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为媒》被中共禁播十五年却只为了【让共匪能淫乱华夏】

本文作者笔名:宁静


《花为媒》被禁播15年,中国承传千年的婚礼民俗是神与人的约定,今天已经来临的鼠疫(黑死病)居然和这部名剧有关。


在我眼里,《花为媒》不过是一台美丽的民俗小喜剧,节日婚嫁等民俗活动时,敲打起来开心消遣的热闹剧,内容既不牵涉神佛,更不触及政治,这么一出表面看来深度有限的小剧,在1963年被拍成了电影,因为演员个个都是演技一流的艺术家,电影拍的非常好看好听,可根本没有公映就被枪毙了,一禁就是十五年,这是为什么呢?


带着好奇重温这部电影,过程中仍然忍不住时时的开怀大笑,渐渐的看出门道来了,原来影片之所以被禁,是因为《花为媒》里处处都透著的中国传统婚礼民俗,那也是中共魔鬼必须要铲除的。


故事说的是王少安的寿诞,他的儿子王俊卿在酒席宴前和自己的表姐李月娥相见,两人曾经青梅竹马但已经三年不见,这次见面月娥赠送给王俊卿罗帕,在古代这就叫做私定终身。


李月娥走后,王俊卿的母亲托媒人阮妈为去为俊卿说亲。阮妈来到了张家,张家有个美丽的女儿名叫五可,才貌双全,一说便妥,但王俊卿心爱的是表姐月娥,就不肯答应张家的亲事,而且因为家里人反对就忧虑成疾,病倒了。


王俊卿的妈妈又托阮妈到李家去说亲,李月娥和李妈妈都喜出望外,唯独月娥的父亲李茂林说王俊卿轻狂,不懂礼教,顽固的拒绝了婚事。王俊卿听说和李月娥的婚事不成,病情更重,王母爱子心切,心急如焚。


阮妈献计让王俊卿去张家花园和张五可相亲,以为王俊卿亲眼看见张五可的才貌后就会答应婚事,但王俊卿病重,不能前去,就请他的表弟贾俊英代为相亲。贾俊英被阮妈逼着代替王俊卿来到了张家花园。张五可心中对王俊卿拒婚很是不满,发现花园里有人藏着,也猜到是王俊卿来偷看自己,就故意在和阮妈妈对花名的时候,表达了对王的不满。但最终因为见倒贾俊英英俊文雅,心中的不满顿时雪化冰消,并送红玫瑰给了对方,这也算是彼此私订终身。


贾俊英把张五可私赠的红玫瑰转送表兄,倍加赞美张五可的才貌,但王俊卿就是拒不接受,还把红玫瑰扔在地上。阮妈又向王母献策,先把张家小姐娶来,那王俊卿看到如花似玉的张五可,病一定就好了。王母为了救儿子只好答应了。


两家忙着商定婚事,定期迎娶。李月娥得知消息,痛苦万分。李母溺爱自己的女儿,就乘着月娥的父亲不在家的时候,采纳了媒婆二大娘冒名送女儿的计策,抢先把李月娥送到王家和王俊卿拜堂成亲。王俊卿以为新娘是张五可,坚决不肯拜堂。后来他听说新娘其实是表姐李月娥,就顿时心花怒放,疾病痊愈。等到张五可的花轿来的时候,他们早已拜完花堂。张五可闻知此事,心中大怒,立即闯进洞房,质问王俊卿。


而这时非常令人感动的一幕发生了,两个新娘一见面,彼此生出了惺惺相惜的善念,都在心底里夸对方真是世间少有的好女子,月娥向张五可讲述了自己和俊卿订情在先,五可则表示,既然他们两人已经定情在先,王俊卿为何又要在花园接受自己的玫瑰花,见异思迁。两个女子彼此怜惜,都觉得是王俊卿为人不端,双双找新郎算账,正当此时,虽然早已经喜欢张五可,但并没有乘人之危的贾俊英也被拖进了洞房,于是真相大白,两对有情人各遂心愿。


电影真实的再现了华夏古国几千年的婚礼文化,古代的男女交往有非常严格的规范,赠送或接受一个小小的信物,就被视为是私定终身,这样的行为都是得不到家长和社会的认可的。婚姻必须有媒人搭桥,明媒正娶,要有父母的许可,还必须拜天地得到上天的承认。可见在我们中国五千年的承传中,婚姻被视为非常严肃和重要的社会活动,是人类文明存在的基本保障。


把一个民族和国家视为一个整体,每个家庭就是这个整体的细胞,只有每个细胞都健康稳定,这个国家和民族才能长治久安,人人的生活就有保障,这就是我们的祖先从上苍哪里得到的智慧。而《花为媒》以喜剧的,民间最受欢迎的形式,传播和保护着的这些非常重要的婚嫁礼俗和规范,保障着几千年来华夏淳朴的民风,守德守道的人与人的和谐关系,以及家庭和宗族的延续。


1963年《花为媒》拍成电影后,就和同一时期拍的电影《阿诗玛》、《红楼梦》一样的命运,被打入冷宫不许公开上映。在这十五年间,中共用文化大革命的血腥暴政,强迫人们反传统,以解放妇女的为借口,鼓励人们放纵个人欲望,直到八十年代后,《花为媒》才被允许公映,虽然人们看后好评如潮,即使是到今天,它依然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被公认为是中国戏曲电影的经典之作,但《花为媒》真正要教化人守礼守节,守德守贞的内涵,被无神论变异后的中国人基本上已经体会不到了。


今天我们应当庆幸当年的这部电影,把几位最顶级的演员最美好的时光保存在了胶片上。新凤霞是当时中国评剧界最璀璨的明珠之一,在这部评剧戏曲影片里,她以纯熟的演唱技巧,细致入微的人物刻画,塑造了青春美丽富有个性的少女——张五可的艺术形象。可谁又能想像有着如此美好形象的艺术家却生活在苦难中。


新凤霞的丈夫是当时非常著名的剧作家和导演吴祖光,1955年在运动中被打成右派,押往北大荒劳教三年,新凤霞只能搬进集体宿舍,而当时有多少邪恶的眼睛盯着这位美丽又多才的女子。1957年文化部的一个中共头头把她招去,说只要她同丈夫离婚,就可继续她正值巅峰的演艺事业。正所谓德高艺精的新凤霞回答说:王宝钏等薛平贵等了十八载,那么我可以等吴祖光二十八载。祖光是好人,我等他。


就是这样一句话,新凤霞成了评剧院内定的右派。她白天挨批斗,晚上唱戏,从舞台上下来,就要去刷马桶。好容易等了三年,把丈夫从北大荒等回来,还没有喘息的机会,接着的“文革”,又扰乱了他们平静的生活。丈夫再次被揪了出来,新凤霞也一起受到牵连。除了被痛打批斗,她还被剥夺了做演员的权力,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摧残,1975年她半身瘫痪,再也不能登台唱戏了。一直到1979年,被中共折磨了二十二年的新凤霞,等来了两个字“平反”,承认她是一个没有罪的、无辜的艺术家,可人生特别是一个天才艺术家能有几个二十二年呢?新凤霞等一整代中国当时最杰出的艺术家,在文革中被残酷的迫害,死的死,残的残、疯的疯,就是魔鬼中共要“杀鸡儆猴”,让全中国人在巨大的恐惧中放弃人的尊严和对传统的信念。


魔鬼是来毁灭华夏文明的,破除传统的婚姻观念和神留给人的婚嫁礼俗,让人们把婚姻完全视为两个人肉欲的情爱,就可以隔断人们在婚姻中保持的,对天意和缘分的尊敬和信仰,抛弃了父母之命的内涵,也就放弃了婚姻对整体家族的责任和担当,从而从根本上解体了几千年来家族宗长结构在民间对个人道德的教化和约束的功能。而拜天地更是中共邪党不想看到的,因为只有彻底不信神的人,才能跟随魔鬼为了利益无恶不作,在文革中杀人如麻,销毁所有文物等等。


当今的中国,离婚成为了常态,婚姻内外的淫乱已经到了毫无廉耻的地步,维护一个家庭所需要的各种人最基本的道德规范,包括诚、信、守约、责任、付出、信任、宽容、同甘共苦、感恩等等都几乎消失不见。失去了这一切道德规范就使人堕落到野兽的状态,甚至连畜牲的标准都达不到了,在神的眼里,那就是应该被淘汰的不配再做人的生命了。这就是七十年中,魔鬼中共要干的事。


这几天,北京和草原地区出现黑死病的消息已经非常令人担忧,魔鬼把最真贵的中国人害到了被天销毁的悬崖边,生死只在一步之间,愿更多的同胞生死关头能立刻幡然醒悟,寻找自救的出路——退党、退团、退队,找回人的道德和良知。虔诚的求助神的佑护,走过眼前的大难。


——转载自《大纪元、网门》
1
分享 2019-12-07

6 个评论

悄悄话:现在品葱已经开设“文娱休闲”专区了哦~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一直正義 ?
悄悄话:现在品葱已经开设“文娱休闲”专区了哦~

这个明显涉及政治了,转水
这个明显涉及政治了,转水

好吧……
悄悄话:现在品葱已经开设“文娱休闲”专区了哦~

明明应该放欢乐搞笑
这个明显涉及政治了,转水

那我发表的明面谈游戏实则明显涉及政治的帖子是不是也应该转水。说来这篇东西如果去掉后面那3段好像会显得正常多了
转载!支那文化下贱!伤害女性!羞辱儿童!就欺负女性儿童自我保护和申诉权益的能力差?中国从来不是世界的中心!没有发育出科学和人权!法轮功不可证伪,漏洞百出,伤害他人,断人寿命,欺骗钱财,违背科学大道,一定啊不得好死!
--------
tl;dr 贞洁的观念是父权社会的产物,而我们的社会形态正在改变中,所以要不要继续遵守这个游戏规则是你的权力。这与道德对错完全无关,所以你不需要有这么大的心里负担。
我今年也快满21了,和你分享一下我个人的观点,希望能有所启发。
首先,我认为人类的一切行为其本质目的都是生存+繁衍。而随着资源分配和物质生产力的提高,我们的社会形态正在转变,从原始母权to父权going to平等
理论上说两性关系里,男女双方(为了方便解释排除同性恋者等少数群体,但并不表示他们不存在哦)博弈的筹码侧重点是不同的,
1)女性:生育能力(性)
2)男性:提供生存资源的能力(武力,金钱,权利.. you get the drift)
女性的生育能力是与生俱来的优势和筹码,因此在获得生存资源的能力差不多时,女性的价值远高于男性。男人需要干活换取繁衍后代的机会,但在生产能力普遍底下的时代,他们能得到的资源本来就不多,能交换给女性的更加没多少。“和你干一样的活儿,可是老娘可以生孩子!”(最原始的母系社会)
随着工具的出现和优胜劣汰,男性的的优势开始逐渐明显。经过几(十?百?千?)代的筛选,留下的男性基因都是些比较强壮有力量的。这决定了男人相较女人,跑得更高跳的更远抓的兔子更多。而女人因为生育能力的优势,基因并没有在力量上进行太多的筛选,“能生就有价值,就可以存活”。男人能获得的生存资源更多了,自己吃饱外还可以养的活别人,而女人的主要生存筹码仍旧是“老娘能生!”。终于,博弈的筹码平衡了。我养你,你给我生孩子,互惠互利,很好很和谐。
但是男人的筹码随着工具的进步会越来越多,因为有了工具,人类就可以从最基本苦力劳动中解放,可以做更多的事。而女人一方面获得生存资源的能力没有太大进步,与生俱来的生育能力除了是优势,亦是束缚。因为一旦怀孕,女人的自保能力就会降低,生产过程中如果没有一定的资源保障容易丧命或受伤,生下孩子后也需要花大量的时间精力保护养育自己的孩子。
渐渐的,两性博弈中,男人占得了优势,社会形态改变了。男人奉上资源,要换取不仅仅是繁衍的机会,而是繁衍的权利。他们要确保自己保护照顾的女人,产下的是自己的后代。女性的核心筹码由“我能生孩子”变成“我保证生的是你的孩子!(生产力决定关系!父权自私自利,为了基因和财产的传递)”,我们的社会开始出现了“贞洁”的概念,女人的身体本身就是有价值的财产,需要保护。这就父权社会的形成。

在这个社会体系下,养家糊口是男人的责任,上前线冲锋陷阵战场浴血是男人的责任,读书识字提高生产力都是男人该做的事。要做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保护妻儿,血泪都要往肚里吞。这是父权社会里所谓男人的责任。而作为交换条件,女人就应该在婚(卖)前好好的守住贞操,确保未来的丈夫(买家)得到的是一个完整的自己(商品),婚后温顺地服侍丈夫,生个儿子(否则买方有权利退货)。这是父权社会里所谓女人的本分。听起来很荒谬吧,但事实上过去的几千年我们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父权社会的核心:男人有责任负担起女人的生存,否则他的存在本身是没有价值没有意义的,他在这个社会结构里会被踢到最底层,因为赚不到钱的男人只是一个不会生娃的女人。而女人在这个社会结构里处于附属的地位,她的身体是属于男人的财产,她没有自主的权利,因为她无法独立除外谋生,必须依附男人生存。
女人被当作是没有独立思想的依附者,是必须被保护、被拯救的弱者。但同时,因为她的身体本身就是有价值的财产,女人的生命相对总有最后一层保障。即便她什么都不会,她的存在本身就是有意义的。而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男人,却很可能被直接杀死。也因为女人被当作是弱者,才会有什么“女士优先”、“女人和小孩先上救生船”、“这么粗的活怎么可以叫一个女孩子来做呢”等等论调。
所以,你以为父权社会只是对女性的压迫?大家活的都不容易,侧重点不一样罢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的科学发展决定了我们最适合这样的利益交换模式。在这样的模式下,统治阶层产值高的男性可以三妻四妾开后宫,低产值底层男性可能就要打光棍一辈子(优胜劣汰继续ing)。
而父权社会之下的嫁娶系统中,女性的定位是商品,男方的家庭是买方。
衍生出了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出去了就是他们家的人了)
·冠夫姓,
·“xx手艺/传家宝传媳不传女”(娶进来的媳妇才是我们家的人)
·“重男轻女,生儿子才有用”(生女儿最终只是给别人家族添人口,儿子才是自己家的香火)。
·聘礼是婆家给娘家的礼金(相当于买断了这个女人的一生),
·嫁妆是娘家给女儿的保障和体己(提前分给你属于你的那份遗产,而且嫁到他家了我能保护介入的事就不多了,好自为之)

也因为“在外打拼”被定位为是“男人该做的事”,女人不用不必不可以不应该学习舞刀弄枪泼文洒墨,应该更注重保养打扮相夫教子(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嫁个好男人才是正事)。

Okay我好像展开得有些偏了。
Anyway,我是想说,贞洁的观念是父权社会下众多产物的其中之一罢了。是为了“嫁个好男人”所订的其中一个规矩罢了。裹小脚是那么残忍痛苦的事,可是以前的女孩子都是被自己的母亲亲手按住裹的小脚。为什么?不是小脚不符合当代男人的审美就嫁不出去,嫁不出你就可能会活不下去。当社会的大趋势是这样,而你个人没有足够力量去抗争时,为了活得更好,你只能积极地顺应游戏规则,力求在这规则里玩得最好。
为什么是不是处女在传(父)统(权)社会里这么重要,重要到女人宁死守节也不愿失贞?因为在传统社会里女人不是人,她们是商品。买家出了好价钱买了“瑕疵品”当然有权力生气。被开了封的商品是卖不出好价钱的,下场凄凉,还不如死。
这和道德有什么关系?其实根本没关系,彻彻底底的利益维护罢了。
当然,父权社会并不等同与罪恶,和其他时期一样,只是人类发展史上必经的一个过程。在那样的资源的生活环境下,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做出的选择。同样,这不是我们应该有的最终形态,我们应该继续进化而不是停留在这里。
工业革命后,以往束缚住人类大量时间和精力的劳动逐渐被机器取代,人们的工作形态也逐渐由体力劳动转变为脑力劳动,男女间体能力量上的差别渐渐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即使不依附男人可能会幸苦些,至少已经可以养活自己。
当女性不必依靠男人也可以获得足够生存的资源,女性的博弈筹码就不再单单只是她的身体和生育能力,男性的博弈筹码也相对被“贬值”了。两方的地位逐渐趋于平等。也因为我们的物质条件得到了空前的改善,对大部分人来说,温饱已经不再是问题。我们终于有精力去追求更高阶层的东西了(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我们追求尊严,追求自我认同感,我们有闲余的时间思考存在的意义。
可是我们的社会目前仍在转型中,还未完成,所以父权观念还是很常见。生孩子重男轻女,觉得男人理所应当买房买车养老婆,觉得男人睡了女人就得“对她负责”,很多男人还是有处女情节等等。以前经常看到很多男人说“如果你不是处女,凭什么要我买车买房”,觉得很不可理喻把女人当物品,开封了就得降价。后来想想,可不是嘛。同样是人,想想为什么男人就该负担这啊那的?这个嫁(交)娶(易)系统最初的本质是什么?
只稍想想便明白:我们放弃了保障,但我们换得的是自由。
我宁愿这样。
---
扯多了。回到原问题。
关于婚前性行为,其实根本无关道德无关对错,你的父母只是希望你以后过得好,才会教导你他们认为当世最符合利益的处事方法。在他们的观念里,他们认为女孩子婚后才有性行为可以提高她们的价值,以此换取夫家的尊重和爱护(在嫁jiao娶yi的时候有更多筹码),得到更高的家庭地位,更好的对待,更优渥的物质生活。如果你未来的丈夫是有传统处女情节的人,而你如果也愿意配合或者本身也抱有这样观念,那这的确很重要。
你认为你和你男朋友或者丈夫是什么样的关系?买方卖方?在这段关系中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平等地位有思想有情欲的女人or商品?

No,我并不是在推崇独立的女人就一定要破处或处女可耻或其他谬论。我只是在强调,处女与否跟道德没有半毛关系,和除你之外的人也都没有一分关系。因为“我现在不想破处”和因为“我怕以后结婚的时候贬值不想破处”,分别远去了。

这是你的身体,只要这个选择是来自你自己真诚的答案,对得起你自己对自己的尊重,与他人何干呢?连父母都没有插手的余地。
But as I was saying, 我们的社会仍在转型中。
虽然已经有很一大部分的人早已不在乎这些旧观念,认为心灵合拍才是最重要的,或者他们已经超脱了把婚姻当做交易的传统,所以不在乎这些了。在乎贞操观的人依然是客观存在不容忽略的庞大群体。
比较sad的是有些女人觉得处女情结是落后的观念,但聘金少了或没车没房的男人是没资格娶自己的。或者有些男人觉得要车要房的女人太拜金肤浅,一点都不独立新时代,可是同时如果女人不是处女就一定是骚浪贱。笑哭啊,但是要理解。

社会大趋势在改变,但这个过程是缓慢而混乱的。很多东西,或好或坏,都是客观存在的。

生在这个时代,我们的幸运是,至少我们现在有了选择的余地和权利。这才女权运动的真正意义,而不是什么“新时代男版三从四德”的狗屁。平等的意义在于,我们同样生而为人,都有权利在同一片天空下追求自己的理想,性别种族宗教都不会成为剥夺这个权利的借口理由。
该怎么做,是你自己的判断和选择,无关道德无关对错,只是怎么样才可以活得痛快不憋屈,又最符合自己的实际利益。没有人可以替你做决定,你父母也不能,因为这把尺在你自己的心里,由你自己的世界人生观组成。
我个人的看法:
1)人类生理上的躁动从青春期就会开始出现,而古代结婚都很早,婚后才快乐很okay啊不会憋坏。可是现代都是快30才结婚耶... 不合理啦。
2)或许在目前的社会框架下,女性仍是处于弱势(女强人被嗤笑嫁不出去,职场女人多少会需要在事业和家庭之间做取舍,一旦怀孕生子事业就基本完蛋等等... 都是需要改进的)。但是我认为作为一个人,我和男人是平等的。我的身体是属于我作为人的一部分,是我感受这个世界的媒介,不是待价而沽的商品,这点我坚信。如果我在自愿的情况下和别人发生性关系,我不认为作为两个平等的成年人谁应该对谁负责。我理想中健康的性关系不是我张开腿忍着屈辱忍着痛让你占便宜,完事后你给我买花买包买巧克力或给我名分(日后的生活保障aka长期饭票)作为补偿。不是。我养的活自己,不必这么委屈。我完全可以选择我喜欢的男人,不带任何利益,单纯为了享受欢愉满足自己。为什么不?
3)我的身体,和我的思想,我的才艺,我的学历财富社会地位,都是我的一部分。“只喜欢我的身体”和“只喜欢我会弹古筝”真的有什么本质上区别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