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繁体字和简体字的争议问题。

本人觉得文字最主要作用是写作、学习、记录和沟通交流。文字简化的初衷是让更多的人容易学习,减少文盲。发现香港人特别纠结繁体字,老说繁体有什么高深文化,这么讲究太本末倒置了,老在文字本身转圈,再转个几百万圈也不会进步阿。

声明,繁体字我看的很轻松(从小看香港台,港产片,手机设置过繁体版本),现在键盘时代繁体简体都很简单。

究竟繁体字的人在纠结什么?
从未要求港台都写简体,只是认为简体既存在了,繁体和简体就河水不犯井水,简体字并不是共匪的产物,在北洋时期就激烈讨论实施过。
-2
分享 2019-08-09

28 个评论

文化流失,我以為這更多是一種象徵意義上的。
从书法角度来讲呢,繁体胜于简体,简体破坏了古代传至今天的字型的结构。从人乐意角度看,香港和台湾人这么长时间写下来都这样,没必要非要因为大陆感觉简体字让人容易学习就觉得人家非得跟着大陆学简体,香港和台湾小孩学繁体也没见得不了诺贝尔奖的人、智商就低于大陆小孩是吧。如果真要简化,让所有大中华区的放弃汉字直接用英文更简单,才26个字母。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废除支那汉语才是正道。汉语无逻辑,导致支那人的思维无逻辑,故培育不了科学与民主的土壤。如无晚清西方叩开支那国门,支那即便再过三千年数万年,也诞生不了科学与民主。翻阅翻阅支那人的文言文与古代汉语,从无逻辑二字,逻辑还是从日本引进的。
辩驳传送门: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6429
简化字主要是方便扫盲,当时中国的识字率太低了,算是有利有弊吧。80年代计划过一次二简,可以说是要把汉字的精髓丢光了,通过了真的就是历史的罪人
我觉得是因为简体字代表着共产党
我同意你的观点,我认为文字语言都应该脱亚入欧,主修英语,选修汉语
我对简繁没有异议
但是我不喜欢拿简繁说事,甚至说看不懂简体繁体的
正常人都能看得懂,看不懂除了找事我想不出别的理由
因為香港文盲率本來就超低,用不著簡體字減文盲率,簡體字很多字形詞不達意,而繁體字很多字本來就可以從字看到其意思。
在中共眼中,因為自由和法治是香港的核心,所以香港愛獨裁專制共匪的人實在太少,所以想辦法令更多人愛共,硬措施就是讓香港不斷輸入新移民,直接溝淡香人,方便管治。
港共政府老是想用簡體字取代繁字,普通話取代粵語,消滅本土文化,取消香港人對自身的身份認同,讓香港人這概念在地球消失,這是軟措施。
所以並不是香港人在糾結,只是不想自己的本土文化被消滅。
你用簡體字,我用繁體字,大家各有各用,其實根本不會有爭議。
主要是共匪實在太橫了,四處消滅方言還不夠,把火也燒到香港,所以令香港人對簡體字和普通話很抗拒。
联合国与国际协议文本通常使用法语书写,因为法语严谨,且不易产生歧义。
这个说法我不同意。汉字从古到今字形的结构一直都在变化,我还可以说小篆破坏了甲骨文的字形结构,隶书破坏了小篆的字型结构...…而且简体字也不是匪共的发明,绝大多数简体字在元朝就已经有了。从现代印刷和计算机字体设计的角度讲,简体字也要比繁体字优越。即使不考虑这些,现实就是简体字是联合国认可的官方中文字体,而且大陆地区以外使用简体字的人群数量增速也是远超繁体字。有可能的话两种都学一学最好,不能的话任选一种学习也可以,褒繁贬简或褒简贬繁实无必要。
應該說是聯合國(文件)以前是使用繁體字,2008年改為用簡體字,這是政治決定,因為坐在聯合國的是中共,並不是簡繁誰優誰劣的問題。
聯合國是沒有權力認可什麼文字是官方文字的,官方文字是由國家和地區政府自己決定的。
ppter3 小二核查 [ 封禁 ]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简体字在中国传统本来就是不入流,共产党当年简化字的时候,也毫不用心,要不是因为政治问题,简体字就是垃圾,丑又词不达意,通假字太多,而且违反造字原则,传统中国人看见了,就是一声叹息
小時候讀國學,全部都是台灣寄過來的教材,清一色正體中文國語注音,底子是那個時候打下的。後來大學有幾位教藝術的老師,板書統統用繁體字,我才發現周圍同學認識的沒幾個。

不過繁簡字體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這個問題可能被過度政治化了。並不是說寫繁體字就一定反共(當然這種情況佔多數),也不是說寫簡體字就一定親共。

倘若以後不存在共產黨的問題了,我倒是覺得,繁體字和簡體字可以並存。無論是作為官方文字還是民間書寫,大家各取所需。簡體字提高識字率,挺好。

不過現在有一個問題值得注意,那就是寫繁體字的人大都認得簡體字(如果說不認得大多是在搞事),但寫簡體字的人卻大都不認識繁體字,或者辨識困難。畢竟簡化是一個降級的過程。

這種不對等的認知關係,恐怕會造成一些衝突。寫繁體字的人可能會因為對方不識得繁體字,而對寫簡體字的人產生成見,或自認為高人一等。這是客觀存在的。

不過據我觀察,這種情況近年來發生了變化。

大陸青年看到繁體字,過去可能的回復是,抱歉,繁體字我不太認識。現在就硬氣多了,你這是什麼字體?為什麼用繁體?你要用就全用,為什麼還有簡體?你是不是港獨?不是?那就是台獨!

看見沒,這就是文化自信。

所以說,寫繁體字的人真的不要歧視這些不識字的青年,直接問就好:

「紅小兵,你當真識字麼?」
都是政治上的争议,你说台湾人恨屋及乌我还能理解,不就是跟小粉红看日语一样又自豪又鄙视吗(笑),扯什么文化内涵纯属zhizhang,韩国废了汉字也没退化成野蛮人,可见你方块字也没那么高贵,撕逼简繁的那些,有句好话送给他们,我输一句中文的功夫够我输十句英语
前面说了是从书法角度讲的。写的字成书法,不是甲骨文时代的事,隶书、小篆以及后面所谓的繁体字,它们都是有一定结构的,也就是书法这东西形成时就是按这个来写的,那么当你用简体字来写比方说毛笔字时,它传统上的书法的味道就写不出来,因为原始架构比方说一撇一横可能变成了横折,不同笔划之间所形成的书法上的“形”就变了,甚至出不来那味儿了。
你說繁簡體河水不犯井水,但那只是你一廂情願,中共的確是在有目的地利用簡體和普通話的影響力,看看多少地方語言式微就知道了。繁體使用者在中文界裡屬於弱勢,捍衛也是自然反應。
新马也用简体汉字
你这是从艺术欣赏的角度说,但是书法艺术是小众,纸质和电子书籍阅读、网络浏览才是中文使用的大头,简体字在这些方面确实有优越之处。我不主张废除繁体字,不过繁体字爱好者也应尽量避免从个人好恶和政治角度评判简繁之争。
我不是要评判简繁孰优孰劣,只是指出现实状况是简体字的使用和推广超过繁体字是趋势,即使是在大陆地区之外。二十年前北美的中文报纸和中文学校清一色用繁体字,但是现在已经在大量使用简体字了;这个趋势是很难扭转的。
记得零几年就看到过体制内学者表达在香港推行简体字的必要性,言之凿凿却根本站不住脚,扯什么简体更有效率真的醉了,香港台湾用繁体字也没影响人家成为经济发达地区啊,共党眼里为了统战可是什么都不管的,也别奢望它们尊重咱们的文化,毕竟建国前为了和苏爹打成一片就考虑过搞拉丁化废除汉字呢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B%A2%E9%99%A4%E6%BC%A2%E5%AD%97%E8%AB%96
汉子简化是应该的,毕竟有些繁体字的确过于复杂不利于书写和记忆。

但是大陆简化得过头了,抛开政治因素,

我认为未来可能的一个结果是重新制定简化方案。
簡化字有利掃盲本就不成立,中共奪權初期推行掃盲,用的還是繁體字、注音符號。「簡化」也只限於筆畫少,因為簡化字為求減少筆畫,比傳統字還多出了好多偏旁,且破壞了很多字的形聲結構。一簡對多繁更是對傳統文化的殘害,各位看看滿街的「面」館、「幹」淨罷,就怕那天傳統漢字即使恢復,也會遍地錯字,叫專門學過傳統寫法的人好不難受。
最大的問題是簡化字分裂了中國,本來簡化字就是毛匪意圖廢除漢字前的過渡,幸好沒有發生,不然兩岸四地都沒法交流了。不過近幾年令人不安的趨勢是,由於共匪對傳統漢字的打壓,有些年輕人都不怎麼認識了,不少還由於被洗腦,對之鄙夷唾棄,真乃中華文明之悲哀!
简体字的争议完全就是因为共产党绑架连累的。国民党自己先发布过简化方案,结果因为共产党也搞简化就撤回到满清的繁体字。说实话,满清的钦定繁体字是对自宋到明汉字自发缓慢简化过程的倒退。
简繁各有利弊,由于生在大陆,已经习惯书写简体和阅读简体了,说实话长时间看繁体字我眼睛累。何况繁体字我还不是很会书写,具体要写还要从头开始学。

简繁我认为没有特别大的区别,因为在字意上是没有纠纷的,仅仅只是笔画复杂程度而已。

当然,在这里,我认为文字和语言确实代表着一种文化。简体字的形成其实和共党关系不大,早起民国年间就有汉字简化运动,为的就是推崇新文化运动和加快书写效率,因为简体书写确实速度要远快过繁体而且还能在不破坏字体核心的前提下。意味着龙还是龍,有型有体,但是速度却提高了。我认为这是对文字有利的。

台湾使用繁体的原因也是因为当年的意识对立的缘故,蒋认为必须和大陆划清界限,所以例行全然不同的文字系统,也就是一直传承下来的繁体。

当然了,像上面提到的那样,文字和语言会代表一个文化。我现在看到越多的简体字反而看到的是很不受人待见的红色文化和那种可怕的洗脑思维和惯性思维,所以有时候在网上阅读简体内容时反而会先打个问号。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国家的悲哀吧,文字本身没有错,就好像语言本身也没有错那样,他们都是自由的,但是人却是可以破坏这种自由的存在。

难得是品/ 葱上面还有这么多有见识和思想的简体字使用者,使我并没有那么沮丧。
大概香港人觉得繁体字代表中共政权的一部分吧。
我通常都会使用简体字,和香港/台湾人聊天就会切换成繁体。
我觉得并没有高低之分,是一些人太敏感。
英语才是世界通用语,也够严谨了,法语就算了
整個華語世界的語言差異可不止「繁體」(「正體」)與「簡體」的字體差異。即使是國語與普通話,詞彙、標點符號、標音系統甚至文法都有差別。我主張華語世界開啟心扉,互相借鑒,不要拘泥於地區規範。中國大陸用漢語拼音思維更加羅馬化具有抽象性,台灣傳統上用注音符號思維更象形化具有形象性。「雷射」就不如中國大陸的「激光」準確,台北的「重慶」路也是漢語拼音(Chongqing)而不是威妥瑪拼音、國語注音符號第二式或通用拼音。台灣從民國98年(2009年)起正式啟用漢語拼音替代通用拼音,現在台灣漢語拼音與威妥瑪拼音並存,異體字與正體字並存例如(「台」與「臺」)。「台北市中正區重慶路」用英語說是Chongqing S. Rd., Zhongzheng Dist., Taipei City(「台北」仍然是Taipei而不是Taibei),小英的英語是Tsai Ing-wen。
没必要强调是繁体好还是简体好,爱用哪种就用那种,繁学简还是简学繁都需要学习成本,守着繁体字这种情感和小粉红的爱国是同一种。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90后 反独裁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