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打遊戲這麼多小粉紅?

我跟我的朋友打個csgo
改的名字在嘲諷共產黨卻被人說我們辱華
然後他們就無間斷的開罵說共產黨是我們的爹 罵我們是台獨港獨
這種情況絕對不是偶然 而是經常遇到
為什麼共產黨即將要鎖steam的區,這些年輕的遊戲人群還為共產黨辯護?
已邀请:
因为打游戏的大多数是学生,还没有经历过社会主义铁拳的教育,对整个社会还认识不清楚。中共的洗脑教育就是“国家荣誉高于个人荣誉”,同时,刻意模糊党和国家的概念。这就是为何在粉红的眼里,骂党=骂国家=有辱国家荣誉 -> 反击。
念诗之王习近平 这是正式录用的五毛吗?
亲,不要和猪打架,猪会很快乐,而你则会一身泥,别人也分不清谁是猪,结果不外乎三个:1,你赢了一一-比猪厉害。 2,你输了一-不如猪。 3,平手一一-你和猪一样。
Benzene 不可以吃的一个东西
笔者对此事并不惊奇。三年前 Steam 曾遭全局屏蔽,『细心』的大陆玩家们主动『揪出』在社区公然膜蛤的玩家并亲自主持正义开展举报行动,几大游戏业媒体还做过专题报导
https://archive.fo/3C6gv

近日大陆知名游戏动漫论坛S1因各种政治因素宣布停摆一个月以『纠错』,流放出来的论坛网友们特地跑去 Reddit 新辟了一个 r/s1bbs 的 sub,并在公告中非常明确地表明与 Reddit 上更早由S1流亡者建立的 r/saraba1st 划清界限,『政治话题出门左转』
https://www.reddit.com/r/s1bbs

笔者自我推销一下早前的几篇中国游戏产业观察相关文章,可以很清楚地表明『玩家』和『粉红』非但不是互斥,而恰好相反,正因为有游戏给他们玩、有番给他们看,让他们更加理直气壮地『粉红』。另外提醒楼主玩游戏注意安全,避免被这些东西缠上。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912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268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393
tony231 80后医生
因为他们无力改变,只能屈服
这实际上是一种奴隶思想
没法推翻主子,就只好幻想主子是对的
否则他们的良心无处安放
等中共锁了steam国区,就没这些嗡嗡叫的苍蝇了。只有中国特色版才是这些小粉红的归宿。
我已經把我steam的名字後面加上了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然後引來了一堆小粉紅來噴我
最後再給解釋一下什麼是 "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
希望他們可以自己去了解一下香港在發生什麼事
而不是整天在罵我們是港獨
游戏,尤其是政史类游戏,由于倾向于允许玩家自己设定国家的意识形态前进方向,并且不深究意识形态与政治经济现实的联系,由玩家扮演君主乃至神皇可以知道并主导一切,可以save scumming调回时间重新推演,甚至可以开控制台编辑器修改世界,所以会很容易的培养出“什么政体都一样烂,我拿什么政体都能统治世界”的犬儒主义者,“只要达到目的随便杀几批人又如何”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乃至“言论自由无非就是加几点文化点数”的游戏痴且三者不互斥。

此外,扎根于现实的游戏在内的各类艺术作品往往承载着作者对自己所在社会的反思,游戏是其中相当直观的一种媒介,所以游戏玩家往往对这些游戏中所反应的社会问题津津乐道,但是对他们自己身边被掩盖的社会问题,他们由于缺乏任何可以了解的媒介,所以可以说一无所知
在以前单机游戏圈和acg圈反贼都是很多的,风向扭转还是在13年的事
b站和知乎沦陷后变成了中共统战年轻人的工具,大棒政策下原来的那些老反贼基本上不吱声了,只是偶尔会在微博能见到他们讽刺几句
新的粉红却源源不断的过来,在发声上成本要比反贼低的多,自然而然的就掌控了话语权。

 现实是老反贼有一定的基数,只是很少出声,而在玩家比例中粉红确实是最大的,起码百分之八十
从还愿差评事件就可以判断得出来有多少人了
圣锹游侠 人终有一死,而五毛则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
因为傻逼爱跳爱叫,所以你老是看到傻逼
相当一部分人都是政治冷感,被严重洗脑,又缺乏思辨精神,因此容易被舆论环境牵着鼻子走。

许多游戏玩家的交流方式是QQ,传播这类事件全靠一张图。这种粗暴的信息传播方式不仅把问题简单化,而且具有极强的煽动性。很多人也不会去具体搜索基本法,香港议会构成,服贸协议,夜间打权收视率。因此对群里的人来说,图里的东西和只P了一些废话的熊猫表情包差不多。而很多人的反应只是点开笑一笑,骂一骂,就完事了。他们的逻辑是非黑即白的:你有异见→你是港独/台独/美分。俺寻思着他们是不是因为做P民太累了,所以平时就节省理性思考要消耗的能量来休养生息。

没有人去深究图里的逻辑和真实性,权当笑柄尔。
指点江山的情况屡见不鲜,多数人说的话就是环球时报想让他们说的。

中国人口多,被洗脑的也多,建议楼主省下力气去打游戏,喷你的人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说服的。
還是小學生 我其實是博士
說句這裡政治不正確的話,電子遊戲確實是精神毒品,很容易讓人產生隨隨便便快速取得成就的幻覺,而且不用對身邊的一切負責。

也可以解釋生活中你看到各階級都對阿共罵聲一片,因為跪舔者們還萎縮在地下室出租屋打遊戲

所以你面對的小粉紅並不是正常人,而且一群毒癮患者

於是經常有網友說小粉紅需要顯示生活打臉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百日无孩
中共30年计划生育,欠下累累血债,屠杀了无数无辜的幼小生命。山东聊城的“百日无孩”运动,更集中体现了所谓“计生工作”的残忍冷血。资料记载,这100天内,数万婴儿被杀,尸体填满十米深井,野狗叼著婴尸在街上到处跑。

所谓“百日无孩”运动,就是1991年,山东聊城地区的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和莘县县委书记白志刚,为了降低当年人口出生率,下令自5月1日到8月10日,本地无论头胎二胎,不问合法“非法”,一个都不许生,全部强制堕胎。



1991年是中国黄历羊年,当地人将这一运动称为“杀羊羔”。

莘县当地有民谣曰:

白志刚,杀羊羔,新婚一胎全动刀。
莘县父老人人骂,掘他祖坟恨难消。
伤天害理天不容,天打五雷剐千刀。
有朝一日天睁眼,白氏家族断根苗!



不过,白志刚并非“杀羊羔”的首创者,他的动作比冠县县委书记曾昭起稍晚几天。

1991年4月26日,曾昭起召开冠县县委扩大会议,要求自5月1日到8月10日,确保全县无一个孩子出生。因为冠县计划生育全省倒数第一,县委被黄牌警告,曾昭起决心一年内由倒数第一变正数第一,因此推出了这个“百日无孩”运动。

然后,县委书记点名,由大到小,由前向后,全县22个乡镇党委书记挨个表态。前两个书记表态不能按时完成任务,曾书记听完,脸向旁边一扭厉声道:“来人!”,“铐起来,押下台去!”接着宣布“先将两人关押半月,纪委检察院去查一查,看看他们有没有违法违纪行为!”

据说曾昭起有一句至今流传于冠县的名言:“这一百天里,但凡有一个孩子出生,我就叫他爹。”

马上冠县的大街小巷挂满了标语条幅,“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执行政策要坚决,决不允许孩子多”……



从县医院到百货大楼,沿路密密麻麻新起的帐篷成了全县计生对象堕胎、结扎的临时病房。本县医院实在做不完这些手术,被送到周边县市医院的也不在少数……

由于一时流产、引产数量太大,死婴被集中丢在县医院锅炉房旁边的几口深井里,十米深的井被孩子的尸体填满。据当地居民说,那几口井几年后都还有强烈的腐臭味道。

由于流产、引产婴儿太多,尸体处理不当,经常有野狗叼着孩子的尸体在大街上跑来跑去。

当时被强制流产的包括怀孕7个月以上甚至即将临产的孕妇,有些婴儿被强制引产出来的时候还是活的,离开娘胎发出第一声啼哭声后,马上被医生护士照头上一针,小腿儿乱蹬几下就死了。有的产妇看到这个场面当时就疯了。

据冠县贴吧:“有种针打了后小孩肢体开始腐烂,我姥姥家村里有个人只有一条胳膊,就是生下来打了针后被父母砍去了那条打针的胳膊。”



还有将近40岁的妇女多年不孕,好不容易怀孕,却没能逃过“百日无孩”运动,被强制引产后,终生不孕。

据统计,“百日无孩”有超过两万人被强制流产、引产,这还不包括受“启发”而采取类似措施的阳谷、东阿等县。

据当地一位乡干部回忆:

为确保我乡5月1日到8月10日这100日内不出生一个孩子,我们乡里是我负总责,每个村都是村支书负总责,先从自家开始,从自己的身边人开始,从自己的亲戚开始,凡是怀孕的不论啥情况一律打胎流产,以前颁发的准生证一律作废,有人问:“那出生了怎么办?”我们的回答是:“生出来就掐死!”

我让计划生育执法队的成员都一律穿上了警服,手里要有武器,绳索是标准的两米长,棍棒一米四,每人每天10元工资。当年我们乡长书记的工资多的一个月才130元。举报的,一律吃百分之五的提成,举报一个一般就能挣100多元。在政治待遇上,凡是工作积极的,优先入党,优先提拔为乡干部。

我“创造性”的应用了那个著名的“白猫黑猫理论”,不管什么出身,不管他啥经历,不管是否有偷鸡摸狗的行为,只要能完成计划生育任务的就是“好同志”,就提拔到重要岗位上。

遇有重大任务,比如拆房,抓人,一般是从80里外的碱窝乡调人来。外乡的人谁也不认识,没有人情顾虑,工作起来自然如狼似虎。你孕妇怎么了,专拣肚子猛踹,省的让你打胎你不情愿。一脚下去,一会儿地下一片血,你想保胎希望不大了,即使我们让保,你到县医院也是给你打一针引产针,政治任务谁敢不执行啊!



很多快要生产的家庭纷纷出逃,于是房子被拆,亲属被抓,甚至有叫亲家母打女儿公爹脸的事。在运动中,乡镇马路上,总有很多拖拉机上拉着那些因家人生孩子而被抓起来的村民游街,都是五花大绑,胸前还挂着牌子。因为正好是玉米秸长起来的季节,有的孕妇被四处抓的无处可躲,躲到玉米地里去把孩子生了下来,住在窝棚里,不敢出来,才幸免于难!

香港党媒节目中也曾提到山东冠县“百日无孩”运动,主持人特地向当时中共国家计生委规划统计司司长张二力询证此事,张二力承认:“因为我那年到山东去过,我的司机就跟我说,山东是搞得比较凶一些,这是肯定的,很凶,但是我去看过,也是感觉是这样。”

几万“羊羔”们的冤魂铺就了曾昭起、白志刚的升官之路。1992年,曾昭起便升任聊城地委副书记,几个月后转任菏泽地委副书记兼副专员,从此踏上官场通途,先后担任山东省二轻厅厅长、山东省经贸委副主任、山东省国资委主任。最令人惊愕的是,在卸任山东省国资委主任后,曾昭起竟然担任了山东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有网友称,总有一天,在冠县、莘县,会有“百日无孩”惨案的纪念碑立起。因为,“我见过孕妇被计生干部用猪笼抬到医院大月份引产,撕心裂肺惨叫至今难忘。我见过计生运动后医院旁边柑橘园里池塘飘满婴儿残骸,还有池塘边引产未死透的婴儿。我也见过扒房牵猪后流离失所的超生户。我希望自己有机会去反人类罪法庭做目击证人。”

山东“百日无孩”运动,也只是中共计划生育血腥罪恶的冰山一角。数年前,中共当局就宣称计划生育30年时,让中国少生了四亿人。
    中共的執政合法性來源從共產主義轉到愛國主義是九十年代開始。
    出生在七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的人,還多少能感受到這種前後的斷裂,所以相對對後者也有一點點疏離感。
    但出生在九十年代後期之後,尤其是出生在千禧年之後的中國人,是自始至終被泡在愛國主義教育的毒水裡長大的,他們接受起來也是渾然天成,不會有一絲質疑。

    中國人是愛國主義而不是國族主義,且是把國族主義和儒教孝道結合起來的特有的東方式愛國主義。
    首先,「國」「家」同構,你反對「國」就是反對「家」,你罵「國」就是罵他們「媽」,同理中共就是這個「家」的「家長」,「家長」再不好,也是「自己人」,你作為「同族人」,最不可原諒的顯然就是做「逆子」,所以「台獨」「港獨」于他們是挑戰底線的行為,(雖然其實不關他們的事);
    (尤其可注意傳統儒教禮法中,親子之間本身就缺乏邊界意識,「個體」觀念的表現是水滴同心圓式。「家」是「我」的外擴,屬於「我」的一部分;那麼同理「國」也是「我」的外擴,攻擊「國」便是攻擊「我」。)

    其次,因為這樣的結合,政治問題生活化,他們絲毫不覺得國族主義是一個政治問題,具有可討論性;而是一個高度內化的「生活習俗」,是一個「情感」問題,是語言的禁地,是區隔世界「正義」與「邪惡」的分界點。冒犯了這一點,就是冒犯了他們的「生活方式」,是一種「不潔」,(所以他們不會去「想」這個問題到底與他們的日常生活有什麼聯繫)。

    建立在「大一統」的反殖民主義革命敘事曆史觀之上的「愛國主義」,在這些人眼中就猶如「地球是圓的」一樣是不可辯駁的真理。已經成為他們從青年起發展起來的自我認同的不可剝離的一部分。對這一點有任何疑義,都會直接造成他們的人生認同危機,會帶來對他們在人生根本問題之「我是誰?」的衝擊。
    所以,粉到深處不自知,他們會在任何方面為此辯護。帶到遊戲裡,也是「情不自禁」的事情。在這個問題上,沒有認真計較的意義。 Give up吧!
遇到直接對罵  黃娥韃子 馬列子孫
共产党的洗脑是成功的。年轻人一面被铁拳打击一面还爱着老大哥,这个国家太黑暗了。
因為,大多數大陸人的思維邏輯不正常。
毕竟要为中共发声,占领更多的领域才能给他人洗脑吧
隔壁村王大爷 烫头,十块一人
毕竟中共给这些小粉红洗脑了,小粉红无处不在
misaka free hong kong, free china
這些小粉紅要麼是愛國糞青,要麼是未成年人。
別人什麼政治立場關你屁事啊
你就用印度口音回一句,china no1就好了,然后那些白人都会说的。游戏里充满了愉快的气氛
就说共产党饿死了五千万人,谁信共产党谁是大xx
说实话我真的不懂为什么看动画的能有那么多小粉红。不说各种小众动画,光说一个海贼知名度传播度够高了吧,怎么他们能看了以后完全接受不到背后的信息?
傻瓜很多,傻瓜跟傻瓜组成的社会也饿不死,所以他们会继续存在下去。

智识人士往往私下交流,遵守逻辑,遵守规律,积累财富,造枪造炮,保护自己。

这个时代,傻瓜继承再多钱都能败光,智识之士身份再卑微也能渐渐富足。
找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进这个服务器,昵称广播辱共宣传六四,然后主动去网信办官网举报让它们墙掉,很快粉蛆就没有地方玩游戏了。说实话这些人也就配用用蒸汽平台

粉蛆如果还要翻墙出来挺共,就查询它们的IP以后再举报它们翻墙,机场也屏蔽掉就彻底清静了
怕啥,steam舉報再多又不會因為你的政治言論封號
AK_57 自由派,追求善政者。
我记得我差点被张召忠洗成粉红,看到一个老爷爷将军也玩游戏真的很有亲切感。
然后还是个工具。
我喜欢军事,也导致我有段时间对中国的军事实力有一段时间的谜之自信,差点粉红。
所以我也理解那些玩游戏的粉红,他们多半和反贼只差一个8964的真相而已。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國共一家親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9-06
  • 浏览: 3020
  • 关注: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