酷手段不但不反感,可能还颇为欣赏。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我个人是很看不惯社民党的很多政策的,但唯独有一点我很佩服:上世纪20年代的时候,社民党人在街头武斗布尔什维克,诗人安德森就经常喝的醉醺醺的,拿酒瓶给布尔什维克开瓢。
若是照楼上诸位讲法,这绝壁是红卫兵啊,绝壁是在野共产党啊,绝壁不可能实现民主啊。那么好啊,瑞典和芬兰是不是民主国家?有没有哪个说不是的出来走两步我们瞧瞧?
 
所谓法律是公民和公民之间的事情。如果有人认为作恶者不应受到惩罚,那无异于宣称一个人可以不尽义务就享受权利。法律若以此标准制定就无异于笑柄。请问那些声称清算会侵犯小粉红人权的人,杀死一个杀人犯是不是对杀人犯人权的侵犯呢?
不认同民主法治的人当然无权享受民主法治,而民主法治以外的世界无非丛林法则。如果认同丛林法则的个体可以有人权,那么猪理所当然应该有人权。请问吃过猪肉的人不应该反思自己有多大的罪恶吗?
当然肯定有人会辩解说小粉红是人。但社会的运作和生物学上的分类真的有什么关系吗?假如一只猴子学会了遵纪守法,它难道不比小粉红更有资格享受人权吗?如果反对民主法治的人得不到惩罚,遵纪守法的猴子反而不受保护,这样的法律要来干什么?
 
当然这样的想法并非没有问题。但问题不在小粉红那里,而是那些并非小粉红的人可能会被污蔑成小粉红。但这不正是法律的用途所在吗?你就不会先制订法律然后按照程序正义的方式惩治小粉红吗?说到底你们还是不相信法治的力量。张张嘴嚷两句法治口号谁都会,可是一提到惩罚就联想到红卫兵,这是一个有法治思维的人该有的心态吗?
 
宽恕从来都是强者的特权,弱者宽恕强者不过是装逼而已。除了能让自己重归奴隶地位以外没有任何好处。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就我个人感觉,对于这个问题的态度,是你是否仅仅只是一个民主小清新的筛选器。这问题,鲁迅其实近百年前就看清楚了,鲁迅有段文章颇少受人重视,但我却有振聋发聩之感,希望想这问题的时候,好好思考下这段文章。

其实,对于满抱着传统思想的人们,也还大可以这样骂。看目下有些批评文字,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而骨子里却还是“他妈的”思想,对于这样批评的批评,倒不如直捷爽快的骂出来,就是“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于人我均属合适。我常想:治中国应该有两种方法,对新的用新法,对旧的仍用旧法。例如“遗老”有罪,即该用清朝法律:打屁股。因为这是他所佩服的。民元革命时,对于任何人都宽容(那时称为“文明”),但待到二次革命失败,许多旧党对于革命党却不“文朋”了:杀。假使那时(元年)的新党不“文明”,则许多东西早已灭亡,那里会来发挥他们的老手段?现在用“他妈的”来骂那些背着祖宗的木主以自傲的人们,夫岂太过也欤哉!?

在我看来,对于一个成熟的民主自由社会和对于一个处于斗争发展中的民主自由社会,所能采取的边界策略显然是不同的,你的民主和自由不过是随时面临倾覆的风中残烛,你又哪来白左那种天真的余裕?民主是极度积累社会基础共识的,如果一个社会中弥漫着法西斯的氛围,他的民主自然也会结出法西斯的果实,所以,确定民主的边界,排挤出共同体中的异类毒素是一项重要工作。在我看来,最为自洽的逻辑就是,民主和自由的边界不能自我否定,如果你反自由你支持共匪,那就予以旧法即可。

而且在这方面,桂枝有一个先天优势,支共热衷于收集个人信息,新政权哪怕废止这个行为,旧信息自然也能为新政权所用。
一位西方记者不怀好意地问总理:“请问你对中国人有什么看法?”不少人纳闷:怎么提这种问题?大家都关注总理怎样回答。总理肯定地说:“中国人素质低!”全场哗然,议论纷纷。总理看出了大家的疑惑,补充说了一句:“所以不适合民主。”顿时掌声雷动。总理的机智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掌声经久不息。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小粉红大部分都是唯利是图的,当共产党倒了的时候,会立刻跪舔新政权。
像司马南这种人,估计会和大川周明一样,通过耍无赖的方式逃脱新政府的追责。周小平、花千芳这些人估计就开始直接跪舔新政权了。
但是肯定会有一些死忠的毛粉、共粉,这些人应该也有全国人口的5%左右吧。
民主化以后,这些人完全可以组建一个毛派的政党,让毛新宇做他们的名誉党主席,然后选毛新宇、孔庆东这些人进国会,搞不好还能在国会里面形成一个党团呢。
比奇堡老社畜 绝赞加班中
想当年老毛也挺“自由民主”的,当年被整死的那些右派也不知道有多少个被扣反人民反民主的帽子
“是否赞同民主、自由、法制、人权。”中这几个关键字
换成习近平,共产党,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本质上都是公民不认同什么就关起来,如果真有这个规矩那么肯定也会有人质疑,而为了保证规矩能执行肯定又会抓一批人,公权力大到民众能因意见不同就获罪,那么下一次肯定就不是按照这些来抓人了
想起了那些支持动不动杀人全家的粉红,权力大到动不动就杀人就不怕杀到自己头上?至于杀的是谁完全不是重点吧?
 
驻德国美军司令部怎么甄别纳粹党徒?
GHQ怎么甄别旧日本军关系者?
有现成的经验摆在面前,你居然还说润滑履带什么的
真不愧是"百代都行秦政治"之下的产物啊
chobe ? 已停用 b
这种问题就是想的太多了,民主本来就是允许不支持民主的,不投票就可以了。以下也是类似。
我觉得你可能是共产党拍过来抹黑我们民主人士的!民主的一部分就是言论自由,小粉红也有言论自由。人们对言论自由有使用权和收益权,小粉红利用言论自由赚五毛钱不违法,没有理由不给他们民主
Artemis #1) Respect the privacy of others. #2) Think before you type. #3)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看看鬼子来了里的两个唱戏的
能活命能吃肉,它们就跟随谁,给不到利益就反谁
或者说,谁能威胁到他们命的他们就跟随,对他们没有伤害力的就敢反
这种人群历史上都存在,在目前这个period的中国,他们的名字叫做小粉红,下一个身份就叫小明珠斗士吧
比奇堡老社畜 绝赞加班中
哎呀你们西方人真的理解不了我们更高层次的民主啊,你们口口声声指责我们不民主不自由其实我们只不过是“中国式民主”而已,那些不支持中国式民主的可以直接滚到西方国家去啊,反正太平洋没加盖.....你们不滚是自己的事
无论政治立场,只要是我们国家的国民,就应该拥有法律赋予的自由、平等。
我们要彻底告别人治,彻底告别任何政治势力能超脱于法律的时代,让自由法制的价值观真正降临在中华大地。
DongXiansen 无可奉告
官方五毛自会被除垢法、转型正义整治,自干五就让它们自生自灭吧。
非我族类, 其心必异.
应该像他们对待我们民主人士一样对待他们.
ikuyui 怀着绝望的心,做有希望的事。香港加油!
参考美军的做法。
日本投降前:Kill Japs! Kill more Japs!
投降后:Japan US Alliance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