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有没有进行自我民主改革的可能性?

最近在这里看到很多关于中共的终结方式大部分有3种可能性:1苏联式垮台 2 德国纳粹式自毁 3 朝鲜式锁国 请葱有讨论有没有其他的可能性? 有没有自我改良的可能?为什么?
已邀请:
Alicia 人人都戴著一頂面具,誰知心中想什麼?
自我改良的可能性,早就在包子称帝后,就没有改良的可能了
beark 小熊维尼
如果你说的自我改良是把包子干下去,这个可能性是有的。

如果你说的可能性是改良成民主政治,这个短期内是看不到的。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權錢結合,權力代表錢,誰會嫌錢多放棄錢?
尝到独裁权力的滋味后,怎么可能开放民主,你没看到越来越专制了吗
亞洲天王東方不敗 新香港鬥士,12屆大會冠軍,前任洗牌同盟盟主「紅心王」(King of Heart),自創流派東方不敗
總書記自我改革然後不就失敗啦,監禁被旅遊一套
......趙紫陽

總書記自我加速中,亡國倒數?亡黨倒數!
......習包包

堅持自我改良?沒戲啦!睡大覺
不可能,这个集团犯下累累血债,他们害怕被清算,会更加牢牢握住手中的枪
天上掉馅饼的事没任何可能 

民主化要么是党外人士不断冲击威权体制直到统治者不得已妥协

要么是中共在战争中被美国彻底击败然后中国重开机

现在来看 第一种没有任何可能

第二种就等着包子武统吧 可以确定的是包子武统必败
方子 天容海色本澄清
你看一下有本书,叫赵紫阳还说了什么,看完你就会明白中国政治改革之难。而现在比当年更败坏。不用指望了。
熊熊 最大的特長就是沒有特長「熊熊波動炮」Σ( ° △ °|||) .:∴風紀委員(休暇中)のくまクマ熊ベアー様!
我覺得很難,所謂改革派有一些都跑到國外去居住了,然後紙上談兵地所謂改革,
改你姥姥。
還不如等維尼失勢來的現實√
绝逼没有啊。
为什么要革自己的命呢?
没理由么不是。
Sodom 索多玛没有一个无辜的人
稍微多看下中国几千年以及ccp建党将近一百年的历史,再参照中国的现状以及中国人的德行,很容易就能得出答案。
樱花白帝剑 在毁灭的大火与硫黄从天而降之前,他们愿意毁掉一切希望,以为靠着恐惧与肆无忌惮,可以挡住耶和华的怒火。
共匪不管怎么搞改革搞开明专制都不可能放弃一党独裁的特权。只要还是独裁政府就搞不好换届了就要倒行逆施跟习包子一样。只有废除一党独裁才行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世事盛衰无常,再强大的国家终有灭亡的一天;再伟大的英雄一旦权力在握,日后也会腐化堕落。

——杨威利

 我曾经以为朝鲜在金三胖上台后有机会实现民主,因为我以为三胖是接受过西方的高等教育,见过民主世界。现在看来我错了!
 

 我曾经以为大陆可能会在80.90.或者00后上台掌握实权后逐渐实现民主,直到我到海外工作后跟同事们聊天发现至少在大部分90后即使掌权也没希望。我身边就没有一个在我看来思想正常点的!
也许是我思想不正常,所以我才来品葱群求验证我是否正常
konami 請明澤姊姊跟我進行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很多蔥友應該讀過莎士比亞的馬克白:

我的雙腳已經浸在血泊中,就算我不願意繼續前進,回頭的路也是一樣的血腥。

仇恨的種子已經種下,轉頭看看維族人、香港人、西藏人,從種子落土的那一刻,就決定了事情無法和平善了。
活摘刁近乎睾丸 沉默的大多数
赵紫阳、胡耀邦这种开局起步最终进入政治局,仍然保持初心的人掌握实权,中国才可能有自发民主改革的可能。没成功的原因是因为党内顽固势力把持军权。

如果说这种可能性在共掌权之前靠吸收人才存在,那么现今几乎很难指望。加入共产党能有资格往上爬的,无不是靠巴结和关系,以及追求权贵享乐为目的的人。并且党在洗脑教育中也就是让人们成为这样的人。

苏联式垮台需要经济崩盘到全国人民连岁月静好的生活都过不了的时候才有可能。

纳粹德国式垮台只要包皇出兵台湾即可。

朝鲜化带来的副作用会更大。朝鲜不也是有这么多脱北者吗。14亿人全部朝鲜化,不怕明白人纷纷跑路留下来的都是垃圾无法发展经济?

若想中国短期出现变故,只有第二条稍微靠谱一点。这得寄希望包子再继续误判形势认为打下台湾易如反掌才行。
Arthur_Fleck I know. Isn’t it beautiful?
彷佛你赚到大钱后突然决定把自己共产给社会
大概是没有的,之前胡耀邦赵紫阳他们不就是想往这方面走吗,这不没成功
adt 其實這不是熬到頭的縮寫
事到如今,罪孽深重,積重難返,所以應該是沒有的。這一點可能共產黨很有自知之明。與之相比,倒是反賊充滿幻想。

黨衛軍羅源曾經有一篇文章叫《“自由民主派”若得势,共产党人连骨灰都难留》。原文在觀察者網。已經刪除。網絡存檔還有。https://web.archive.org/web/20150929162857/http://www.guancha.cn/politics/2015_09_27_335773.shtml

在罗马尼亚,罗援想去参观一下罗马尼亚原革命领导人乔治乌·德治的纪念塔。但去后罗援才得知,这座纪念塔现在叫“无名烈士纪念塔”,塔前点着长明烛,有士兵把守,任何人不得接近。

纪念塔周边铺着大理石,以前立着一些幕碑,这时,从塔里走出来一位老人,他是纪念塔的工程师。他说,“埋在这儿的都是罗马尼亚政治局委员,但现在墓碑全都清空了,墓地被挖成了深坑。”

另一边有一条弧形走廊,也就是骨灰墙,摆放的都是原罗马尼亚中央委员的骨灰,“我去的时候,这些骨灰全没了,被清理了,不允许摆在那。”

这给了罗援一个启示,“如果让所谓的自由民主派得势,倒霉的是老百姓。这表面上看是一场民主的革命,实际上也是血雨腥风,最后共产党人连骨灰盒都不能留下,这说明有了他们的自由,就没有另外一些人的自由。”



獨裁者自我改良的前提是改良可以帶來可預見的利益,就算不能延長其作爲執政黨的壽命,至少可以讓這個獨裁政權軟著陸。共產黨人顯然已經在六四之後放棄了這個幻想。
品茐嗅雪 雨落天娇,知我者悄,浮云万顷,静默真心
没有可能性!

专制体制受益者面临体制被推翻时的清算名誉扫地,维持现状对ta来说是最好的。
体制内人心声:早革命不如晚革命,晚革命不如不革命不革命不如反革命

李伟东:
我曾当面质疑红二代太子党改革派朋友,既然你们的老子是要推翻旧制度,建立一个平等的制度,你们为什么不去继承你们父辈的精神,也去造你们老子的反?要求你们的父辈流传下来的权力,还给人民,兑现当年共产党的承诺。为什么不这样?

你们反道说,我的江山是用三千万人头打下来的,谁想要拿去,你就再拿三千万人头来。这就是陈云的说法。

我说这三千万人头应该是你们的负债啊,怎么成了你们的资产?你花了三千万人民的头打下江山,然后你承诺把权力还给人民,那你应该还这三千万人头的债才对啊!怎么成了你的资产,你拿出来要挟别人。但是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

他们是这样认为的,他们认为这个江山就是他们打下来的,所以财产和权力都应该由他们红二代太子党继承。

我说你们讲打江山,坐江山,是不是又陷入到你们老子所反对的专制和封建主义当中去了呢?得不到正面的回答,反正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
ps:

世俗社会一党专制和民主是不能共存的

正如八九六四时期,人们的政治思维都还很幼稚,赵紫阳本人、学生们的所谓“爱国民主运动”(包括现在墙内信息茧房教育下的大多数年轻人、改良派)都还认为一党专制和民主是可以共存的;他们认为自己的诉求只是要求解决腐败、开放言论等等,根本不认为自己是想要推翻共产党,所以绝食要求官方撤回反动反党反革命暴乱的社论定义;很多学生根本不知道过去共产党干过那么多坏事,更不认为所谓解放军、子弟兵会对学生、人民开枪。只有邓小平等强硬派和想搞颜色革命的“黑手们”是清醒的。最后邓赢了。

邓小平知道一旦搞选举、自由化,最后一步步就会动摇中共一党专制。赵紫阳也是在去世前才慢慢改变自己的看法的。

陈云:
1中国人好管,饿死也不造反。       
2党内不能判死刑,因为儿女不好相见。       
3权力要交给儿女,不会挖祖坟。       
4不能开放新闻自由,国民党就是因为开放新闻自由,才让中共可以煽动百姓,今天如果开放,草民就会来夺权。
陈云&邓小平:红色家族每家出一人担任接班人,其余经商。党的统治不可侵犯。
习近平:要守住共产党的家业。

王军涛:搞专制的人如果你仁慈,人民很快就要自由要民主了,到那时你是彻底抛弃专制呢,还是对人民亮剑?只要你剑一亮出来,惯性就会逼得你一步一步地,从所谓的维稳,到最后建立彻底的独裁和专制。

————

专制体制会让原本想做好事的人,变成腐败的受益者,体制的辩护者。

有个官员刚上任时看到苦难的受灾农民向他送礼物感谢,希望他能为民做实事。当时他感动的热泪盈眶,心里发誓一定要做父母官。十几年后,一样贪污腐败,把家人、亲戚、情人,朋友,官场同事,照顾得很好,关系融洽。

小粉红们:难道我们没有看清吗?
是的。

有的人想帮国家解决问题,有的人想借问题解决国家。
如果你觉得你的祖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政府不好,  你就去考公务员去做官,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  就从你开始做一个高素质的公民, 
如果你觉得同胞愚昧无知,就从你开始学习并改变身边的人,
而不是一昧的谩骂,抱怨,逃离。



有的人想帮国家解决专制腐败,有的人想借国家之名维护专制独裁政权。

有的政府解决问题,而有的政府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国家是个不动产,是中性的,没有好坏。

不好的是体制和政府,所以要推翻维护专制体制的政权。

如果你爱国,请不要把它贱卖给专制独裁政府。

我只做公民选的官,不做专制体制和中共给的官。

民众素质不高的原因正是专制政权的愚民教育和政策,改变只能从推翻体制开始。

当法律和承诺被践踏,批评和建议被污名,声讨和控诉被禁声,维权和自救被打压,还在为体制开脱辩护的人便是罪恶的帮凶。

就像《铁齿铜牙纪晓岚》中,纪晓岚对救灾不利的腐败官员嗤之以鼻、愤恨不平,和绅却道出背后原因:不先喂饱官员,谁来给你发粮食救灾,自古以来清官凤毛麟角,贪官不计其数,不靠贪官我能靠谁。https://pincong.rocks/video/1156

皇帝和贪官能赚轻松的钱为什么要赚做职业化、市场化的物业公司的钱。几千年的专制体制现在还在继续着。

没有监督,没有权力制衡,社会运行成本高,且脆弱。

没有民主、宪政,中国千年专制轮回还会继续上演同样的悲剧。

夏业良:
那些说批评政党是没有建设性,没信心的表现,难道我们没有建设性吗?我要讲对中国进行根本性的制度变革,才是最大的建设性

————


期望专制统治者良心发现主动交权于民是不可能的。

夏业良:
如果有人告诉老百姓:如果有人告诉老百姓说,如果上帝可以改变中国,让你选择让中国变成一个类似于美国那样的,先进的、文明的,自由民主法治的国家,我相信中国的老百姓绝大多数都会选择愿意。

但是有些人你要跟他讲路径,你说,我们通过一场革命,通过暴力流血的方式推翻中共,来实现这样的制度,这时候,公开场合90%以上的人可能会不愿意,私下可能有70%-80%说不愿意。

原因什么,因为他们有可能遭遇风险、社会动荡,虽然对他们来讲最终的结果是好的,但是一场革命要多长时间啊,10年20年或者更久的话,会影响我的生活,结果不确定,现在能看到的结果虽然差点,但觉得能过。

所以必须有外力冲击,能够让大家都有信心,都有动力,愿意拿出自己的财力、时间精力投入到这场运动中,达成那样的一种态势,才有希望。

但是现在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唉,民主是个好事啊,你要说民主自由我支持你啊,但是要我出钱、出世间,长期地来帮助你做,对不起,我没时间,你们做吧,我支持你们,但是我不来。




~~~~

没接触过社会的粉红被困在一个有人喂养的信息茧房中,没体会过社会真实的运行规律,很难有反思感悟。不过好在中国没有像朝鲜那样封闭,信息还是能通过缝隙传进去,这就是一场信息舆论战,已经持续70年了。

1选择相信大多数人是容易的,做异类是艰难的,哪里都是这样,压力像空气就在那里。
2路径依赖,走容易的道路就很难主动换一条艰难的路,而探索真相不仅需要勇气,还要耗费时间精力。
3加上屁股决定脑袋,粉红家庭的利益基本都在墙内。
4最后是自我合理化需要,人很难否定(特别是公开否定)自己做过的,和认知的是错的,那会导致认知失调,也没面子,谦虚是需要认知能力的。

----
————

墙内人从小接受的教育是民族主义爱国教育,就像传闻习近平在一张画着熊、鹰、等动物围绕大陆,代表所谓列强环伺中国的《时局图》前久伫不肯离去一样,被植入了一种受害者心态,潜意识就会想到所谓”报仇雪耻、民族复兴“这样的极权专制、集体主义主导的宏大叙事,零和博弈思维和历史因果仇恨感。

而不是现代平等非种族的原子个人式的面向未来的开放理解包容的心态。

于是这样教育下的人普遍会以国荣为荣以国耻为耻,诉求外部归因,外部解决,而没有任何对政府改变、改进、问责、参与的要求和意见,缺乏公民意识。

大多数人是随大势的,更处在信息茧房中,从小被洗脑,信息不对称,不用期望三言两语能让对方直接转变,那种情况极少,所以降低唤醒预期。

————
喝茶+口袋罪入狱+镇压出头者制造恐惧心理+收买、留把柄、互纳投名状+从小洗脑愚民教育+文化审查+封号、控评、网军+官媒舆论引导+党管经济=暴力+谎言=中共党天下专制运营


ps:清醒的葱油始终要明白两点:

(1)墙内民意不是真的民意,因为没有【话语权】;封锁言论之下的民意是操纵下的民意,言论不自由的环境下民意是扭曲的。如果不是封号、控评、网军,舆论阵地早就被攻陷了。

(2)专制统治靠的是暴力+谎言,光有暴力是不够的。所以我们需要揭露它的欺骗和隐瞒,撕毁它虚伪的面具,让它暴露在阳光下,逼迫它露出獠牙。被欺骗的人们一旦看见它真实的面目,也就知道是非了,至少很难再与它为伍。暴力维稳机器也需要经济做支撑。

墙外人、清醒者,放弃唤醒、解救以至于仇视全体墙内人,正是中共希望看到的,正中了它统战的下怀。

所以希望清醒者们坚持【自保下渗透】,传播翻墙知识和软件,传播真相,揭露中共维稳手段。
争取【破局的契机】。
一旦起势后,希望大家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力和情况支持:挤兑银行/加入上街抗议人群/车开上街堵路阻碍警车/等等...Its our duty.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鲁迅的理想我来完成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15
  • 浏览: 1782
  • 关注: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