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大学教授和学者发起五大诉求,要求全国人大立法和实施保证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权从今天开始


——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2020年2月6日,吹哨人李文亮烈士在武汉肺炎的瘟疫中死去,成为言论自由被压制的牺牲者,其情其状痛彻人心,天地为之悲鸣。




因为当局对言论和真相的压制,新冠病毒得以肆虐,亿万中国人在最隆重最喜庆的传统节日里陷入隔离和恐惧,全民处于事实上的软禁中,社会、经济被迫停顿。迄今已经有至少637个同胞死去,数百万计的武汉、湖北籍人在寒冷和无助中被歧视、被驱逐,流离失所。




如此悲剧的始作俑者,是李文亮等八位从医者在1月初遭到警察的无端训诫,医生的尊严在警察暴力对言论自由的淫威面前显得是那么卑微。三十年来以自由让渡安全的中国人民随后陷入了更不安全的公共卫生危机之中,一场人道主义灾难正在迫近。世界人民对中国的恐惧超过了病毒的传播速度,让中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全球孤立。




这一切都是放弃自由、压制言论的代价,中国模式正在沦为泡沫。直至今日,当局防民之口仍重于防疫,最高法和行政机关以僭越宪法的法外方式实行未经宣布的紧急状态,以防疫为借口非法中止宪法的公民权利,包括言论自由、迁徙自由和私有财产的权利等等。




这一切该结束了,没有言论自由便没有安全!以公民的名义,我们提出五大诉求:




一、我们要求,把2月6日定为国家言论自由日(李文亮日)。



二、我们要求,从今天开始落实中国人民享有宪法第35条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



三、我们主张,从今天开始,中国人不应再因言论而受到任何国家机器和政治组织的威胁,公民的结社和通信自由等权利不受任何政治力量和国家机器的侵害,国家机关应立即停止对社交媒体的审查和封禁。



四、我们希望,武汉和湖北籍公民应得到平等的公民权利,所有武汉肺炎患者都应得到及时、妥善、有效的医疗救助。



五、我们呼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应立即召开紧急会议,避免被任何政治势力非法中止今年的预定会期,并且讨论如何立即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问题。从言论自由起,从今日开始行宪!




我们欢迎所有人加入联署,持续更新,永久开放。



人民大学部分校友


人大校友 鲁难,吴小军,秦渭,田仲勋


北京大学教授 张千帆 


清华大学教授 许章润


独立学者 笑蜀, 郭飞雄


地质大学校友 王西川
72
分享 2020-02-07

61 个评论

看到这些脊梁事到如今仍冒死呼吁改良,不禁悲从中来,仿佛历史重演。我对这次呼吁不抱任何希望。

重点仍然是土壤,群众如果自己都甘愿放弃这些宪制权利,单靠知识分子呼吁难成事。中国人的启蒙进程目前仍有强大的反动力量进行破坏,但是我相信各种加速终将唤醒沉睡的人。
知道前北大教授夏業良嗎?
他先簽零八憲章,又寫公開信罵中宣部長。說中宣部長中專生何德何能控制全國意識形態,鉗制思想和言論自由。
最後夏業良怎麼樣了?
被北大解僱之後,受美國相關機構和學術界人士的幫助去美國了。現在做自媒體罵中共。
在我看來,這些人無非就是“夏業良”。
我很敬佩此刻能為人民發出聲音的學者們,但蔥油們要看到,中共的暴政之下,只不過又多出了一些“夏業良”而已。
知道前北大教授夏業良嗎?他先簽零八憲章,又寫公開信罵中宣部長。說中宣部長中專生何德何能控制全國意識形...

孙中山在美国避难过,索尔仁尼琴也是跑到国外抗争,非得在国内被枪毙了才是英雄?
越来越像六四的发展了,坐等四二六社论。
知道前北大教授夏業良嗎?他先簽零八憲章,又寫公開信罵中宣部長。說中宣部長中專生何德何能控制全國意識形...

那怎么办?全国人民集体沉默你就希望了?对事不对人知道吗?别人起码做了这件事,你呢?敲敲键盘,倒是做点实际的啊?
越来越像六四的发展了,坐等四二六社论。

六四得聚集,现在谁敢聚集啊,有点像切尔诺贝利吧、
孙中山在美国避难过,索尔仁尼琴也是跑到国外抗争,非得在国内被枪毙了才是英雄?

完全沒有否定他們是英雄的事實,但只是遺憾地表明他們的做法不會起到任何效果,甚至將自己置於受政治迫害的境地。我覺得推翻中共是唯一出路,與它談判或指望它自己內部改良是不實際的。
这是你自己写的吗?如果不是请贴链接
完全沒有否定他們是英雄的事實,但只是遺憾地表明他們的做法不會起到任何效果,甚至將自己置於受政治迫害的...

怎么没有用,好好看看东欧和苏联历史好吗,知道这些国外异议人士对于东欧集权的倒塌有什么作用吗?
六四得聚集,现在谁敢聚集啊,有点像切尔诺贝利吧、


如果不是疫情严重,今天武汉市民很可能就像当年纪念胡耀邦一样自发集会了。
这是你自己写的吗?如果不是请贴链接

这个不是窝写的。看署名,但是没有链接,这是telegram是复制的文字。
看到这些脊梁事到如今仍冒死呼吁改良,不禁悲从中来,仿佛历史重演。我对这次呼吁不抱任何希望。重点仍然是...


拒绝呼吁本身也是反抗的催化剂,你可以把这种行为理解成先礼后兵
如果不是疫情严重,今天武汉市民很可能就像当年纪念胡耀邦一样自发集会了。

武汉的五毛比例和粉红比例在全国排的上号,如果是咱们北京,应该上街的不少。
反贼的平均知识文化水平还是要比中国网民平均要高不少。

但是我突然想起两句著名的话:

知识分子都是臭老九。

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
習大大怎麼看這種文章?

看開頭:   
言论自由权从今天开始

看結尾:
人大校友 鲁难,吴小军,秦渭,田仲勋


北京大学教授 张千帆 


清华大学教授 许章润


独立学者 笑蜀, 郭飞雄


地质大学校友 王西川



內容不用看 結束!!
習大大怎麼看這種文章?看開頭:   言论自由权从今天开始看結尾:人大校友 鲁难,吴小军,秦渭,田仲勋...

田仲勋
习总要当不孝子孙了
我是真不懂,这些学者高知,是真的不懂中共有多残暴,还是内心清楚得很,但也认为会有作用所以要直球冲塔。这些谏言,包括许章润教授的几篇文章,真的会有作用吗?
我是真不懂,这些学者高知,是真的不懂中共有多残暴,还是内心清楚得很,但也认为会有作用所以要直球冲塔。...

我朋友圈里面一大票大学教授在冲塔,无非就是还算有点良知。
拒绝呼吁本身也是反抗的催化剂,你可以把这种行为理解成先礼后兵


有这些呼吁当然是好的,葱油们应该想各种奇怪的办法传播这些内容,我们要做的是让广大群众知道,这很重要。
质疑这个宣言的真实性。楼主没有给链接,Google上也查不到。
武汉的五毛比例和粉红比例在全国排的上号,如果是咱们北京,应该上街的不少。


我很期待疫情过后武汉能发生什么事,那可是几千甚至上万个和土共有血仇的家庭。
我是真不懂,这些学者高知,是真的不懂中共有多残暴,还是内心清楚得很,但也认为会有作用所以要直球冲塔。...


作用就是向社会证明“是你告诉我和平抗议没用”。
这和林郑无视五大诉求,把中立民众逼成和理非的道理是一样的。
我朋友圈里面一大票大学教授在冲塔,无非就是还算有点良知。

如果我理解为,这是知识分子的迂腐,妄图用和平的语言去和共产党讲道理,这样的理解,是我小人了嘛
义人高声疾呼,利维坦……啊不,索多玛置若罔闻。
熟悉的悲剧。
有些事如果是好事,做了再說。

想著有沒有用、沒有用就不做,以後還會有機會做?

怕是以後有機會也不敢做。
如果我理解为,这是知识分子的迂腐,妄图用和平的语言去和共产党讲道理,这样的理解,是我小人了嘛

知识分子在没有掌握实权的时候,是具有软弱性的。但是掌握了实权的知识分子,就不是知识分子了。
完全沒有否定他們是英雄的事實,但只是遺憾地表明他們的做法不會起到任何效果,甚至將自己置於受政治迫害的...


怎么不起作用了?增加维稳成本,多累死几个黑皮不香么
无语,又是一次公车上书。我记得上次是雷洋案吧,所以到现在有变化没有?

权利和权力都不在你们这帮学者手上,还试图文死谏武死战,愚忠。白白牺牲。

以他们的学历和地位,跑海外组个反对党不是什么难事吧?这可比上书一百次有意义多了,可以为权力交接奠定一些基础。怎么就不明白呢
补个类似的呼吁:

https://twitter.com/Spring88311479/status/1225836479924129792

https://pbs.twimg.com/media/EQMLx0QU4AAXbPE?format=jpg&name=orig
我都害怕这样搞下去等事情结束维稳维成朝鲜了p民怎么整啊
共產黨你不會令我失望的,再一次舉起屠刀吧。
哈哈哈哈哈哈

言論自由給了,消息湧進牆內是死;
舉起屠刀殺光這些學者,是全部中國人一起死。
來把這一個個方孝儒凌遲處死吧。
知识分子在没有掌握实权的时候,是具有软弱性的。但是掌握了实权的知识分子,就不是知识分子了。

技术官僚也算是知识分子吧
技术官僚也算是知识分子吧

作为一个和航天业打过交道的科研dog。所谓技术官僚,基本上都是走的权术路线,没什么技术。
作为一个和航天业打过交道的科研dog。所谓技术官僚,基本上都是走的权术路线,没什么技术。

我说的是定义上的技术官僚,不是坑爹的现状啦。
我说的是定义上的技术官僚,不是坑爹的现状啦。
在这个特殊的政治指挥学术的体制下,技术人员掌握权力之后无不放弃技术。就算不放下那也很难,政治上就费够心思,学术上还有精力么?
现在共党不开言论是是死,开了也是死。就看共党是要杀光学者一起揽炒,还是要开放言论平和下台
請問這篇是歸類在情境假設嗎?
網路上搜不到來源。
言論自由不代表可以任意用他人名義無中生有啊~
習大大怎麼看這種文章?看開頭:   言论自由权从今天开始看結尾:人大校友 鲁难,吴小军,秦渭,田仲勋...

拉清单?
作用就是向社会证明“是你告诉我和平抗议没用”。这和林郑无视五大诉求,把中立民众逼成和理非的道理是一样...

OK,理解了,相当于“先礼后兵”。让旁观者看清了,跟共产党好好说话是没用的。接下去只能采取更激进的手段
知识分子在没有掌握实权的时候,是具有软弱性的。但是掌握了实权的知识分子,就不是知识分子了。

有道理,在没掌权之前,一定程度的示弱,也是有效果的
粪坑先生在,这些都不可能。
知道前北大教授夏業良嗎?他先簽零八憲章,又寫公開信罵中宣部長。說中宣部長中專生何德何能控制全國意識形...

可惜董卓不是被哭死的,沒有倒戈的呂奉先它怕不是江山代代傳。
我是真不懂,这些学者高知,是真的不懂中共有多残暴,还是内心清楚得很,但也认为会有作用所以要直球冲塔。...

当然有用,至少让反贼们知道,你并不孤单。
在这个特殊的政治指挥学术的体制下,技术人员掌握权力之后无不放弃技术。就算不放下那也很难,政治上就费...


技术官僚已经是官僚了,重点当然是在行政上而不是具体学术上。但是在行政的过程中尊重相关专业的准则,同时也有足够的知识储备。我认为这类人仍然是属于知识分子的。

行政/治理和权术是两回事,权术其实生活中无处不在,不是只有官场才有。俗话说得好,有人即有江湖。只不过中国这种体制和传统使得情况比别的地方严重一些。
知道前北大教授夏業良嗎?他先簽零八憲章,又寫公開信罵中宣部長。說中宣部長中專生何德何能控制全國意識形...

難道一定要像習明則一樣,去美國罵美國嗎?這樣真的好嗎
如果我理解为,这是知识分子的迂腐,妄图用和平的语言去和共产党讲道理,这样的理解,是我小人了嘛

迂腐?你迂腐给我看看?不行?那你弄把杠攻个派出所看看?
宪法里写了,还往哪写能保证,没脑子啊。。。
如果我理解为,这是知识分子的迂腐,妄图用和平的语言去和共产党讲道理,这样的理解,是我小人了嘛

是,你是不知道现在言论管控有多严,知识分子没有枪没有武器,怎么用肉身对抗冷血的、杀人不长眼的机器?能发声已经是很不容易,能唤醒一个是一个,我的微信号都被永久封了。
补个类似的呼吁:https://twitter.com/Spring88311479/status/...

我的微信号就被永久封了,唉
看到这些脊梁事到如今仍冒死呼吁改良,不禁悲从中来,仿佛历史重演。我对这次呼吁不抱任何希望。重点仍然是...

是的,看到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冒死呼吁,不禁热泪盈眶
是,你是不知道现在言论管控有多严,知识分子没有枪没有武器,怎么用肉身对抗冷血的、杀人不长眼的机器?能...

额,我知道有多严。我就是比较惊叹,他们能在毫无保护的状态下谏言。当然了,确实需要敢说话的人,如果人人都像我这样不敢,那是真的一点希望也没了
已隐藏
小骂大帮忙系列

小骂大帮忙系列
…桂枝的文科生基本等于废物,各大院士对党国的意义比理科瓦房店实习生都不如,一部分正面维稳,另一部分反面维稳,做个样子给美国人看,装模作样没有完全脱离文明世界而已……比如匆忙下架的共识网南方系等等,演戏过头了,搞得美国人以为中国人真的想政治改革了……
支持并向这些学者致敬,他们的努力不会没有结果,至少能证明中共拒绝一切和平改良道路,为暴力反共提供理据。
宣言可以界定清楚爭取的目標,可以提高反抗的正當性,也可以擴大群眾基礎,醞釀行動升級的氛圍。不要否定這些宣言的作用。

不要只看到香港勇武的一面,也不要覺得和理非就沒有用。早期勇武派發起行動,每次行動都會朗讀數篇宣言,告訴全世界(包括外國媒體)自己想做甚麼。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對我而言,中國仍不具有武裝革命的條件。

勇武行動是需要消耗大量人力、物力的,需要極多民間組織的協助,包括公民團體、急救團隊、記者、教會等,背後有人製圖與翻譯。問題是中國沒有這類組織,變相使革命變為不可能。與其諸君在此抱怨,有條件的可提早貯藏合法的物資(例如急救用品),或者累積必要的知識,將來自有用處。中國如此龐大,每個區域都需要地區組織,這是地區自治真正的起點。如果你們真的相信革命會來臨,現在就要慢慢轉換自己的心態。
文尾“我们欢迎所有人加入联署,持续更新,永久开放”在哪???没找到
来源是哪里,有链接吗?
個人對此還是悲觀態度,理由很簡單,這幾個訴求就是希望人民不再因言獲罪,享有言論自由。

但,說到底像是社群網站刪貼,他可以說是他們自家的社群規定,你就算質疑這不是違反憲法言論自由嗎?別擔心,黨的大法官會出來向你解釋說「沒有」。就算有人想標新立異打造一個只有基本管理社群,號稱不隨便刪貼,標榜尊崇言論自由,最後他不會被加入這個大染缸?又或者乾脆被擊倒?

而且說穿了,中共下的法律也是他家的,說你違法就違法,隨意擴大縮小解釋來整你,你的言論自由範圍大小黨也能隨意解釋。再不然黨沒事就喜歡把人送精神病院,我想鴻茅藥酒事件還有以前那些民憤難以平息的事件,差不多都能說明了。讓你自由說,你說的都對,但黨說你是個神經病。

根本問題沒有解決,司法沒獨立,談言論自由有點自欺欺人阿。

但不管怎麼說,終於看到一線曙光,中國朋友加油。
如果說,全國超過2/3的高校老師,以及學生都發表這個要求,會如何?
而且,還要公開到全世界!
然後所有的老百姓都發出聲音,會如何?

這是一個最黑暗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光明的時代!
這是一個出門就有危險的時機,也就是最安全的時機,因為當所有的省份都是湖北省,當所有人都是李文亮,你覺得會如何?

是要等什麼樣的時機?等到一切安穩?一個有強大武力,一個手無寸鐵的時候嗎?
病毒就是最大的武器!如果不是被「集中在一起」,是在戶外,可以自由呼吸的,這個病毒就相對容易平息,這是一個悖論,但是如果被集中管理,被強迫隔離,而不是一開始就公開透明,讓大家擁有知情權,這個病毒不會擴散至此,人性不需要考驗至此!

如果所有的這些聲音與文章都到全世界,那會如何?

我看到的是大家都在擔心,這些人也會擔心,但是為何站出來?
如果沒有第一批站出來的聲音?會如何?這些人勇敢的挺身而出了!
你可以選擇繼續沈默,也可以選擇成為第二波、第三波!

這些就是和理非的聲音!只要夠大,比如超過70%的人,那麼就是一個有力量的聲音。

可以選擇就此妥協,可以選擇發出聲音。又或者「靜靜等待」,直到瘟疫過後,除了滿坑滿谷的屍體,一切彷彿沒有發生,只要屍體中沒有我的親人與朋友,也不是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