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移交Audi Lang 1997

1997年的香港移交,我记得我曾经7月1日全天收看了交接仪式。年幼的我那时无感。
现在在海外看了之前一天的告别仪式,我非常感动。
我尝试将此片搬到墙内,并写了一下自己的感想。
我不认为香港割让是一种耻辱,香港回归就是洗刷耻辱。
我认为那个导致香港要被割让的腐朽专制统治是一种耻辱。
英治下的香港获得繁荣和和平,而大陆统治下却是动荡和赤贫,我认为这种反差是耻辱。
结果因为这段评论不能通过审核。

我看了介绍前港英政務官夏思義的视频,也很感动。一个英国人的官员真得非常亲民,努力学习广东话,了解当地文化,和村民打成一片。而大陆来的官员,只和商界政要接触,碰到普通香港人,不屑的说你们怎么不说普通话,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1
分享 2020-10-16

3 个评论

把香港交給中國,完全是個錯誤
不怕暴露作为同一语言的广州人感到非常遗憾,原来的广州和你们是多么紧密,80年代坐在街边的啊伯也是在屌共产党,上一辈国民党只要没死的都在骂。香港电视及香港文化,我小时候的鱼骨天线,无一不记录你们的辉煌。望向如今的广州……哎……粤语会的有多少?以下我用粤语:我细过果阵衫,裤,鞋,袜都系你地送过黎既,点解柒头共产党要抹黑东方之珠,点解要剥夺我全部觉得好既野,共产党臭閪点解你仲未死?
也不能把所有的错误归到CCP头上,我们大陆的人的祖辈选择了CCP,我们是有原罪的,对于香港和台湾,我们要认真反思自己的错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