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子拼音化的利弊研究

qi shi wo xiang shuo de dou hen jian dan wo xi wang zai zuo de ge wei shen ti jian kang wan shi ru yi  hhhhhh kan zhe duan hua hen lei ba zui'hou zai song ni men yi ju zhong shi de hua

zhu zheng zai du zhe duan pin'yin de ni yong yuan dan shen ta ma de hhhhhh
大家可以试试这段拼音组成的段子。
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仍在使用的表意文字,汉字在世界文字界实在是算得上一朵奇葩。
汉字一直以来不能国际化,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发音和文字无法组合,造成外国人学习困难,我认为这是一个弊端,甚至有人说汉字还停留在甲骨文的时代。文字的本身是用于交流,这种所谓代表文化的方格子字,本身就阻碍了交流,我认为这种文化观念是很狭隘的。
有人认为汉字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是骄傲。
汉字拼音化,的确有可能会造成文化断层,但是在这个信息模块化的时代,汉字文化完全可以被计算机模块全部被记载,最后列入历史学科里面。
我个人觉得,汉字拼音化是中国文明的进步,甚至是人类融合的很重要的一步,汉字不可放弃,但是是否可以将拼音成为主流,汉字用于表达有些拼音无法表达的意思会更好一点。
3
分享 2019-12-01

43 个评论

普通话同音字太多了,只能搞成像韩国那种缺陷比较大的拼音语言。粤语的就简单点,照搬搞成越南语拼音方案就行了。
汉字拼音化重码率太高,可读性太差。而且拼写与语义无关联,从学习的角度无法理解词语为什么这样拼。

国内的话,推翻共产党之后,不如把英语改为法定语言,教育系统从小学开始使用英语教学,法律文书,公共标识都用双语标识。如此经过几代人,形成人人讲英语的社会,有利于文化交流。
说汉字同音字太多的,我想请问一下,平时你说话的时候,别人也看不到具体文字,别人是怎么听得懂的?
其实拼音化加上标注声调就够了,平时语言交流就是这么沟通理解的!
同音字的问题古人又不是没有遇到过。比如说shí这个音,他就可以对应食、石、时三个字对不对?古人的解决办法是在书面上继续使用食石时三个单字,在口头交流的时候造词,使用食物、石头、时间三个复合词。
另外汉字拉丁化这事民国又不是没讨论过。
汉字这种垃圾象形文字能存活到现在就是蟑螂般的奇迹!
日本也搞过去汉字化,最后没搞成功
主要原因是用假名写出来的文章提高了阅读难度
如果用拼音写文章比假名更容易搞混意思,比古籍里不加标点符号更容易引起歧义
行不通的,要嘛像上面的同志說的那樣全面西化改用英文
要嘛廢除漢字,重新使用各地方言創造新的表音文字語言
为什么要攻击汉字?别的不说,你们读一下上面那段拼音,我觉得我的阅读速度起码下降了三分之二,回到了小学水平。

而且,汉字拉丁化会对英语学习造成负面影响,因为你现在给我一排拼音,我的直觉肯定是按照英语发音读,导致我读这段话,经常要重读。
看到楼主的发言我终于认识到共产党的洗脑教育有多成功
最高指示
汉字简化的最终目标是拼音文字化。
——毛泽东
个人感觉并不方便辨认,还是向新加坡学习,增加英语作为第二官方语言。
假如这样不过我想富人的孩子应该会更多地用英语了吧,从实用角度讲,汉语差太多了。假如不是真的爱好,放弃汉语倒也没啥的,汉语学起来费时费力。
1 关于汉字是“象形文字”、“表意文字”,这是比较大众民间化的说法,学术界比较认可的是“音素+语素文字”。因为大多数的汉字其实是形声字。

2 汉字未能拼音化,最大的负面效应并非影响了国际化,而是影响了基础教育的普及化。百年前的五四先驱喊出 “汉字不该中国必亡” 的口号,是因为识字在基础教育阶段占用了大量的时间,相对于英语的二十六个字母,成千上万的汉字占用了孩子太多受教育的时间。而急于救国的先驱认为这是中国落后于世界的原因之一。(当然,对此我不完全认同)

3 文字作为语言的第二载体,最重要的功能是作为交流的工具,这包括了与古人的单向交流,就是文化传承,但是文化传承主要是以文字记录的信息,而非文字本身。所以将汉字作为一种文化难以舍弃,有点舍本逐末。

4 百年前新文化运动之后汉字还经历过至少一次巨大的生存危机,但是也挺过来了。

下面是我对汉字拼音化的看法:目前汉字拼音化没有必要。
没有人会闲的没事干大改一门语言,做任何事都必须清楚自己的目的。

汉字拼音化的好处是什么?
方便本国人学中文?本国人现在也学得会汉字啊?
方便本国人学英语?同上,你可以找出很多国人英语不好的理由,但汉字只能排在最后面。
方便方便外国人学?那又是为了什么?

改革,尤其是剧烈的改革是相当危险的,就好像外科手术一样,没有必要千万不要乱搞。中共本身就是过度剧烈的改革诞生的产物。也不要因为涉及的只有语言就轻视了可能的危害。

“在这个信息模块化的时代,汉字文化完全可以被计算机模块全部被记载“,但这毫无意义,因为你记载下来的信息也得一直被人用才行,就好像你自己也许可以用计算器算数,但总得有数学家背下那些公式。而与拉丁语不同,汉字这么复杂的符号一旦被废止我很难想象还能被人大部分地运用。至于计算机,就算是硬盘里的数据也需要维护,而谁会维护已经没有任何人用的符号呢?你可以尝试,但我不觉得你能完整地保存这么多的汉字。

最后,我写这么多东西其实并不是在保护汉字。如果你觉得汉字复杂,同样的逻辑也可以运用到其他语言上。为什么英语词有那么多变换形态?为什么不能全都统一?为什么一个字母有那么多发音,就不能每个字母只发一个音?为什么法语不发尾音还要留着,就不能去掉?等你把所有特殊的书写发音规则都删光再统一世界语言,剩下是什么?新话?你管这叫进步吗?


src: Wikipedia
这个观点很狭隘,并且缺少对现实世界的理解

会日语的朋友不少吧。N1-N2水平的都懂,一大段话全是假名,非常恶心,阅读速度能有正常的50%就不错了

有人说“实际说话的时候也没汉字啊”。这是因为你在听别人讲话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语调和顿挫,语调帮助你自然区分了不同的词性或者介词的存在

让中国和国际接轨自然重要,但语言最重要的是服务已经掌握该语言的群体。我们不可能完全牺牲自己的习惯和效率,就为了多几个西方人来学汉语
拉丁化、簡化字就是毛大躍進搞出來的

wiki:

1951年春,毛澤東明確提出了“文字必須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的主張。

1952年,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編擬《常用漢字簡化表草案》第一次稿,確定了“述而不作”的編選原則。但毛澤東看過後卻很不滿意……




香港、台灣、海外都沒有像中共一樣「大躍進」式地改漢字,影響人家民主自由了沒

既然沒有,那「述而不作」,順其自然不好嗎?

再看看以前的若干次改漢字、拉丁化:

民國24年(1935年)8月21日,中華民國教育部發佈第11400號部令,公佈《第一批簡體字表》。……民國25年(1936年)2月,中華民國教育部奉行政院命令,訓令暫不推行簡化字。



看,兩年就偃旗息鼓了!中共還拿这段歷史說別人也改簡化字,給自己塗脂抹粉。

1918年,中華民國教育部公佈第一套法定的37個民族字母形式的注音字母方案,特點是採用符號表示聲調



注音符號最早是有「拉丁化」的野心的。但是,那時候是「老國音」時代,老國音是照顧了各個方言的。後來北京音一統天下,照着北京音拉丁化,別的方言區的人怎麼看得懂?

1926年,林語堂、錢玄同、黎錦熙、趙元任等人制訂國語羅馬字,曾由當時南京的中華民國大學院於1928年正式公佈,是中華民國第一套法定的拉丁化拼音方案



國語羅馬字非常難,現在台灣都不用了。

1931年,由瞿秋白、吳玉章等人制訂拉丁化新文字。拉丁化新文字和國語羅馬字是拉丁字母式漢語拼音方案中比較完善的兩個方案



瞿秋白是左派,漢語拼音出來以後,拉丁化新文字光速過氣,再「左」也沒用。

漢語拼音的毛病是無法兼容其他方言,注音符號改一改,也能表達粵語、閩南語的音,國語羅馬字也有適應其他方言的版本。漢語拼音沒有,漢語拼音是爲北京音量身定做的。

嘴巴上說北京話、廣州話、閩南話都是「漢語」,設計出來的漢語拼音獨尊北京;

嘴巴上說北京人、香港人、台灣人都是「中國人」,可是……還要我接着說嗎?

事實就是:只有中共熱愛搞拉丁化、簡化字,樂此不疲。
日文韩文就是拼音化的汉字,问题是同音近音字太多,关键时刻还是得用中文…………
日本人也有一派要主张要废除所有汉字的
可以试试看难读程度变多少

同音字的问题古人又不是没有遇到过。比如说shí这个音,他就可以对应食、石、时三个字对不对?古人的解决...


古汉语“食、石、时”这几个字读音完全不同的,当然好区分,现在北方话大量同音字,是一千多年前辽金入侵统治中原的时候,辽金外族统治者学古汉语没学会正宗的,简化掉了很多声调和读音,然后反作用影响中原汉人,而逐渐形成的,搞得声调越来越少,同音字越来越多,智商越来越低。
日文那麼複雜,語態跟要背的東西也是非常多,也沒有阻擋許多外國人前卜後繼的去學習日語跟各種日本文化,就以亞洲文化來說,現在對歐美人最有吸引力的還是日本文化啊!多少歐美人學日文可是十分道地的!

明明中華文化有5000年悠久的歷史,精緻豐富的藝術創作,優雅豐富多元的各民族特色,不同朝代特色的文化。光是繁體漢字本身就是藝術了!真正的中國人卻捨棄鄙視這樣美麗深遠的文字藝術,真令人感到痛心!

當年唐朝的時候,四方諸國並沒有因為中文難學而妨礙中國數百年一直是東亞第一強國的地位,日韓越南等地當年可是深深傾慕中華文化,把能學的都學回去了,也沒看因為這樣影響文化傳播。

所以重點還是這個文化的吸引力,沒有魅力,語言改的再簡單也沒人有興趣要學。

嫌舊文化老舊繁複,想建新大樓園區引資,沒看到大家去歐洲看的哪個不是古堡老建築,純粹新造的東西沒有深度沒有內涵,誰會有興趣?

真的廢了漢字,可真的是把最寶貴的遺產給丟失了啊!現在簡體字已經很令人悲傷了,全世界哪個國家還能有這門千年還在使用的活藝術?誰家的文字本身就是一副圖畫?這樣的稀世珍寶卻被所屬的民族視如敝屣,真的很令人傷心,臺灣的教育可是對繁體字異常的驕傲的,這是世界上哪個民族都沒辦法擁有的藝術品啊!
从语言的严谨性上考虑,拉丁化不合适。据我所知韩国的法律界仍然在使用汉字,因为纯表音的韩语会产生歧义与漏洞。
汉语的语法与西方语言的语法截然不同,没有时态,不分性数格,这注定了不可以简单的直接拉丁化。
汉字还有一个纽带的作用,拉丁化以后,非标准普通话的使用族群的语言拼写势必会产生偏离,最终分裂成多种语言,不利于相互沟通。
讲真,英文发音和拼写已经断层几百年了,几个例子:

suit /sut/ 
suite /swi:t/ 


though /ðoʊ/
through /θɹu:/
thought /θaʊt/
thorough /θɜɹoʊ/


rough /rɒf/
cough /cɔːf/


womb /wuːm/
bomb /bɑm/
comb /koʊm/



还有十万甚至九万个,这些不规则读音基甚至比直接学汉字都困难,相比之下汉字度半边的正确率比英文直接念的概率高了ao多。当然也正是因为读半边会读错我们才得以乳包,所以要感谢汉字不规则读音这个伟大的现象(正论)
有没有意义,去看看越南文

支支又在意淫了 ,你支三千年前还是古器时代呢



古器時代是甲骨文字,難道你們所謂的中國人從來沒看過中文從甲骨文字的演進?

人家韓國日本但凡有一些古老文化傳統,都是好好珍惜並努力改進演化,像茶道這樣緩慢不切時宜的東西都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成為日本人的驕傲。

品蔥這邊理應是覺醒青年,但就我看來還是受文革破四舊的影響很深,只要是老東西都是不好的?

在台灣不少小朋友的基礎教育之一就是學寫書法,細細品嚐自己所屬文化圈的韻味,對自己的文化多些了解,而不是要麻過度自信要麻過度自卑,就我們看來都是很奇怪的。

尤其現在都進入電腦化時代了,都有多少技術能夠做多國語言翻譯,與其浪費大量財力物力自創新語言,好好把各國即時翻譯作出來就好了,甚至線上輸入語言翻譯的更精確即時,為什麼不是這樣的雄心大志?有生之年各國語言翻譯的進化應該是看的到的,這已經不是什麼很難的事情了。

英文成為世界語言一個重要的因素是當初英國殖民統治的國家多,用的人自然多,再加上美英在近百年也一直處於國際經濟政治文化的領導地位,才會形成國際語言。

至於中文用的人本來就多了,自然已經符合第一個要點。但因為先行者優勢,英文已經佔領多國的第二官方語言地位,程式語言也多是用英文撰寫,所以中文再怎麼改,大概也不可能出現任何的競爭優勢。

只是動不動就要跟別的文化比輸贏也是我覺得大陸人很奇怪的心態,不是第一就不是第一啊!過好自己的文化生活就好了,每種文化都有自己有趣令人驚艷的地方,幹嘛把自己弄得四不像只為了得到第一名的榮譽?西班牙文是世界第二語言,拉丁人也是開心過自己的小日子,也沒看他們什麼都要爭主導權吧!

在台灣雖然我們政治追求民主自由與進步,但對文化的保留傳承也是十分重視的。不是只針對漢文,現在許多人在做原著民語的保留與傳承,小學生可以依照自己的選擇去學習自己的母語(閩南語、客家話、原住民語),學習培養一個文化自信,而不是輕蔑的只將文字作為工具,只看能不能勝過其他文化,這個功利心也未免太重了吧?

引述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05321
語言作為文化的根基,是開始認識其他文化的重要媒介,當中隱含了該文化的生活態度以及價值觀。語言不只是溝通的工具,也是思維的結構,它代表的是一個文化的記號,身份的表徵,語言代表的是一個人除了外表之外具體的展現。台灣的社會結構相當多元,從歷史進展的角度來看我們的語言多樣性是不需解釋的,而學校的孩童透過母語課程學到的不只是母語,更是對於這個社會多元結構的體認。


臺北市國民中小學推行母語教學實施要點
http://www.rootlaw.com.tw/LawArticle.aspx?LawID=B010050031001200-0870422

有没有意义,去看看越南文


东亚几个汉字国家中,拼音化最成功就是越南语,没什么大的缺陷,基本上是完全废除汉字了,韩语日语都做不到。
了解一下日语,汉字,英语,拼音多结合体。汉字依然有,跟中国一样,也不知道怎么发音,很多此就是直接用平假名发音得来的,所谓平假名片假名就是类似我们的拼音,一个文章包含汉字,拼音发音,和拼音拼成的英文发音,虽然很容易学习,但是我觉得没有灵魂,中国汉字语言博大精深不是没有道理的。
汉子拼音化,这是什么新的“女权”吗?
开个玩笑。
《季姬击鸡记》《施氏食狮史》能充分的说明汉字拼音化后可能造成的阅读障碍
 
不同意。汉字的特色就是方块文字,表音表意兼备,是一种很神奇的文字系统。
国不国际化不重要,传承精华才是重要的。为了国际化而撇弃精华,这样的国际化没有意义。
汉字系统复杂,但仍然有外国人学习汉语。如果汉字拼音化,就和越南语没什么区别了。
虽然经常有葱友说中华文化里面渣子很多,是“吃人文化”等等,但我个人较喜欢阅读古文,也很欣赏和敬佩香港和台湾的国学保存度。如果废除方块字,古文可能就彻底与我们的生活告别了,届时文化也会出现巨大断层。(文革这样的文化断层惨剧必须要避免)

真的廢了漢字,可真的是把最寶貴的遺產給丟失了啊!現在簡體字已經很令人悲傷了,全世界哪個國家還能有這門千年還在使用的活藝術?誰家的文字本身就是一副圖畫?這樣的稀世珍寶卻被所屬的民族視如敝屣,真的很令人傷心,臺灣的教育可是對繁體字異常的驕傲的,這是世界上哪個民族都沒辦法擁有的藝術品啊!



沒錯,這讓我想到十年前在台灣經常發生的外國人笑話,很多外國人其實很喜歡漢字,有一種神秘的美感,所以就喜歡穿漢字的衣服、甚至在身體上刺漢字。

但經常是不知所云的漢字,比方說女性外國人穿了一件衣服上面寫著「雞」。
只因為她覺得「雞」這個字非常漂亮。

有興趣看更多類似的笑話,可以看這篇農場文: https://www.bomb01.com/article/9863/34 (34個老外漢字刺青)

=========================

回到主題,漢字在中文是必要的存在,因為中文的音節非常簡化,且一字一音,如果拼音化會變得難以閱讀。

而且中文的一字一音有天然的巨大優勢,你們知道中文使用者的「算數」特別強是為什麼嗎? (注意我是說算數,不是數學)

老外覺得華人能夠心算,是一種神奇的魔法。但我們覺得沒什麼稀奇。

人的大腦一次能處理七個單位的訊息,中文是能在「一個單位」塞進最多訊息的語言系統。

如果你把漢字拼音化,那反而是「化簡為繁」了,原本一個字可以表達的,你用了2~4個字母去拼,大腦訊息的處理速度反而變慢了。
我有个折中的办法,我们可以类似日本和朝鲜,在人名地名宗教名等一切在英文中需要大写的专有名词用汉字兼拼音,其余情况用纯拼音
拼音化的部分韓國之前好像有這問題欸XD
我看過一個故事(不知真假)說以前韓國政府在進行高鐵建設時,由於鐵軌的混凝土枕木需要防水發泡棉的填充物,但是施工單位卻誤用了吸水材料,導致十五萬根枕木出現龜裂,最後政府調查發現,出錯原因竟然是施工單位誤將「防水」錯認成「放水」,因為缺少漢字的標記,而韓文當中的「防」與「放」是同一個發音。
而事實是韓國現在也努力在進行漢字的傳承

但我覺得除非未來的漢字使用者的習慣改變,否則漢字是沒必要刻意拼音化啦~而且說到底注音符號比拼音更好用也更精準不是嗎XD外國人用注音學中文的話發音也都會比較標準

说汉字同音字太多的,我想请问一下,平时你说话的时候,别人也看不到具体文字,别人是怎么听得懂的?其实拼...


聋哑人怎么办?
Lading Hua queshi shi yige bucuo de xuanxiang. Xianyou Putonghua de waiguorenming huo diming yiming buneng henhao de fanying shiji de fayin. Jiu na David Beckham lai shuo ba:yong Hanzi zhineng fanyi cheng 大卫贝克汉姆, bugai du zhongyin de difang bei du cheng le zhongyin(姆), gai fa de yin que meiyou fa("David" li zuihou de "d") .Wo juede women ruguo yao qu zunzhong waiguoren, zui jiben de jiushi yao zunzhong ta de muyu xingming.
我想到另一個漢字必須保留的原因。

先舉一個日文例子,日文裡有一個詞叫「漫才」,是一種喜劇表演。
「漫才」的前身是一千多年前的「萬歲」,日文讀音都是manzai。

「萬歲」有點像是「兩個相聲演員挨家挨戶去拜年表演,說一些吉祥話」,
這種表演文化慢慢演變到現代變成了「漫才」,兩個人互相吐槽搞笑的表演。

兩者讀音都是manzai,但用不同的文字來區隔,「萬歲」是指古代的那一種,「漫才」是現代。

日文的五十音系統,同音字詞非常多,所以需要漢字系統作輔助。
閱讀的人一看就知道你是在說哪一種情境。

如果都用拼音,那讀者就要費神去推敲你現在說的是哪一種。
這跟「說話」不一樣,聽者不確定你的意思時,可以立即問你「你說的是xx嗎?」
可是讀者不一樣,讀者看不懂又不能問作者(尤其很多作者早已死了),只能靠上下文自己猜測。
所以為了避免誤會,寫作的人需要表達精確,又不能太囉嗦一直解釋,才會發展出各式各樣的文字。

其實中文也有很多類似的例子,中文很多相同讀音的字,其實原義是很相似的。
用不同的文字書寫是為了區隔某些細膩情境上的不同。

例如:洪、弘、宏、鴻 ... 這幾個字都讀Hong,意思其實都是「很巨大」。

水:大水。
觀:巨觀
鵠:巨鳥
願:很大的願望

那為什麼要用不同的文字呢?
就是因為Hong用著用著,人們認為需要區分更細才能方便傳達意思,或是區分不同情境。

而文字通常也「內建」了某些「意象」。

比方說:

福齊天:這四個字完全沒提到水,但讀者能感受到「福氣就像大水一樣滿出來,像天一樣高」
大展圖:讀者能聯想到一隻巨鳥展開翅膀在天空翱翔,充滿雄心壯志。
這是中文的奧妙之處。
如果你都用hong:hong福齊天,大展hong圖。那就沒有辦法體會出文人的巧思了。

甚至這些成語會失傳,因為後人根本看不出hong福齊天的hong到底是啥意思,只認為hong = big。

對於外語人士,hong = big,確實很簡單省事,畢竟叫老外來區分「洪弘鴻宏」這四字的差異...太為難老外了。

但對於中文母語人士來說,去掉文字,某些歷史的痕跡就會失傳了。
像是「洪」這個字透露了中國的黃河和長江文化,
「共」這個字代表「共同」,「洪」就代表很多條河「共同暴漲」,而古人覺得這種狀況非常big,所以造了一個字來形容這種壯觀 。

英語之所以比較沒有同音字的困擾,是因為他們在造詞的時候,相似意象的字詞會故意用完全不同的發音。
像是 big / great / large / huge 或是 she / he / it
這些詞發音完全不同,所以聽者不會混淆。

但中文系統有自己的歷史背景,很多同音字意思很接近(古人造字時借用另一個字的發音,就有借用其含義的意思),所以使用文字輔助是非常必要的。
看看隔壁的日本还在用汉字呢。自己就不要了?

我想到另一個漢字必須保留的原因。先舉一個日文例子,日文裡有一個詞叫「漫才」,是一種喜劇表演。「漫才」...


额 纠正一蛤,万歳是ばんざい,漫才是まんざい

额 纠正一蛤,万歳是ばんざい,漫才是まんざい



但我查到的都是念まんざい呢

萬歲的日文wiki: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8%90%AC%E6%AD%B3
難不一定是壞事,有興趣者可以去看The Woman Who Changed Her Brain 這本書,臺灣譯名是讀不出時鐘指針的女人。
他在裡面描述美國機構在針對一些特定孩子的訓練,他們訓練孩子計畫能力時,就是讓孩子練習去寫漢字。之前也有看過一篇研究,發現聲音符號的國家在閱讀時,腦袋只有聲音處理區在運作,但是中文閱讀者同時激發聲音處理區和視覺處理區,雖然目前沒有很多的實際研究,但我認為光用『便利』這樣的想法來廢止所有的中文閱讀有些過於莽撞了。

但我查到的都是念まんざい呢萬歲的日文wiki:https://ja.wikipedia.org/wi...


额,我也去找了下,2个读法都有,不过意思不一样。
ばんざい是另外一个意思,就是真的万岁。

学到了不少东西
我打包票,如果下个政权把汉字给拼音化了,那必定是一个比中共更加专制极权的政权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良知永存,正义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