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的大学生明年又进了体制内那岂不是天然反贼吗?

我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老师就参加过64,上课描绘的眉飞色舞的,说当时就因为这样,他们这一批大学生都发配回老家就业,以前肯定能分配到北京有,不过他北京人。看样子这些一大部分回去都会传播六四真相的。
从我印象中,我毕业的时候,有关系进体制内大多数都是应届毕业生,当时三方协议和那个派遣证就直接打到事业单位了,现在看公务员考试,也是招聘应届生为主,而且文科生特别是学社科的,体制内比较多,举白纸的也是这些人,理工科都是岁月静好的,这将来里应外合不也是一种办法。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1 大部分人根本考不上公务员
2 上街的有一部分也不会去考公务员
3 不要以为政审是走过场
4 其实很多学生是反封锁不是反共产党
不要小瞧現在的審查系統,個人檔案、公安系統裏都有可能記上一筆,都是聯網的了,被拍下來、被記下來之後,還想考公考編進國企的,肯定會被卡。體制内別的不行,這一點組織管理能力還是有的。

就算三十年前64去過天安門的大學生之後還能進體制内,哪個不是家裏關係夠强大能抹掉記錄,平民出身活下來的除了跑得快進了大使館,剩下的運氣好沒打着的,都是自謀出路。
不管是什么人在铁饭碗面前都会动摇,这是人性
你以为现在的体制内就没有很多反贼吗?品葱都一堆体制内的。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说一套做一套根本不是什么难事,理想主义者只是少部分,大部分人只看利益,支人本性就是如此。
shijiaqing 某中学物理老师(非本人)
我就是体制内的物理老师。不是疫情共匪封锁消息导致李文亮医生殉职,我还一直都会是粉红
人会变的,胡锡进不就是一个典型吗?学生时代比较感应,进入体制内又有了老婆孩子,房贷和孩子的教育费用问题远远大于什么民主自由问题了,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认为自己年轻时的行为很幼稚呢
粉红和注册党员大学生和反抗派有天然区别的。
正好今年起体制编制定性缩编。
自然两派大学生泾渭分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