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学法律的学生也跟法盲一样?这说明了什么道理?

当年墙内热播江歌案的时候(江歌案是一起于2016年11月3日凌晨发生于日本东京都中野区的凶杀案,点击此处产看详情)的时候,墙内很多人高呼应该判陈世峰死刑,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后来法院判了20年有期徒刑,导致国内舆论一片哗然,不少人认为日本的司法制度很腐败、法官没有良心,因为这个案件审理的时间很长、律师辩护权太大、没有判杀人犯死刑,在他们眼里只有判杀人犯死刑、诉讼程度简单迅速武断、没有律师辩护才算"真正的司法公正”。在浏览墙内舆论的时候你可以发现发表上述言论的人也包括很多中国的法学生(学法律专业的学生,本科专业通常叫法学),他们的学历不仅仅局限于本科专科,甚至还有法律硕士。每次墙内媒体播报相关刑事案件时出现这种舆论很正常,因为大多数中国人没有法律意识和人权意识,但是学法律的人也这样,这不得不令人深思。

如果你浏览新浪微博、法硕考研和法考的论坛、贴吧、QQ群等你会发现,有些法学生反对西方的刑事诉讼制度和人权制度,反对刑事辩护,主张杀人犯就应该判死刑、杀人犯不应该受到辩护,还有的法学生主张增加死刑和滥用死刑、反对减少死刑和慎用死刑,更有意思的是还有主张恢复灭九族、凌迟、车裂的言论。有时候这些人会因为观点矛盾发动网络暴力,对那些理性的法学生人肉搜索、人身攻击、恐吓威胁,我就见过这种事情。

这些人只是墙内法学生中的一部分不能代表全部,但是这种现象足以反映出中国法律教育的问题,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哪些?这说明了什么道理?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因为法官也都是法盲,我在中国经历过缺席审判,法官判决照顾缺席方的情绪,理由是怕缺席方将来找上来理论,当场我差点掀桌。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有的中國人身爲中國人、母語是中文,卻還念錯中文呢
還有認真説的話
其實網絡發言本來就不一定是代表真意,很多人只是怎麽贊多怎麽來而已,不一定要對得起自己的專業甚至不一定要對得起自己的觀點(如果他有的話)
然後加上一點洗腦,法律系肯定是中國最臭的幾個專業之一,畢竟畢業以後的世界也是中國最臭的幾個業界之一。既然中國司法不獨立,法律服務於政治,那基本把他們當成政治系學生沒問題
kalinka 舉重若輕
去年七月,我服務的單位的子公司(位於中國某二線城市)  ---因細故和當地另一間企業發生糾紛
對方請了律師提告

這種事情我都尊重,你覺得你受有損害而提告,本來就是你的權利
雙方藉由訴訟制度把問題說清楚也好

所以我的部門收到訴狀後,我立即禮貌性打個電話給對方律師,順便交換一下意見

這位S律師,在電話中倒也客氣
但一直要求我方提出某項書證

我跟他說:這項書證涉及我方營業秘密,自然不可能平白奉送給你
你若認為有證據偏在的問題導致因果關係證明困難的話
屆時再向審判長聲請調查證據吧

接下來好幾天,我的電子信箱不斷收到S律師寄來的催促信函
內容同樣都是要求我方提交他想要的資料,好像我欠他一樣

我後來真的火大了
我跟他說,S律師,我們都是法律人,我們現在就當成是互相切磋法學知識
請問:你要求我方提出○○資料的請求權基礎是什麼

從此我就沒再收到S律師的任何消息了,我打電話過去也不接

-----
當然這個案件後來有另一個發展,在此不提

我想說的是,以我唯一和中國律師打交道的這個經驗看來
你們不重視基礎法學能力的培養,以致於處理問題還停留在菜市場風格的吵吵吵,而不是以說理論證取勝

二十年前我還在學校的時候,有些親中派老師總說,大陸學生好用功啊
你們都快被人家追上還不知道

二十年過去了,我想和這些老師說,老師 您多慮了
中國的學生或許用功,但他們的社會結構註定讓優秀的學生只能當碼農或進投行
沒有人願意把更先進的法學思維導入社會,而這個社會也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楼上说的基本都对,就是没回答楼主的问题(笑)
中共国的大学法律课程,基础还是从西方翻译照搬过来那一套。虽然他的宪法很多地方模糊,执行起来像厕纸,但在课本教育方面还是正的。
所以学法律的人学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现,他们课本学到的东西,和中共执行起来是矛盾的。法律学的好的学生就会发现,中共是不合法的,中国社会是畸形的怪物。因为法律代表的是秩序,法学课本上学到的是旧有秩序,而马克思主义倡导的是砸烂旧秩序。
所以就有了罗翔那个:寻衅滋事罪就是个口袋罪。当然更直白的他心里明白也不敢说。法律学的好的学生,是很清楚,他们学的东西在中国就是屠龙术,因为中国是”无法之地”。
最后情况分为如下三种:一开始就想明白的人,干脆不在中国学法律。学到一半想明白还有良知的人,去干别的工作。学明白没良心和没学明白的,去胡言乱语给中共当狗,他们不能被称作人。
FareedZakaria 才华横溢的observer of democracy,代表作《自由的未来》。
哈哈,我有个半反贼朋友就立志学法,想劝劝她慎报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这货虽然成天拿“以后跑路到新西兰过田园生活”开我玩笑,但对负面的一些东西了解真不多....
首先,中国法学生受到的大多数训练,都是具体法律而不是legislation,说白了就是背法条多于学习立法的精神和哲学原理。法律是很综合的学科,政治哲学的背景跟不上、社会学的背景跟不上,其实说是法学生,跟十九世纪欧美那种毕业可以直接从政的法学生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其次,毛主义的“专政”思想乃至中国古代的刑律思想,和新康德主义的“法治”思想是多有龃龉的。
新康德主义法律精神的鲜明体现,是哈珀·李的《杀死一只知更鸟》——阿迪克斯对于公正的坚守、对陪审团制度和“民意”的反思、其中对于诉讼场景的描写也让人印象深刻,对我来说仅次于《卡拉马佐夫兄弟》中的菲久科维奇。“勇气就是你做事仅仅因为它是对的,而不是胜算很大——事实上赢的几率很低,但有些时候,我们还是能赢。”
我其实一直感觉到,中国和苏联的不同,在于文化传统。俄罗斯人信仰东正教,社会上的神秘主义氛围相当根深蒂固;而中国古代则是直接把皇权和用来辅助统治的儒学奉为信仰,它们对于个人的约束力是极其有限的——更何况,中国政治制度的内核还是秦制而非周制。我并不完全同意“罪感”和“耻感”文化的划分,但有一点显而易见:所有人都犯罪的事实并不能赦罪,但如果所有人都无耻,那耻辱感就会烟消云散,造就一个无耻者的国度。
刑律,彰显的是统治者的意志;而”专政“,彰显的是窃取了民众被代表权的统治者的意志。伴君如伴虎,连描述苏联的学者都说,”党治制“即便有法律,也不是法律约束党,而是党利用法律进行自身合法性的伪装。
兔兔兔 我爱德国,我爱自民党,我爱拜仁慕尼黑
台大法学院的课程很多是从立法意义开始的,即立法初衷,也鼓励学生考虑法律的不足之处。而国内的法学院就是填鸭教育,当作工具教给学生,不许思考不许质疑,只有操作的份。自考的那批更简单,就是为了考试而突击,他们学的不是法律,而是如何从法律书找答案而已
在中国学法律类似于学神学 老也用不上 任何东西都是实用的 中国没有法律 所以他们的技能是贴近中国实际的 对中国现状的描述和总结
besiegetyranny I laugh in the face of totalitarianism and ccp.
很顯然,中國的法學生在學習法律方面缺乏法學素養和公民意識,思辨能力,學習法律只是為了應付考慮考試,學校的蘇聯式填鴨式教育,爲了考試爾臨時抱拂脚,或者是學得太死板,按照法律條文來執行法律,像上述葱油説的缺乏對立法精神和政治哲學的思考,缺乏對中國法律缺陷的反省。這種不僅體現在尋釁滋事罪和死刑,酷刑(torture)方面,對民法,勞動法的缺席和996、007亦缺乏反思和思考,當然不用說修憲,終身獨裁了。
還有就是這些法學生在某黨的持續不斷的宣傳洗腦下,由於缺乏資源和機會來接受墻外的真相和自由派的知識,從一開始就是處與中共的洗腦和思想灌輸,宣傳之下,特別受民粹主義特別盛行(全世界都是,不過中國是有過之無不及),毛概,習概,各種政治課,陰謀論和假消息無孔不入,在缺乏墻外自由知識下,而人類又是傾向於信奉陰謀論(品蔥的川粉也是如此),再加上缺乏獨立思考能力和批判能力之下,自然他們就擁抱威權和極權,反對普世價值和人權意識,覺得是西方別有用心或者虛僞。而且中國的法律也是缺乏寬容,為威權/極權政府服務的。
而且你説的是部分法學生,説明有的法學生沒有好好學法律啊,有的認真學法和鑽研法律精神的也是反對死刑或者在死刑上持謹慎態度。比如滕彪,羅翔和〈死刑的溫度〉的創作者,還有我在中國遇到的一位律師。
最後,不光中國法學生在死刑上持保守態度,很多在其他方面支持人權自由的反賊在死刑上照樣是持保守態度的。我在某辦上看到了一些反賊創造的小組,他們絕大多數也是支持死刑的,還有最近看到一個豆瓣用戶發的中國人在伊朗跟一位女人進行婚外情。裏面的用戶絕大多數是反賊,也是什麽反對伊斯蘭沙里亞法的。但是這些用戶這時極力支持沙里亞法,支持伊朗政府對那位男子死刑,石刑,鞭刑,槍斃等等。他們沒有意識到這個人并沒有反嚴重的罪行,至少沒有殺人越貨,强奸輪奸,他犯的是非致命違法事件,哪怕是破壞公序良俗(這個就很模糊),重刑都不應該,還不如説死刑。而且死刑不能解決强奸和殺人的問題,我對强奸和殺人都不支持死刑,支持50-70年的刑罰,而且是最嚴重的罪行。因爲在中國房價物價學費太高,再加之嚴女文化和制度原因,殺人强奸的是越來越多,但是這也不是文化制度的原因嗎,爲什麽都要怪在個人身上,而且死刑未必就對受害者有補償作用,因爲加害者的目的可能就達到了。這樣死刑有什麽用???
況且很多國外的研究研究顯示,死刑對罪犯的確起不了威懾作用,也許無期的有效性更强一點。而且很多國家廢死了,治安仍然很好啊,殺人强奸率就降低了。而且像台灣和日本也在逐漸廢死,雖然有的廢死團體和人權團體不滿但是也有一定進步。不過台灣大多人也是很支持死刑的,也挺保守。哎。
老胡的大哥_胡BB 大家好!我是胡的大哥,老胡舔的越嗨,我越高兴!!!
主要是把法律当做了工具,而对一些基础的司法理念,司法根源没有深究和思考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账号注销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7-24
  • 浏览: 5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