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墙和互相理解

李文亮医生刚去世时,墙内的微博一片愤怒,他的遭遇以及那句“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让他变成了墙内人心中反抗强权敢于发声的英雄。本以为香港手足对这件事和墙内人有共识,没想到去连登发现很多人觉得他活该,因为他在微博上当过“护旗手”,还转发过粉红头子“上帝之鹰”的微博支持港警。

作为一个墙内生活过二十多年的人,我非常理解港人的愤怒,只不过让我非常惊讶的是,港人完全无法明白一个墙内人可以同时盲目爱国,在某些其它事情上可以诚实正直,甚至愿意牺牲自己保护别人。我以为这件事稍微解释一下港人就会理解,但是看到那么多人解释多次依然没什么用,这才又一次发现大家隔阂之大。

我并不打算为李文亮支持港警辩护,只是感慨墙内人和港人,台湾人,甚至全世界的人都越来越缺乏互相理解的基础。香港人和台湾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对大陆断没有什么好感,也就不会想要去那里好好生活几年,即便有人去墙内工作,对各方面也是比较抵制。互相理解和设身处地是有前提条件的,如果我们对各自的生活环境完全无知,大家接收到的信息又不一样,就根本没有互相理解的可能,非要沟通的话,就需要双方都有极大的忍耐和让步。

这当然是墙内的错,墙内人不过是牺牲品,糟糕的人,牺牲品也让人讨厌。昨天看墙内有人嘲笑香港和台湾的教育,说那边的人对墙内的历史一无所知。但如果香港人和台湾人没有中国认同,为什么要去了解大陆的历史呢?墙内人幻想香港人和台湾人与他们有共识,那就是虽然反对中国政府,历史和文化还是好的,岂不知人家可能不认同你的一切。

如果没有墙,大家观点虽然不同,在跌跌撞撞中至少还能保留一点互相理解的基础,现在看来,几乎完全无望了。最大的受害者是墙内不满政府的人,一心向往墙外的自由,以为墙外的人会同情自己,结果出来一看,为什么全世界都讨厌中国?为什么你们不能把中国和中国政府分开?为什么 "Fuck China" 会有那么多赞?脆弱一点的就会悻悻回去,继续忍受奴隶生活,安慰自己至少奴隶主也是中国人。

还是劝各位有条件的早点移民,越往后不光移民政策越紧,受到的精神冲击也会越大。
25
分享 2020-02-13

33 个评论

有什麼好理解的。一些香港人看到李文亮生前曾經轉發撐警微博於是幸災樂禍,與品蔥這裡就有的天天看天天笑的粉蛆遭報應,本質上一樣。

只不過有的香港人連利用李文亮反黨也要反覺得不以為然,那是一貫以來的香港幼稚病,不去利用每一個現成機會反共,更別指望他們能想出奇謀反共。
核心問題就是香港人對被殖民及大一統的仇視
今天李撐警  香港人就會覺得李是中國那邊的 人格再高尚跟香港人也沒關係
你說這是個民主問題 香港認為這是中國對香港侵略及迫害的問題
香港人不是因為不了解中國才會這樣 而是太了解中國才會作出這種反應
李文亮只是众多墙国屁民真实写照的其中一个特例而已,抛开支持港警什么的不谈。作为医生保持尚存的良心和道德不是李文亮应该遵守,而是每个人都应该遵守。至于支持港警,不翻墙了解时事几乎可以说是必然,除非具有极强的个人独立思考能力。

中港、中台矛盾激化是习当局为引开内部矛盾采取下策产生的必然结果,仅仅要求香港、大陆、台湾互相理解,很难在大众形成共识。只能在局部表现不一样的特征来向各边人传达不要以全概偏。

大学有个女生来自台湾,加了个微信方便联系解决课上问题,开始不知我在课上问是是中国哪里人,被拉黑。显然这个人已经把台湾和中国彻底割裂,尽管感到不公,不过瞬间又立马转变,这证明台湾意识形态已经彻底和大陆划清界限,民主是所有人追求的本质,因此我反而感到高兴。私下道歉说“我是中华民国大陆沦陷区”的,又重新把我加上了
沒有什麼好互相理解的,中國人事實上不能被稱為人,在取得健全常識以前,它們只不過是一群徒有人類外表的生物而已
如果說野蠻人是0分,那中國人就是-100分
對野蠻人好,野蠻人會感激你
對中國人好,中國人會懷疑是不是有什麼陰謀詭計

中國人是降虜,香港人是公民,降虜的大腦是無法理解公民的想法與行為的


沐猴而冠學


沐猴而冠的僭主一度冒充內亞征服者-大清皇帝的繼承人,最終不得不發現還是只有國際恐怖組織的秘傳心法可以依靠。

沐猴而冠的中產階級一度冒充波士頓婆羅門的階級兄弟,結果發現自己其實是以下兩種人的階級兄弟。1960年清退回鄉的城市戶口職工和文革時期的下鄉知青。順便說一句,有些人弄混了,波士頓婆羅門不是我發明的,而是早餐桌上的獨裁者霍爾姆斯先生發明的,指的是北美殖民地最好的血統和階級,國父的苗圃,艾奇遜和希拉里的土壤。

沐猴而冠的知識份子還沒有拿定主意應該冒充誰,就連冒充的機會都沒有了。僭主一旦發現他們非但沒有搞亂帝國主義者的思想,反而把解放區的思想搞亂了,自然會剝掉他們的皮,收回這麼多年來比無產階級多吃多佔的資源。現在罵賊而死,就是他們所能指望的最大幸運。不可低估肉體的軟弱,遲則不及。等到真正覺得走投無路的時候,想死在原地都很困難。
一个人,因为犯了一个错,就要否认他做过的任何善事么?没有人是完美的,李医生自然也不是。我认为自由民主深入民心的社会,在那里人民更多的接受事物和认知的多样性。有人支持强权和赞美强权,有人追求自由和民主。但是大家都可以自由的表达。我相信大多数的香港人,都懂得,尊重多样性。“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是我仍然捍卫你表达的权力”。不然民主要来有什么用?必须跟他们完全一致,否则就排挤。所以不必在意少数极端群体的看法。

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是比较少会以偏概全。香港人也不是人人都高素质。所以不必太计较口舌之快啦。
一个人,因为犯了一个错,就要否认他做过的任何善事么?没有人是完美的,李医生自然也不是。我认为自由民主...


我認為如果所謂的「排擠」,並沒有造成傷害對方權利的情況,那也沒有什麼不合理的。

接受並尊重對方的存在或者立場,不代表就沒有討厭、遠離和評價行為的自由權利。
我認為如果所謂的「排擠」,並沒有造成傷害對方權利的情況,那也沒有什麼不合理的。接受並尊重對方的存在或...

can't agree more.
墙内帘我2重启哦群我去哦我全球秋秋凤梧州市强求求好像关于李文亮的风评已经快反转了吧?
岳飛是金人的英雄嗎?馬丁路德算得上是天主教的聖徒嗎?這是邏輯問題。
毋用跟我說在大陸李醫生已算是做到極致,我不怪他只在小圈子分享消息,但那不是英雄所為。他也沒有犧牲自己保護別人。他只是個癡心錯付,被朋友和政府出賣的可憐人。我不認為李醫生活該。他怕,我懂。我也怕。他和我都不是英雄。

香港人不是無法明白牆內人的「盲目愛國」,香港人是否定牆內人對「愛國」的定義。一個對如此十惡不赦的政權歌功頌德的人,究竟能有多誠實正直?有中國特色的誠實正直嗎?有中國特色的一切跟普世萬物都接不上軌。牆外的人不僅不缺朋友,也沒有義務去理解那些牆內扭曲的價值觀。雙方非要溝通的話,是覺醒了的大陸人需要有極大的忍耐和讓步。

為什麼全世界都討厭中國?黨功德無量。從外交部到五毛粉紅,誰沒有為磨滅牆外人對中國的耐心與感情作出過貢獻?所以,大陸人別強求人家同情。牆內的確是一群不滿政府的人和一群豬被囚豬圈。不過,若這群人團結起來組織些甚麼,牆外肯定一呼百應。可談何容易?豬比人多,人又怕死又怕窮,舒服慣了,寧願扮豬也要苟活。
港人完全无法明白一个墙内人可以同时盲目爱国,在某些其它事情上可以诚实正直,甚至愿意牺牲自己保护别人。

港人明白,李文亮盲目爱国,在其它事情上他就算愿意担一些风险也是为了同样盲目爱国的中国人,保护盲目爱国的中国人,为盲目爱国的中国人牺牲。

而盲目爱国的中国人,就是香港手足的敌人。
香港人才是真正的中国人
沒有什麼好互相理解的,中國人事實上不能被稱為人,在取得健全常識以前,它們只不過是一群徒有人類外表的生...

已经有几位举报你的这条回复了,建议改下仇恨性言论 ?
诸位葱油前一段时间没少嘲讽伊朗击落自家客机的事故吧,至少我在品葱上从来没有见过同情伊朗民众,或者觉得跟革命卫队内斗的伊朗政府里哪个人是英雄的说法。
按照你们的逻辑,伊朗「反贼」是不是可以跳出来质问你们为什么「破坏统一战线」?为什么「搞分化」,不和我们「connect」?
伊朗和中国还不是敌国呢。想想你对伊朗的态度再加上十倍的仇恨,再问问你自己有什么资格去要求香港和台湾人的「理解」?
有什麼好理解的。一些香港人看到李文亮生前曾經轉發撐警微博於是幸災樂禍,與品蔥這裡就有的天天看天天笑的...

是这个道理,不知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有勇无谋。
政治圈子本质就是大一些的饭圈而已,这样想的话楼主是不是就能理解了。
看开一点就好了,许多人在现实待人和讨论区、社交媒体是不同,私底下还是互相理解吧,我不觉得你要是私下接触到一些手足说你们的情况他们不会同情和理解,明确了是内地手足即如连登也是一贯的尊敬、同情和关心吧,你不用别人骂中国人你就自己代入当中,然后觉得委屈。

中国政府是中国人所构成,没有完全无辜受害者,再者很多人接触、看到的都是大陆人在骂废青、或者蓝丝、五毛、小粉红、要都要葱友的质素那里来不理解?不要说以偏盖全,问题是别人那里来时间去了解每个人?更何况葱友们,你们到底觉得自己是多数还少数啊?

很同意楼上说,盲目爱国的中国人,就是香港手足的敌人。香港人没有那个资本和责任同情和理解敌人,在打仗、自己都快死的时候还在宣传大爱同情,敌人对你可不会那么仁慈
同不同情的是個人觀感,我不評論
但連登仔對著一個如此有效的“武器彈藥”放著不管完全沒想著利用甚至“繳械”,只能講LIHKG上確實有5毛在帶風向
已经有几位举报你的这条回复了,建议改下仇恨性言论 ?

然而這很明顯不屬於仇恨言論,一不仇視中國人,二不提倡屠殺中國人,何來仇恨之說? 陳述 "魚只有 7 秒記憶" 是對魚的仇恨言論嗎?

就事論事而已,服侍邪惡帝國的洗腦奴隸真的可以被當作正常人看待嗎?

由此可見中國人何其悲哀,一看見與自己不同的觀點就急於消滅它們,任何成長於自由世界的普通人都無法理解這種奇妙的行為
李文亮只是众多墙国屁民真实写照的其中一个特例而已,抛开支持港警什么的不谈。作为医生保持尚存的良心和道...

哈哈 有意思这个
全盘否定一概而论可不好喔
如果犹太人里面有不好的 纳粹跳出来指着那个犹太人说 看 果然 犹太人都是坏蛋
所以杀犹太人就合理吗 这是占比属于少数的情况
群体确实可以用占大比例的人的特征来描述,比如hk和理飞 但是大部分群体里的人并不能完全属于这个特征 如果hk游行的里面有一两个比较激进 被土共拍下来大肆宣传 看 这就是hk人 一群坏蛋 我想大家都不乐意的

那只不過是因為香港民族還處在曠野中流浪的階段而已,中國人作為法老的忠實奴僕,有什麼資格與上帝的選民相提並論呢 (๑◔‿◔๑)
那只不過是因為香港民族還處在曠野中流浪的階段而已,中國人作為法老的忠實奴僕,有什麼資格與上帝的選民相...

不是 我发现我说着说着立场反了哈哈
我只是希望能承认多数派里有少数派存在 最后我也变成维护多数派的一员了
用少数派摸黑多数派不可取 用多数来同化少数也不可取
诸位葱油前一段时间没少嘲讽伊朗击落自家客机的事故吧,至少我在品葱上从来没有见过同情伊朗民众,或者觉得...

我覺得正正是因爲伊朗和中國關係友好(傳說中的新邪惡軸心之一),蔥友們才會去嘲諷伊朗。對李文亮醫生的態度,反映的其實是國族認同的差異。站內經常會看到將政治光譜的左右翼與國族認同相混淆,將出於民族主義的排外情緒視爲極右翼主張。而事實上不過是他們國族認同的範圍比你們要小。比如,一個會講「香港人優先,支那人滾出香港!」的香港人,完全可能在經濟政策上支持大政府、高稅收、高福利這種典型左翼主張,同時積極參與環保和LGBT運動。
我感覺李文亮曾經發過支持港警等的微博,反而更凸顯了他的死是悲劇。

我看到一些李文亮的報導,有一些自己的推測。

李文亮應該是一個關心中國社會的普通人,愛國、支持中共維持穩定、不全然支持中共的一切作為,當他看到中共一些悲慘的事情會憤怒,但也會為了國家的強大而自豪,有想要為社會貢獻的心(做一名醫生),也有自己的私心。


他沒有像蔣彥永那般的勇氣,蒐集資料向外媒揭發真相,做好了承擔後果的準備,他沒有如此的勇敢。李文亮原先也只是希望身邊的人能夠平安,在群組裡提醒就是知道在網上公開可能會有問題,只是他可能沒想到僅僅是在同學的群組裡提醒大家,讓大家注意一下自己身邊的人,就會被說是「造謠」吧。

我猜想這段時間他的心態可能就有所轉變,只是仍然不算特別有勇氣,被訓誡以後說了一句明白,沒有繼續揭發。不過同時他也在明知可能有疫情的狀況之下,繼續留在第一線的醫療現場。

直到染病,有可能是武漢肺炎。官方壓制不住只能公開一部分的真相,武漢封城,李文亮1/31打破沉默公布文件,卻又在2/1確診。


這時候他真正稱得上是吹哨者、也有了不一樣的勇氣,他在2/1接受媒體的採訪,講出那一句「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個聲音。」個人猜想,這時候他才有勇氣對抗這個體制的說話。

只可惜,在他「覺醒」以後沒有多久,他就死在武漢肺炎之下。同時,也可以說是死在了官方隱匿疫情、體制之惡之下。

一個善良但有私心、有小善沒有大勇氣、關心社會但沒有完全意識到體制問題的人,因為一個病毒,他開始意識到體制問題,可以說是危機卻也是契機,然而他轉變、開始將小善轉變為大善的時候,他就死掉了,一切的改變就這樣嘎然而止。



以上的看法僅是個人猜測,根據報導做的一些猜想,有不同意見的歡迎討論。

個人還是希望他的死能為中國帶來一些改變。
李文亮只是众多墙国屁民真实写照的其中一个特例而已,抛开支持港警什么的不谈。作为医生保持尚存的良心和道...


我没有要求他们互相理解,我是说不能互相理解是个现实。
只不过让我非常惊讶的是,港人完全无法明白一个墙内人可以同时盲目爱国,在某些其它事情上可以诚实正直,甚至愿意牺牲自己保护别人。我以为这件事稍微解释一下港人就会理解,但是看到那么多人解释多次依然没什么用,这才又一次发现大家隔阂之大。

解释一下:
中国人受限于他们的经济和社会条件,通常是实用主义+短视的。

实用+短视意味着没有原则、随波逐流,随时可以改变自己的立场和底线来适应变化。

所以需要祖国解决困难的时候就会盲目爱国,觉得自己被言论审查伤害了就突然诚实正直,遇到值得用自己性命去保护的对象的时候就会果断牺牲……

香港当然也会有很多这样的人,跳出自己的政治立场就很容易理解。
诸位葱油前一段时间没少嘲讽伊朗击落自家客机的事故吧,至少我在品葱上从来没有见过同情伊朗民众,或者觉得...


我只是在陈述“不能互相理解”的事实,没有要求任何人去理解别人。
“为什么全世界都讨厌中国?”

不是。第一,中国讨厌全世界,不是全世界讨厌中国。除了朝鲜和巴基斯坦,哪个国家是中国待见的?哪个正常国家没被中国官方骂、抵制、抹黑过?台湾、美国、日本是日常骂,澳大利亚、加拿大、瑞典、丹麦、法国... 都被官方有事没事抓出来抵制。全世界都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都是敌人。民间叫印度人阿三,叫非洲人黑鬼。哪个国家这么骂、抵制、抹黑过中国?

第二,外国人未必待见也未必讨厌中国人,中国人怎么样,跟绝大多数外国人没啥关系。讨厌中国的是被中国害的那些,包括被害的中国人、和仅仅因为生在中国附近就跟着倒霉的台湾人香港人。
有什麼好理解的。一些香港人看到李文亮生前曾經轉發撐警微博於是幸災樂禍,與品蔥這裡就有的天天看天天笑的...

那麼閣下不幼稚,那請問閣下有沒有以實際行動反共過呢
墙内千千万万个一边拥护祖国 一边饱受集权欺凌的老百姓 只不过他们不是李文亮 没有喊话的出口 爱国和恨党是可以分清楚的 
沒有什麼好互相理解的,中國人事實上不能被稱為人,在取得健全常識以前,它們只不過是一群徒有人類外表的生...

自認中國人等於放棄人權,把身為人的權利義務都奉送給天子。
FGO的人智統合真國就是在這樣諷刺大一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休息一会儿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6
  • 浏览: 4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