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万年说,“动态清零”并不意味全域静态管理“,是否表明习已被架空?

5月5日的政治局会议,习刚刚誓言坚持动态清零决不动摇。5月6 日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健康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就在会上说,“动态清零”并不意味着是全域静态管理。恰恰相反的是,“动态清零”追求的目标之一就是尽可能避免全域静态管理。

梁万年表示,“动态清零”并不意味着是全域静态管理。恰恰相反的是,“动态清零”追求的目标之一就是尽可能避免全域静态管理。当前,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特点,一方面要强化快速、果断、彻底地采取相关防控措施;另一方面要强化精准科学防控,最大限度地平衡好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发展、正常生产生活之间的关系,要防止层层加码、“一刀切”的做法。既要防止不作为、慢作为,也要防止乱作为、层层加码。


梁万年称,原则上来说,在疫情早期,传播链条清晰、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没有必要采取全域静态管理。但是,当出现广泛的社区传播,传播链条不清楚,也就是传染源和感染者之间,包括密切接触者之间的关系不清晰,出现暴发流行和规模型反弹的风险较大的情况下,要综合考虑疫情的特点、所处的阶段、防控的能力、社会经济水平、人口特征这些因素,来决定是否采取更为严格的防控措施,比如说静态管理,以及静态管理的具体区域大小、范围、时间和管理的力度等措施。由此可见,落实“四早”、落实“四方责任”,就可以有效避免全域静态管理。

这是否意味着国务院在对”动态清零“纠偏,反映出高层防疫政策分歧明朗化。5月5日的政治局会议的新闻稿是顾全习的面子,但对”动态清零“如何解释和如何执行,则各行其事。

下一步就看各地方政府如何执行?是按习的指示办,搞目前的上海模式防疫,还是不按上海模式防疫。就面临重大考验,不得不站队。
对于李克强面对包子这样的人的无奈,其实我是感同身受的,我曾经在一家小软件公司负责一个事业部,该公司的CTO是CEO的老乡,但是实际能力相当于一个中级程序员,每天就是拍桌子屌人,对业务一知半解,在关键研发岗位安插他的低学历的老同事,导致研发效率奇低,质量极低,我是属于技术出身,在互联网大厂待过,是倾向于温和派理性化的沟通,对于这种素质比较低的刺头,我刚开始有尝试沟通,经过几个月沟通无效之后,已经给他定性为毫不讲理的泼妇(其实是一男的),跟泼妇是讲不清道理的,就不屑于再去争辩的,因为在我眼里他就是听不进任何话的社会混混,主要他还在关键岗位,研发资源需要他协调,CEO专门开会让他配合,他也毫不在意,CEO看在老乡的份上也不好说什么了,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和团队的人直接躺平了一年时间,不过躺平的过程确实还是比较舒服的。
不是,共产党的一个特性就是表面高大全,实际假大空。比如“多快好省”“既要……又要……”这这只是它们惯用的一种话术。
也不用腦補太多。就是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
就像疫苗剛出那會,一邊嘴上說自願打,一邊又暗中各種手段強制你打。
baokemeng 自由进步人士,支持女权,反对任何形式的偏激,当你偏激时你就已经跟你指责的对象没有任何区别了
“要防止层层加码、“一刀切”的做法。既要防止不作为、慢作为,也要防止乱作为、层层加码。”
地方官员:你来
sinner0000 黑名单 已移民勿cue
不是,就像60年大饥荒一样,说是因为个别领导干部管控不力导致的饥荒,不承认中央部署出了问题。就是中央坚持清零,出了问题推到地方官员的头上,最后一定导致群情激愤,加速的好方法,请继续,不要停
DyingInTheSun 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這種不要看它說什麼,應該看它做了什麼。
就像前些天衛健委一天說疫情管控對經濟沒影響,後面一天又說不要把經濟不好歸咎於疫情管控,不要搞一刀切。
zzzzz11111 学术训练家
这个是给他本人留退路,毕竟清零派得罪的人太多,哪天被人干掉也不奇怪
欧克聊几句 🤬不友善用户
都说了是国务院的嘛,那就是李克强在和包子撕逼嘛
庆丰包子的梦帝 撸起袖子加油干
避免的意思就是当动态无法清零了,那就要全域静态管理。
这也是扯淡。

要做到反应速度快,搞清楚传播链条,就必须核酸日常化。其次如果一旦大面积传播,必须加大封控。第一种情况,不可避免提升了出行成本,制造成本,降低消费欲望等。第二种情况正是上海悲剧的原因。也就是说,梁现在说的模式只适合应疫情稳定后,低位运行的模式,一旦高位运行,马上、必须上极端措施。这实际回到前2年,对外封锁较好,内部压力小的情况。他的政策没有任何进步性,只是一种动态说辞而已。

真正的进步性是深刻反思了之前措施反人类、反人道、虚伪和低效,防疫本身造成了短板,制约了全社会正常运转。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