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所有地方(学校、公司等)都那么喜欢把人关起来?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点是,为什么不管你到中国的什么地方,他们总喜欢把你关起来?这不仅仅是让我不满的级别,我已经感觉这好笑了。就不说几个月前刚过去的小区甚至城市封控了,就连平时你到的每个地方,都习惯于像捕蝇草一样试着把猎物狠狠地咬住,让它们在窒息和腐蚀之中死去,而这些猎物可以是它遇到的所有缺乏权势将它自己踩于脚下的人。

你待在学校里,四面都是围墙。高中不用说,要求大部分学生强制住宿,而且不到周末(这个还是管的很松的)或节假日不能回家,你相当于大部分的青春就锁在学校里面了,天天吃里面的垃圾食堂,有小卖部还算好的;一点点娱乐的东西都没有,还不准带手机。大学也没好到哪里去,学生不仅不能自由出入(备案制也和“自由出入”无关,学校还是能用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签到打卡要求你回来,而且规定时间到了你也得回来,怎么跟监狱放风似的?),就连请好朋友进来看看都这么难,要审批;如果你想走出自己所在的城市,或在学校外面过夜,也要审批;如果是在2022年及前几年,中国大学还动不动封校把所有人都关在里面,去学校围墙私自拿个快递还要受处分。你看看这是人待的学校吗?要是美国校园,自己衡量了上课时间后,谁管你今天去了旧金山还是明天跑到欧洲去了?

中国的工作场所也是这个德性,限制工人的离开,用长长的非人道工作时间把大多数人就这么固定在原地,一群人蹲在地上中午吃了个午饭,休息都休息不了多久,然后又去工作了。中国工厂会想尽办法克扣节假日,并且拒绝绝大部分的请假要求,认为你不需要作为人的关怀、你不需要处理对自己重要的事情、你不需要缓解压力的带薪临时度假。下班的时候,哪怕所有工作都做完了,老板也喜欢让你开会、谈话,或是吩咐你做一些杂务,尽可能多一点地让你延长留在公司的时间,就是不让你离开。除此之外,中国公司把工作环境营造得封闭和无处可逃,似乎整天惦记着你跑出去了就放弃做牛马了。

中国的家庭更是荒唐,我就生活在一个中国化的家庭,我更小的时候每次出去玩都要征求父母的允许,不回家吃饭就要被怀疑,还要被试探自己交了什么朋友。吃饭、外出什么都要求和家人在一起,提出要单独去吃饭还要被指责“特立独行,伤害家人的感情”。我的父母经常体罚我,在触怒他们的时候我被要求不准出家门,否则他们不会再支付我的未来教育并且不再抚养我(这时我还是初中生)。我在自己的家庭感受不到幸福,除了觉得自己像出生在鸟笼里的鹰隼之外毫无收获。我从同学以及随后认识的很多人那里听说到严重得多的家庭关系,并且和中国社会接触后,我意识到家暴、禁闭和限制自由行动是许多中国孩子甚至成年人在他们的家庭里所面临的。

中国所有的地方都如同人贩子的房子,让人一点点希望都看不到,你一走进去就会被闷棍敲晕,用铁链锁起来,不准你逃出去。中国不仅是你肉体被逐渐碾压成调味酱的血汗工厂,而且是你的灵魂被流放和受尽苦难之处,没有诗和远方,只有绑架者无耻的笑容和随时到来的拳打脚踢。
这已经把荒唐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为什么它们这么喜欢把人关起来?
takesipon 关注youtube博主冲浪之音 关注冲浪之音喵 关注冲浪之音喵 冲浪之音可爱喵 mika mika
在中国很多地方都是封闭式的环境

住的地方是监狱

就俺曾看到的一种小区是那种围墙上面都布了电网的那种.小区的正门很大很高,中间是一个很大的门,旁边有黑皮厅,住户不论大小都需要人脸识别才能进入,外来人员需要登记,外卖是进不去的.

这种他妈是小区,送我住都不要.

接受所谓教育的地方是监狱

俺幼儿园被关过小黑屋,嘴还被所谓的老师用胶布封过

听说有些小孩宁愿拉裤裆里也不敢跟讲台上所谓的老师说自己要上厕所
很遗憾,俺就曾是这种小孩.怕被骂,怕被拒.反正就是在行动之前就已经想好了会被已各种理由拒绝甚至打压
以至于俺现在跟所谓的上级讲话前都小心翼翼地.
人均精神有问题不是开玩笑的

家庭也是监狱

被家暴过.因为小学的时候告诉了家长自己的座位被老师安排到更靠后的位置了
被一顿毒打,哪怕是几十年后的今天仍然记得
搞笑的是,工作后再跟父母提这见识后牠们不记得了
牠们当然不会记得,那是多么经常发生的事情,为什么要刻意记住.

令人悲观的是
大部分人认识不到自己所处的地方就是超级监狱的这一点

ps.这个富文本是真的不好用.能支持markdown就好了
Darthkahaoki Üç değil, beş çocuk yapın!
你说的对, 这是我认为中国人心理疾病部分原因。就是日常居住和生活环境缺乏基本审美和舒适度, 往大的说,中国人日常的住宅生活都是住在一排排鸽子楼。外面看着一排排的窗户就觉得很压抑,一个窗户挨着一个窗户,每户之间只有一墙之隔。阳台全部用铁栅栏围起来。

中国的城市基本上建筑的风格都是相同的,全都是很多的楼房,而且盖的很高,没有任何美感,甚至连大山里边的小县城也盖上楼房,让这些地方失去了本来的宁静,钢筋水泥就像侵略者一样破坏了自然。

从学校到工厂再到居民住宅完全是同一种建筑模式,完全是一个磨子刻出来的,都是符合工厂的冰冷的模式,没有思想,没有灵魂,没有人文.整个国家就是一个巨大的工厂只不过是一层套一层,向俄罗斯套娃一让,逃出了一层还有一层。

中国就算是独栋房,装修的风格也是相当陈旧保守,整齐划一.没有任何自然的感觉,同样感觉很压抑。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64865018/answer/2880448109
           ↑
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何止学校和公司,支🌶豚住的所谓的“家”(鸽子笼)不也是个封闭管理的地方吗?
那如电路板一样密密麻麻的高层看着我都产生生理性不适
花钱交物业费请的保安,疫情期间可以管着你不让你出去。有的甚至可以打你
自己叫自己养的看门狗咬了,这种魔幻的笑话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
别的不说,有的小区业主自己的电动车都不能进园区,如果你的那栋楼离小区大门还挺远,天天要走多少路?
而这种烦恼在别的国家根本就不会有,你住不起一户建,即使住的是2 3层的公寓 也不会有什么物业或者保安阻挠你出门或者不让把车停哪里哪里(以不阻碍他人出行为基准)
 送外卖的也方便 因为根本就没有必须走路才能进的小区

中共的一切矛盾与罪恶的根源就是中国共产党。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高中生還是未成年,你小時候大概也是
未成年需要成年人為他負責,所以監護人要求你報備是合理的。要是你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亂舔醬油瓶,賠錢的是他們。這是基本的法律和責任意識
當然全世界都不缺到時候哭哭就打算逃避責任的爛人:放任小孩自己在外面亂跑,美其名曰孩子要有自由。然後小孩被車撞了怪車,被狗咬了怪狗,被人販子賣了怪人販子,被阿茲海默老人帶死了怪老人。反正我孩子沒了我只要哭就好,我多可憐我一點錯也沒有
但是一個稱職的大人不該那麼做,既然要帶孩子就得負責。你在場卻打不過那隻狗,讓孩子給狗咬了,和你不在場時他被狗咬了,是完全兩回事
每次出去玩都要經過允許,就這點,我覺得完全沒有問題

其他的,可以怪東亞努力文化
要是你說要像美國一樣,「我只要做好我份內的事,你管我怎麼做?」不行。「你以為只做好指標就好了嗎??」
你早做完習題,不會複習預習一下嘛?不會教教同學嗎?你擅自出去玩,有沒有考慮到別人的感受?
職場也是一樣。大家都在上班,你怎麼可以一個人休年假?
這就是共慘主義。這不是commie,是一種「有人苦,你也別想好」的邏輯。但總有人苦,那大家一起苦
史上最强小学生 哪怕小学生,也能做皇帝~
都是圈地收割韭菜,类似农奴制,各级奴隶主非常热衷于管起来
weibao weibao(TheGuardian)不是微博
心中自带(防火)墙,

题主提到了学校的墙,哪里不是围墙,单位有围墙,机关大楼有围墙,连个公园都建起围墙,

居民楼里面,家家防盗网,户户防盗门,

从外面看,就是把自己关在里面坐牢啊,

估计是为了给看门的提供就业岗位吧,地铁安检,小区保安,公司看大门,

唉,说白了,就是没有信任,
rowlandheights 尊包讨李,天诛国贼李克强
监狱环境可以降低囚犯的选择权

你看监狱伙食不好,想要吃点好的得花大价钱贿赂看守,管得严的地方花钱都买不到好吃的。

当年美国南方文宣说我们对黑奴好,不像虚伪的废奴主义者让黑人自生自灭,至于实际如何,北逃的黑奴已经用脚投票了。脱南者众多,归南者极少,还被南方奴隶主作为政治典型大肆宣传。
专制就是个等级社会嘛,权势大的有权势大的傲慢,权势小的有权势小的蛮横,没有权势还能吹牛,你要是自由了,他专制谁去?
客观评价习近平 大厦将倾,尘埃四起。迷雾中,一艘方舟正在成形。 这是权贵的船舱,一待风云谲变,它便驶离这片土地,只留下满目疮痍
要洗脑,先得建立一个封闭空间,人为制造一个信息孤岛
曾經廣東的大部分大學,普通人都是可以自由出入的,甚至課餘時間去大學飯堂吃飯,去體育場運動都是可以的。自從習豬頭的登峰造極的閉關鎖國政策在武漢肺炎中發揮作用後,所有僅剩的自由都消失了,這就是大陸人漢族文明的宿命輪迴。
一Watcher一 I don’t like when we leave things to fate.
前几年听说墙里连大学生都有出入签到,宿舍动态“打卡”,晚间熄灯断电,我是很震惊的,完全超出了我对大学管理的认知。

但结合墙里的环境也不全无道理。中小学乃至大学,且不说校园内事故,学生私订外卖食品中毒的,学生翻墙出校出意外的,学生在自租房内自杀的,(中小学)学生在校外恋爱的,凡此种种必然有家长不分缘由闹事。后续处理和赔偿也都是校方需处理的问题。

为了避免担责还是从源头直接掐断出事可能来得方便。
cornerx 残酷的生存真相
不要怀疑,把羊关起来,是为了保护羊。
还需要配备看门的保安来守护羊。
说明这个社会以前的地权冲突很激烈,并且流寇很多。所有的个人和组织机构都喜欢圈地自封,实际上反映的是地权所有者对公共性理解的缺失。

这点真就是欧美做得好,在欧美之外你很难看到能对外开放的大学校门,且很多村庄就真的像城市一样。
某城市最近搞迎接大运会,人行横道边上全部修栏杆,必须按照规定路线走,是焊死那种栏杆
真的笑死了


想想YQ修铁皮门
这种爱好从来就没有变过
流羽年华 理想人类
曾经的大学是小社会,可以自由出入的。
我们经常跑到北大人大去听课。。。。
Wingtoo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標準秦制社會的疲民術,極端的打壓人的個性並不斷的壓迫你直到你習以為常(當然維穩也是目的之一),這也是為什麼匪國大學生雖多但大部分都是群做題家和缺乏變通的人。
悲矣~
中国人的本性是非常胆小懦弱的,胆小懦弱的人就会希望于一个强大的存在来保护他们,把他们囚禁(保护)在家里,学校,单位。中国人本质上是自愿被奴役的,因为自由意味着危险和不确定。
miketere 观察
已隐藏
说到底还是奴隶主的思想在作怪,想控制他人的一举一动,把他人当自己的私有财产随意控制而不是当人看待
墙锅厉害: 不圈起来如何专政?

字数补丁字数补丁字数补丁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已永久退蔥,後會無期,莫聯繫,莫回覆,莫邀答
方便管理

乔拜登正照风月鉴唐川普淫丧天香楼
建造任何东西都是上运作下、一阵风似的运动式治理。人群从哪里搬到哪里、呆在哪里、怎么运动,也都当作运动里的计划。
应该是为了降低维稳成本,变相控制人员流动,削减交流机会,加固底层社会的原子化。当然要控制你,或来抓你的时候也方便。
紫薇圣人13579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你灯塔国也不是到处随意进出,高档的住宅安保也严密。
所谓的封闭式管理,有利有弊吧。
如果不这样,到处敞开了让人进出,到时你又会抱怨说管理混乱,不安全。
对品葱越来越失望了,多是些无脑喷,正也喷反也喷,拿个例当普遍现象喷。动不动就一棍打倒一大片说支国人如何如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Ja, ik ben die grote ontdekkingsreiziger en veroveraar van oceanen en landen.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6-11
  • 浏览: 9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