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编辑一部现代中国的聊斋志异, 诸位有什么好题材?

聊斋是个好文体, 什么时代都可以加点新东西

我看最近那位中学生胡鑫宇离奇失踪离奇找到尸体的故事就可以来一篇冤魂报仇的故事
ismynewmail [漢奸想當大漢奸] 极权压迫所有人, 反抗的间隙我还要尽情嘲弄它的一切. 苏联笑话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44
雙尸記 <-胡新宇之謎
問池案 <-無媒體黑幕與地宮事件
飛仙    <-四川跳樓案

先三條吧, 讓更多的人參與和發揮吧.
願榮光重歸香港 殺賊!殺賊!殺賊!
不要忘記這篇:
大刀俠楊佳


劈死黑警劈死黑警劈死黑警劈死黑警
斩首习近平 不要吃飯要核酸 不要自由要封控 不要尊嚴要謊言 不要改革要文革 不要選票要領袖 不做公民做奴才 上工 上課 勿忘反動分子彭載舟
最好的题材毋庸置疑,就是阴谋论

在我党治下,阴谋论是个混乱的概念,很多事其实是真的,我指的“阴谋论”是一种逻辑:我党不肯承认却又广为流传的故事,人们最爱看这些

你凭空编造的东西,即使做工再精美,也得不到大众化的共鸣。阴谋论自带读者,能被时间筛选出来还广为流传的阴谋论,都是大众意志的映射,一般也自带戏剧性

比如江泽民父亲江世俊,一说是化名为汪精卫手下汉奸江冠千,我党当然不承认。你把故事改编,加入点鬼神元素,这不妥妥就是画皮的故事...

冒名高考,活摘器官,计划生育婴灵,全都是上成的题材



你还可以搜一下《红都妖孽》这部小说,不知道有没有参考价值,以下为节选:

第一回 天安门广场冤鬼说国情 记念堂僵尸还魂问原由 2012-10-21

      中国的殡葬习俗,人死了,装殓入棺,烧几叠锡箔,点几支香烛,来一群亲友,挤几点眼泪,然后棺材盖乒乓一钉,死者的一生功过是非便作了断定,这就叫盖棺定论,最后把棺材埋入土中,这就是入土为安了。

说也奇怪,偏偏那个最最伟大的,“中国几千年出一个,外国几百年出一个的旷世奇才毛泽东,盖棺论不了定,入殓进不了土,别出心裁,在”天安门广场的正中,冲着紫禁城的大门,用人民的血汗钱筑了个记念堂,厚着脸皮,挺尸在玻璃盒子里,供千夫指责,给万人咒骂。

中国的下层群众绝对相信,不管是混蛋还是无赖,只要他杀人多,生前必是英雄,死后必能封神,所以出租汽车司机把他的遗像挂在驾驶室里,用作克邪;地下妓院把他的遗像贴在大门上,用作克邪;养鸡专业户把他的遗像糊在鸡笼上,也是用作克邪……笔者看到当今中国那么多的荒唐事,不由突发灵感,毛泽东生前身后耍尽中国人,为什么我们不能游戏笔墨,嬉笑怒骂,倒过来调侃他呢,这也是历史的公平,于是笔者排目录,写提纲,拟章回,这就是本书的成因。

故事从某年的清明之夜开始——

却说那夜北京城乌云密布,繁星不见,又遇上这“清明时节雨纷纷”的霪雨,搅得天安门广场阴风飕飕,鬼气森森,那长安街上的一排路灯,在风雨中时明时灭,犹如鬼火荧荧,阴森恐怖,远处故宫的幢幢绰影,恰似压在中国人民身上的大山,沉重如铅,令人窒息。

就在这凄凉的夜色中,一群孤魂野鬼,刚从菜市口听罢谭嗣同的演讲回来,群情激愤,心潮澎湃,纷纷聚到“毛主席记念堂”的屋檐下躲雨。这群孤魂野鬼,原本都是中国的青年精英,是搞现代化的中坚份子,可惜在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四日的凌晨,在天安门广场被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用坦克车和达姆弹召回了阴间,成了回不了家乡,见不到爹娘的北邙乡鬼。他们终夜聚在广场上谈论时政,徘徊游荡,等待天翻地覆,盼望平反昭雪。

一阵闪电划过,漆黑的夜幕中,一个双手抱头的野鬼,连蹦带跳地奔过来。

“啊,愣头鬼来了”鬼群中不知谁叫道。

愣头鬼跨上了记念堂的台阶,站在廊沿下,捋着头上的雨水,忿忿道:“这阴间和阳间一样不公平,大家同样是鬼,我们到处流浪,风吹雨打,挨饿受冻,他老家伙倒舒服,躺在水晶棺材里享受空调,还有大兵把门”

“小老弟,你别牢骚太盛了。”一个模样比较成熟的鬼,指着天安门城楼门楣上的画框问:“那是什么——”

“老家伙的像呀。”愣头鬼不知就里答道。

      “对啦,老家伙的像挂在那里,说明当今的掌权者还要利用他的余威,吓唬百姓呢。”

      一位坐在台阶上读哲学书的眼镜鬼,合上书本,慢吞吞道:“如今阳间贪污成风,魑魅横行,群魔翩跹,民不聊生。那些自称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个个是无耻之徒,贪婪之辈,他们趁着江泽民父子大捞国库的当口,嘴上挂着“三个代表”的咒语,暗下却想尽法子把钱往自己口袋里揣,存到国外子女的户头上。”

      “六四那年头,咱们就是为了反贪污,反腐败才被他们召来的。为了抱住这苟延残喘的红朝,六四后,邓小平钦定江泽民来收拾烂摊子,结果十三年过去了,江泽民非但没有搞政改,根本上解决贪污腐败问题,反而趁火打劫,让自己的儿子和帮派小兄弟们捞得盆满钵溢,这才叫雪上加霜呢。”眼镜鬼道。

      “江泽民自作聪明,以为‘把动乱消灭在萌芽状态中’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他以为‘法轮功’全是愚夫愚妇,就不择手段镇压,没想到苍天有眼,弱势群众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结果江泽民自惹一身膻,被法轮功告上国际法庭,出国访问,他走到哪里,法轮功份子跟到那里,弄得他极为难堪。”老成鬼插嘴道。

      “据说法论功在许多国家把江泽民告上了法庭。”一个小鬼插嘴道。

“这叫罪有应得。这可不是,为了打压法轮功,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迫害死了无数个练功信徒。他还开动所有的宣传机器,从中央电视台的一频道到十几频道,连续轰炸半年,化了几百亿人民币,把李洪志塑成了国际名人,正是荒唐。”眼镜鬼道

既然阳间腐败如此,我们为何不把毛僵尸喊出来镇镇邪呢。他老贼说过‘为了打鬼,借助钟馗’。”老成鬼提议道。

“哎,这倒是好主意。”不知谁在喊。

      “棒!”众鬼一致叫好。

      老成鬼扫视群鬼,有些为难道:“这可……谁去叫呢?”

      “你,你就不能去叫他吗?”愣头鬼冲着他道。

      “不,不,不,”老成鬼脸色突变,连连摇手道:“纪,纪,纪念堂门口,二十四小时有大兵把守,我看见大兵的冲锋枪就怕,你看——”他揭开外衣,露出胸前碗口大的窟窿,口吃道,“这……这……被达姆弹打的伤疤还……还……没有结痂呢!”

      “既然大家都怕,我倒想起一位好汉来。”愣头鬼道。

      “谁?”众鬼齐声问。

      为了放悬念,愣头鬼故意一板一眼道:“王——维——林”

      “哦——好,就是那个孤身档坦克的英雄!”大家赞叹道。

      正说着,鬼群中有人叫道:“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就是王维林来了。”

      广场上一个英俊的青年鬼魂挥动着黄军包,急匆匆朝记念堂走来。

几个小鬼迎上前,七嘴八舌,把刚才的意思说了。

王维林没来得及听完,就说:“没问题,没问题!”说完把黄军包往肩上一撂,撸起袖管,冲到记念堂的大门前,握紧拳头擂打道:“姓毛的僵尸,你出来,你把天下弄得一团糟,如今躺在乌龟壳里不出声啦!”

      “毛僵尸滚出来……”

      “毛僵尸滚出来!”众鬼在一旁挥拳助威。

      呐喊中,空中突然响起《东方红》的乐曲声,大门缓缓开启,毛泽东的幽灵,在一团红色雾气中,从门后出来...
NZRdlClr5 固定那幾樓才會網路連接異常一定是結界|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儒反納粹
翻車新聞合訂本
環球時報新聞檔案庫
習近平笑話精選集
计生干部被婴灵索命
64积极屠杀学生的匪军头子遭恶报断子绝孙 
被文革小将斗死的道长的徒弟破了当地革委会头目祖坟的风水 导致全家死绝
被活摘的法轮功学员在地府跟江泽民对质 最后惊动天庭 江泽民被打入无间地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2-02
  • 浏览: 1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