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都是罪人?

社会罪恶的制造者从来不是个人,也从来不是小团体,它是一个社会的整体罪恶,是直接实施者,装聋作哑者以及我们这些视而不见的观者们共同的罪恶。

这种无法翻越的“盲”是眼盲,是法盲,是文盲,更是心盲。

具体来讲,中国的平均税率大概在百分之五十,其中又有百分之二十用在军费和维稳上,所以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把个人收入的百分之十用在浇筑这个极权机器上!不管你的政治立场是什么,不管你是否支持这样!

你的纳税可能被用在新疆集中营的砖瓦,射进香港少年胸口的子弹,关押晓波的锦州监狱,碾压学生的履带,维护GFW的主机上!

七十年的罪恶,不仅在那几位独裁者上,不仅在共产党,也被加在每个中国人身上。

想到这里我觉得我罪孽深重,之前我只觉得有错的只是那些党员罢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逃不开。

我们是否都是有罪的?
如果有,我们如何洗刷这罪恶?
已邀请:
poisson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膜乎:掀翻小池塘
要讨论这个问题,就要清楚定义什么是罪。注意了,和法律的“罪”是不一样的。英文一个叫sin,一个叫crime,两个是很不一样的概念。

实际上圣经所说的罪,或者我觉得sin这个词翻译的不是特别的好(毕竟清代的汉语和现代汉语还有些差别),应该叫“罪性”,或者更精确的定义:罪,就是人有作恶的可能性的本质

圣经说人要认罪,也就是承认人有这个sin, 作恶的可能性,不要去考验人性的弱点,要以一切必要方式避免作恶,也不容作恶的事情发生。悔罪,也就是深刻吸取教训,一个人也好,一群人也好,别整天到晚老说自己伟大光荣正确,这很打脸。

现代法治所做的,就是承认人性的恶,即认罪,制度上避免一个有可能作恶的人掌握过大权力,取而代之的是一群人彼此约束。西方的宪政,参照美国宪法的制定,就是不依赖人性,不相信警察,不相信总统,不相信法官,当然也不相信任何一个公民不作恶。所以这套宪政制度就很可靠。一群人当然也有可能犯罪,但是有了这个风控体系概率就小很多。

反面教材,比如习近平废除任期制,就是不知道人有罪性的表现,觉得他清廉,对钱没兴趣,不会作恶。殊不知,极大的独裁权力比金钱更能腐蚀人,还是因为人有罪,当然他也不例外。后来出现的各种“毛病不改,积恶成习”就不奇怪了。“红太阳”毛泽东那段黑暗历史就更不用说了。各位如果在国际上横向比较,历史上纵向比较,看到的都是人性经不起考验

现在答案就很明显了。

个人认罪,是要认识自己的本质,并且使自己不受恶的试探,因为知道人性有软弱。一群人认罪,就是知道个人有罪性,可以被恶试探,所以不要把所有的权力都托付给一个人。这才是真正的认罪。而不是跟那些没有自知之明的人或党似的,整天到晚摸着石头过河,盼着个明君却坚持专制不停开倒车,到头来老发生这样的事,自己痛哭流涕。认罪不是这样:
(照圣经,人认为自己有罪却还不停犯罪,那不是认罪,也是得不到赦免的)
https://i.imgur.com/p8a7215.jpg

至于基督信仰里面如何彻底原罪的问题,在这就不讨论了。
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书,以及跟一些神学院的Prof笑谈风声。他们都很nice,不会硬推你进教会。但我绝不能保证你不会受到影响,都说了别相信人性(手动鬼脸)
考虑到品葱谈的是政治,我们只是从政治层面谈论如何解决犯罪的问题。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即依照政教分离原则)

我字数怎么会不足50呢奇了怪了。。。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此号不用 "有人声说:你喊叫吧!有一个说:我喊叫什么呢?说: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容都像野地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因为耶和华的气吹在其上;百姓诚然是草。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上帝的话,必永远立定!" 《旧约·以赛亚书》第40章:6-8节
人人都是罪人。迫真。

为什么? 因为没有道路,不认识真理,也没有生命。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

但我们并不缺爱,“唯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罗马书5:8)。

"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上帝,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新约·哥林多前书》第15章:55)

唯有耶稣一人战胜了阴间的权势。我们因为罪性永远被阴间所捆绑,但是靠着主耶稣基督,我们能战胜死亡的权势。

永远记住,神就是那爱。胜过世界的一切力量。耶稣已经得胜!除了耶稣基督,任何宗教领袖,佛陀,阿拉,孔子,都不能让你进入天国。人类一出生就不需要努力进入地狱,因为进入地狱那是GPS自动的。

为了信靠耶稣,才能进入天国。

我也是个罪人,时常离弃主耶稣。

中国是个无神论国家,上帝并没有放弃。是中国率先放弃上帝的。中国最容易信的就是佛教。因为古代的那些假圣人的学说都信奉靠律己行为成圣,其实根本没有圣人。信耶稣也不能成为圣人。但是你可以得救。罪人本来不能进入天国的,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神的爱就在此,人类难以理解,上帝为什么要为一群罪人献上自己的独子。
Piano 带主义的都是烂狗屎
先说结论,无罪

------------------------------------------------------------------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很有可能,你被政治正确和道德绑架了。

你说的着一切都是政治正确的,但本身政治正确=错误,如果一件事情是正确的,那直接说正确就完了,一定要加上【政治】二词,那只能说明这件事本身就是错的。

面对暴政,一个屁民如何去对抗,尤其是如今网络+热兵器时代,真正去硬刚的结果都很惨烈,倘若我们活在冷兵器时代,或者在热兵器初期,那尚有一丝希望,九死一生,尚且有一生。当今世界的情况是十死零生,没有任何胜算,硬刚又有何意义?

不去筑墙,就是一种反抗。不向股市房市里投一分钱,就是一种反抗。不让自己的孩子去当兵,就是一种反抗。移民移走,也是一种反抗。硬刚就是强者的表现?并不是,反而是弱者的无奈。仔细看看那些硬刚的,有哪个不是被逼上这条路的?

怂恿别人去送死的人,才是最卑贱的,是要下地狱的。
UCCMaoist 毛主席万岁!
人人都是罪人,罪的代价是死,道理就这么简单。而对于你国这个特殊环境来说,在你国的每个人都躲不过最后的结局(那些脱脂躲过的算运气好)。
miule236236 大一統不除,中國只能生出中共
想要民主就先學會對自己國家的所作所為負責吧。所以我對想切割中國和中共,要別國人幫他打中共不打中國的言行無法苟同,對外國人而言那就是中國的侵略,沒有分中國還中共的。
Mrshithole I am Mr Shithole
你沒有勇氣對抗至少可以選擇不參與洗腦,不做惡
当然不是,我们是被强迫的,有一群绑架犯控制了你的人身自由逼你帮他们赚钱,不听他们的话就对你打骂威胁你,这群绑架犯用你赚的钱继续作恶,你能说被绑架的那个人错了吗?十恶不赦的永远只有绑架犯而不是被绑架的
devilman 廢物冷氣軍師
生於中國都有原罪, 無奈但沒有辦法。
楼主的问题真好,值得大家思考。除去宗教的角度,我们每个人是不是政府的同谋?我们是不是在帮助邪恶?我们有其他选择吗?
有人提出不结婚生子,不帮助ccp养韭菜,我觉得这是反人性的,很难做到。
唤醒身边的人是我们目前唯一可以做的,与其在网上跟小粉红吵架,不如从身边的人做起。大家有说身边的岁静也很难唤醒,其实我们真的有去试过吗?我们是不是足够耐心,是不是很有针对性的引导他们?
killreddragon 观察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我们未必都是罪人,但是任何生长于这片土地的人都必然带有源自这个国家的原罪
具体来说,你需要理解和包容别国的人对于你的歧视和敌意,也许有些人真的是种族歧视,但同样很大一部分人只是歧视你的国家,只是歧视桂枝绝大部份的蛆群。
你更需要的是对于歧视你的人表达我和他们不同,我不属于中国人。
ping2019 心存希望但不過度樂觀
我基本上認為:權利多大,責任多大。
繳稅是義務,分配的人和政府,才是要負最大責任的那一個,所以要說罪,也是最大的那一個。

以個人來說,我不覺得隱忍是罪,因為每個人都想求生存。
但是我敬佩那種願意為更好的社會體制犧牲奉獻的人。
我覺得在中國,可能會有很多不得已。但在儘可能的情況下,你可以選擇不為惡(不騙人,不為虎作倀)
如果你身處於共犯結構裡,那麼記錄保留好各種證據,等到適當的時機,做為最好的反擊。
很多人生下來,無法選擇想要的環境,與其覺得自己有罪,不如思考能夠準備什麼,做一些什麼來促進改變。
我也不覺得等待時機不馬上行動是一種罪。古人都知道臥薪嘗膽(所以現在每次看到五毛粉紅在嗆台灣怎麼不馬上宣布獨立,就覺得嗤之以鼻,我想等哪天支共真的發動武統,台灣大概就真正宣布獨立了),所以我認為中國如果要追求民主,除了一邊需要有志之士的準備,一邊也是要等待時機(就像現在)。

如果你覺得你有罪,那我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開始思考,開始準備,保持耐心,而不要只陷在有罪的情緒裡。
這樣說的話,生下你的雙親都是有罪,能不能這樣理解?
或者想成:中國是個大監牢,你父母在被敵人壓榨的同時生下你,你也一起被壓榨,你會不會舒服點?
请打开音箱,听一下杰伦的以父之名
微凉的晨露 沾湿黑礼服
石板路有雾 父在低诉
无奈的觉悟 只能更残酷
一切都为了通往圣堂的路
吹不散的雾 隐没了意图
谁轻柔踱步 停住
还来不及哭
穿过的子弹就带走温度
我们每个人都有罪
犯着不同的罪
我能决定谁对
谁又该要沉睡
争论不能解决
在永无止境的夜
关掉你的嘴
唯一的恩惠
挡在前面的人都有罪
后悔也无路可退
以父之名判决
那感觉没有适合字汇
就像边笑边掉泪
凝视着完全的黑
阻挡悲剧蔓延的悲剧会让我沉醉
低头亲吻我的左手
换取被宽恕的承诺
老旧管风琴在角落
一直一直一直伴奏
黑色帘幕被风吹动
阳光无言地穿透
洒向那群被我驯服后的兽
沉默地喊叫 沉默地喊叫
孤单开始发酵
不停对着我嘲笑
回忆逐渐延烧
曾经纯真的画面
残忍地温柔出现
脆弱时间到
我们一起来祷告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的自负
Ah ya ya check it check it ah ya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
好难承受
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Ah ya ya check it check it ah ya
闭上双眼我又看见
当年那梦的画面
天空是蒙蒙的雾
Ah ya ya check it check it ah ya
父亲牵着我的双手
轻轻走过
清晨那安安静静的石板路
Ah ya ya check it check it ah ya
Pie Jesu
Qui tollis peccata
Dona eis requiem
低头亲吻我的左手
换取被宽恕的承诺
老旧管风琴在角落
一直一直一直伴奏
黑色帘幕被风吹动
阳光无言地穿透
洒向那群被我驯服后的兽
沉默地喊叫 沉默地喊叫
孤单开始发酵
不停对着我嘲笑
回忆逐渐延烧
曾经纯真的画面
残忍地温柔出现
脆弱时间到
我们一起来祷告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的自负
Ah ya ya check it check it ah ya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
好难承受
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Ah ya ya check it check it ah ya
仁慈的父 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 我的自负
刻着一道孤独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的自负
Ah ya ya check it check it ah ya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
好难承受
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Ah ya ya check it check it ah ya
斑驳的家徽 擦拭了一夜 (闭上双眼我又看见)
孤独的光辉 才懂的感觉 (当年那梦的画面)
烛光 不 不 停的摇晃 (天空是蒙蒙的雾)
猫头鹰在窗棂上
对着远方眺望
通向大厅的长廊 (父亲牵着我的双手)
一样 说不出的沧桑 (轻轻走过)
没有喧嚣 只有宁静围绕 (清晨那安安静静的石板路)
我 慢慢睡着
天 刚刚破晓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如果你英语好,建议认真读一读Karl Jaspers: The question of german guilt。
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的雅斯贝尔斯对四种罪责的区分或许有助于每一个中国人反思自己的责任。
北美carl Florida state 你是一个 一个 一个 反贼 额 啊~
至少我们没有选择沉默 以及出卖灵魂掩盖良心
niubility 八九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戒严 活摘 暴动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功 九评 退党 黄俄 习包子 五大诉求
“不反抗奴隶主罪”吗?这个罪名不靠谱。被奴隶主压榨了,压榨的钱被用于巩固奴隶制,这不是罪。

“以行动保卫奴隶制”,这种是罪,不论主动还是被动。

我觉得是不是有罪,应该看行为。至于内心如何纯洁或者邪恶,都不重要。
Wolfychan Christian
是的。撇除這些不談,我們有哪個人未試過說謊、動淫念或者仇恨/殺人的衝動?
但是主耶穌死在十字架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三天後從死裡復活,就洗清了我們的罪了,叫一切信祂的都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將來在天上和神永遠在一起。
那裡有義居在其中。
國家是人建立的,一個政權是多數人的選擇。假如未及時逃離,即使被迫,你也成為了它的養分,所以它的邪惡有你的一份,這無可避免,節哀。但反抗它就是在清償自己的罪,反抗也是義務。中途逃走也是逃兵,除非從未參與過。未參與過的、誕生後一直清醒的、誕生後中途清醒的、中途逃兵、一直未清醒的。堅定自己的心不被罪惡侵蝕,那已經做得很好,祗差爆發的時機而已。
当然是有罪的,还是那句话我们可以说我们是被逼无奈,我们可以说是我们无力正面对抗,但是已经发生的罪恶我们无法逃避,保持忏悔之心,坚定自己的观点,不合作,反洗脑,不作恶,帮助别人都是赎罪的方式。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现在得中国可以形容盛水急流一样。看起来水流得很猛,在河中心打着转转,让人看了心理 发慌。似乎在水里面隐藏着什么极大的危险。大部分人就好像一片叶子一样。只要人一下去就会被拖下去。有得人想奋力得往岸上爬。但是抵不过水流。在这种大环境下。老百姓是无罪得。
其次老百姓得财富是28定律。中国14亿人。这里面有11亿人是无能力改变得。很多人说国内被洗脑得很厉害。但是在我看来其实不是。华人得智商在世界上仅次与犹太人。中国人不笨。中国人只是尊老爱幼。简单得说。就是没有能力得那八成人觉得中华民族不能在经历一次改朝换代得动荡。在大动荡得时代国人没有办法比现在过得更好。起码在这一代。国人只想保证我尊重我得父亲。在有生之年让他们安享晚年。我教育我的子女精神和道德的传承。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吾将以为教父。
在以孝道为本得中华民族。你不能单方面得判定有罪。
最后楼主可能觉得国内因为洗脑都在掩护共产党。其实也不是。国人拥护得是我们这个民族。中华民族。撇开最近得百年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得耻辱在过去得几千年里中华民族都是世界最强大得民族。汉武帝得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得民族骄傲是刻在骨子里。晓说淞沪战役我建议楼主去看一下。就知道中华民族得血性了。你可以对我们得政党放弃希望。但不能放弃中华民族得希望。



甜玉米 台灣人
在罪惡的定義上,我認為除了“赤裸裸的惡”
更多時候是處於灰色地帶上的。
說是1%的黑與白加上99%的灰也不為過,
而灰色地帶中我只認同無知是種罪惡。
blumenkranz 自由主义者
别想这么多,坚持自己不主动违心作恶就好。
如果你是汉族人,那么满清南下,剃发易服,但是祖辈没有选择反抗当顺民活下来了,那算不算作恶呢?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和“中共”是一回事还是两回事?
答:目前来讲,“中国”和“中共”毫无疑问就是一回事。正如苏联和苏共毫无疑问就是一回事一样。

首先,与纳粹倒台后德国依然存在不同,如果中共倒台,东突厥斯坦、西藏、南蒙古、香港必然独立,沪、粤、晋、蜀、滇等本土独立意识高涨的区域也很可能脱离中国宣布独立。这样,中国就分裂到不存在了。既然中共倒台等同于中国不存在,因此中共就是中国,中国就是中共。

第二,在国际社会上,中共政权一直以“中国”自居,将其政权等同于“祖国母亲”,将中共匪旗称为“中国国旗”,甚至可笑地用“香港,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台湾,你妈喊你回家吃饭”等弱智话术侮辱港、台民众。因此,中共本身就自认为是中国。

第三,在国际社会的普遍认识中,中共也等于中国。自从1971年10月,中共政权在联合国取得中国席次和相关地位后,“中国”就逐渐成为国际社会对中共政权的常见称呼。

第四,目前被中共大一统观念毒害的普通东亚大陆民众,也认为中国就是中共。他们经常会将反抗中共暴政的义士称为“汉奸”,认为中共政权就是中国的化身、中共匪旗就是中国国旗。因此,绝大多数以中国人自居的共占区民众认为中国就是中共。

第五,一小部分号称支持民主的人喜欢居高临下、大言不惭、十年如一日地教育人民,要分清中共和中国,认为中共等于中国的人是被中共的宣传所欺骗。对此我们一定要有最清醒的认识。没有中共的暴虐手段维护中国的统一,中国将不复存在。打蛇要打七寸,分裂是中共最畏惧的,分裂就是中共这条毒蛇的七寸之所在。

综上所述,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中共和中国都是一回事。
winnie得肺炎 XXXX, XXXX!
是的,不反對就是默許,所有人都是幫凶。
仲长若谷 黑夜很黑,星星很亮,但照亮黑暗一颗星星远远不够
我们或许只是相对罪责较少的那些人
或许 
也只是或许
是的,贪图享乐,只因为一杯奶茶一个游戏就这么苟且偷生的活着,然后把整个国家滑向地狱的罪责轻松推卸给别人,这怎么不是一种卑劣的恶行呢。
品姜品蒜 已移民,目前在美国和欧盟两地生活。
还是给题主一个比较实用的解答吧:移民。移民之后就不用再给中国缴税了。
有个国籍不清人士(他说他不是中国人,因为中华民国也是中国,但现在国际上没有台湾国这个国家,所以说他是国籍不清)说中国人应该为国家负责,台湾人在日本侵略其它国家的时候,充当了日本人的狗腿子,请问台湾人应不应该为这种充当狗腿子的行为负责,请不要在本层回复,新人不能回复
地球人 是不是中國人都無所謂,我們都一樣,我們都是地球村村民,誰也沒有比誰高貴。地球人都是一家人,但我們不歧視外星人。
孩子也有調皮的時候 這個世界上有誰不是罪人?就算是身在自由國度的人,誰沒有用過中國製造的產品?誰沒有間接支持過中國政府?哪個人的生存是沒有傷害過一根草,一隻螻蟻的?我們人類的性命也沒有比小螞蟻,路邊的小花,小草偉大吧?

其實大家都一樣 所有的人類都是一樣的
你没有具体的恶行,不能说你是罪人,这是上帝的公正。
你的群体标签,比如中国,正在作恶,你无法证明你和他们不是一伙,而外国人没有义务替你证明清白,你要么自证清白,用勇敢的行动和中国划清界限,要么就接受歧视,排华,麦卡锡。这是人间所能提供的公正。
二戰後德國哲學家Karl Theodor Jaspers把德國人對戰爭的責任分成四種:刑法犯罪,政治犯罪,道德犯罪和形而上學之罪,簡單說的話第一種是親手參與屠殺的戰爭罪犯,第二種是積極發言支持納粹的人,第三種是對納粹的行徑不敢發聲反對客觀上默許的人。第四種不基於基督教文化比較難理解,比如社會上有一部分最底層的窮困的人,即使他們的窮困不是自己造成的,自己也無能為力,但是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每個人還是負有一種責任,那就是形而上學之罪。
但是他反對「每個德國人都有罪」這種簡單粗暴的說法,因為這會把只有每個個人自己才可以做到的的反省變成不必要,最終讓罪行抽象化模糊化。
姬晦 世道艰难
不是。至少我不认为有罪。国家机器的罪行,不是这个国家普通人的罪。
但是现在的情况……很多情况下,一个国家政府/领导人的做法,会影响不少人对于这个国家的普通人的看法。
这件事是谁的错吗?难说。
我只知道,最受伤害的经常是普通人。
黑暗秦始皇 求仁得仁
雪崩之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其实做个类比就知道了,就像德三,除了类似约瑟夫舒尔茨和唯一不行举手礼的那么些个人,有哪个敢说,能说自己是无罪的呢?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08
  • 浏览: 5824
  • 关注: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