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有不少葱油是在粉红蓝丝五毛堆里或者体制内人员包围之中,大家总结一下调整情绪保持斗志的方法!

我的方法是:第一,反抗绝望!越是感到绝望越是觉得坚持正义和良知是必须的,是有意义的,因为总有积极的心理暗示,以前绝望过,现在一点儿都不绝望了。

第二,阅读历史上关于异端的书和人物,比如布鲁诺因坚定支持日心说在罗马的鲜花广场被烧死了。为了坚持真理人都被烧死了,葱油们被人误解一下哪怕是被严重洗脑的爹妈骂那也不算什么了。所以就算遍地是粉红一片漆黑,大家都觉得我们是疯子也不要害怕(如果你表达看法很多人听到闻所未闻的东西难免一下认知失调,错把有启蒙精神的人当作是疯子,见鲁迅小说《药》)。有信念有理想坚持正义和良知的人是不会被打倒的。看看六四的人死后精神还存在,港人的抗争也是六四精神的一种延续。
到如今因为认知观念不同已经与不少以前的朋友亲戚疏远,但是这并没让我感到多么痛苦,慢慢也有不少人的认识发生了变化与我靠拢,来来去去的人一直那么多,我自己只会觉得更加坦然了。

第三,试着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比如来品葱,那么也不会感到孤单了。

第四,从心理和现实上认识到人道的路是一条长期的艰辛曲折的道路,如果要与强权做斗争那么绝对不能想着毕其功于一役,而要不屈不饶地坚持下去,就像香港的同胞一样。从雨伞运动到现在,他们也蛰伏了五年,而且现在他们还在坚持。可以说,香港人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反抗者心上的一盏明灯,所以我要向香港的同胞们致敬!!!每当我感到悲观失望的时候,就会想到战斗在反抗极权第一线的香港同胞们。

第五,不要散布恐惧,散布恐惧你可能一不小心就成了极权的帮凶。看刘晓波刘霞的视频,他们从来不传播恐惧。同理,不要散布绝望情绪天天喊做什么都无用只能等死,情绪是会传染人的,尤其是面对那些软弱者习得性无助的人,散布绝望可能只会让他们更努力去靠近目前看得见的权势去高唱爱国爱党来获得心理支撑。要学会理性思考不要过分情绪化。当然葱油如有不良情绪可以表达出来就像去看心理医生获得舒缓一样,以便继续战斗。

大家还有什么方法请讲!
已邀请: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我姥爷,十几岁就帮共党做事(太姥爷会修理枪械),蹲过国民党的监狱,受过酷刑也没有出卖同志,入党介绍人是薛蛮子的父亲,解放后本地铁路局首任局长,三反五反被人诬告贪污,经调查清清白白,文革被整死,当时我母亲才十四岁。

我母亲,右派子女,文革时亲眼目睹自己同学被流弹打死。

我爷爷,地主,被斗死,家财尽沒。

我父亲,地主的狗崽子,黑五类,大饥荒时期差点饿死,靠吃喂猪猪都不吃的蚕豆秧子熬过饥荒,青少年时代唯一的印象就是吃不饱。

就共党干的这些破事我从来就没相信过他们。

习上台初期,连法轮功都觉得习能当戈尔巴乔夫,拼命捧习,认为习跟江是死对头,要办江,要给法轮功平反,要平反六四,甚至要搞民主当总统。

结果呢,现实的嘴巴子把法轮功脸都打肿了。

习不仅不想当戈尔巴乔夫,甚至想当再世毛贼!

从反腐开始就照搬的毛的文革,每项政策都是把毛时代臭名昭著的运动加速搞一遍。

搞民主当总统?不仅不肯民主,反而修宪搞终身制,直接把政治体制带回毛时代。

平反法轮功?不仅不给平反,反而把整法轮功的方法推广到新疆。

平反六四?给李鹏定的调仅次于邓小平,把镇压六四作为李鹏的最大功绩。现在对付香港又用的六四那一套。

总而言之,只要吃过共党的亏,了解共党的真面目,无论五毛粉红说出花儿来,也改变不了我对共党的仇恨,说句不吹牛逼的话,从运动式反腐开始我就断定习是毛2.0,后面的所有政策我都根据毛的行动轨迹猜了个大概,哪怕在法轮功跟民运把习视作千古圣君的时候我也坚信习就是个混蛋,会像毛一样把老百姓仅存的一点点自由也抹杀的干干净净。
不会游的鱼 观察 马列邪教残害人民,人民应该用脚投票。远离独裁邪教奴役,勇敢为下一代追求美好生活。
最后的良知,坚定的善良和信念,抵挡共匪的脑控。
最近就處於一種比較絕望的情緒裡,覺得在牆內的生活透不過氣來,真希望有道友能解解情懷。普通出身,父母農村出身,沒有很多錢,自己已經很努力奮鬥到了一線城市,非技術工作,是不是肉身翻牆幾近無望了呢?
我觉得哪怕是文革时期大部分屁民也都是吃瓜群众的心态,能独立思考的不多,大多是跟风。所以不必太把那些粉红无毛放心上。隐蔽好自己寻找伙伴,尝试转化中间派,挑拨顽固派,做到这样就行了。
绝望的时候杀几个贪官拉他们一起进地狱,这样不枉一生
Mercurialit in europe
be water.
1. 在中共有能力伤害你的时候,不要着急
2. 尊重在中国反抗的人,普通人没有拯救恶魔的义务
3. 学习香港经验,反抗是和共产文宣的战争,也是底层维权的总和
killreddragon 将红龙斩落地狱,在帝国的灰烬上重建邦国
布鲁诺其实并非是主张日心说被烧死的,而是宣传赫尔墨斯教派被烧死的,他的日心说是一种密教神秘哲学而非实证型科学理念,只是纯粹的宗教冲突。布鲁诺其实是一个类似于神秘学者灵修者男巫之类的角色。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16
  • 浏览: 4755
  • 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