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和反革命,分享杨小凯先生的思考

革命要推翻的是一个暴君,而没有一个比暴君更集权的力量,却无法打倒暴君。一旦暴君一倒,革命中形成的权威,任何人又无法控制它了,它又成了新暴君,又会催生革命。这就是“革命产生暴君,暴君产生革命”的改朝换代的逻辑。我有两个基本的观点:一是用革命手段推翻专制行不通;二是革命会延缓民主化进程。

我还说,在现代条件下,如果没有国与国的战争,没有上层阶级内部的大规模冲突或类似代理人战争的局面,用革命手段推翻一个专制政体成功的概率等于零。换句话说:我不主张革命,因为革命无益于民主化进程,正像一九四九年的革命使中国民主化进程延缓了几代人时间、俄国革命使苏联的民主化遭遇挫折一样,所以阻止革命对于当今中国的改革具有十分重大的现实意义。

革命的时候,一般都是人们对这个制度不满,他们相信人的理性,认为可以把这个制度改造好。

但在革命过程中, 可能将许多人们不了解其功能的有效制度破坏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历史有一个很长的筛选过程,好的东西经过筛选建立起来,坏的东西同样经过筛选淘汰出去。经长期历史变化后仍生存下来的制度一定有其生存的理由。现在中国虽然有许多问题, 但有合法的警察暴力,可以惩罚偷窃,维护国家机器的运转。还有,中国政府决定最高领导人的一些机制,也不是谁说了算的,它也有自己的套路。譬如江泽民做了总书记,他也经过了许多磨练,一步一步做上来的,也就是说它有一个让人服气的机制。如果把这些机制去掉了,谁都不服谁的气,那可能就乱套了。有些机制,你现在看它有不少弊端,它正面的东西被你忽略了,当你革命的时候,没有了这些机制时,你才会发现没有它可能会更糟糕,你不得不恢复和保留它。否则,去掉这些机制,革命的后果可能比预想的要坏,这就是所谓的“反革命”思想。
1
分享 2019-12-06

13 个评论

英国的“光荣革命”的另一个大背景是,英国历史上对私有财产权处理的传统。

中国历史上皇帝可任意征用和没收私人财产。皇帝知道如果“富商大贾富过王候”,则意味着他的政治垄断地位将受到挑战,对这种挑战的敏感往往是对改朝换代危险之警惕。所以,中国多数朝代不允许独立的商人富过王侯,太富了,就要“国有化”,就要“共产”。这倒很象今天的***。

商人造反往往是建设性的,不象“无产阶级造反”、农民造反那种纯粹的改朝换代。

。而英国不但早就有一大批新贵、大贾,经商致富,富甲王候,而且国王打仗必须屈膝向他们借钱,私人财产是不能随便充公的。这种借钱中的冲突正是英国大革命和法国大革命的直接导火线,只有新的中产阶级的独立经济势力超过了政府的权力,政治变动才有产生制度创新的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否则政治变动几乎完全等于动乱或改朝换代。

国有制占主导地位的民主制度不但是种乌托邦,而且是种欺人之谈。我相信,“不可能有以国有制为基础的民主政体”是可以被证明的另一种假说
改革是自上而下的,革命是自下而上的。
三十年來,沒有任何改變,所謂的漸進改良全是幻覺和欺騙,唯一重建的可能就是徹底摧毀。
从土匪中国共产党革命与暴政中收获了物质利益的奴才们显然不愿意发生革命推翻这个杀害无数同胞为自己家族亲友获得带血丰厚物质利益的暴政
改革是自上而下的,革命是自下而上的。三十年來,沒有任何改變,所謂的漸進改良全是幻覺和欺騙,唯一重建的...

就是摧毁了怎么重建的问题?会不会又只是一次改朝换代?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了。关键要高层主动参与权利分配和制衡,所谓共和政体才是最有效的。
从土匪中国共产党革命与暴政中收获了物质利益的奴才们显然不愿意发生革命推翻这个杀害无数同胞为自己家族亲...

革命民主自由,已经有无数讨论。我只是在此提供一个思考的视角,建议你了解一下杨小凯,19岁就写了《中国向何处去》被判十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提名,客死澳洲。
革命民主自由,已经有无数讨论。我只是在此提供一个思考的视角,建议你了解一下杨小凯,19岁就写了《中国...

我早了解杨,我也在澳洲,杨的家族即是中共血腥革命的参与者收益者而且本身便是红卫兵。经济学者能够支持武装推翻现有血腥制度的大概风毛鳞角,而且中国大陆的共产党独裁制度靠非革命方式吸收当权者参与的和平改良早已是荒诞梦想。
我早了解杨,我也在澳洲,杨的家族即是中共血腥革命的参与者收益者而且本身便是红卫兵。经济学者能够支持...

革命就能确保收益?推翻就能完美重建?我们每一个人在那个年代都有可能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

杨提倡的共和跟民主是不一样的。共和是讲上层的权力制衡,民主是讲下层的政治参与,两相比较,共和比民主更重要。共和强调要有三极世界:即选民的权力、州政府的权力、联邦政府的权力,以及中央級司法`立法`行政之間的分權制衡。没有共和思想,它容易形成两极:即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两极斗争起来,不是革命就是暴政,而三极或更多极就会比較稳定。

而人民代表大会同时具有行政权 (宪法第九十二条)、 立法权 (宪法第五十八条) 以及司法权 (宪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百二十九条以及第一百三十三条) 等。也就是说,三种权力集于一身, 结果是,人民代表大会并无任何宪政机构可以限制或制衡其运作。

这种缺乏分权制衡的一元化宪政设计在宪政发展的历史中是极端危险的政府制度设计,其本质为一种民粹式的反宪政发展,人们通常称之为宪政怪兽。其肇始于法国大革命中的国民议会,结果导致在法国革命中出现专制屠杀的历史悲剧。这一悲剧后来在俄国重演。缺乏分权制衡的这种设计也将导致政府中执政者的权力与责任无法区分,因此无法对执政者的执政成败进行监督。
革命就能确保收益?推翻就能完美重建?我们每一个人在那个年代都有可能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 杨提倡的共和...

:”革命“ 即暴力推翻共产党独裁当然不能保证完美建立民主制度,但至少它可能推翻独裁政权,而所谓改良和平渐进等等肯定无法终止暴政只能招致更多暴力镇压延续共产党政权生命。一个是可能推翻暴政,一个是肯定延续暴政,这就是革命与改良的不同后果。只有推翻了暴政之后各式民主政体自由社会才有可能实践,否则一切皆为空想且继续在暴政下被践踏糟蹋。
先把革命搞起来再考虑这些一点都不迟。
lz既然理解英国政治演变的独特性 难道认为后日法兰西能有更多选择的可能?
国民公会把绝对主权者从君王置换成虚拟的国民 纵使随着政策越来越激进其专制程度也愈甚
然而忽视内核的变化而强调专制的不变怕是略显不公
革命既是一连串动荡与破坏的开端 也同时是的政府长期不给予其治下居民参政权力的结果
这条路径的强固性怕是没有那么轻易能扭转 这也是革命的宿命悲剧性所在
已删除
先把革命搞起来再考虑这些一点都不迟。

中国的宗族社会性质以及从来都是少数服从多数的习惯,导致很难不形成权力高度集中的情况。我觉得还是有很多可以考虑的地方。当然,革命似乎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这和统治者的治理方式相关。
这段话89年前说,我同意。89年后实在是太失望了。尤其是包子上台之后,这段话越听越歪了。

这段历史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被整个民族正确对待。8964的直接结果就是,整个中国的道德标准下降太多。出现了以官方为主的欺骗行为和道德统治。没有人在公众面前讲真话了,人人岌岌可危,人人选择性失忆。这也是我砸锅卖铁肉身翻墙的原因之一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