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和政协为什么要设立这么多的副委员长和副主席?

民主国家的国会副议长最多也就是两三位,为什么中国的人大副委员长和政协副主席都是十几个一长串。
设立这么多副职,有任何意义吗?
Meltdown 反党->反国->反中->反华
匪共的体制有两大特色:

1. 没有正常退出机制
2. 能上不能下

官员们犯了错误(这里的错误指的是站错队,或曰抱错了大腿,不是贪污受贿包养情妇之类的),在1的作用下基本上只有双规双开进监狱一条路可走,不赘述。但如果不犯错误,2就会一直起作用。无奈实权的位子永远是稀缺的,领导们没法保证每个人都有,但是又必须酬劳没有犯错误(或曰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下级,不然『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怎么办?只好创建一大堆有级别没实权的位子来慰劳这些人了。这是人大和政协的主要用途。

人大和政协的另一个用途是吸纳体制外的精英,这个楼上已经有人说过了。不过除非是体制外精英的顶层或者是匪共需要重点拉拢的统战对象,这些人在人大和政协内通常也是被边缘化的;人大政协内的高级职务(副职和常委)主要还是用来酬劳匪共自己人的。
为何有如此数量多的官员,因为它的政治制度
民主国家官员,至少高阶官员会有任期限制,和独立的监察机关控制,国家公务员数量总体不变,不会因行政权力的变化而增加减少剧烈,而中国一入体制,终身为官,除非你找死犯忌,理论上你终身由人民供养,而且领导上任,总喜欢干的是提拔亲信,老的领导还得留任,苦思设置一个岗位安养,中央一级样搞,下面省,县也如此,只升不降,只上不下,出了事党内批评一顿,过了风波给你掉一个单位继续上岗,在中国掉官不可怕,只要党籍不除,总有机会给你名头当官

其实看多了国外的执政体系,回来看中共的官僚以党领政的核心,九成的机构单位都有两套班底,
大家想下就知道国家有多少的官员,一党上下要纳税钱养的领导是什么数字,而政策实施中产生的责任分担不清,效率缓慢是什么情况,实际上虽然中共前后也经历数次精简改革,但每次结束冗员都压缩后再膨仗次次皆是,到如今我以无法计算中国官员有多少了
一言以蔽之:极权政体要收买社会各界精英,通过精英控制社会。中共对付党外精英靠的是剥夺精英政治权力+金钱收买。说白了,你就是个橡皮图章,你的权党拿走了;作为补偿给你特权,让你贪腐发家。

中共是典型的极权政体+列宁式政党,靠5%的人来控制全社会。抓住了精英,就能控制5%的人。所谓人大政协都是这种路子,很多精英不是党员但也享受中共分的好处。不然中共以一党如何全面控制社会各方面?

如果你是精英但你不要中共的好处,那你就惨了,中共迫害你。比如权贵精英罗宇,他反对暴政远走异国,就被共党迫害;再比如学术精英,已故的中科大副校长/桑州大学物理系教授方励之。

相比而言,民主国家的精英是有权力(虽然分散),有金钱,而且资源向下渗透分散/trickle down,全社会都得实惠。民主国家是多元的市场化政治,权力高度分散,互相制约不存在一个中心掌控一切,;能用胡萝卜加大棒摆布其他派系的精英。民主是政治多中心,各说各话,高度市场化,凭本事吸引选票和点击量来拿权;就算你不是精英,也没人限制你的言论自由。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和政协副主席,是位列“党和国家领导人”,但无多少实权的荣誉职位。
要么给未能挤进权力核心(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的中共大员。
意思就是,你虽然在权力斗争中没赢,但也可以有个“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名头,算是个安慰吧。
要么给少数民族、妇女、港澳、民主党派的领袖,体现统一战线。
意思就是,你看他们都能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说明我国也不是那么一党专政。

人数多,是因为没有任期限制,旧的不去,新的也要来。尤其是上面第二类的人物,必须一直留着。
不太懂政治職務,但是我知道副職,上可攻下可守,最主要還可以用來頂包蛤蛤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副国级虚职必须设足,可以摆设足够的花瓶和官场失意人事。
Jero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共匪的党内派系文化的必然结果

+ 新领派系得势,通过设立更多萝卜坑来争抢老派系的权权力(和直接关大牢杀人比相对温和,也不容易引起过度反弹)
+ 派系龙头上位,当然得给同一派系的马仔们派利,一份权一份钱
+ 老领导任期将至,为了垂帘听政,多加几个位置用马仔作为自身的延续
+ 独裁体制导致大多数官员沉迷于捞钱,在处理政务上基本都是废人,效率极低,得多加点人手解决问题
像古代搞那樣,用來削弱權力吧?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各位回答的都很好,我补充几点。

中国不是民主国家,所以人大和政协名义上是国会,但实际上是橡皮图章。
既然是橡皮图章,那么人大副委员长和政协副主席就是位高权轻的虚职,就是政治酬庸。
政治酬庸是最高领导人网罗人心、安抚局面用的。政治酬庸一般给两种人,一种是非自己派系的政坛失势者,另一种是各行业的领军人物。
民主国家的国会议员是民选的,所以国会副议长不可能是政治酬庸。民主国家的政治酬庸职务,大多是国策顾问、派遣到不重要的富国的大使、不重要的国企的董事长。
中华民国总统府里面,目前有16个资政,67个国策顾问。这其中有姚嘉文、张俊雄这种失势的民进党大佬,有张忠谋这种商界精英,纪政这种体育精英。
人大和政协就是中国版的“总统府资政”,所以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有十几个也就不奇怪了。
共产党拿国会副议长和国会议员当酬庸,这就证明人大是假国会,中国不是民主国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