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年老蒋统一大陆,中国是否已经日天?

如果国民党当年统一大陆,中国发展会怎样?

美国面临冷战威胁时不会把刚丢了两个原子弹,二战在菲律宾狂杀美国佬的日本作为反中苏的先头,而是支援二战盟军国军反对苏联。
国民党的政府也许会贪污腐败好一阵子,但不会有50年代强行所有私产‘公有’,然后‘大跃进’大炼钢饿死几千万,不会有文革所有人丢掉该做的事帮毛贼东‘清除反革命’,导致78年的人均gdp和50年还差不多。国民党可能也不得像印度90年代以前一样全面卡死私企,毕竟是资本家起家的。

如果还能像台湾一样发展出民主制度,那更牛逼。75超英,90赶美?
guibuhai Thinker
看到楼上这么多回复,不禁感叹自从HK割命和桂枝肺炎之后,由于墙内发声渠道进一步被收窄和橄榄,导致本论坛民小浓度急剧上升,姨学纲常萎靡不振,本野生温和派姨斯林甚是痛心,1年前品葱类似话题下的回答风格都不是这样的。

自甘五/粉红们要明白:

如果当年逃到台湾的是共产党,大概率也会抱洋人(包括但不限于苏联)大腿,然后被中华民国外交部讥讽为"挟洋抗中"。由于早期共产党对国家民族的态度更加open且更具马基雅维利智慧,不像常开申等人拘泥于大一统中国主义,也许台湾人民共和国就真的被他们抓住关键的时间窗口搞成了还加入联合国,毕竟当年红四方面军在康巴藏区就搞过苏维埃藏人共和国。

同样的,民小们也要明白:

如果当年胜出的是常大大,鹅爹活着的时候种花冥锅大概率会亲近米国抗衡鹅爹,这和本位面TG在1970以后的外交转向有啥区别吗?

经济上虽然没有鹅爹在1950s的工业化秩序输入,但后面大概率还是靠给米国做代工完成原始积累接入国际分工体系,这和80年代的改革开放有啥区别吗?

对东土耳其和图尔博特,皇汉民族主义者-大一统中国主义者是个什么态度,也不用多说吧?

也许不会有反右文革,对基层的控制和民众的束缚不会像毛时代那么严重,但这种"自由"完全是因为国民党组织力匮乏无能造成的,而不是因为他不想控制。事实上"保甲制度""户口制度"就是常大大的原始知识产权,常大大也一再称赞TG的组织术心向往之。

后来他儿子用早年在鹅爹那学到的那一套改组情治系统控制台湾人民,搞了个世界最长"军管戒严",异见人士轻则"警总叫谈话",重则绿岛管训,无法收买的就挖一些个人隐私绯闻或者直接造谣搞臭你,你想发声反击却发现没有渠道,因为自从雷震的《自由中国》被干烂,柏杨李敖下狱后,福尔摩沙影响力较大的媒体基本都是“党产”了,不姓党的媒体也不敢乱讲话了。

当然,我们应该承认70年代以后的国民党比较文明了,不会再像50年代那样直接把政治犯装麻袋里扔海里喂鱼了;就像我们应当承认80年代以后的共产党比较文明了,不会再把犯人临刑前割喉还向家属索要子弹费了(改成割器官了),对付异议人士也不再用夹边沟了,而是用寻衅滋事/抓嫖娼/媒体(体制内的环球/体制外的观察者)搞臭这种比较文明的方式了。

你看看,这有多大区别呢?两蒋时代的福尔摩沙人,和改开后直到梁博士治下的桂枝人,完全有理由理直气壮的说"除了涉及政治话题,我们也有言论自由!而且我们把经济和基建搞上去了,我们还有免于贫穷的自由和生活非常便利的自由!"

民小们会说,台湾后来不是民煮化了么?国民党不是放权了么?而且本位面的国民党这种弱势独裁政权比起TG应该更容易被推翻吧?

首先,如果国民党当年能够胜出,并且长期牢固控制一个远比台湾大的中国,那么他的马基雅维利之术至少不会亚于TG,必然也会采取马克思(列宁主义体制)+秦始皇(秦政)那一套东西才能维持这么一个大一统的中国;搞自由主义+民煮那一套迟早无法维持大一统,除非国民党主动破除对大一统的迷恋。换言之,这就是一个叫做国民党的共产党。

其次,台湾民煮化和蒋家王朝的终结或多或少是有米国施压的因素的。能够控制这么大一个体量的中国的国民党完全可以不鸟米国。常开申抗战时只有西南一隅江山完全靠美援续命时就敢经常和米国人史迪威之类闹别扭,真要让他得了全中国那他还不自我膨胀翻了天?还会对米国干涉蒋家王朝内政这种事客气?唐国强窝在延安时连对苏军联络组的孙平这么一个小少校都倍加笼络,以后得了中国位子坐稳了以后就敢在游泳池里羞辱来访的一直对他还算不错的赫鲁晓夫了。

一个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和十几亿人口(人肉电池),就是蒋介石毛泽东这些绑匪手中的最佳人质,也是他们抗衡全世界的资本。

############################

如果以后鹅爹不幸挂了,最大威胁没了,以常凯申之流的中国主义者的尿性,自然是把这看成自己"联美抗苏以夷制夷"的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传统智慧的伟大胜利,下一步自然是要和米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分庭抗礼了让你们加倍奉还当年你们强加给我们的耻辱了。当初我们和你们好那是为了对抗苏联韬光养晦,你们被我们表面上顺从合作的态度骗到了那是你们傻逼我有本事,you are 卢瑟 I am win!

在中国主义者看来,西方欧美国家主导的国际秩序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中国的侮辱。我们种花冥族几千年来一直是世界南波万!都怪你们洋人近代把我们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所以我们要师夷长技以制夷,充分发扬勾践尝粪便/司马懿诈病赚曹爽的中华传统智慧,迟早要入关橄榄你们洋人!

于是乎,常开申之类的中国主义者们迟早也会挥舞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恶臭大旗挑战国际秩序,为了复兴中国我们当然要进入战时状态"一个中国一个主义一个领袖",自由主义这种不利于国家崛起的东西少讲为妙,专写负面东西乱我军心的柏杨/方方之流就算不抓起来也要发动小粉蓝们骂死你们,这和梁博士的"定义一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和工作准备"有啥本质区别吗?

土耳其和伊拉克这种体量远不如桂枝的国家,埃尔多安和萨达姆有机会时都会做一下"突厥/阿拉伯民族伟大复兴"的美梦恶心一下西方并且身体力行的挑战国际秩序,何况常开申这种带一点赌徒特质的中国主义者呢?

[url=https://www.rfa.org/mandarin/Xinwen/WUL0408C-04082020083406.html][/url]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