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的那场血祸

此文在墙内看到,原封不动搬了过来。


前言一

因武汉肺炎,蒋彦永医生被重新提及,于是联想起另一位良心医生高耀洁,这是个与高耀洁医生有关的故事。



前言二

河南,古称中原。

中国,指中原之国。





今天给大家讲讲老赵家的另外一个故事吧。


90年代,老赵家打算家里的狗血不从别的地方引进了,自给自足,并给家里几个管事分配了采血指标,这其中就有李短冬管事。


李短冬下面的狗狗有很多,而且这采血可是门挣钱的生意啊,把采来的血卖给别的村,就能帮狗狗脱贫致富了。于是李短冬就和另一位爱狗如子的搭档刘不哭,一起大搞血浆经济。


1992年,李短冬跟下面的狗狗说,卖一次血就给你们50块钱,但只要血浆不要红细胞,所以我搭档刘不哭会把红细胞回输给你们。这样你们尽快恢复体力,增加卖血次数,咱们卖血脱贫!


李短冬还在家里贴了横幅,“爪子一伸,露出青筋,一伸一握,五十大元”、“卖血才是爱家,不卖血就是不爱家”。


在李、刘的倡导下,狗狗们都争先恐后的去卖血。有的狗狗为了多挣那50块钱,一个月卖了12次,短的只间隔了一天;有的狗狗比较老了,就把白毛染黑,刘不哭也睁只眼闭只眼。最可怕的是刘不哭为了加快采血速度,从上一条狗采的血分离出红细胞之后,直接输回到下一条同血型的狗身上,安慰说可以防止贫血,还能多拿5块钱。至于采血环境卫生、器具清洁,就更不要奢望了。


于是,艾滋病、乙肝、丙肝,就这样流传开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最开始老赵想把采到的血卖到别的村去,然而直到今天,别的村还严格限制来自老赵家豫、黔的献血者资格。


所谓人祸,就是管事的恶+狗子的蠢。据说,那几年大概有140万条狗子参与了卖血。老赵家事后公布因卖血感染AIDS的狗子只有19488条,而良心医生高耀洁估算,感染者至少102万。为此老赵和李短冬都很不开心,你这么讲谁还会来咱家做客谈生意呢?于是找机会把高耀洁医生赶出了家门。另一位敢说话的王淑平医生,也因此被剥夺公职、被离婚、被赶出了家门。
https://i.imgur.com/MdfszhZ.jpg

https://i.imgur.com/lFMejMH.jpg


1998年,李短冬被调去另一个地方当管事,4年后,成为老赵家9大管事之一。


李短冬被调走后,另一位李先生临危受命,接管了他的工作,但也是帮着隐瞒。12年李先生成为老赵家的2号人物,隐瞒这事也成为他管事生涯中唯一的污点。


20多年前的血祸,具体感染了多少、死亡了多少,至今仍然是个谜,可能永远都是个谜。然而这跟你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只要戴好口罩😷,丧钟永远不会为你我而鸣,对吧!

https://i.imgur.com/l2cNal0.jpg
10
分享 2020-01-22

11 个评论

中国类似故事里的英雄,科学家,文学家,医生,一看大多要么国籍在美国要么现居美国,要么就死了,这个国家的zf容不下好人
就是李克强那混蛋当时在河南当匪酋嘛,畜生造孽完拍屁股走人升官了留下一堆艾滋病和白骨
李短冬是李长春,另外一位李先生才是李克强,克强兄是帮忙隐瞒的。
劉不哭是誰啊?
劉不哭是誰啊?

当时卫生厅厅长刘全喜
其实这事想着挺后怕的。我小时候都是肌肉注射,医生用针扎屁股或肱三。每次只换针头不换针管,接种疫苗一堆人一个一个针管尤其可怕。

中国乙肝的流行据说就和这个有关。当时没有防艾滋病意识,如果血祸蔓延扩大,一大批人都得染上。
共党就喜欢这种对奴隶够狠的奴隶监工,用着放心
果然是神奇的国度,好人是做不了大官的,做上大官的基本上不是什么好人。
当时卫生厅厅长刘全喜

喔喔謝謝您
然而墙内只会让粉蛆进行下三滥的造谣了: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640402/answer/69360525

粉蛆:高耀洁自己被人利用了,他没有一线的数据,就在国外瞎说话,摸黑国内的一线工作者,我挺替河南cdc的同事们心痛的;

群众A:小粉红帽子扣得飞起,这是你老师教你的吧?你这是对人的全盘否定,和我那SB班主任一模一样,简直和1920年代的中国政府老像了,鲁迅曾说:“接着就有流言说他们是被人利用了”哎,悲哀啊!什么事情都不要这么决绝好吗?大哥,我觉得你才是被人利用的

粉蛆:那您的意思就是不论实际情况,只要是老外说的,或者是说法只要跟政府口径不同,就是逻辑正确?您这个逻辑是不是也有问题?确实包括河南在内的政府曾经在血液事件中犯了一些错误,但是2000年之后直到现在,乃至以后,都在提供包括四免一关怀在内的响应补偿;而且从1998年血液法颁布之后,血液途径传播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献血途径传播几乎已经在我国绝迹了。我国目前的艾滋病主要传播途径已经转变成为性途径。高耀洁曾经为我国的艾滋病事业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目前她长期住在国外,并不了解我国目前的疫情状况,也没有目前的一线数据,据她掌握的数据所得出的结论就是不可靠的。这只是学术上的正常的质疑,并不涉及所谓的“政治正确”。

群众B:呵呵,你的数据从哪里来的?用什么佐证你的观点?还是纯粹为了抹黑高耀洁?

粉蛆:国家卫生计生委每年都会公布艾滋病疫情,我的数字来源就是国家卫计委

群众B:然后呢,你什么数据什么事实都没摆,小粉红帽子扣得飞起来抹黑高耀洁,我挺替你的智商心痛的。

粉蛆:我不是河南疾控,我没数据,我也不是河南人,我也没有事实,但是我怎么也比在美国的高更清楚,而且全国的艾滋病疫情就摆在那里,有需要自己去国家卫计委查就行了。
然而墙内只会让粉蛆进行下三滥的造谣了:https://www.zhihu.com/question/...

真实数据或许永远成谜,就像六四的一些内情都被李鹏带去坟墓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