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油们都来聊聊,大家因为什么原因开始痛恨土共的?

我先来吧。我祖上在毛腊肉时代就是受害者,要不是怕暴露身份我都想开个长贴聊一下。

到了我这一代,本来还好,因为长期的洗脑教育我父母倒并没有太痛恨中共。我最开始是对这个国家的整体社会文化不满,去政府部门办个什么事,即使是很小的事,都得送礼找关系,而电影上演的,都是纳税人养着这帮政府人员,他们应该为我们办事,现实中却是他们利用职权吃拿卡要。

一些做生意的朋友就更不用说了,税务局各种局可以用各种理由整出名堂来找你麻烦,所以即使做个小生意,也得打点好各种关系。

即使到了大学里,也是关系社会。一些教授老师官僚作风极其严重,感觉根本不像书里读到的民国时代的学风,感觉大学就TMD的是个小社会,大学老师很多跟无耻官僚没太大区别。

后来出了国。出国后第一次在youtube上看到袁腾飞老师详细讲了毛时代的真相,当时只有震惊和愤怒。尤其是听到宋任穷的女儿宋要武怎么亲手打死老师,还受到毛腊肉的嘉奖;印尼归国华侨回来当老师,结果被十几岁的小孩拿开水烫死。当时就觉得这种邪恶政权怎么能存活到现在?毛腊肉这种人类历史上的畜生怎么能印在人民币上?

可以说袁腾飞的视频是促使我寻找真相的关键。后来先是在网上找文革相关资料。再后来有外国人跟我聊到了8964,还盛赞那是中国人难得的民主运动。他们一般称为天安门民主运动。在那之前我大概听说过8964,不过没了解过一直以为是个什么小规模的学生抗议。然后直接找来了相关纪录片,看了王丹等人的很多视频,从此之后就一个决心,肉身翻墙,终身反共。这种邪恶的独裁政权没有任何存在的理由。

再后来就是发现习包子修宪后,我身边的人也都开始觉醒了。有的人未必痛恨中共,但也觉得移民才是正途。

大家们最初是为什么反共的?都来分享下。为了保护隐私,可以聊的稍微模糊一些防止被追踪。
已邀请:
島風型駆逐艦 希望可以有生之年看到民主自由的中國。
說不上痛恨,只是極其的失望。從年幼開始喜歡看魯迅的書,小時候看不懂,長大了越看越不是滋味,感覺他裡面寫的「舊社會」完全就是現實。
自從言論越來越不自由,甚至要把網路封起來,我對他們就越來越失望。後來又被媒體曝光了許多很噁心的事就不一一列舉了。
看看現在,越有骨氣、越敢說話的人下場都不怎麼好,反而卑躬屈膝,天天想著怎麼討好上司的人活得很舒服,這本質就會導致社會的倒退。
人類社會就是被這些想當皇帝的沒文化的土包子毀了的。
看到歷史,為六四流淚開始有疑問
從雨傘革命小粉紅的黑白不分開始
共产党做的恶从来没有人来收拾,共产党作恶不用付出代价,蒙蔽民众视听,令人作呕
芒果乾好苦 台灣產20代芒果乾,酸中帶苦
上高中前對政治無感,當時在貼吧、微博、yy都跟中國人混得很熟,連現實中講話都有點捲舌,
雖然當時天天看貼吧裡的人撕逼,覺得戾氣雖重了些,但大多都還是熱情的同好。
六四事件僅管課本早就教了,但也覺得那是他國事務,
一直到反服貿才真正意識到對岸的政府到底有多麼危險,之後開始關心政治,
嘗試跟中國的網友們談論,才發現彼此間的價值觀相差有多大。
加上後期愈發嚴重的和諧,在中國網站看小說都只能看閹割的,連自己寫個文都得在那邊來回看有沒有觸犯敏感詞。
反課綱,周子瑜事件,九二共識,紅藍黃幼稚園,習近平終身主席,貼吧17年前資料統統消失,到近期小說作者文字獄,反送中,豬瘟,病毒,國民黨噁心的親中行為,一連串荒腔走板的事情,讓我真的對中共厭惡到極點,台灣真的是很好的地方,可惜旁邊有這麼個令人唾棄的惡鄰。
請說鬼故事 當你恐懼時,就是恐怖故事,當你不再害怕時,它只是往事
台灣人,從小老爸常說參軍時中共為了入侵台灣做了什麼事,老爸沒想恐嚇而是當故事說,小時候只覺得中國人怎麼那麼誇張,很多反人類的事情中國人卻能接受實施,當時心目中的中國人差不多就跟電影裡要肅清人類的機器人差不多,長大愛看書,漸漸發現中國的書怎麼互相矛盾?斷層怎麼那麼多?含糊帶過的地方太多了,但是不扯到政治的書還是很好看,看著看著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小時候有這種想法真的很幼稚),因此很討厭中共,後來歷經中共各種文攻武嚇的行為真的很討厭中共,我當時的感覺就是這是我家憑什麼讓你決定我住不住,因此更加堅定自己的反共。
kcj 一万余天,一事无成
个人呢痛恨谈不上,毕竟还没伤到切身利益,生活水平提高也是实在的事情。
从历史全局来说,毕竟也是为中国做出贡献的,功过不能相抵,但有一说一,功是有的。
我的看法是,威权主义政权对东亚国家经济起飞是有贡献的,但是随后几十年它们就会成为阻挡潮流的反动派,被扫进历史当中。
因为爱国贼。
本来对待国家没什么感觉,偶尔带点粉红。
大规模反日游行后完全改观
习犬大 庆丰不识字 何故乱翻书
从开始打压言论自由开始,我以前是温和改革派,现在是激进派
forsenCD The Two Time
很簡單,89年天安門廣場上我爸就是遊行者的一員
gerryzeng 我爱台湾,台湾是一个国家,小粉红和酸民滚出我的视线
从土共煽动仇外开始
特别是对日本的态度完全韩国化
但不同的是韩国人把仇日作为国策
beark 小熊维尼
其实我一开始并不是痛恨土共,我讨厌任何权威主义人士,或者说,我讨厌任何水准不足的“权威”

偏偏土共是“权威”的集大成者,那就没办法了。
范松忠 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彭佩奥、彭斯、班农等等、都是我干爹!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让习澳塞斯库和王培尔来太平洋、大西洋加我实名制微信,我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绝不“落叶归根”!
我只是懦弱的普通人,本来是只想着躲避的,假装岁月静好,但越来越多的强迫用微信,强迫刷脸,而且无法世界各国旅游,所以忍无可忍。
时间顺序如下:
1 包子上台后,新闻联播之后都有习近平思想,我想这不是推行个人崇拜吗?又一个毛腊肉吗
2 喜欢骑摩托车,但是城市禁摩,认为政府制定政策不考虑人民
3 玩欧服EVE,因为要翻墙绑定账号,此时学习了简单的翻墙
4 修宪连任,我认为这是独裁,开历史倒车,百度查询一片叫好,巴拉巴拉都是歌颂赞扬。查询谷歌才有不同的声音,大部分认为这是开历史的倒车,同时还看到了很多共党黑料
5 HK反送中,百度查的新闻都是一个模板,上谷歌才知道真实原因,对比了国内外新闻,懂了
70年代末期人,自小就听长辈讲家族史,爷爷在土共夺天下后选择相信共产党而最终不堪批斗迫害上吊自尽,爷爷大部分兄弟选择漂洋过海逃亡,在改革开放初期后人回来看望,我们当时连衣服鞋子都是几层补丁的,这些堂叔伯们显然生活比我们好太多了,当时不会深思,但是这个反差是烙在我心里了。
稍大读书认字,我性格较内向,不喜欢出去跟其他孩子玩,有空就是在书堆里。当时家里订阅了一些杂志报刊,大人看完并没有扔掉,而是堆在了杂物房里。我一篇一篇地看,大多是八十年代初期刊发的中短篇小说,背景的大多是建国后到我出生前的年代。因为这些文字,我感觉这些历史恍如亲历。
后来参加工作,曾经在体制内,因无法忍受期间勾心斗角以及一眼看到底的人生之路,决然离开。看到社会中的阴暗面越来越多,撰文书写,被亲友嘲为不外是小人不得志,被劝不可总是带着负能量,要多接近有正能量的人……
我觉得我自小就已经被种下反贼的种子,一路对这个政府越来越失望,对未来看不到希望,尽力肉身翻墙,最终成功翻出。
我时时教育自己的孩子:以史为鉴,即使只看家族史,都可以得出信中共只有死路一条,绝不可以对这个政党抱有任何幻想。
这么说吧 当我用不了Google的时候 我就有点反感了 在初中翻墙了解六四事件后对gcd失望了
阿育王2020 不能改变世界,至少不被世界改变
18年 庆丰帝修宪后,
再加上一系列事情,
但修宪是个拐点,
觉得改良希望基本消失了。
我们这代人还行,
希望孩子们不要走父辈们的老路。
当年因为党下乡到祖辈村子里来要求民众说领导注意身体,领导辛苦了这种“意见”。家里爷爷的三哥算是个有些文化的小青年真tm提了,后来被打成右派整死了顺带抄家 现在还是一辈子都离不开那鸟不拉屎的村子。我爷算是偷报身份信跑出来的,但有意思的是他们跟自己的儿子三哥划清了“界限”,被抄了家都认为那是党对他们好。我爸看的是比较透彻,小时候就跟我讲以前的历史和普世价值观虽然不懂也挺个大概,大了接触翻墙之后也有了自己的认知。
中共的集权独裁统治,以及犯下过很多不可饶恕的罪!
a1161aa 往后,哀悼的日子和值得哀悼的事情只多不少。 愿这片土地上的人,早一点迎来曙光,希望他们能撑住,最黑暗的时刻正在来临。
小学时,恨一刀切;
初中时,恨权贵集权;
高中时,恨学生只知道学习,什么事都不懂;
现在大学,我恨他们把中华民族带向了深渊。

还有,我很感谢我的小学老师陈老师,她在给全班讲历史的时候,说过真实抗日的情况。
小的时候,很偶然的听到父母在谈论关于89年的那件事情,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开始上网去了解,了解的越多,就越讨厌,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史蒂芬 喜欢中国现代史
从深圳经过武汉,不提前通知封城,封了高速 自己打车从国道走花了1500元打车费,操它妈某党,从来没打过这么贵的出租车。
POOL_POOL 熊细weenie大
起因是逐渐了解64 现在就是总加速师

本人出生地 标准4线 基本就是大部分青年志愿考公务员
en010272 观察 自由国度一漂萍
看到这个表格之后:
https://pbs.twimg.com/media/EXqy9gPUEAAY6Ng?format=jpg&name=orig
共蝶 我是共蝶
基本都是土共压榨了自己,才会开始有感觉,接着开始对土共产生调查了解。。。久而久之,知道的越多就越讨厌了呗
我啊 说来好笑。
19年64领人家口令红包“坦克节快乐”,大号没了,心悦3哦 
心态崩掉然后 
24岁 是反贼
跑路袋 观察 隨時隨地,準備跑路
土生土長的海外華人。一直以來對於中國或中共也沒什麼想法,大學時代還去了那邊交換留學半年。當時還對無法上Youtube Facebook這件事只是感到莫名其妙怎麼會這樣。如果要說真正對中共的痛恨,因該要從這次的疫情說起。這一次深深感受到,一個可以擅自掩蓋事實的政權,對世界來說是多麼的危險和邪惡的東西。對於世界上很多人來說,華人和中國人是一樣的,是Chinese。任何中共造成的禍害,我們這些Chinese也肯定要背它的黑鍋。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