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以日耳曼人为主的国家都是高度发达国家?

百科上面的日耳曼人国家:挪威、丹麦、瑞典、冰岛、德国、奥地利、瑞士、英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再加上英裔德裔后代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清一色都是最发达国家代表
而且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内陆发达国家也都集中在那里,瑞士,奥地利,卢森堡,德国那几个大城市也大多集中在内陆。
渔猎的森林人种注重秩序的稳定和技术装备的开发,身材长相也不错,里面还有很多游牧的草原人种,向往自由团结友爱,因为喝牛奶不是日耳曼习俗,美国也大部分是德裔,没有一个发达国家是以沙漠人种为主

支那的文明成就全是3000多年来北方的蒙古人和满洲人带来的,有成就的挂牌假汉人也明显有蒙古和满洲血统,像毛贼东邓矮平陈云习仲勋这些随忽必烈入关的突厥人后代是不可能让中国再次伟大的,里面也就邓矮平有一点建设能力,因为他向往环境的开放,其他都是阴险狡猾猥琐胆小怕死的无能之辈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北歐的社會是重視公平,在維京海盜的時代,出去搶那可是把命拼。據說是維京海盜發明自助餐,那是不管是老大還是小弟都可以吃到想的東西,不會因地位而吃得比較差或好。

而德國,要知道德國的前身是普魯士,是最早推行義務教育的國家。在腓特烈大帝就開始推廣教育,到威廉三世,即使要支付法國大額戰爭賠款,也要去辦學。

使普魯士成為歐洲,以至世界學術界的核心。直到二戰前,將大量猶太人科學家趕出去(主要是去美國),那世界學術界的中心才轉移到美國。
有什么可神话的,没在德国住过吧?
人类的臭德行,大家都半斤八两。
福地 《法轮大法 洪吟》〈圆明〉李洪志 (节选)“心怀真善忍 修己利与民”
因为他们没有共产党。
朝鲜
越南
柬埔寨
委内瑞拉
“古巴的时间好像停止了,停在了卡斯特罗上台那一天。”
德国和俄国是敌对国,所以德国出钱把列宁送回沙皇俄国,效果果然拔群。
基本人类好品质平均在每个人身上比例较高。要成为发达国家,不需要一些很怪的神技,只需高比例人口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就行。泛日耳曼人族裔普遍特征:懂礼貌,爱干净(个人卫生,公共空间,私人空间),讲究审美,爱体育,爱音乐,爱艺术,守法,有公德,不互害,互相歧视程度很低(跟亚非拉华语区相比),动手能力强,另外重要的一点,不喜欢说谎(跟亚非拉华语区比),逻辑比较正常。

在这个基础上,有才能的人各自发展。

其实这些特征都很普通,但亚非拉华语区没观察到一个地区具有。

所以我认为不是日耳曼系(包括他们的混血分支盎格鲁撒克逊系)地区高度发达,而是他们是正常的,普通的,在地球上活五六千年发展下来差不多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所以只是亚非拉及华语区自己的品质特征中,坏的部分比例太大,自己低于正常水平太多。

原因可能是基因,和自然演化。但亚非拉华语区的人如果自己能察觉,是可以往自己想要的方向演化的。但大部分人,只是做基因和身边环境教给他们的事,不太会想和做跟同族特别不一样的人。
枪炮、病菌与钢铁
有空可以翻翻看这本书
西方文明并非一直都是先进代表
亚洲、伊斯兰文明在特定时段也是超过其他文明
我们都是朝鲜人 我们都是追(chao)梦(xian)人 来自大号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沦陷区 刚开始用品葱发言 但是观(shi)察(jian)已久
因为人家都是资本主义民主国家 人种只是次因 参考东德西德 南北朝鲜 以及西朝鲜和港台 在和苏联鬼子鬼混的流氓政权下老百姓都倒了血霉
而且这个不分东边西边 独裁的纳粹德国军国日本独裁哪个不是罪恶史
英国人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吧,跟日耳曼人还是有差别的。目前混得最好的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和犹太人。按照种族主义者的观点,所谓的“昂萨神族”。不过其实日本大和民族也不错,经济比德国好。二战也比德国更持久……
黄种人想变成昂格鲁撒克逊或是日耳曼人不可能,但是变成日本大和族还是有希望的。
? 這問題怎麼這麼納粹啊,都甚麼年代了還在搞民族主義。漢薩同盟自由城市的文化背景在資本主義社會的優勢敢情是虛無歷史了。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因爲他們的地理位置在歐洲,就這樣
這時候需要一點地理決定論:地理決定生態+氣候->生活方式和文化->科技樹的方向、文化交流的成本->文化交流的結果->科技樹的效率
證據就是,就算中國現在引進一大堆日耳曼移民,也不會讓中國瞬間變成發達國家
都是社会民主主义在政府影响力较大的国家,哪怕右翼党也有很多高福利政策,社会机会、资源分配平等,不劳而获的资本占有阶级较少,人民生活轻松、为人友善。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
大勇猴 杜奕謹、田勝傑共林明溱許集。奕謹禁一文勸田云:「奉使君一刪。」田曰:「可吸。」奕謹勃然起,作色曰:「汝故是草屯旭光惡徒耳,何敢譸張!」田徐撫掌而笑曰:「明溱,奕謹殊不肅省,乃侵陵上國耶?」
硬要说的话,古老年代的北欧居民其实仍然相当野蛮,斯堪地纳维亚半岛的气候使得他们演变出了相当血腥残酷的风俗——这无可厚非,实际上要在那个年代里找到没那么野蛮的原始人相当困难,

但北国的严峻环境不只教会了他们如何残酷暴虐的对待他人,也教会了他们如何与周围的人相互共存,如何尊重他人与自己的差异,如何在没有同伴时坚强心志并不再屈服,这使得在不再需要残忍杀人以得来生存的年代里,北欧的弱势群体仍拥有强健的心志与毅力,用不屈的意志来与社会上保守的野蛮残留做斗争。

冰岛,这个许多维京勇士在漫长的痛苦后寻得的新家,曾为了争取女性的权益大规模的——据记载是九成——放弃家庭与工作,以完全退出社会的形式瘫痪了整个国家,最终取得了应有的权利,

瑞典人也勇于对着将同性恋视为疾病的政权直接用“我觉得自己有点Gay”当作申请病假的理由以参加抗争。

实际上,欧洲国家作为昔日日耳曼蛮族的出身确实带来了不少野蛮的习俗,但他们在漫长的醒悟后终至能以同样坚定的、蛮族式的,决绝而坚毅的去将束缚他们的古老专制击溃。

这是之所以这些高度发达国家得以在一切上都凌驾于其他文明之上的缘故之一:他们确实曾经野蛮,但他们的醒悟使他们能以同样强硬的态度去争取更好的明天。

因为他们确已深知那些昔日的丑恶绝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美好的东西。

他们征战,却已不在战场,他们决绝,但也不再血腥,他们并不如其他文化一样仍幼稚的深信暴力和权威的统治,也不会如婴儿那样要求世界围绕自己旋转。

只是沉默而决绝,不血刃但又冰冷无比,最终使得一切为之让步,使既得利益者和压迫者在彻底的意志面前屈膝。

......其实说白了就是抗争的手段很强,你能从冰岛女人的大罢工了看出来她们根本没在理会什么传统文化的拘束,没有丝毫的能留给冰岛既得利益者的破绽,反观中国......哎呀嘛啊......
ZetaFC 观察 在下自由意识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
因为各种巧合的集中。

或者说欧洲的政治环境对各种巧合发生的概率的提高。

欧洲因为在罗马帝国之后一直处于分裂的状态,导致各个国家都在长期的竞争中发展。各种新的思想和意见在一个统一的欧洲可能就被教皇或者凯撒剪灭了,但是在分裂的欧洲却可以在不同的君主国中寻找资助者。

在这个大前提下,欧洲的某些君主碰巧允许了一些异端,碰巧接受了哥伦布的提议,碰巧实施了经济放任政策,碰巧建设了殖民地,碰巧允许了工业的发展,等等等等。

一个国家的想法或政策碰巧成功之后,被所有国家学去,其他所有国家的碰巧的成功也被本国学来,所有这些碰巧集合起来,等还没有人意识到,欧洲已经成了世界的支配者。

这段历史的遗产就是现在西、北欧是发达国家的现实。
因為新教,就是這麼簡單。

歐洲國家近代史上的科學發展程度和新教/天主教比大致掛鉤,英德瑞典科學比法國好一點點,法國又比西葡好(但意大利比西葡要好一點),西葡又比愛爾蘭好一點


惟一例外是奧地利。
因为他们是野蛮的自由人。而在各种野蛮的自由人中,他们离文明而堕落了的罗马人和希腊人比较近。他们既沾了野蛮人的好处,也沾了文明的好处。
十字军征支大佐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我想如果非要找出这些国家的共同点,那大概第一不是什么日耳曼人不日耳曼人,第二不是天主教还是新教。我认为是这样的:楼主所提到的这些国家之间最大的共同点是--封建制度保存比较完好,习惯法传统比较突出。

昂撒秩序世界第一,意思就是昂撒国家及其周边(美加澳等)对于封建自由和习惯法的保护程度是最高的。德意志地区就差一点,但是相比具有强大中央集权王朝传统的法兰西来说,德意志地区的习惯法传统肯定是要好得多的。即使是所谓的帝国残余奥地利,也基本没有法式中央集权那种统治模式,而且没有怎么受过康米的破坏,在中东欧地区是封建自由和基础共同体保持地最好的国家。

瑞士奥地利的发达还有其比较特殊的原因--瑞士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永久中立国,也是中立传统最好的国家,成功躲避维也纳体系建立后的所有战争,尤其是两次世界大战,为其金融业等产业发展提供了巨大优势。奥地利战后和冷战后的迅速发展,与其地理位置和历史传承(西方vs苏东最前线+与中东欧国家的传统联系)有很大关系。维也纳一直是西欧通向东欧的门户,在冷战时代和后冷战欧盟时代吃下了与自身体量相比极大的红利,奥地利绝对是后冷战时代老欧洲获利最大的国家。当然这个红利不是白吃的,奥地利在冷战和后冷战时代对欧洲的贡献也远大于其体量。
pz221 卡巴司机
因为日耳曼人在欧洲分布范围广而已。包括现在的克里米亚、土耳其、突尼斯、西班牙都在历史上有日耳曼人定居。只是后来被同化了,或是民族消失了。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基督新教的倫理和羅馬的法制傳統起了一定的作用。這和人種無關,中國人努力也可以做到
目前的发达国家主要以两点胜出:

1. 现代科学技术
2. 现代政治体制

一个来源于英国工业革命,一个来源于欧洲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宗教改革

日耳曼民族收到这么些个影响,保持了且发扬了这两点
mizuo 移民德国后更向往瑞典的黄左。我是左,不是你口中的毛左和小粉红的极左(形左实右),不要把瓦房店的假左来代表其他国家的左,靴👢!
跟人种无关,跟社会形成与文化背景有关。如果楼主还停留在人种论那真的跟小粉红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没什么本质的不同。
我现在工作的公司在塔国也有分部,我个人之前留言分析过一些,以此证明真实性。
接下来是一个事实跟你分享:不少外国高管到了都会因为中国本土的外企部门和部门之间内斗而感到惊讶,但很快他们就会学会看不见,因为反正收益的是公司,斗赢的人也不会得到特别大的好处。随他们斗吧。当然,在来自海外的管理层眼中这种行为非常愚蠢可笑和不可思议。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原野上有棵大树,在它的枝头曾经栖息过雄鹰,在它的树荫下曾有狮子睡眠,它的顶梢曾经俯视过枝叶茂密的丹桂,在它的荫庇之下丛生的杂树得以度过严冬。金秋时节,大树更是硕果累累,无数鸟兽来到树旁乞食。但那些鸟兽大概不会想到,这样一棵大树最初也不过是源于一枚种子。
当新生的初芽绽出地面的一瞬,植物们都在炫耀自己高度的时候,小树在忙着扎根。名为福音的根尖刺穿了重重土壤,名为教会的根系向四周分裂出根须。
那时的小树除了几片叶子之外一无所有。身畔高大的狗尾草嘲讽着它:真是个傻瓜!长那么多根要做什么呢?你看看我吧!我让我的根一刻不停的努力工作,就是为了供养我地上美丽的身姿。看看我头上丰美的子实,你这样的乡巴佬怎么配拥有这一切呢?
小树没理它,但是一旁的杨树倒是起了心思,它开始让自己顶端开始分泌出更多的生长素,多一点,再多一点。
说实话,无论哪棵植物的顶端都有着自己的坏心思。它们无时无刻不在向下分泌着生长素,抑制旁支的产生。小树的顶端也是一样的糟糕,但是名为习惯法的导管拒绝听从顶芽的指挥,把营养送到了小树的周身,旁枝们开始横向生长,长出名为贵族的枝杈,再长出名为行会的叶片。
时光流转,小树变成大树,枝条伸向了非洲、新大陆、印度……
那天,一小块叫做瓦特的组织想要开花。天下没有不想开花的植物,但要么开不出来,要么开不大,偶尔有开大花的植物,又长不高。瓦特不理解这是为什么。他以为他背后就有那支名为“知识产权”的导管是天经地义的东西,不知道知识产权的背后是私有产权,私有产权的背后是大宪章,大宪章的背后是习惯法,而习惯法早已与树木同化,支撑着大树抵御强风。
瓦特很努力的开花,但是在知识产权的保护下一个不小心就开的比其他植物更大、更美、更香。四周其他的花朵也在次第开放,吸引来名为商人的蜜蜂。蜜蜂采蜜传粉,大树结果,于是无穷的鸟兽赶来栖息。
树梢之上,麻雀和斑鸠在交谈:
“过去可没有这么好的日子,这棵树上什么都不出产,倒不如那边的杨树和狗尾草。”
“是啊是啊,那可真是‘黑暗的中世纪’。”
苔藓听了也很开心,虽然根本没有鸟儿光顾,但它还是声嘶力竭的高叫着:
“我可是有五千年历史的伟大苔藓,你算什么东西!”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应该尽量避免使用日耳曼这样的概念。日耳曼这个概念从恺撒时期的罗马人开始熟知,一直到11世纪维京入侵结束,包括了一波又一波进入原(西)罗马文明区的部落民。除了阿提拉的匈人以外,其它所有部落民都可以叫日耳曼人,这个概念太过于宽泛。没有理由说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人不是日耳曼人,这些国家都源于日耳曼部落建立的国家,勃艮第人,伦巴底人,法兰克人,汪达尔人,哥特人都是罗马人眼中的日耳曼人。上面有朋友说英国人不是日耳曼人,这说法只能是二战时期的“政治正确”,无论盎格鲁,萨克森,朱特还是弗里斯兰人都是日耳曼人,连维京人及其定居法国北部的诺曼人都是。

从楼主描述来看,似乎是指今天以日耳曼语族为官方语言的国家,这样可以排除掉西葡法意这些拉丁语族国家。因为宗教差异的关系,这个问题某种程度上是在考察马克斯韦伯的论题,也就是资本主义是不是发源于新教伦理。因此,继承古罗马文明 更多也曾经非常强大辉煌的各拉丁国家经济不如这些日耳曼语族国家。

上面有提到新教和天主教的差别的,这在经济学家那里也形成了一派的意见,觉得天主教国家经济不好搞。但真要给出从文化到经济层面的可靠的论证是非常困难的。而且你所列的国家里,奥地利自古至今都是天主教占统治地位的国家。南德意志,像巴伐利亚这样的地方也一直是天主教为主。欧陆的金融中心法兰克福,19世纪前一直是新教徒为主,但现在已经成为天主教为优势的城市,而它依然是一座象征资本主义精神的金融城市。

像美国虽然也是所谓清教立国,但现在总统议长和六个大法官都是天主教徒,还有一个大法官来自天主教家庭。随着拉美移民的扩大,预言五十年内美国将是以天主教为主的国家,西班牙语成为美国第一语言。到时的美国经济如果没有变得太糟,金融管制依然像今天这般宽松,那很难说韦伯的理论是绝对正确的。

所以,今天所谓高度发达国家,不如说就是和美国的亲密程度。美国有着巨大的市场,同时美国自由流通的资本可以帮助实现盟友的相关产业蓬勃发展。资本家是逐利的,你这个产业只要赚钱,人家没理由不来投资的。有了资本的持续投入,产业才能不断壮大,挤压非美国盟友的产业的市场份额,在国际市场上永远处于领先地位。这样也才能解释日本韩国新加坡这些东亚国家的高度发展水平。

那法意西葡甚至希腊土耳其都是北约国家,为什么经济不如北方的欧洲国家呢?这些国家语言文化和美国的差异确实是个问题,但依然可以用美国关系来解释。毕竟语言文化的隔阂,让经济依存度低一些。斯堪的纳维亚人是非英语国家外英语说得最好的,德国和荷兰人的英语也普遍不错。

那日韩跟美国的差异肯定大于葡萄牙希腊,为什么经济更好呢?这就是美国的战略优先顺序决定的啦,从日韩的美国驻军数量,也能明白这两国的战屡优先顺序高于希腊葡萄牙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9-27
  • 浏览: 1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