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随想的实例是不是告诉反贼丢掉侥幸心理主动出击的必要?

与其指望共产党发现不了自己,不如早日丢掉幻想亮出身份实名反共

没准更安全

跨国镇压受害人多选择保持沉默

中共“长臂管辖”、骚扰恐吓海外华人或少数民族的案例不断传出,但宁宁透露,很少有人愿意采取行动反击。根据关注中共跨国镇压的一项推特调查,在参与投票、有相关经验的民众中,50%的人不曾向美国执法机构或公司、学校部门反映。

但宁宁不一样。在国保找上她的家人、要求她删除或编辑声援异议人士的请愿之后,她已经向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报案。宁宁希望借此提升美国社会对于中共跨国镇压的认知,让外界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她说:“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行动来引起更多改变,让美国社会意识到中共的跨国镇压有多严重,也是鼓励在美国的(中国)意见人士,当你们被中共欺负的时候,不要只是自己忍著,或是觉得这事情不够爆炸性新闻、不够轰动,所以不告诉谁,这其实是正中中共下怀的。我们也要大声说出来我们的遭遇,这样才会让整个社会改变。”



周锋锁告诉本台:“从我知道的(跨国镇压)情况是非常怵目惊心的,受害者往往出于对家人的担心而不敢讲话,像(宁宁)这样积极反抗是非常难得的。中国的异议人士、中国的学生,会面临明确来自中共政权的威胁,美国政府必须正面积极针对这种威胁作出反应。”



“这像是在拔河,(民众和中共)各自站在红线的一边,往自己的一方拉扯,如果大家都勇敢的往前跳出半步的话,人心的力量就会把正义往我们这方拉。”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cm-03222023112441.html
王匪沪宁 沉默的大多数
各有各的风险和收益。


编程随想是在阴沟里的翻的船:他在2009年注册的一个豆瓣账号里被摸到了ip地址或是个人相关的身份。


但是更重要的:由于他本人树大招风,国安派高级专案组整他不为过,持续和朝廷的较量很难保证完全不露馅。尤其是在独身一人而且没有组织和关系时。


但是他带给广大反贼的遗产是宝贵的。


实名反共的后果是你在国内的家人就麻烦了。而且确实外国没法干涉。

就算你家人全都不在国内了。如果你是周子定、文昭等知名人士,海外特务也可以找上门。

由于华人生性懦弱,经常就妥协了。本人是很嗤之以鼻的,如果在美国,直接就告诉威胁者:自动步枪家防,而且这个州的法律是可以私闯民宅直接击毙,无需请示。我保证土共特务连电话都不敢来一个。

鄙人家里准备了各种致死装备,致死量100%,已在警察局备案。随时欢迎海外特务上门。对了,编程人在国内,我这种打算走编程路线的,土共来打击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这个问题很有意义
而且答案已经人给出了,这个人就是彭立发先生

自从8964以来,国内外的异见者就在思考以后反共的具体途径
王丹曾经说,今后像89那样的街头运动行不通。
而在中国互联网慢慢普及后,曾经有人尝试利用网络空间的虚拟性来拓展言论空间
甚至不用在网上发言,只要“围观”即可。
但从移动互联网普及以来,中共开始以手机实名制为契机(表面上声称是反诈骗),开始建立互联网实名制
加上防火墙的控制,所有能在中国使用的社交媒体都在中共监控之下,任何异动,都以删帖、封号、抓捕发帖人结束。
这之后,靠墙内网络反共已经行不通。而外网的信息,完全被过滤。

与之同时,中共开始建设世界上最大最密集的摄像头监控系统(表面上声称是维护治安)。由于中共的监控权力不受控制,他们的摄像头遍布所有的公共场所,警方还可以任意调用私营场所的摄像头记录。人民没有任何隐私权。疫情期间甚至出现大规模入户侵犯隐私的行动。人工和人工智能对摄像头信息的扫描,外加手机移动信息追踪,想张贴反共标语或者结社,而不被中共监控几乎成为不可能。

中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大规模实现高科技监控全面覆盖的极权国家。
从这方面看,任何想在中国的物理和虚拟空间进行反共活动而全身而退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这条路已经成为走不通的死胡同。

这个时候出现了彭立发先生
彭立发先生精心策划,在中共的心脏——北京的闹市区张贴反习横幅、并且用喇叭、燃烧物引起注意。更重要的是,彭立发先生根本没有准备在事发之后逃走。相反,彭立发先生事先在外网留下并足迹预告行动,事情发生后,其被捕的镜头也传遍世界。不到一天的世界,彭立发先生的英名就传遍全球。彭立发不仅是最近这么多年第一个直接攻击中共党魁的人,也是第一个主动暴露身份的异见者。他打破了过去那种地下党的老鼠思维模式,创立了堂堂正正对抗中共的先河。在这种飞蛾投火的义勇中,中共的监控完全失去意义。

彭立发先生的模式对于白纸运动参与者有重大影响。很多抗议者有意不戴口罩,而且在上海喊出了“共产党下台”的口号。我想这是彭立发先生最大的启发之功。

地下党起家的中共,通过制造恐怖气氛,让中国人不敢站出来。面对他们营造的大网,现在真的只剩下直接冲塔——他们也非常害怕这种冲塔。但可惜的是彭立发先生这样的人还是太少了。以中国之大,如果有上万人、十万人能够同时站出来,特别是出现在北京街头,我总觉得中共的统治就同它的防疫一样,会脆弱地崩塌。
高簧 墙内写作者,笔名高簧。备用号:高簧GaoHuang
反共人士想在国内保持完全匿名是很难的。我们可以设置一些紧急求救渠道,比如结识海外知名的反共人士并告知其自己的真实身份,与其约定如果超过一段时间自己消失,就意味着自己已经遭到中国政府的抓捕,此时让对方公开自己的身份并为自己呼吁。或者创建一个不公开的邮箱,设置一个月后的定时邮件向海外大媒体/反共组织发送。每月自己登录邮箱重置一次,如果超过一个月自己不登录,求救邮件就会发送出去。
MrJerry 沒有習近平,就沒有新中國!
中共恐吓境外反贼的主要方式是恐吓国内的亲友,这个美国也没法管。
白衣黑旗除共军 中国共产党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想想方滨兴,杨永信什么的,几十年了,没人悬赏,也没人拿把武士刀上去给他们开肠剖肚就很可悲

十四亿人,二十年就只有杨佳,张寇寇两个

什么时候方滨兴被人乱刀砍死,什么时候这些黄皮人才有救

中国的下一轮革命,应该从死妈南,方滨新,张维维被人砍死作为起点
已润的阿葱 葱轮的恋爱达人、一夜情大师
最好的办法,能润则润,润不了的话就不生。
反贼对支人不必有救助情结,你们只不过恰好生于支地,世界上的邪恶组织那么多,你没这个必要和能力去对付。
支共今天还能安稳生存,就因为支人还是够支,还在不停给党国生韭菜。既然支人还那么支,那就不值得同情。支人哪天不支了,支共自然也就倒了。
谭嗣同1918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很尊敬他,但现在想想,他最晚于2014年已经知道了自己泄露了自己电脑的用户名为RUAN/rxh,见宏迪相关讨论,11年他暴露了信息,14年改了,但是11年那个已经进入archive了。按原则他应该立刻放弃这一身份,但是侥幸心里,哎。。。
windXforce 黑名单 人间呐~ 还真的是属实不值得呢
你这反贼要是某军区一把手 可以主动出击啊 普通屌丝还是虎踞龙盘吧..
牛腾宇都能被生拉硬扯成替罪羊,谁知道编程随想真身正在哪偷着乐呢🤣,差不多得了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各有利弊

彭先生那样一下成名也不错, 高风险高回报

吸引到足够的关注反而不容易受虐待, 共产党完蛋以后回报多多

推荐考虑
Garmin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4-17
  • 浏览: 6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