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隐藏

acceber ? Proverbs 26:26
历史不能假设与历史学中的假设

 
叶险明

 
“假设”是人类抽象思维的一个重要特性,也是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法,这本是毫无疑问的共识,但“假设”一经运用到历史研究领域,问题就逐渐出来了。综观这些年我国学术界对这一问题的讨论,可以看出,有不少人把不同层面的问题搞混乱了,即:把客观历史能不能假设与在历史学中能不能运用假设研究方法相互等同。虽然问题的提出不符合逻辑,不过却凸显了对历史事实及其发展过程与历史学的假设研究方法的关系加以反思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历史事实及其发展过程是不能假设的。

“历史不能假设”中的“历史”指的就是历史事实及其过程发展。因为,历史事实及其发展过程具有客观性、一维性、不在场性和不可变更性。“历史是昨天的现实,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从空间上看,它都是一个无法更改和逆转的客观存在。”所谓“假设的历史”(这里所说的“历史”是指“历史事实及其演变发展过程”)是反科学的,是对作为科学的历史学的消解。假设历史事实及其发展过程如同伪造历史。当然,历史事实及其发展过程并不等于历史学,但它却是历史学之为科学的根据。如果否定了对其的客观性、一维性、不在场性和不可变更性在逻辑上的确认,历史学的真实价值就不复存在,从而也就没有作为科学的历史学了。所以,就历史本体论而言,就历史学的客观对象而言,“历史”不存在假设问题。或许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伊格尔斯说:“历史具有可靠的知识。不管历史科学的前途如何从哲学上怀疑,历史专业化和寻求科学的严密性在20世纪都不会被颠倒”。

历史学研究中必然要运用假设研究方法。

科学的历史学不仅仅是由历史事实及其发展过程构成的,其中还包括历史认识和历史认识的主体(考证者和研究者)。从历史认识论的角度看,历史学家对历史事实及其发展过程的认识是无止境的,其中体现着历史认识的绝对性和相对性的有机统一。那么在历史学中运用假设研究方法当然就是无可置疑的了。历史学研究的对象是已经发生过的现实,它具有不可实验性和不可重复性,决定了历史研究必然要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运用包括假设在内的逻辑方法。

历史学的假设研究方法至少在五种情况下起着显著作用:在确认原始历史资料所反映的真实历史状况的时候;在无确凿原始历史资料和确凿原始历史资料不足的时候;在总结历史经验教训、“以史为鉴”的时候;研究者在整理和调整自己的逻辑思路的时候;为了正确、全面把握某一重要历史过程和重大历史事件而设计和选择正确的理论范式的时候。在前两种情况下的假设可称之为“实证假设”,在后三种情况下的假设可称之为“历史解释假设”。当然,这两种假设类型的区别是相对的,且在一定的条件下相互转化。从一定的意义上说,虽然历史学的研究方法不能归结于历史学的假设研究方法,但没有历史学的假设研究方法,也就没有历史学。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在历史学中能否运用假设研究方法,而在于如何在历史学中正确地运用假设研究方法。

历史学的假设研究方法有其自身的规范,不是虚构或任意篡改历史。

历史学的假设研究方法不是无根据的臆想,不是虚构或任意篡改历史。历史学假设研究方法的运用是有其“度”的限定的。这种度的限定决定了我们在历史研究中不能随意假设,如:基本搞清楚的关系到历史全局发展的历史事实,不能假设没有;代表一定历史发展方向的历史事实,不能假设没有;关系一个民族和国家社会发展道路的历史事实,不能假设没有;某个特定历史发展阶段,不能假设没有;叙述社会发展过程的历史前提,不能假设,等等。否则,作为科学的历史学就会嬗变为无任何学术价值的“假设历史学”。

从方法论上看,在历史学中运用假设研究方法,应注意假设的关联性、可证明性、所依据学理的科学性以及所依据相关原始历史资料的准确性,包括正确地确定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假设,什么情况下不能假设。假设不用假设来证明。近些年出现的所谓“告别革命”论,违背了历史学假设研究方法的所有规定,在本不该假设的地方随意假设,以假设证明假设,把不可能的说成可能的。众所周知,如果没有“太平天国运动”、没有“戊戌变法”、没有辛亥革命、没有“五四运动”、没有中国共产党及其发展,总之,没有近代以来中国发生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中国近代史也就不能称之为中国近代史了。这里姑且不论“告别革命论”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政治导向问题,仅就研究方法而言,“告别革命”论已经不是在运用历史学的假设研究方法了,而是在虚构跨度达一百多年的中国历史了。

综上所述,历史事实及其发展过程与历史学的假设研究方法间的关系,实际上是历史观的基本问题在历史学领域中的一个特定表现形态。只有全面、正确地把握这种关系,才能在方法论上科学认识历史学主客体关系的复杂性、历史认识的复杂性、人的历史活动的复杂性以及在历史学中正确运用假设研究方法的重要性。

(作者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编辑:林湄)

南方网 http://theory.southcn.com/wszj/1/200706200280.htm
已隐藏
howard044 到處看看
雖然當時坦克人事件在台灣確實有蠻多人替學生們聲援的
那時候還有一堆人在中正紀念堂為學生發聲
但我不太清楚那個時候中國大陸人對台灣人的看法是什麼?

我這麼說好了
統一這個概念一直以來都少了主語跟受語,講白點就是誰統誰?
就當時台灣的角度,當然是希望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但是中國大陸人的角度呢?
這我真的不太清楚,可是我覺得沒那麼容易接受這個論點吧?
畢竟從小到大都聽解放台灣長大的
結果因為自己革命成功了就突然願意接受台灣的三民主義統治?
我是覺得有點不太現實啦
不可能,89年成功了貴國都會一樣解體,體面一點的話以蘇聯模式解體,血腥一點的話以南斯拉夫模式解體。可是貴匪否定和平演變,堅持要折騰,那唯有於將來以五代十國模式解體,恢復易子而食,析骸而爨的中華傳統美得...
風在吹 The wind is blowing
同意樓上的觀點。
很多時候,受訪者會說,不回答假設性問題。並不是在實驗室做實驗,環境控制嚴格,而且,這樣嚴格控制下,實驗都還有許多  意外。
推測我是有。依據觀察,不會成立。
雙方在那時候,都自認正統,所以,合不了。台灣不會湊上去,被來一個 多數霸凌,政爭從來都不會有結束的時刻,只是形式會有不同而已。
白水 维尼国民
如果当时走这个路线成功的话,虽然我相信权贵资本主义还是无法改变。但是老百姓的生活最起码会比现在更自由一些,因为资本主义势必需要美国的支持。当年韩国搞得光州事件并不比天安门差,但是之后韩国的运动还是搞得风生水起。原因就是韩国军政府需要顾及到美国的反应。同理,沙特杀记者为什么会遭到那么大的反弹,也和美国国内舆论有关系。如果中国当时统一了,可能就会和现在韩国一样,陷入财阀政治之中。但是最起码百姓对生活琐事的抗议会得到允许,网络封闭也绝不可能。更不会出现现在这样强烈的一刀切文化审查。甚至百姓护照的免签国会更多一些也未必不是不可能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台湾太小,西德救东德,南韩救北朝鲜,都行,台湾岛太小,救不了大陆。

当年越南攻入柬埔寨,解决掉赤柬,但在台湾的中华民国,能反攻大陆救大陆?不能。
庆丰包子的梦帝 撸起袖子加油干
中国民主过后 民族主义不会兴起 不会天天想着统一台湾 所以也无所谓统不统一台湾
不能说一定 但我相信那个时代更容易统一 80年代末90年代初 还有很多大陆去的外省人 他们是希望统一的 还有很多外省二代 这些受家庭影响 支持统一的也比较多  台湾民主之后一直有一种说法叫蓝爸爸绿儿子 就是说老的一代对大陆的认同感强 而年轻一代本土意识更强 随着时间的推移 当绿儿子们 成为爸爸的时候 实际上他们颜色并不会改变 而他们的下一代对大陆的认同会更薄弱 台湾已经走上一条不可逆的独立道路 国民党在2020大败之后也在寻求本土化 以后统独话题会越来越弱 独立会成为台湾社会的共识 区别可能在于急独还是维持现状下逐步实现独立 政党竞争最后也会像欧美一样更关注内政问题 
roctw 尼特王
不會,台灣被外省中國人奴役39年,槍斃那麼多人,還曾屠殺過台灣,更抹除台灣歷史,部份人群恨都恨死了,1970年蔣經國在美國還被台灣人槍擊,後來蔣經國放棄外省身分,當起台灣人啟用台灣人任高層

加上千島湖事件衝擊台灣人對中國觀感,雖然那時還有很多台灣人支援中國民主化,但64鎮壓學生及97台海危機後逐漸走向對中國冷漠
kkkbond 新注册用户 智能装备研发高级工程师
当时的诉求只是想改良,只想让赵家人收敛些,别那么贪腐...所以性质根本就不是颜色革命。既然不是颜色革命,仅仅是改良,想让民主作为国家发展的一个选项,那么大陆人们的思想跟现在变化不大,根深蒂固的还是有着大一统情结,并且经济发展方面很可能还不如集权的现在。所以,即使那时候的诉求成功也不会产生改变两岸现状的影响。
我覺得會耶,當年台灣基本上還是國民黨教育
「兩岸都是中國人,為光復中華民族復興道統而努力」
可能先用聯邦制然後逐漸融合統一
無傷突破第一島鏈,成為制衡美帝的東亞霸權

BUT...

千島湖事件、96年飛彈危機、921地震擋土、俄救難隊、03年SARS......

現在台灣天然獨當道,要回去很難了
MaxLee 天灭CCP
如果成功,最好的情况是达到韩国民主和经济水平,大概率是台湾水平,最差也是俄罗斯水平,俄罗斯确实差, 也比苏联时期好太多
品姜品蒜 已移民,目前在美国和欧盟两地生活。
难。如果中国大陆八九年建立了民主政体,应该也会深受美国影响,政府高层中会有美国安插的代理人。很明显,两岸分治更符合美国的利益。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赞同前面的回答。

但是我读了赵紫阳和秘书的文章之后,实际对革命成功后的结果持悲观态度。很明显的是权贵资本主义这个模式大概率不会变。因为体制内没有也容不下真正理解社会运作和民主体制的人。因为很显然,当时乃至现在的很多官员就是一种朴素的,经验化的政治理念和实践。后面并没有什么知识的积累。这点和姨学论述中国工业化一回事。

那场革命是个重要的转折点,但那场革命能带来的最好结果可能被高估了。
京城血泪1989 在日留学生
1989年发生的天安门事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根本就算不上颜色革命。颜色革命仅仅局限于形容以政权更替为主要目标的运动,而八九天安门学运在被镇压之前,从来都没有将推翻当局的统治作为行动目标,如果你去浏览维基百科的话就会发觉,无论是中文英文还是日文版,都没有将天安门学运算做是一场颜色革命。
維尼大大 古有元祖彎弓射雕,今有寡人單肩扛麥
本人認為不太可能!也許經濟、政治、文化、旅遊、交通等各行業會更加深入合作。但臺灣會抱持戒心,參考日韓,雖然是同盟關係,但依然保持警戒狀態。
这个得由台湾人自己决定,其他人没这个权利,或者就不应该统一,更应该四分五裂
清华博士奭 八一学校,陕西支边,38中打群架,办过奥运会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