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共從不批評穆斯林,但是中國人卻很討厭穆斯林

大概4,5年前?r/china就有傳聞中國有大量監禁回教徒,出於好奇心每次r/china有這種新聞我都會去搜搜比如人民日報呀這種看看新疆有沒有什麼新聞。  結果當然是一片美好,但是去到中國論壇卻是罵聲一片。

當然西方我也覺得有同樣問題,雖然沒有中國那麼嚴重。  他們也不批評,但是你跟我說西方普通人對穆斯林沒有偏見,我也是完全不相信。 這裡也有大量住西方的人,你們自問真的能夠看穆斯林和基督教徒同樣眼光嗎。  我自己嗎,雖然不會覺得恐怖分子,但是就覺得他們不會說英文來吃救濟的。。。
新月孤悬 小能维尼
作为一名被内地粉红冠名“恐怖分子”的“极端”地区穆斯林(封斋,周五去清真寺,会背诵一些古兰经章节),
我以身居内地求学若干年的观察来说说这个问题:

首先,汉族民间对于穆斯林的观感并非那么的仇恨,一般提及穆斯林这个话题,他们更多表现的是一种漠然,也有如下:“不就是回民吗?“or“他们不吃猪肉,因为猪是他们的祖先”or“我见过吃猪肉的回民”这类的反应。这一方面是因为自从明清以来内地穆斯林不积极传教,文化上选择封闭的原因,一方面也有49年之后历次政治运动严重摧毁了回民社区文化,人才凋零使得介绍伊斯兰教的书籍严重匮乏。受政治影响,改革开放以来媒体和报纸基本上选择性的无视穆斯林的存在,加上89年的“脑筋急转弯”与“性风俗”事件,导致出版行业自身也不愿意触及这方面的内容。这使得“穆斯林”这个群体在中国这个社会几乎成为了一群隐形的群体。君不见各大书店宗教类书籍,佛教三分之二,基督教三分之一,而伊斯兰教书籍仅有寥寥数本,这种信息不平衡导致了大众对穆斯林或者伊斯兰教的了解程度甚低。

其次,汉族知识分子较普通民众对穆斯林抱有固有成见较为深,他们是推波助澜的一份子。这是古代中原知识群体的世界观的延续,士大夫对异族的成见古已有之,古代进入中原的外族大多接受了中原文化,这也是汉人士大夫所引以为傲的。但是穆斯林自从进入汉人的土地,生活了数百年,有许多人也改信了伊斯兰教,至少在民国时期还有相当大的比例保持自己的信仰。这对于秉承“以夷变夏”这类天下观的中原士大夫是不能容忍的,尽管这些穆斯林成为了明清天子的臣民,成为了中华民国的国民,也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只要他们一日信仰安拉、信仰先知穆罕默德、信仰天使、经典、死后世界、安拉的安排(前定),那么他们自然是不遵礼仪德化的“刁民”、不遵圣人之道的“化外之民”、不认同中华民族的“极端分子”,这些念诵古兰经而不是四书的刁民,对于汉族士大夫的华夏一统信念是一种恶心式的打击。这也是为什么汉族知识分子攻击穆斯林的文化远因。从明末开始的顾炎武,到雍乾时期的陈世倌上奏密告回民、海富润藏书案,再到今日的习五一的“来稿选登”节目,您是不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第三,自身的原因。一些穆斯林的作风的确霸道,但我认为日常生活中的冲突,如切糕、小偷、拉面店欺行霸市这类行为,是不能放大到一个群体中的。但是这种行为的确对于降低穆斯林群体的评价的确起到了关键作用。毕竟日常生活才是平常人重点关注的,这种问题的第一受众就是对政治无热感的普通民众。还有一些问题出在腐败上,当然穆斯林之中也有很多被统战拉拢的对象,这些人在匪那里享受高官厚禄,各种特权,说句玩笑话,比网友们所说的72个处女还爽,他们挂着穆斯林/清真/民族团结的旗号,做的尽是些没有底线的事情,远的不说,近的说这个伊利牛奶的事情,伊利前身是呼和浩特回民区的牛奶厂,做大之后尽作恶,降低蛋白质标准,勾结权力滥抓郭玉珍、刘成昆,最近又在整几个自媒体。坏事做尽。在舆情沸腾时候,无论是谁,看见盒子上绿绿的清真二字,不知道是否会把仇恨转移在整个穆斯林群体头上呢?无论伊利是否还是穆斯林企业,只要有清真二字,那么腐败的共匪走狗:伊斯兰教协会便难辞其咎。

至于一部分网友所说的闹事,我觉得根本就不值一驳,追求自由民主的您,请勿在你的邻居表达诉求的时候,用共匪的语言在背后吐痰。表达自己的诉求是闹事吗?89年的大学生是闹事吗?香港的勇武派是闹事吗?武汉的小区怒吼是闹事吗?请问什么叫不闹事?跪下来求政府大爷作主,求一块狗骨头就不叫闹事?
扯了去,上面的回复全是蛋。

准确的说,是有相当比例的中国人讨厌穆斯林或者是憎恨穆斯林。

为什么?
嘿嘿,这个就可以讲开了。
中国的法规法律就是个屁,这个大伙没意见吧。那在这样的情况下生存生活,权力金钱势力这三种至少得有一种才能让个人在有争执的地方去实现他所希望的公平或是不公平(不绝对,但肯定经常)。

问题来了,于大多数国人来说,这三种力量基本都无。但是,穆斯林有,因为,他们可以团结-以宗教的名义团结。所以,大多数国人间的争执,如果对方不是穆斯林,大家以理以祖宗传承下来的理相争,输赢都认。但是,对方若是穆斯林,那么,你基本只有冤曲。因为,你面对的很快的时间内,就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个人的力量能抗拒团体的力量吗?基本输定。

是的,这样的结局带来的好处又让穆斯林更加的团结。只是,民愤却是形成。

我其实是为穆斯林感到可悲的。他们自以为他们很强大,在这块土地上他们能占有很多的优势。其实真他妈错了。如果共党马上倒台,让每个人每个群体去适应匹配这社会的生存法则或生存公理,我可以肯定的说,在中国大陆内会掀起一股屠回风。因为,这不是穆斯林与汉人的斗争,而是与异族之间的斗争。

有人说,这是信仰与非信仰之间的斗争。错。中国文化内,与道教佛教不会有冲突。与基督教呢-不会,因为,现代的基督教是非暴力宗教,它走向文明的进程比其它宗教都更深远,虽然,我并不信教。

最后,补点:
有人说,我仇恨穆斯林。呵,真不。正如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穆斯林在中国国内的强大也让它在与各民族间的争执中过度的不合道义的使用了自己的团结,在共党腐败的土壤中,通过欺压其它民族来实现自己的壮大。
然后,穆斯林的强大是因为他们的团结。那其它民族就不团结了?屁话。穆斯林的团结是借着宗教的名义的集伙,其它民族能这样的吗?
最后,在中国国内,若想有一支反抗共党的力量非穆斯林莫属。要想成事,必需成团成伙且有级别的管理及一致的信仰。目前,只有穆斯林。所以,可以确定的是:(我在两年前就已经确定)共党一定会对穆斯林进行打压,而这种打压一定没有明显的效果,他们之间不会是并存的关系是生死的斗争。如果穆斯林能看到这些,就必需自我约束,并与其它民族有和平友好的相处,并改正之前的错误(补偿),才能在以后的岁月中求得生存之地。
穆斯林的教义和所作所为导致的没办法……这个真的只能怪他们自己
看看欧洲那边难民犯罪的触目惊心程度就知道了,无论数据上还是场面上
中国更不要提了,昆明那事。

日本这边虽然因为政治正确的问题大家都不太说穆斯林的坏话,但很多清真寺的推特都争先恐后发布自己组织教徒帮助儿童福利院做义工之类的照片,声明穆斯林不等于恐怖组织,所以可想而知大家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车轮1989 为了言论自由。
首先,穆斯林真的很能闹事。
第二,穆斯林普遍是少数民族,受“两少一宽”保护,一般民众对其闹事无可奈何。
wolowick congchu
这里都是没经历过回回杀人的,山东的回回可是真的在乱之前把你当朋友,乱起来邻居都杀的,我们厌恶回回不仅仅是这群人享受共匪的特权,也包括积累的仇恨,西北名言,交个藏人有马骑,交个回回活剥皮
另,吃猪肉的假回回没事,我也有假回回朋友,但是不吃猪肉还不让我吃的,就一律按照哈吉预备军来提防
随机预言家 我摆下一摊民主,一摊自由。你,为什么用坦克压我?
这让我回想起读书的时候,街头会有新疆人摆摊,不能去看商品,不然会被强买强卖。后来再发展到天价切糕。还有很多街头扒手都是新疆小孩子。
但这些,当地警察都不会管。
为什么会被很多人讨厌,可见一斑。
ckj123 疯狂试探
个人认为中国大陆反感穆斯林,主要是有几个大V带节奏。对于大部分自称反感穆斯林的大陆人,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基本上没有接触过穆斯林,也不了解穆斯林,很多信息都是通过网络获得的,尤其是在微博上反穆情绪比较浓。
rtgzddgh ? 已停用
你不知道讨厌穆斯林的中国人,其实大概率也讨厌基督徒吗
当然,他们会说他们很宽容,只打击基要派,但是允许不信派基督徒接受管理,不拜神而拜社会主义的情况下继续存在,而且他们还鼓励穆斯林学习不信派的做法,提倡兼容并包,把自己当成裁决价值的最高标准,令人作呕。
kdxbt 无所谓
在中共眼里,穆斯林和满蒙等几大少民都是政治盟友,十几亿汉人是家奴贱民,地位完全不一样。
从清末回变到河南的穆斯林抱团打架,西安砸卖酒的以及著名的唐山条约。那些跟新疆集中营无关或者更早的    事件都是累积因素。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我很单纯,一切强迫的东西,我都恨,比如我很汉文化对我的迫害,恨中共强迫刷我的猪脸,自然,我也不会拥护禁止吃猪肉,强迫信教的伊斯兰教。

就这么简单。
荣誉非国民 老婆严令禁止键政,偶尔偷偷冒个泡🤪
平时只要和穆斯林沾边的话题都蹦出一帮人左一个“绿教”右一个“绿教”带节奏。
这次塔利班访华凭空出来一帮理客中现场科普“阿塔和巴塔不是一回事”而且一个谈绿教的看不见。
很说明问题了。
这个讨厌完全是08年75之后的产物,之前哪怕是文革时期都没有人关注穆斯林问题。其实际上是汉民族主义回潮以后的必然。中共要转向汉民族主义,虽然从官方层面没有强调,但民间已经开始反穆斯林了。中共要大国崛起,沙文主义,自然就会有相应的反对一切分裂主义的声音。这种东西是两面一体的,中共宣传了其中一面,但另一面也是必然会出现的,虽然没有直接宣传。
rgjdwte 愿有一天我们可以重建民主自由的国家
同阶层的话,你是闹不过穆斯林的,比如在北京生活的移籍穆斯林自然不会被拉回新疆集中营,这个确实是中共给与的所谓少民待遇,人为不平等。

新疆的少民呢?我们无从得知,都只能在背后猜想,集中营是不是真的呢?

我从新疆一朋友了解到,至少穆斯林地位是低下的,有一次两位维族去他们诊所看病(一位维族是小作坊老板,懂汉语。另一位是维族姑娘在工作过程中受到严重烧伤),老板不给她上医保,所以带来看病,中间有两种手术处理,一种会留疤(500元),一种不会留疤(1000元)。他嫌贵,就用维语忽悠那个小姑娘,让她跟她换家医院治疗,就走了,也没有听说过后续。

事实上,被中共视为超国民的人,是上层少民,比如满人,蒙人,还有移民大城市的少民,他们占据一定社会地位,拥有一定话语权,但是真正的底层呢?他们是不是被这群上层忽悠了?

把新疆开集中营汉人主导,固然不好。反手送给东突也不对,应当清除掉tg上层和其走狗少民,重建民主秩序,才是该地区的长久之计
踏雪寻梅 垃圾品葱, 不改机制, 就像ccp~
这就是宣传抹黑搞臭等手段的效果啊, 这就是媒体姓党, 只有一种声音, 老百姓又多数不会主动寻找兼听则明的渠道的结果啊
补一句: 上面说的是国内新疆的情况, 国外我不了解, 我只较深入接触过新疆的穆斯林. 希望多几个真实接触过穆斯林的来说说.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当然是恐惧感了,掰着指头数一数,中国引为同列的其他三大费拉古国,已经绿了两个半。印度其实只算最古老的印度河谷地区,已经全绿了。这一家人已经其他人都齐齐整整的按距离躺在那里了,中国人能不为自己的前途担忧吗。其实也没有啥,到时候还可以对金字塔宣布自古以来有什么不好。
hghff64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hiyiyy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shuangsong00 https://medium.com/@ssprof0
主要原因是土共的少數民族政策在10年左右忽然來了個180度大轉彎。之前的少數民族可以享受高考加分、公務員加分、免除計劃生育、甚至免交部分稅收等等超國民待遇,導致漢民對此怨聲載道。

隨著內地大漢族主義興起,土共發現只有漢人才有可能是自己權力的堅定不移的支持者,而少數民族永遠是「外人」。加上奧運會以後國內恐怖主義勢力有所抬頭。所以10年左右土共突然全面加強了少數民族地區的高壓政策。

由於先前積累的對少數民族的不良印象仍然未散去,所以至今內地的漢民仍然有很多對高壓政策表示支持。
yogafire God save the King.
同意前面某位的看法,就是有人在带节奏这一点很重要。为什么有人带节奏?主要原因我觉得还是现在上面搞沙文主义,大汉民族主义,有人善于揣摩上意,就开始待节奏
除了这一点之外,穆斯林本身的一些原罪也是仇恨的原因之一,比如新疆人之前来汉地大城市卖切糕(这个我2000-2004年在上海见的很多),以及向汉人大城市输出大量小偷(这个我2004-2008在北京见的很多)。
还有一点,这个很多人没有想过,就是穆斯林如果你把它看作一种意识形态(而非单纯的宗教),其实它和中共的当下的意识形态有很多相似之处,你看看那些中东的阿拉伯国家,除了阿联酋和阿曼这两个稍微开放一点点的,大多数都和中共有不少相似点,比如排外,极端保守,不肯融入真正的文明世界,妄自尊大,采取酷刑洗脑统治方法,宣扬禁欲主义等等(中共放纵物欲横流的时代已经过去,以性交易为例,我自己比较喜欢购买性服务,以2014年作为转折点全国性产业水平急转直下,,2016,17,18年开始全国逐步大范围扫黄,现在全国一片绿,以前回国嫖娼的我都已经转向泰国和越南。当然,中共最高层的欲望还是可以正常释放的,这一点和阿拉伯国家一样,他们的最高层也是私底下有着harem,荒淫无度),所以这些阿拉伯国家你别看他都是穆斯林国家,但是对中共在新疆对穆斯林兄弟的迫害基本不吭一声,你说中间有多少利益关系在里面?光靠利益其实不太说得通的,你看中共和他们的敌人:以色列和伊朗,前者是暗通款曲,后者是明目张胆地冒天下之大不韪地支持,之所以他们能够容忍中共,说到底就是统治方式和意识形态上和中共天然亲近。这几年国内什么都越来越严,即便是小粉红,很多人对中共的统治多多少少有点不满的,但是现实环境又不允许他们骂中共,这个时候穆斯林就成为一个发泄他们不满的的替代品。
当然话说回来,我刚才提到的穆斯林的丑恶一面更多是意识形态和政治层面的,我对穆斯林作为一个宗教本身没有不好的看法,我在英国见过非常多睿智开明的穆斯林(虽然也有很多比较极端保守的穆斯林),我觉得穆斯林作为个体,不能去一棒子打死,就好比你不能因为中共那么邪恶就一棒子打死所有中国大陆人一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小學畢業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12
  • 浏览: 7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