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删除

71
分享 2020-01-14

44 个评论

自干五可以到品葱,但是葱友有辱骂自干五的自由,自干五没有辱骂葱友的自由。
自干五发表任何亲共意见都视作辱骂。
我从没有当过自干五,但是以前在B站看到上海和深圳的夜景航拍会觉得中国真了不起。后来来欧洲读书半年就完全觉醒,全是谎言。
你的思想转变能代表部分人,但是这转变有个前提是还有人性存在,比如看到社会不公会去思考,但是很多中国人或者说自甘5没有什么人性,可能你觉得这么说会有点偏激,以后接触多了中国社会应该会有这种感觉的
我是贫贱不能移,但是胜在英语和数学逻辑没有落下。现在已经放下心,如果哪天起义了要推翻当今政府。老子绝对不做64孬种,尽自己的能力保证各位的通讯不断。
品葱既定政策不会变,发表亲共言论必封,五毛也可以说自己是自干五,所以宁可错杀一千也绝对不能放过一个亲共分子,我建议你去了解品葱过去的历史,你就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品葱基本上不会纵容粉红五毛
我覺得沒有必要對自干五客氣﹗
要求尊重言論自由的論譠,結果永遠只是讓些共毒四處污染。
浪費大量時間去証明馬是馬,鹿是鹿。
最好還是品葱這樣,叫指鹿為馬的人閉嘴。

覺醒的前提是內心裡有良知的存在。
有同情心,同理心。
沒有良知的人永遠不會覺醒。

就像你提到拆遷時一樣。
沒有良心的人看到,只會喊殺得好,也根本不在意。

納粹和共匪的各種屠殺之所以能推行。
首先他們的核心成員都是沒有良心的雜種。
然後他們透過權力掌握了社會上的『真理』
接下來人就變成了三類人。
沒有良心的加害者,有良心但被迫埋沒良心的加害者。
還有被害者。
雖然這三者的身份有機會互換。
說你蟑螂的就是我啦,來台灣我請你吃雞排

醒來的自干五,就不是自干五了,是我異父異母的兄弟
在科研之余,本来就比较关心时政的我,那时候社会上爆发的一些不公的新闻,也让我良心有所触动,我开始大量和国内的左派们接触,其实也就是高校里面的学生,但也有社会上的人士


楼主你好,欣赏你写的文章。这个地方我比较有兴趣:你当时既然已经先接触过了左派人士,最后为什么没有去倒向他们反而变成了自由派?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展开说一下这部分?
谢谢,刚刚查了一下,品葱的维基条目已经有了https://zh.m.wikipedia.org/wi...

那是比较粗略的历史记录
能写下这么多内容概括你的心路历程,看得出来你是认真的思考过一番,这是难能可贵的品质,当下的民众就缺这个,你说每天的新闻这么多,轮番播报,即使是不能翻墙,看不到全方位的事情描述,中央自己播出来的新闻都是自打耳光这不是一次两次了,最近的伊朗和蔡英文连任的事情就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出来他们在做假,所以说是不是只要认真的思考过一番这些都是不难发现的

民众会思考吗,会的,但是他们不会去思考新闻的真实性,他们只会思考怎么多赚点钱,多占点便宜,有些人不是说他们没脑子,只是某些方面他们确实愚钝,政治敏感性不高,但想成为反贼这一点必不可少,在这个国家即使是看似无关紧要的东西搞不好和政治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不关心它,它却每天关心你,播出来的新闻大家都看到啦,一个谎言是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的,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这么一想有些细思极恐,按照这个标准去衡量,这个执政党从建立到现在,所有的政绩,宣传所有方面,有几分真实性在里面,像不像是无数谎言编织成的网笼罩着这个国度,只要想穿这一点,人就能觉醒,追寻真相,脚踏实地是人的天性

你能醒悟是幸运的,天生是反贼的比例非常少,我就是天生的,我从初中学校开始教历史,我就不明原因的对近代现代历史非常反感,非常讨厌共产党,首先我就觉得共产党这个名字起的非常的难听,非常的土没有内涵,外加历史书里共产党员那种老帽的打扮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极差,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当我对这三个字有厌恶情绪的时候,它的每一件事都吸引不了我,我不想去了解,有这个时间我不如去了解汉唐,最后是那种无处不在的红色,他们对这个颜色非常的热衷,简直是痴迷,我理解红色是代表喜庆的意思,但这种铺天盖地的红,加上鲜血的宣传,我无法接受,我知道他们想渲染的红色是英勇无畏共产党员的英雄之血,而我看来是懵懂无知深受欺骗的炮灰之血

还有令我深恶痛绝的就是政治课,那种用官话套话写出来的东西我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我由衷的感受到这不是我内心真正想要的,强迫我去看,强迫我去学,还要忍受着不快去盐城布置的政治作业,直到中考政治考试老子直接爆发,一道题都没做,我把这种痛恨,以及我心中的很多想法都写在了考卷上,当然用我现在的眼光看那时候写的很多东西都非常片面幼稚,但是我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是为我当初这个举动感到非常的骄傲,这不是一般人敢做的,那时候对成绩的看重一点也不比今天差,好在当年也没现在这么风声鹤唳,我的这份答卷犹如石沉大海没有掀起一点波澜,也没人找我麻烦,我政治也没得分,导致我后来只能上一所普通高中,要是有那政治的分数补上,我可以上到重点高中的,但我也不需要了

中考结束以后,我就有一种感觉,我这人真的与大多数人不一样,我那时候觉得我有点像魏延,天生长有反骨,加上正是青春时代中二气质十足,老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我当时就在想,我到了三十岁四十岁会是什么状态,没想到时间飞快,一转眼我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经历了这么多年,踏上社会后的种种见闻与感受,我感到自己做了一个无比明智的选择,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这个政权,就犹如我学生时代所坚信的一样,假!大!空!

不忘初心,不忘初心,这,就是我的初心

凌晨时分看到你的帖子,我真是心有感触,有时候就是这么玄妙,你的真心体会触动了我的回忆,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黑夜,正是多愁善感之时啊,令我忍不住写下自己的心路历程

我也不知未来我们会如何,这个国家会如何,但若真有成功的一天,那广大的舞台就是为我们准备,引领人民走向新世界,待得一切功成名就,你我今日的相遇与畅谈也能成为一段佳话,想到这里我就不免的又是一番热血沸腾,知道吗,这不是痴心妄想,这是希望的力量,这是前进的步伐,这是黎明的曙光!
楼主你好,欣赏你写的文章。这个地方我比较有兴趣:你当时既然已经先接触过了左派人士,最后为什么没有去倒...

当时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具体的我还是比较模糊,时间 过去太久,我记得有跟 着他们学习了下共产党宣言,列宁的国家与革命,看了点 托派的资料,还有其他 很大的 一本 资料,主要是列宁 ,毛泽东,马克思等人的著作,这里的大量接触,主要是对我 当时来说应该已经算是了,因为偶尔 也会 参加一下读书会,左派 的貌似 又跟毛派托派等 好像也有点关联,但 毕竟我是理工类,大部分还是在科研。印象 深刻 的有很多点 ,但是最深刻的大概是讨论 人性与党性时。其中 一个人说,人不能 说 人性 ,而应该只有党性,人性 的说法是资产阶级骗人的玩意儿等 言论。听完内心 让我 有点感到可怕,心想 如果被这类人执政了必然又是另一个没有 人性的政权。

但是,总体上我 是 认同的左派的很多观念,但总 感觉 有点“血腥”或“狭隘”,特别是阶级斗争观念以及平等观总感觉有点理想和幼稚,当然可能我自己认知不够。后来毕业忙写论文也没联系了。

直到出国看得越多,越觉得民主自由 的可贵,至于我为何这么改变了,这个我 可能 要再写一篇 文章说明我 的 观察和 为什么这么认为的。

其他具体的细节我就不详细展开了,省得以后我跟别人聊起时,大家 就知道这篇文章是我写的。(虽然几率可能 不高)
能写下这么多内容概括你的心路历程,看得出来你是认真的思考过一番,这是难能可贵的品质,当下的民众就缺这...

谢谢你也这么用心跟我 讲你的故事 !我想 我们的年龄 应该相仿,也许 你在中国的某个角落 ,我在海外的某个国家,虽然你是天生的反骨,我曾经是乖乖孩甚至自干五,虽然 你我不相认识,但是 一个信念把我们连结,如今我们都是“反贼”。
我也相信这是希望的力量,更是前进的步伐,也必将 在某个不经意的一天 迎来黎明的曙光!!
說你蟑螂的就是我啦,來台灣我請你吃雞排醒來的自干五,就不是自干五了,是我異父異母的兄弟

哈哈,谢谢,台湾人应该比较难 体会 为何 大陆有如此 多自干五,这个我理解,没关系的。
有空 有机会 去台湾希望有见面机会。
不是这里不想像老品葱一样搞包容和中立,但是一旦那样搞的话就会容易被中共的水军渗透控制甚至把这个网站都炸掉。

老品葱没了还算好的,有一些网站例如youtube、维基百科、quora等。中共的网军就是靠这些平台一开始比较开放和讲究包容,有组织向这些网站渗透。举个例子就是组织网军投票在选管理员的时候把自己送上去。然后死死占住管理员的位置不放,把网站内容全部变成中共文宣。

所以没办法,只能采取极端措施围堵。如果有一天中国民主化之后,社会戾气没那么重了,网军没那么多了,我估计这些措施估计也就不需要了,但到时候估计品葱的历史使命也就完成了。

当然了,品葱具体执法尺度怎么定,我觉得可以探讨。
当时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具体的我还是比较模糊,时间 过去太久,我记得只是跟 着他们学习了下共产党宣言...


我有一个假设,现在中国的左派,是否实际上都没有什么太宽广的国际视野?我看过几个左派的网站,他们有的也转载一些西方左派的学术书籍和文章(有一些理论我也是认同的),但是下面跟帖讨论的寥寥无几,大多数还是阶级斗争那一套思想。
我有一个假设,现在中国的左派,是否实际上都没有什么太宽广的国际视野?我看过几个左派的网站,他们有的也...

我现在回想 ,确实觉得大多数人没有国际视野,或者感觉 几乎没有国际视野,即便是清华北大的左派。我
现在认为他们其实是隐藏很好的中共侧翼,但 可能 很多人不自知,甚至觉得自己的想法很高尚。当然可能是我当时接触的人是 这样而已,至于整个 中国 是不是 这样 ,我推测概率应该很高。

毕竟你浏览下那几个左翼网站,比如乌有之乡,红旗网 等(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也可以看出 一点猫腻。

但是如果身在中国大陆 ,一辈子受中共教育,但 又心系祖国,没出过国或者 不了解真正的民主自由是什么意义如何,然后又有点「良知」的话,个人觉得 很多人,特别是在校大学生,应该会是偏左派的,因为大多数人「没那个胆」去想自由民主。能自觉偏右的 ,应该 都是非常与众不同的 人物 。比如我当时 认识的几个,现在忘了 叫什么名字了 ,有清华,北大 ,湖师大 ,也有一般的普通 院校的。。,但是后来听说相关协会也被中共取缔了,比如北大马克思主义 协会?虽然 这些左派 人士谈的 也是共产主义工人平等正义之类,但 还是 被要求整改 ,不知道 这些人被打醒了没?

不过,我以上的言论,可能不够准确,毕竟我相关的理论并没有认真研究过,只是我从 以前接触的人,事,物及一点点的理论基础得出 的观察 而已。
我现在回想 ,确实觉得大多数人没有国际视野,或者感觉 几乎没有国际视野,即便是清华北大的左派。我现在...


左派的悖论在于,他们所有的理论都建立在激进的斗争哲学上面,这就注定了他们最后只能走上暴力革命对抗的道路。但是,现代国家体系下,暴力革命是很难成功的,反而会使得在一开始,普通看戏民众更拥护政府的一些反制手段。相反,长期的非暴力革命倒是有一定持续性,苏联解体中东欧国家包括俄罗斯自己,都是非暴力革命的产物。

不过你说的那些读书会什么的,我觉得真正相信那一套的人,就算被打击了也不会自动右转,反而会更相信他们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然后变成中共第二。
楼主是有幸的
但那些装睡的人是怎么叫都不肯醒、也不敢醒的
左派的悖论在于,他们所有的理论都建立在激进的斗争哲学上面,这就注定了他们最后只能走上暴力革命对抗的道...


你说的中共是否一定(要/会)被暴力推翻 我不敢百分百确定 ,但是,真被这类人物(以我观察的当今中国左派)掌权了,确实百分百会变成中共第二。
我现在回想 ,确实觉得大多数人没有国际视野,或者感觉 几乎没有国际视野,即便是清华北大的左派。我现在...

和楼主经历相似,结论相似。感觉有不少人是在同时接触了更多面的信息之后才看清楚这个政体的真实面目,对于不会翻墙,没出过国的普通民众很难有多高的民主观念,加上到处都是谎言说了1000遍就是事实的洗脑手段,不自觉的就发展成了左派。
尽可能的普及技术,将翻墙和文本翻译的技术自动化,才让多角度的信息流入墙内,大概能影响不少在大学的年轻人。
品葱,发表亲共言论必封,,所以亲共分子,我建议你去,你就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品葱基本上不会纵容粉红五毛

为啥毛左就不会被封?
我有一个假设,现在中国的左派,是否实际上都没有什么太宽广的国际视野?我看过几个左派的网站,他们有的也...


中国左派最大的毛病是刻舟求剑,拿马列毛规定好的政治符号去硬套现实。所以他们的话语系统里往往充斥着忽视现实的自循环论证。
别说中国人,就连老雷,德国雷克以前也是自干五,他还上过锵锵三人行呢,最后也醒悟。当然了,他是真的自干五,不是现在的洋五毛。
我自己也有过两次接受自干五,两次相信自由。我的政治立场来回变过好几次。因为我生性多疑,我即使是自干五时,也很鄙视张维为,胡鞍钢。而让我被洗脑成自干五,海外民运有很大的功劳,这帮人有时候吹的太过了,还有一帮姨学,彻底否定中国人,这很明显让中国人抵触。
民主和民族并不冲突,为了民主彻底否定整个民族,是不可取的。这帮姨学简直就是中共的好帮手啊。
这帮人我都怀疑郭文贵说真的,伪类,而且那个江森哲说什么开明专制,简直让我无语。
经过两次反复的转变立场也让我更加深刻的了解各方体制,中共不仅仅是邪恶,同时他还破坏社会秩序,让社会缺乏竞争力,这么多奴隶你都用不好,还怎么跟美国斗,差距太大了。
由于我生性多疑,所以共军对我的洗脑也不容易,我很关心民族未来,我爱较真,然后我就去了解各行业的情况,我不像别人只是听大国崛起这些宣传片,我翻了很多知乎里面的各行业信息,航空,科研,技工这些。都发现中国的腐败已经让这些企业失去竞争力。我当时瞬间明白了中国为什么没有工业革命,这个政权没有希望,只能拖延死亡时间
别说中国人,就连老雷,德国雷克以前也是自干五,他还上过锵锵三人行呢,最后也醒悟。当然了,他是真的自干...

如果有海外民运依靠贬低中华文化来传播民主,甚至彻底否定中国人,那确实是伪民运,只会让翻墙出来的人更惧怕民主,甚至培养更多的自干五,这个我倒挺赞同的。

但是如果适当地吹民主,我觉得是可以的,毕竟这东西,大陆真的太缺太缺了。
他们的粉丝量也是算少数,大部分人还是在江峰,文昭,陈破空,郭文贵这边
他们的粉丝量也是算少数,大部分人还是在江峰,文昭,陈破空,郭文贵这边

我觉得,文昭在YouTube上的粉丝能突破百万的时候,可能就是中共动摇的时候了。
另:有空的时候,很愿意听听你的调查情况及得出这个结论的原因,先加你关注啦。
中国左派最大的毛病是刻舟求剑,拿马列毛规定好的政治符号去硬套现实。所以他们的话语系统里往往充斥着忽视...


西方的那些左派比他们正常多了,同样是马克思主义的亲戚,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别说中国人,就连老雷,德国雷克以前也是自干五,他还上过锵锵三人行呢,最后也醒悟。当然了,他是真的自干...


彻底否定中国人的国民性来推动变革,这点其实过去新文化运动时左派知识分子都干过,很多人历史读得少。但鲁迅这样的人虽然骂中国人的麻木不仁,但同时也体恤底层的劳动人民,而且鲁迅连自己都骂,现在的姨学家就很少有这种自省和同理心。
彻底否定中国人的国民性来推动变革,这点其实过去新文化运动时左派知识分子都干过,很多人历史读得少。但鲁...

推动中国变革的荒谬程度等同于要从中间砍一刀把一个磁铁变成磁单极。中国人的定义就是人类中的残次品,只要人类没灭绝,就一定会不断产生残次品。看看抖音,逼站,大量金发碧眼的中国人。
为啥毛左就不会被封?

毛左大部分不是在秦城监狱就是被枪毙,你在这里看到的毛左是红色中国网的代言人
西方的那些左派比他们正常多了,同样是马克思主义的亲戚,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这就得从《联共(布)报告》说起了。

就像中世纪教士阶级通过垄断解经权的方式控制社会,共产党从斯大林时代以来也是通过垄断马列解读权,打击异端(修正主义)来保障自己的权威。于是一代更比一代教条化、原教旨化,甚至把这种状态当成了常态。
西方左派纯粹是观念之争,不涉及解经权,所以容易与时俱进自我修正。
彻底否定中国人的国民性来推动变革,这点其实过去新文化运动时左派知识分子都干过,很多人历史读得少。但鲁...

那种人在我眼里连共产党都不如。那些二逼以为会卖弄几个生造的名词就高人一等,视被蒙蔽的普通民众为贱民,以为他们罪该万死,鼓吹“支那畜”、“核平”云云。共产党人家起码名义上还有点所谓救苦救难的“初心”的。
拜謝閣下肺腑之言。

閣下也說留學開眼界後才改邪歸正。連敢於接受事實者如閣下尚如此,素質低下者恐難以想像會僅因得以在品蔥留言而幡然悔悟,反而品蔥被擾亂視聽、阻礙正常談論,恐怕是意料中事。若云「播種」,彼等科學上網,所見所聞,已為種子。

故竊謂不宜寬縱附共者顛倒黑白。

謹白
翻墙出来爱国,还有理了?
翻墙的时候不动脑子想过想为什么有墙?
不动脑子的自干五个小粉红也配备被尊重?
毛左大部分不是在秦城监狱就是被枪毙,你在这里看到的毛左是红色中国网的代言人

台上那位正是最大的毛左
LZ写的很好诶,我吉良吉影给你点个赞(不)
自干五虽然护党但是基本素质还是有的,我个人也不排斥,推特上对对线还是可以的。然而劣币驱良币,粉红垃圾太多了 = =
台上那位正是最大的毛左

????
那种人在我眼里连共产党都不如。那些二逼以为会卖弄几个生造的名词就高人一等,视被蒙蔽的普通民众为贱民,...

事实就是如此,恼羞成怒的否认只会显得自己很LOW
事实就是如此,恼羞成怒的否认只会显得自己很LOW

意淫不叫事实。People of your type are probably just circle-jerking jerks masquerading as freedom-lovers. Bye.
????

包子啊
意淫不叫事实。People of your type are probably just circl...

鲁迅,胡适,柏杨,这三个应该是最典型的了吧,请问他们所说的哪一点是意淫的?自欺欺人耳
还好,多数自干五会进化为温和改良派,温和改良派才是我眼里最危险的对手,他们随时会拿反贼的人头去向中共邀功获取政治上的前途.
还好,多数自干五会进化为温和改良派,温和改良派才是我眼里最危险的对手,他们随时会拿反贼的人头去向中共...

那些人必须要 被铁拳打一下可能才会醒。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