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派与毛左有没有可能结成同盟?

两者都有共同的敌人那就是权贵资本主义。
两者都有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民主。

区别是:
自由派要通过西方法治来维护民主。
毛左则认为统治阶级制定的法律只能是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只有通过不断的斗争才能维护民主。
反共左派 黑名单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覺得民主社會主義者與托派可以跟自由派結合,因為兩者雖然在經濟上不接受自由派裡邊的自由保守主義者支持的自由市場經濟,至少承認民主政治,承認公民權利,只是經濟上主張民主混合經濟與民主計劃經濟,毛左經濟上認同極權計劃經濟,政治上支持一黨專政,他們只是希望把鄧右共產黨換下來,毛左本質上還是屬於極權陣營的。
如果能坚持“先剿匪后谈主义”的话,可以。
然而,中国人已经无数次证明了他们做不到。
加速加速加速 ? 北方汉人 排外主义者 单一民族主义者 种族歧视者 俗称皇汉 信仰古典法西斯主义 我反对二战纳粹对汉族的暴行 但同意他们的政治理念 我不在乎对其他种族或民族的屠杀或压迫 甚至支持 / 我认为白人是汉族的目标与敌人 / 永远支持大屠杀进步主义者
没错,当年中国的自由派就是这么想的,下场都知道了。
在世麦卡锡 古典保守主义者,反康米,渤海联邦支持者
不可能,如果毛左或者列梅毒派在革命后掌权。我会一转便乘保皇派。
你和毛左合作,过程中一定会被清洗出局,他们是专业的,然后再来一套。公私合营、三反五反、大跃进、文革。
我还不如支持现在的中共,起码有饭吃。
毛左的目标是民主,我没看错吧?中国毛左什么时候还有这境界了。
欧美那些毛左根本就不知道真实的毛是怎样,毛对他们来说只是个挑战体制符号。
mk999999999 粉红的克星
中共文宣放出的毛左文革警告不就是为了防止这事发生吗?从前面言论看做的还是成功的
毛左也是有兩派的。

一種是推崇毛澤東宣傳的社會。
一種是推崇毛時期實際的社會。

毛左和毛左的差別,比毛左和自由派的差別還大。
毛左很鄙视民主的,至少是很鄙视西方那种有法制支持的议会民主的,他们想要的民主是那种多数人暴政,所谓无法无天是也,他们对反对派没有任何尊重可言,必须要打翻在地的。最毛左的人就是文革那波造反派,连毛本人都看不下去,最后把他们都搞掉了。

最终目的如此不同,那除非有共同的敌人,否则很难联合
adt 並非「熬到頭」的縮寫
保守估計,毛左會秉持一分革命,兩分嘴炮,七分發展的路綫,樂觀自由派和現政權打得血流成河,最後由毛左掃清六合成就新的一黨獨裁和社會主義。1930年代歷史重演。

樂觀估計,毛左會和自由派成爲親密戰友直至戰勝(或部分戰勝)現政權,建立一個新的共和國。建國之後,毛左繼承雅各賓派的優良傳統,將自由派(吉倫特派)打成現行反革命統統送上斷頭臺。

總結,想和毛派一起搞革命,那就是耗子起了和貓約會的心思。法國大革命,蘇聯大清洗,國共合作對日戰爭殷鑒不遠。
香港暴徒杨爱民 仰山村驻品葱大使
很久以前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说法,中国可行的办法是公有制和私有制联合起来对抗官有制
biqimingzile 人生何处不精分
毛左又不支持民主,他们想的是公有制,抢别人手里的东西。这怎么合作
gratesque I follow Truth
同盟的前提是没有180度的对立,毛左和黄左走到一起的旗帜只有一面,就是目前共产党玩得风风火火的大中国主义。

至于为什么大中国主义最多玩到这程度,看看已经写过的解释: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5649
自由派民主派基本都是反贼,首先就是反毛反共,毛左是把反毛反共的人都当成敌人,他们遵从的是两个凡是。这两种人无法统一战线,共识太少了。毛左不会给自由派言论自由,他们既无常识又没有逻辑,根本无法沟通。
食屑海豹 他们给海豹只喂面包屑
@香港暴徒杨爱民 

这个是法国劳动党等等19-20世纪初社会民主党/社会自由党的主流意见,用政策+工人入股来反制大型企业,二战后欧洲的拆分财阀政策也算是一种延续。现在中国已经倒车回到了这种原始手段再次值得一试的程度……

被迫拿出社民和公团的古董来对抗包子特色新时代,太有讽刺意义了。
如果可以革命成功以后分裂成两个国家,那么就可以接受
矫枉必须过正 最近比较关心日本政治
不可能,而且绝对别打这么危险的主意。

敌人的敌人不是朋友。
毛左分为很多种,要区别对待。
如果是支持北欧的社民主义可以结盟。推翻共产党建立民主新中国后,支持社民主义的政党可以和其他政党进行竞争,占优势时政策偏向社会主义,占劣势时政策偏向资本主义。
如果是支持列宁的那种共产主义则必须当成敌人。这种人在夺权之前可能会讲一讲民主自由,夺权后一定会消灭所有异见,实行极权统治。中共当年就是这样谎称为了人人平等的民主自由社会而战斗,结果夺权后没过多久就开启各种大清洗。
magrabee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跟毛左结盟?疯了吧,别人跟你来个遵义会议传统艺能,你确定能打得过毛左不被夺权?
奪權前的毛也是歌頒自由跟美國爸爸,打出了反獨裁暴君的旗幟,如果是真誠依照這路線的廢青mode自由毛,也算是有共同語言
做不到,倒不是中国人什么爱内斗劣根性做不到之类原因(个人认为就算有也只是比较次要)而是两派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毛左本身就是共匪一个不入流其不得志的边缘化派别,它本身也是共匪。
要傻到什么程度才会觉得跟毛左能谈民主?
1979年到现在的大陆再怎么样不堪,也总比1949--1979那段日子强吧?
范松忠 黑名单 我从没什么灌水,泄露个人信息,一直给予观察和黑名单,这次居然又永久且不再撤下之黑单处理,没关系,算了。跟大家道别。这次我不仅跟中共国告别,跟中文也告别了。各位好人珍重。
那就是美苏在二战的同盟一样,二战之后就……
你肯定明白结果。
暴动喵 gay 光复中华,时代革命!
题主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区别不同类型的毛左,下面我来谈谈我对不同毛左的看法吧:
第一种毛左是最为大家所熟知的崇拜毛泽东、向往朝鲜的老一辈毛左,以乌有之乡、红歌会网和红色中国网为代表,这些人向往的是毛时代的大锅饭体制以及可以随便批斗官僚和反毛右派的“大民主”,对欧美的自由民主普世价值极端敌视,不仅在“反对境外颠覆势力干涉中国内政”方面和国内的自干五、小粉红是一致的,而且支持比现在习近平开倒车更残酷的政治清洗,因此这部分人不会成为自由派的朋友,相反是很危险的潜在敌人,对这部分人自由派应该保持警惕。
第二种毛左是近些年在高校崛起的新一代学生毛左,以佳士工人声援团、北大马会、南大马会、人大新光社团为代表,我在佳士工运期间加入了佳士工人声援团开的电报群,与参与佳士工运和北大马会保卫战的毛左学生打过交道,感觉上他们没有老毛左的那种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相反很反感中共宣扬的“境外势力”那套说辞,也支持香港“反送中”、709维权律师抗争这样自由派支持的运动,其关心的重点也是维护工人权益。这部分人的问题在于对毛时代的文革过于浪漫化,对文革期间的各种反人类罪行缺乏了解,不过我觉得现阶段自由派是可以和这部分学生毛左在具体维权事件上进行合作的,并且应该尽力争取将其转化为支持民主宪政的民主社会主义者(事实上毛左学生内部不乏反思文革并有社民倾向的人)。
第三种毛左是在《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出炉后在微博上出现的反条例挺习毛左,这部分人的观点是认为习近平是毛派,习近平身边都是走资派,其中李克强是高层的走资派头子。这部分人并不积极参与甚至反对工人维权,在政治议题上除了反对李克强外和一般狂热拥习粉红几乎没有差异,对于这部分人可以鼓动他们搞事冲击维稳体制,但是不能信任和合作。
jsglsjh jsglsjh
涨姿势了原来毛左还有那么多种……

看到建议说要区别对待,按照墙国的经验我仔细研究后发现,虽然他们分很多种,但最后类别还是一致的,那就是:

有害垃圾。
NZRdlClr5 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討厭的東西是李氏遺傳學
毛左很可能是世界上離自由或民主最遙遠的物種
不斷鬥爭這句話本身就是在否定民主,民主的基本就是「商量並達成共識」而不是「比拳頭大小並達成共識」
如果不斷鬥爭就能維護民主,那就連發情期的雄性麋鹿都比人類民主。他們不斷鬥爭,而且每隻麋鹿都只維護自己的利益,完全符合樓主給毛左民主的定義
而且麋鹿鬥爭到死的幾率比毛左鬥爭到死的幾率小太多了,所以與其和毛左聯盟,不如和麋鹿
TNT001S 赛博兰德去中心化革命机器
想这个问题前应该好好去了解一下毛派和现在大学其他新左翼的情况,不然等着被毛左手撕,品葱上大部分用户没和列宁式左棍打过交道还是太天真了,特色党对内防左派和防工人是一个级别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28
  • 浏览: 4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