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的时候如果占据了重要地点应该如何抉择什么时候离开?

一个颜色革命的技术性问题

这个问题许多人都遇到过, 今天年轻人可以先思考思考做好准备
自由与革命 去游行,为什么?这是我的责任
颜色革命最重要的就是敢于制造既成事实!对于运动整体而言,任何时候最有力的政策都是在取得重大成就后赶紧扩大战果。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如果扩大战果可能就能成功了,如果退缩,反正独裁者也是要镇压的,在镇压之前自己退缩不过是损害革命阵营的内部团结。
反之即使扩大战果颜色革命也没有成功,至少为未来的革命争取了资本,君不见一个六四就有不少民运吃了三十年呢。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决定造反就要有造反的觉悟,专制国家断没有造反还能全身而退的道理。
任何时候,民主运动只有前方才是最安全的方向。因此如果要问什么时候应该离开,我只想说除非运动失败,否则只有胜利只时,才是离开之时。否则一旦脱离运动焦点,民主运动的外围群众很容易就一哄而散了。
rowlandheights 尊包讨李,天诛国贼李克强
颜色革命的前提是高层有裂痕,否则就是扯淡

64:高层有裂痕,街头群众撑到最后一刻没问题,输了?愿赌服输!

香港:中共高层有隐性问题,他们拿香港人做实验品,香港人输了,死了白死,还好死的少。

乌克兰第一次颜色革命:抓住换届机会街头运动加选票,成功通关

乌克兰第二次颜色革命:亚努科维奇亲俄但是俄国没有给足够资源,反俄亲欧派一波街头运动送走,亲俄派反应迟钝,在亚努科维奇跑路之后才来东部各地抗议反对基辅暴徒;普京包藏祸心,支持了极端亲俄派(入俄派),出卖抛弃了温和亲俄派,就连亚努科维奇都表示俄国吞并克里米亚不对,克里米亚是乌克兰一部分。
之江新军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 龙髓汤龙须糖五龙羹 有着我们Long Long的根 我的龙根能屈能伸 人人都是龙的传人 皇帝吉祥谢主隆恩 五千年来YYDS YYDS永远的神
第一,吸取李大钊同志失败的教训,在大兵压境之际,别一厢情愿地以为躲进使馆就万事大吉。第二,借鉴亚努科维奇同志的成功案例,勾结境外势力,钻进越野车迅速开溜。第三,活学活用毛僵尸思想,甭管颠覆几次国家政权,只要牢牢抓住枪杆子,都有理。第四,向普京大帝献媚称臣,点亮贼喊捉贼及开窗户核心技能。第五,跟公主们润就是在父皇驾崩到新皇登基的窗口期。
我理解这是个动态的过程。比如六四期间,能坚持到和总书记对话,放弃就可惜了。理论上在对方使用致命武力之前撤退最好,但判断时间点也很难。

可能在警方力量升级到辣椒水催泪弹的时候就应该撤退了。目标是全国多点同时爆发,让国家权力难以镇压。当然沟通是个问题,但理论是这样没错。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守卫领土”这种对抗性战术,在吉尔吉斯斯坦运动的早期十分突出。
当时,奥什和贾拉拉巴德市的抗议者,暴力占领了地方政府大楼。
守住这些实体地点,成为运动的战略核心,最终招致了暴力镇压
反对派为了“收复”失地,只能以暴制暴

在塞尔维亚也是如此,暴力主要发生在【抗议者企图占领议会、国家电视台和其他实体地点】的时候。

而在格鲁吉亚,维持对实体地点的占领,从来不是运动的战略核心。
相反,当面临对抗升级的危险时,他们往往会撤离特定地点。
唯一一次具有象征意义的【对抗性占领实体地点】的行动(萨卡什维利进入议会)也十分短暂,
而且发生在政权的支持者已经四分五裂之后。



实际上挺容易理解的,占领政府大楼是一种象征性的举动;
能够成功占领,就足以表现出群众的政治权利的力量强大

如果你死守着政府大楼不肯离开,甚至像恐怖分子似的打砸抢烧,甚至杀人……
等政府军带着机枪坦克包围过来,用铁丝网把路口封死的时候,
你和朋友想跑都跑不掉,打又打不过,最后要么进监狱,要么顽抗到底、伤残或者送命。
下场会很狼狈,仅仅是因为你没有见好就收,没有在合适的时候得胜离去
喜欢吃蒸包子 喜欢吃腊肉馅带褶的包子!!
当然是看到黑皮和共军坦克上街的时候撤退。要不然等着被碾平么?😄
可惜郭文贵这人太贪财,共匪花了大笔钱把他弄进去了,不然也是耍流氓的一把好手,对付共匪需要的就是他这种人才,可惜可惜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8-13
  • 浏览: 1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