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一些反贼、悲观者的消极言论??

有些人给我的感觉。。。其实说不上粉红或者反贼把,总之就是很悲观,更像是“赶紧天塌下来地球毁灭得了,大家一块死翘翘”那种感觉

感觉也不是没有一定道理,因为比起谈什么民主自由这些大的理想信念和抱负,其实某些群体对于政治方面,更关注的仅仅只是,自己生活能不能过得更好一些

而这类人他们经常会发出以下的灵魂拷问:


1、民国时期的人够能折腾了吧,什么辛亥革命,五四运动,还不是一样没能民主,国运和人性就是如此,而且现在的人更费拉,土共的维稳手段更先进,铁拳分分钟砸爆人的狗头,还能指望这代人?

2、你怎么能保证阿共解体了,14E人就会过得更好呢?

3、有钱在哪过得不一样,平心而论不谈政治就谈生活感受,你在中国国内有钱,又能过得多差?而且别天天想着人家怎么共产你,你那点钱我党还看不上,你就算有钱还能比马云更有钱吗?

4、阿共没了,也只是换成民主党,共和党,党派换个名字又是一样的玩法,八成还是原来土共的前朝官员执政,国人就这尿性??

5、土共没了,那你这8000W党员怎么办?大部分体制内的人也只是混口饭吃,你真的能清算完8000W人?别做梦了

6、那些什么所谓的民主人士,大多只是“只恨自己不信赵”,痛恨自己不是特权阶层而已,要是给这些人权力,不分分钟又是折磨自己人?


那么有没有反贼朋友能回答一下以上的疑问呢?
失眠到凌晨,回答一下你的問題,消極是因為對這世界對人性的理解更深。舉三個最簡單的與反賊相關的例子。
大概只有初級反賊會認為沒有共產黨中國就會變好,而實則是中國人選擇了共產黨,中國人不反抗和極度自私(各掃門前雪)的民族性決定了他們會被一直奴役下去,只會不斷改朝換代而難得民主。初級反賊大概也會認為天滅中共,會認為讓世界看到中共的罪惡就會滅掉中共,所以有大翻譯運動和香港人的和平抗議。然而事實是nothing about freedom is free,你不可能指望外國軍隊去替你灑熱血給你民主的。你選擇流熱血,而由於中國人看客的民族性,又很難有人站出來和你並肩作戰。初級反賊也會覺得習近平倒車加速很快就會把共產黨搞垮,而現實是人類文明的每一點進步,都要付出一百倍慘重的代價。大概習近平要加速比老毛再狠十倍中國人才會考慮不該讓權力不被制約吧。
這只是三個最基本的例子,除此之外人與自然的關係,女性權益問題,社會階層固化,核武器與三戰等等,深思都有很多令你抑鬱的點。
王匪沪宁 沉默的大多数
1、民国时期的人够能折腾了吧,什么辛亥革命,五四运动,还不是一样没能民主,国运和人性就是如此,而且现在的人更费拉,土共的维稳手段更先进,铁拳分分钟砸爆人的狗头,还能指望这代人?

清朝时期的人和民国时期的人、以及现在的人都是费拉,我们只是看到了那时敢于反抗的人,不信的话可以看看清朝时期长期吸食鸦片的人以及列强殖民时的人的照片和现状。

公元前3000年,古埃及发明了弓箭

公元200年,火药发明

公元14世纪,原始火铳出现

公元18世纪,热兵器全面取代冷兵器

公元19世纪,机枪出现

公元20世纪,坦克、飞机、原子弹出现

公元21世纪,人工智能和信息化武器发展

武器一代一代更迭正常,革命从来没有因为独裁者掌握了更先进的武器而停止

攻与防的较量一直在进行,子弹催生防弹衣,穿甲弹催生反应装甲,原子弹催生弹道防御系统,而网络监控促成了无大头和去中心化的诞生,土共的武器不会无敌,没有任何武器可以无敌,这是公理。人工智能的发展逐步会将线性反抗扩展到非线性反抗,如果未来习装一台机器,让这台机器掌管全国只听他的,那么我只需要黑进这台机器,让他只听我的,那就完成了革命,而且不用一兵一卒。

当代即使全面洗脑监控,仍然有四通桥反抗,我们又怎能认为中国没有希望?


2、你怎么能保证阿共解体了,14E人就会过得更好呢?

共党对国家造成的损害积重难返,在没有找到第三条路之前,非高层自愿和平改革可能促成大规模动荡,但即使共继续统治下去,14亿人同样不可能过得好,甚至全世界都不可能过得好,还是那句话,土共无非是用高昂的维稳经费压制住一切反抗,但这些都不会让矛盾消失,只会越来越严重。共的统治越久,产生的矛盾就越大,反而就越容易让垮台后更加惨烈。

如果大洪水不可避免,那你能做的就是想法保存自己的性命以度过动荡。

3、有钱在哪过得不一样,平心而论不谈政治就谈生活感受,你在中国国内有钱,又能过得多差?而且别天天想着人家怎么共产你,你那点钱我党还看不上,你就算有钱还能比马云更有钱吗?

随着习的全面倒车,私有企业和依靠改革红利发展起来的公司乃至个人没有一个逃得掉,你党不敢动马云,不敢动马化腾,也不敢动体制内,因为这些一旦动了,那么统治根基可能会动摇,你党唯一能看上的还真只有你那点钱,中央的吸血不是靠你那点钱难不成靠党内施舍??

今天是教培行业,明天可能就是游戏业,后天就是私人民营企业,游戏一改回毛只准样板戏,b站上一堆靠游戏动漫生活的up猪就是集体失业之时,接下来,就是地产、自由职业,直到全面倒退回毛。

我在国外过得真没国内好,但我比你等理论高明的,就是我知道我追求的不是钱,至于是什么,想必不用多费口舌。

如果都认为钱最重要,那么台湾应该立马放下武器投降,土共给的票子少不了香港,你去问问愿意吗?

4、阿共没了,也只是换成民主党,共和党,党派换个名字又是一样的玩法,八成还是原来土共的前朝官员执政,国人就这尿性??

俄罗斯模式,变表层不变本质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俗话说养成坏习惯只需要三天,民主变独裁也就是一朝一夕之事,民主之所以叫“民主”,不是靠一两个开明的上台就叫民主,全民参与才叫真的民主。所以需要的是所有人努力,不是判个青天大老爷。

如果中国哪怕只是象征性开放多党制,我都认为算是进步了,譬如朝鲜哪怕变成中国,都是一大进步,中国变成俄罗斯,更是一大进步,俄罗斯要进步,那就是变成立陶宛、西欧各国。

进步很重要,不是光看达没达到真正的民主,不会有人因为你没考到第一名就认为你是垃圾。

5、土共没了,那你这8000W党员怎么办?大部分体制内的人也只是混口饭吃,你真的能清算完8000W人?别做梦了

你共用高压维稳导致的难民远不止八千万,没见中国出大问题?

这个问题王力雄在《递进民主》里提到过,也确实存在,有兴趣可以去阅读下这本书。

如果中共未来垮台,如何清算,是否清算,如何保证清算公平、不牵连无辜,每个小项足够写书了,因此本人不做评价。

6、那些什么所谓的民主人士,大多只是“只恨自己不信赵”,痛恨自己不是特权阶层而已,要是给这些人权力,不分分钟又是折磨自己人?

这的确是很多骂共人的本质,正因为我们战胜不了人性,才需要民主这种东西,因为统治者没有一个可以战胜人性,他才不可以拿着全部权力,他不可能有开明的人格。

但是,赵紫阳、胡耀棒、鲍彤、李锐等党内虽坐上过高位,思想未被权力腐蚀的,也大有人在。

本人家境优越,家产足够在国内过两辈子用不完,我为什么还要润出来找苦受?我脑子有问题吗?

如果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中国才可能出一批能领导走向民主的先锋,比只会骂共高明一百倍。



我一直觉得,你如果认为事情做不好,那多半就做不好,就像你认为你肯定考不上大学,你的一切消极情绪就会影响最终导致你真的考不上。

如果你只会悲观,那当然就没有资格骂中国人费拉,因为你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Jackend 地牢猎手
跟弱智对线很没意思


出门可能被高空落物砸死,被醉酒司机撞死,难道不出门了?这个世界哪存在没有风险的事?


连打倒独裁政体的勇气都没有,就没什么好说的。
就我长期观察,贵支有精神问题的人不少,不仅粉红有精神病,反贼也不遑多让
hashira 观察
因为这都是事实,你不能问为什么有人认为明天太阳照样会从东边升起。
现在这世道,要能积极乐观起来,只能说明精神不正常
reddit_suck 爱因斯坦:“支那人正因为他们的生育能力而受到无情的经济机器的严酷处罚。”
所以这些问题有什么答案吗?

铁链女没下文,彭立发无人问津。

习近平刚刚宣布二十条,支那人就开始反对,要求习近平封到底。

只能承认支那人存在一些根本问题,比如基因有问题,而且支那人的数量是真的多。

毛泽东搞文革,正是认为支那人的奴性无药可救,不如搞无政府主义,不是杀人,就是被杀,这样反而比做奴隶痛快。

重点是大部分支那人竟然不觉得做奴隶很痛苦,还批评痛苦的人是废物。

我顿悟了,原来造物主交给支那人的宿命就是滚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无尽的屠与被屠。我要立志成为屠支大佐,让支那人为他们的罪孽接受惩罚。虽千万人,吾屠矣。
1 我的观点是民国确实存在共和的可能性,但是历史上的偶然性太多了,宋教仁遇刺,国会多数党国民党(不是孙中山那个国民党)因内讧瓦解,袁世凯窃国,孙中山开启武统循环。

2 这个确实无法保证啊

3 金税四期了解一下

4,5,6 建议互相打一架

其实归根结底我的观点在民国存在共和的可能性这句话里,只要能像民国那样自由组党结社,进行真实的国会选举,执政党依据选举多数执政与轮替,在野党、媒体、全体国民一起监督执政,起码会向着正常国家的方向前进。

4,5,6的问题也就解决了,CCP换皮无所谓,保证他能下台就行。公务员继续当公务员也行,只要他是国家公务员不是政党的走狗。野心家想要权力请你去竞选,选上台就干,干不好就滚蛋。
hellsecret 混亂邪惡的人類假扮成守序善良的人類
樓主,我本來就知道我是悲觀主義者,
我是中了你第4點的人.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是對我來說真的對中國一切很難抱有有希望.
我是香港人,不是富裕階層,有去遊行的.如果你了解香港發生什麼,真的好難不悲觀.不是我不想樂觀,而是真的看不到希望.

不過不代表我會放棄或叫人放棄,只是做不了執行者.

唯一能反駁的我也是悲觀角度看.
老人不是壞,是壞人變老了,不是共慘黨是壞人,而是壞人都當了共慘黨.
人類就是有壞人,怕日後壞人帶著其他皮又當上政府人員,那就努力杜絕這種情況,學學地球上的國家,新聞自由將死他們,公開透明的法律制度審判他們.前提是中國真的有救.
精分 享乐反应仍然完好
在政治层面不能乐观最后的倒霉者往往是乐观的2333
helloworld88 灰名单
洼地,你指望种啥庄家。
你别想着去拯救支那

能润就润。
同样半杯水,有人哀叹杯子半空,有人庆幸杯子半满,我们身边的绝大多数人都属于这两种类型,以至于忽略了还有另外的可能性,例如寻找水源把杯子装满,制造杯子出售给前者,抑或把属于自己的半杯水送给快要渴死的路人。
Matthew 仅表达个人观点不寻求改变他人
其实就是软弱,而且不但软弱,还要给自己的软弱找理由。就像楼里的高赞回答要表达的思想一样,“你们都错了,只有我看到了本质,而那是不能到达的彼岸”。

想想一群人在绝对的黑暗中,各自用不同的方法往前走,有人伸出脚慢慢向前试探,有人慢慢贴地爬行,有的人可能慢慢就受不了了,觉得无论如何都是看不见光明了,干脆就放弃了,但是他们又不想让自己显得不如别人,所以就不停地跟那些还在尝试的人说没希望了,好让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地躺平。

一个信念坚定的人会怎样做?当他们发现自己的方法令人很沮丧的时候,他们就会尝试别人的方法,一直尝试下去直到找到合适自己的方法为止。
一枪一个小朋友 幸福的秘诀在于自由,自由的秘诀在于勇敢,勇敢的秘诀在于信仰
现在都说由于现代热武器的复杂性,普通人再也对付不了政府的暴政。我认为这都是胡扯,怎么东欧,苏联,利比亚。。。等那么多国家都把政府掀翻了?轻武器制造和核弹一样难吗?不是稍微用点力气就能搞出来吗?而只要稍微耽搁一下暴政的反扑就能等到外国重武器的援助,所以武器根本不会缺少,更需要的是你是否有意愿在面对机枪大炮时用你自己的怼回去
你要去一个地方,你眼前有很多条路,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你选了其中一条。但走了很久,路不好走,而且已经快走不下去了,前面就是悬崖,你是坚持冒险从悬崖下去继续走,还是果断换一条路?
尽管不知道该换哪条路才对,但正确来讲,应该是换了再说吧,没准换着换着就对了。
王zhou 路遥
大多人民都这样的,其实都喜欢说世界快完蛋了或者我们最厉害(也许有一定躁郁症?),另一个关注最多的是今天吃什么。其中又分为有政府主义和自由主义.. 那些悲观言论算是政府主义者的抑郁表现吧。

只针对最后一条,有权不代表就会压迫他人,比如赵紫阳等人。只是由于制度或者更深层次的问题(比如民族文化?),那些善良的人被排斥了。
叼大大 三拳打死习近平
盲目自信与悲观,这不仅仅是老百姓的特点,也是中共高层的特点他们喜欢用历史小事件做类比,比如崇祯皇帝,事实上历史上的真的大事件没有一件事雷同的。
如果問人民幸福感 北韓肯定最高 因為資訊封鎖最完整

但如果你是知道真相的北韓人民

你能不痛苦嗎?

中國就只是開放程度高一咪咪的北韓人

中國人看北韓人

就跟世界看中國人差不多
本质理解 老拜灯拜老灯。
m民主化是不可能的,至少葱油有生之年是看不到了。

中国社会以后可能长期处于溃而不崩的状态。
秦政国家 黑名单 秦政幽灵今朝现
实际有个问题,就是说这种集权还在,那么极端政策就会出现。铁拳终究会照顾每一个人。比如封控小区,你不是特权人士,有钱明星也犯难。买东西看病难。国师的母亲都死了。自己都官宣了。没有民众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维权平台,那么再有钱的老板一样当猪宰。贪官自己也没有人权当需要他死的时候。人人自危实际。
说这些的能是反贼?清醒点吧看看宣传部每天在忙啥。
清零大法好 🤬不友善用户
已隐藏
每一条都是灵魂拷问 一点错都没有
字数补丁字数补丁
已经不能乐观了。
如何推动中国往民主化更进一步,更近一步呢?如何把被蒙蔽的大多数拉回到自由的阵营?有希望吗?这万难打破的燃烧的铁屋子正炙烤着人民,人民真当乐意被叫醒吗?这铁屋对人民来说,看上去又坚硬,又宏伟,铁屋的虚假繁荣就是他们的繁荣,铁屋虚伪的思想就是他们的思想。打破他们的美梦后,最先被干掉恐怕是唤醒他们的人吧?
有希望吗?
有希望吗?
有希望吗?
而且铁屋外的民主和自由,是否也是虚假的呢?
人类,真的拥有过自由吗?
是否选择做一个冷漠的看客,独善其身才更好呢?
人际关系 黑名单
中国民主化不可能 文明程度差很多喔  哈哈哈哈哈哈哈😄
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他在主面前作我们世人的父。如经上所记:“我已经立你作国的父。”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就得以作多国的父。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成就。所以,这就算为他的义。(罗4:17-22)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个基本的事实:
我们追求自由的第一目的是让自己获得自由,同时唤醒和带动我们的同类,至于那些猪狗牛羊,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对待他们只需要以人道的同情和基本的善意即可。
反贼的义务不是像耶稣殉道那样为了一群无药可救的愚人而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佛不度无缘之人,先改变自己,强大自己。
只有拥有将共匪全盘颠覆的可能,才能让反贼真正的积极起来。
NewLife_ 新注册用户
人生重要目标、离开这篇文明洼地。

紫薯紫薯紫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11-19
  • 浏览: 6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