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知:十年内会爆发一场推翻中共的革命 请问:这场革命的中坚力量 最可能是哪个群体或阶层?

当年中共通过土地革命 广泛发动起底层群众 将其与革命进行绑架 最终获得了政权

那么 假如十年之内爆发革命 墙内是否存在哪个群体或阶层 能起到和当年农民相似的作用?
已邀请:
共党格式化过于成功,以至没有任何组织有力量继承整个内地的统治权,各种献忠邪教残匪互相乱杀一通,我们称这种局面为大洪水。
感觉以目前的形式 爆发“革命”?唯一的可能就是高层内斗演变到兵变
然而这些和群众并不会有什么关系 也不太可能因此而诞生民主
不管皇帝再怎么换 兴亡都是百姓苦 历史的车轮继续原地踏步
little_boy 小小孩
用階級分析論革命力量是錯的

如果中國發生革命,一定是超越的階級和羣體的
妙禅师傅 感恩seafood!赞叹seafood!
我觉得,最大的可能还是大资本家会是主力
1.时代变了,随着技术的发展,人力越来越不重要
2.共匪的拜金教育导致共匪有钱的时候屁民能哄住,一旦没钱了,屁民立马就回投奔新的金主
3.面对共匪这种对手,不流血的革命概率极低,军事对抗是大概率事件,只有大资本家才有力量进行组织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坦白说目前阶级中没有任何一个有可能发动所谓的革命,别说十年 再给你 二十年都不可能。

1 自古以来中国的起义大部分都是农民阶级,但现在中国免了农业税,农产品由政府补贴 。属于既得利益者  农民不可能起来反抗
2 底层工人? 这就更不可能了,也不想想 谁才是工人革命的行家
3 中产? 但是目前中国大部分中产的第一财产是都是房子,只有国家稳定房子才会价值,所以中产会是希望稳定的一部分人
3 财阀 大商人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比谁都希望稳定才能赚钱
4 ??? 请后面补充

个人认为,中国只会由于 党高层发生分裂 的时候才会 自上而下发生变动。不过像 戈尔巴乔夫 这种极品不是谁都有机会遇得到的
我觉得农民工群体是否有可能?

中国官方统计 至2018年底 农民工数量达到2.88亿人 

官方数据会比实际数量少 原因是一些人进城务工 并不会有合规登记 也就是国内常说的“打黑工”

另外加上其配偶等直系亲属 数量应该能超过3亿 约占总人口数量的20% 而且大部分都是青壮年

农民工群体在国内的所受待遇和承受的压力是比较差的:身份认同、社会地位、经济收入以及子女入学等问题 在目前和可预见的将来 都没有办法得到很好的解决

他们本身没有足够大的声音或愿望来保护和争取自己的权益 在将来的某个时候 假如有人能够唤醒他们 团结他们 是否可以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美游的哥哥是妹控 搞二次袁就是倒行逆施
参考一下台湾蓝绿两党的路数嘛,从中共分家出来的可以参照蓝党打“民主化官僚”牌来争取泛红立场和中老年;从民间造反可以参照绿党打民粹牌,目前接受度最高的口号可能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相应的理论体系也完善,台湾问题可以依历史上宁汉合流的先例商量。

可以看看下面这篇文章。

《大陆应知晓的台湾竞选生态》——高华

来到台北后,听到不少人都说,绿营会选举。根据我来台做客座教授的所见所闻,发现“绿营会选举”并非虚言,而彼等最擅长的就是运用“民粹动员形式”

民进党的“民粹主义”一是体现在它的选举诉求,二是它的选举动员形式,其基本方面就是面对社会各阶层,尤其面对底层民众,以所谓“中国打压”做由头,强调、膨胀“台湾主体性”的叙述,载之于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聚积社会支持,争取选票。

陈水扁、吕秀莲都是精通群众政治学和群众心理学的“大师”,他们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争取连任成功,可是民进党执政四年,台湾经济滑坡,政绩乏善可陈,陈水扁只能避实就虚,以某种高调的“宏大”叙述吸引选民,这个叙述就是“台湾主体性”,“台湾要发声”。这次陈水扁竭力要把“公投”和大选捆绑在一起,这既和民进党的“台独”理念相连,也是他们的选举策略。绿营所期望的,一是刺激大陆,再巧用大陆的回弹力,制造台湾和陈水扁被打压的弱势悲情效应,来拉动选票,坐等选票大丰收;二是将自己打扮成“台湾之子”,以“爱台湾”、“超族群”的高姿态,引导民众,尤其是底层民众,淡化“民生”感受,往“理想”层面走,往“未来远景”走,往“形而上”走,以保住现实中的“总统”宝座和民进党的执政地位。

以我观之,陈水扁等对民粹主题,已到了烂熟于胸、操控自如的程度。他在大选期间所提的口号皆有强烈的民粹煽情色彩,在各种“造势大会”上,他从不忘提及“守护台湾”、“人民”、“爱”、“幸福”、“孩子的未来”、“土地”、“家园”、“台湾主体性”、“站在历史最正确的一边”、“永远和台湾人民站在一起”等话语,一意将议题往上抬升。陈水扁抓住蓝营在两岸关系上欲说又止、模糊不清的“软肋”,一再逼蓝营对“一中”表态。绿营造势大会的会场上也是一片民进党绿旗的海洋,几乎从不见国民党旗帜。陈水扁在“士农工商挺扁造势大会”上抨击蓝营3月13日大游行的主题“换总统,救台湾”,是“为反陈水扁而反陈水扁”,“格局太小”,“没格局”,而自赞绿营2月28日发起的“牵手护台湾”是“格局大”。应该说,绿营的这一套叙述不仅迎合了绿营群众的心理,对青年人,以及部分“中间选民”也有相当的影响。

绿营在大型群众造势大会上也是工于运思,非常重视运用各种形式,包括大陆30—40年代左翼文化的元素,来调动群众情绪,使参加者的情感汇聚于民进党的主题。3月4日晚我看了民进党在高雄举办的一场“民主路上我和你”大型造势音乐晚会的电视实况转播,其中有一个反映普罗大众和蒋政权斗争的舞台剧,竟然有一个名不副实的剧名“全民公投,民主大跃进”。且不说“大跃进”是一个有特定含义、引自大陆的词汇,看着舞台上昂首挺胸的青年男女,我竟有时空倒错之感,“梦里不知身是客”,几乎忘了身在台湾:只见一小群身着青色布衫的学生、农民和工人,在国民党军警的压迫下,身体扭曲,面部表情呈痛苦思索状,他们开会讨论,互相激励,然后手执小旗,冲向国民党军警把守的铁丝网,前赴后继,跌倒了爬起来,再跌倒,再前进,直到冲垮了铁丝网,把国民党军警赶下了台,最后在高昂的音乐声中,青年男女相拥在一起庆祝胜利。这是我非常熟悉的舞台场面,和记忆中反映“一二·九”、“反内战”的文艺节目如出一辙,唯一的差别就是舞台上演员手上舞动的小旗变成了小绿旗!难怪我见到的几个历史教授都说,绿营很会学共产党,很会运用毛泽东的方法。据他们说,民进党私下里很推崇毛泽东,乍听很奇怪,其实道理很简单:在此地民众心目中非常厉害的蒋介石是被毛泽东打败才退守台湾的,这似乎让过去许多年受蒋氏父子打压的民进党出了一口气。

绿营的选举造势大会在针对群众的心理、诉诸民进党主题、调动群众情绪、掌控会场节奏等方面也胜于蓝营。在绿营大会的这类演唱中,既有充满强烈意识形态色彩的政治歌曲:“勇敢的唱,大声的喊,国家的名,是台湾”;也有诉诸群众乡土情感的民歌,诸如“阮(你)若打开心内的门,就会看到家乡的田野”。在绿营的语境中,爱乡土和“台湾主体性”是一体两面,本来爱乡土是人之自然情感,“台湾主体性”却是隐含“台独”理念的政治性诉求,绿营就是要把这两种不同的东西捏合在一起,为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务。

在这种每天都开的造势大会上,都有音乐的旋律伴随着大会从开场直到结束。会场上播放出的这种音乐,就是在下雨天,也可使身着雨衣的群众始终保持高昂亢奋的状态。某音乐人,自称跟随陈水扁已十多年,对陈的演说内容和风格十分熟悉,因认同绿营理念,曾多次拒绝蓝营的邀约,他不仅为陈水扁专门设计、制作了一套具有陈水扁个人符号识别特征的登台音乐旋律,还会根据陈水扁的演说内容的变化,奏出或低沉或激昂,或幽远或庄严的音乐旋律。该音乐人也分别为民进党重要人物谢长廷(高雄市“市长”)、苏贞昌(台北县“县长”,绿营竞选总部总干事)量身定做了出席造势大会登台时的个性化音乐旋律。如此精心打造,必然对参加大会的底层群众产生感染力,在造势大会特有的场域中,随着音乐旋律的起伏和台上政治人物对台下群众的呼喊(一般几分钟就会呼喊一次,如:国民党是不是黑金啊?在台上主持人的引领下,台下民众回应:是!我们要不要爱台湾啊?民众回应:要!我们怕不怕中共飞弹啊?民众回答:不怕!),许多男女老少情绪亢奋,似乎实现了台上高官和台下群众跨阶级、跨阶层的大融合、大对流。据有关报道,在绿营的支持者中,中学以下,小学以下文化程度的选民占到46.9%,大幅领先于蓝营。为了让会场的气氛对民众心理产生持久的影响力,在绿营造势大会结束时,陈水扁都会和台下民众同唱“相信台湾”(“二二八手护台湾”活动的主题歌曲),呼喊“台湾第一”、“改革第一”的口号,把大会的气氛推向最高潮。无一例外的压轴音乐则是贝多芬的《欢乐颂》,绿营颇有深意地用《欢乐颂》做造势大会的结束曲,似乎要以此来凸显绿营“抛弃中国封建主义”(李登辉语),“台湾是世界的台湾”,台湾以主体的姿态进入国际社会的立场。

相比于具有长期党外抗争经验的绿营,曾经执政五十年的蓝营在造势动员形式及能力方面均逊色不少,宋楚瑜、马英九等为了取悦、贴近群众,虽然也会在蓝营造势大会上用各种方言舒展歌喉,随时开唱,但具有蓝营政治诉求内容的文艺节目并不多见,一般都是为表演而表演,更没有带有蓝营标识性的音乐旋律相伴随。一般而言,蓝营保有对中华文化的敬意和感情,造势大会的会场也经常是一片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海洋,可是我从没有听到大会上响起“梅花”的音乐旋律。显然今天的国民党、亲民党要和过去年代带有意识形态符号象征色彩的“梅花”划清界限,因为在眼下的台湾,在压迫性的“爱台湾”政治正确的语境下,“爱台湾”已成为和“爱中国”相对立的话语,说唱“梅花”歌曲中的那句“巍巍的大中华”已成为禁忌,政治人物若表明自己“爱中国”则马上会被指责为“卖台”。可是不清楚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既会引致那些怀有中华情感众多选民的失望,更重要的是,在“一中”问题上含糊其词,还是避免不了绿营的强力进攻。

于是蓝营只能走高官人性化争取选民的道路。已六十多岁、从政三十余年、历任一系列要职、性格谨严的连战,面临激烈的选战,现在也性情大开,他和夫人连方瑀在接受电视访谈中,对着全岛民众谈起他们留美期间在芝加哥第一次初吻的情况,连战还在记者的追问下说他穿的内裤是四角裤而不是三角裤。连战甚至表示,如果他的儿子带回家的不是女孩子,而是一个男朋友,他也会给以理解。连夫人更是不辞辛劳,除了陪同连战出席各种造势大会,还替夫出征,和宋楚瑜夫人陈万水(“万水姐姐”)发起“台湾女人向前走,百万妈妈站出来”等活动,到处“赶场子”,拉票拜票。为了消除过去那种官太太高高在上的形象,拉近和选民的感情,她经常在造势大会上唱歌,自称“战嫂”,拜托大家“把神圣的一票投给战哥”。连方瑀还组织了一批蓝营夫人登台献唱闽南话歌曲,结果遭到吕秀莲的讽刺和挖苦,说是“一群官太太在唱歌”,“哭哭啼啼像王宝钏哭寒窑”。

为了赢得大选,蓝营急追直上,也向对手学了一些民粹动员的形式,在争取群众方面已不遗余力。本来,高教育者是蓝营的重要支持力量,有51%的受过高等教育者支持连宋。但为了不让绿营独占“民粹”之利,蓝营最近接连举办了“连宋与农工生”、“连宋疼惜劳工之夜”、“农渔民大团结”等大型万人造势大会。连宋以劳工“贴心人”的姿态出现,一再向群众承诺,当选后一定要在政府出台新政策照顾疼惜农工。为了做大选的最后冲刺,3月10日,台北市“市长”、连宋竞选总部总干事马英九向台北市政府请假十天,他在一场街头剧中穿上了厨师的白衣帽,扮成小饭店老板的模样,对着麦克风喊着:“经济大滑坡,生意不好做,没人来吃饭,换总统救台湾。”绿蓝两营的达官显贵都把身段放低,眼睛向下,一时间都成了群众的“贴心人”,双方都把老百姓当成荣国府的贾母一样哄着捧着供着,其实社会大众心知肚明,蓝绿两营最爱的还是老百姓手中的那张选票。

到了3月13日蓝营台北大游行,一时风云又变,从中山纪念馆到“总统府”几公里的途中,水泄不通,数十万蓝营群众扶老携幼,摇旗呐喊,声势壮大,据蓝营方面报道,今天全岛有三百万支持蓝营的人走上街头,人数之多出乎不少当地人的预测。

大游行和集会有序进行,没有出现任何违规现象,在主会场和“总统府”前的空旷地有一条数十米的隔离带,警察一字排开,零散的人群仍可进入。数十万人在主席台前呼喊“陈水扁下台”,但没有一人冲向警察设置的铁丝网隔离带。主会场设在“总统府”前面的凯达格兰大道,我站在离连战不远的主席台的左下方,亲耳听到他的有关大陆政策的最新叙述。连战和夫人连方瑀还走下主席台,全身趴在地面,五体投地亲吻地面。在同一时刻,宋楚瑜夫妇在台中会场含泪跪下,亲吻地面。这个行动的象征意义正在被解读和放大,对民众的心理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力。连战的讲话和行动是蓝营为选战的最后冲刺,蓝营在大陆政策上的模棱两可,一直被民进党抓住,攻击蓝营“亲中”,连战今天的新说法对争取中间选民可能起重要作用。它标志着蓝营对两岸关系重大的转变,已和民进党的相关叙述无多差别。

当晚,李登辉和陈水扁在高雄有五十万人参加的绿营大会一同登台,李和扁责骂连战亲吻土地是“欺骗”,李说:爱台湾为什么把钱放在美国,他号召“不许旧势力复辟”,“消灭外来政权残留势力”。83岁的李登辉为陈水扁拉票已到了不顾老命的地步。

选战已进入到“割喉战”和“肉搏战”。台湾至此政治生态已经大变。


2004年3月13日于台北
shingotroy 五毛先顧好你家吧

我看你國主堡要大爆炸了
窝佬路过的 Truth Hurts
黑社会和体制内的边缘但还有点资源的小官吏,基层军官。

历史上所谓的农民起义也不是真正意义的起义,只是暴动,但结果一般都会被上述人利用。

上述人都无法重新建政的时候,就只有外来征服者叻。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我猜测是失业/失去固定资产的中产阶级
工人,农民
答:中共。
回答完毕
止暴製亂 關于何氏
很難聽的話,但這是事實
我觉得应该是所有阶级,因为所有人都在恐惧中简难度日,其实他们也想解脱
我坚信 中国人奴性很强 很能忍 (除非到了没饭吃才会闹)。
我觉得是由大资本家,先把墙推倒,大家睁眼看世界以后,很快就倒了。但这要牺牲大资本家,感觉他们输时不愿意
时事热点事件新闻。
想多了,我们现在一个地方游行或者维权、你听得到?虽然经济形势是不好,但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一个世界第二的经济体、中国人对政治冷漠、喜欢赚钱、也给了之政权统治的机会,没有到那个人人吃不起饭的时候、顶多就是政变。
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是指1911年4月27日在中國廣州起義(即黃花崗起義)中遇害後葬於廣州市東北郊(現市區越秀區)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墓的革命黨人。

七十二烈士屍骨由潘達微收葬,改原地紅花崗為黃花崗,最初只是黃土一抔的墓地,甚為荒涼。1918年,滇軍師長方聲濤(方聲洞之兄)募款修墓。1921年,紀功坊、墓亭相繼落成,又查七十二烈士之外,尚有十四名烈士死於黃花崗之役,共八十六人,姓名全部刻於《廣州辛亥三月二十九日革命記》石碑的背面。

七十二烈士墓中有一墓亭,內有一座上書「七十二烈士之墓」的墓碑。亭前右側碑亭內立有「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碑」,其上刻有72位烈土的姓名。左側另立一「補書辛亥三月廿九廣州革命烈士碑」,上補刻有1932年審查所得的13位烈士的姓名。

七十二人中有六十八位屬於洪門成員。


也就是說黑社會、工人階級更有可能。現在很多的白領都會淪為菜人,因為無論在網絡世界中他們如何成功,在現實生活裡,就是個鳥槍都不會造的費拉。

如果你們想改變這一切,就去互聯網檔案館學習武裝知識。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已知:这件事情几十年来只有嘴炮。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