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胞、同胞與手足

以前臺灣叫蕃民「山胞」,現在陸人叫華人「同胞」,品蔥叫香港義士「手足」等等,大多是矯情造作。

若情如兄弟,自然可以叫同胞,真同生共死,自然可以叫手足。

「山胞、同胞、手足」云云不是叫不得,決不可濫用。此等親暱稱呼只限親密者用,不可成為普遍稱呼。本來不親,硬要叫得親,如淘寶「親」不絕口,是虛偽,用心險惡。有道是,無事獻慇懃,非奸即盜。難怪淘寶遍地假貨。

暴政嗜好矯情,因為暴政下本沒有情。「祖國、祖國母親、黨、祖國的花朵、奉獻犧牲」等等,令人作嘔。暴政下惡俗在所難免,因為暴政違反人性,美學順應人性,暴政不可能容許人性。暴政之下,做人即是忤逆,正直即是犯罪,正常即是反常。

暴政思維則暴政言辭,人類思維則人類言辭。

敬白
12
分享 2020-04-08

14 个评论

"蕃民"是哪來的?
如果你不認得台灣各族,至少也稱之為台灣原住民。


只有撤退來台的會說"山胞""山地同胞",台灣傳統多是蔑稱"番仔"。
花了不少努力才有原住民這個稱呼。
"蕃民"是哪來的?如果你不認得台灣各族,至少也稱之為台灣原住民。只有撤退來台的會說"山胞""山地同胞...

蕃並非蔑稱,非漢謂之蕃,舉例:蕃薯、蕃茄。追求「語文正義」,宜先學好語文。
huan a=番仔
我在過去這幾個月資助港人手足抗爭、在海外參加聲援示威活動,向不明真相的外國友人翻譯介紹香港的情況,幫助香港朋友發活動傳單,購買裝備並郵寄回香港。我覺得我的所作所為完全對得起「手足」這個稱號。至於他們願不願意將我這個大陸人稱為手足或同胞,看他們自己。我是問心無愧地想稱他們為手足。
蕃並非蔑稱,非漢謂之蕃,舉例:蕃薯、蕃茄。追求「語文正義」,宜先學好語文。

「蕃」的性質跟「支那」是一樣的,原本確實不算是蔑稱,但現在它有一層新的意義了
"蕃民"是哪來的?如果你不認得台灣各族,至少也稱之為台灣原住民。只有撤退來台的會說"山胞""山地同胞...
此人思维不知来自何朝何代。想我皇清二百余年,对台湾蕃人也不过是区分生蕃熟蕃。
蕃並非蔑稱,非漢謂之蕃,舉例:蕃薯、蕃茄。追求「語文正義」,宜先學好語文。

蕃薯即是蕃子地面所产的薯,蕃茄即是蕃子地面所产的茄,很难理解乎?
范松忠 黑名单
祖你媽C才對,又不是我選擇的國家憑什麼叫祖國,誰逼我的,那個國家就是我的敵國。

不過本質而言,同志=手足,並沒有問題,只是這是共產主義的詞彙,其他人不會接受而已,詞彙本身沒有好壞對錯。

就像中文,它只是一種語言,有好的地方和壞的地方,但它是我的敵國教我的,而且是逼我學的,我就會對它有偏見。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反日?要求赔偿?请认清历史真相

https://telegra.ph/file/2fbaa899a33e6bfc50adb.jpg
「蕃」的性質跟「支那」是一樣的,原本確實不算是蔑稱,但現在它有一層新的意義了

有無輕蔑,文境可知。有意相辱,雖用他語,依舊梗耳。別有含義,亦不足廢,否則喝茶也不可再叫「喝茶」了(俗謂招妓為喝茶)。

不稱原住民者,原住民非種族稱謂,乃歷史判定,不適用於通稱。當今漢人不應承受過往漢人之罪責,如當今蒙古人、日本人不應承受過往屠殺四方之獸行。且漢人移居臺灣十數世,仍暗示為「新住民」,亦在不妥。在美國,叫移居僅二三世之亞裔後代為「新移民」,已或受控種族歧視。

支那本非通稱,乃佛教意味之文學用語,宜歸於佛教意味之文學。蕃為通稱。特稱不宜輕易通用,通稱不宜輕易改變。
有無輕蔑,文境可知。有意相辱,雖用他語,依舊梗耳。別有含義,亦不足廢,否則喝茶也不可再叫「喝茶」了(...

歧視本來就不一定是故意的啊,建議別人學好語文之前,自己應該先學好尊重還有邏輯吧。
說說尊重方面,執意要用「蕃」這個詞也不過就是體現了說者心中還潛藏著漢人中心主義罷了,我也可說我使用「支那」來稱呼中國並非有意相辱,而是因為China直翻就是「支那」,依文境可知我非有意相辱;但實際上,我因懂得尊重,理解多數中國人不喜歡被這麼稱呼,所以我不會這樣去稱呼中國或中國人。
另外邏輯方面,「喝茶」=「召妓」,是一種隱語/行話,跟把「非漢人」通稱為「蕃」是兩種不同的邏輯。
總之,我仍然建議把原文的「蕃民」改為「原住民」。
「蕃」的性質跟「支那」是一樣的,原本確實不算是蔑稱,但現在它有一層新的意義了

其實那真的是蔑稱(只是嚴重性要看整句的語意)
像我以前讀書的時候,同學只要犯蠢或是太固執,老師就會說「阿哩喜番仔喔」
其實那真的是蔑稱(只是嚴重性要看整句的語意)像我以前讀書的時候,同學只要犯蠢或是太固執,老師就會說「...

感謝補充
是說我也有類似經歷,其實我媽以前如果遇到我太固執,會說「生丟幾咧番ah」
是青番的「番」跟鴨子聽雷的「鴨」融合在一起的......自創詞?
蔑稱+1,之前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外面聽到「番仔」時的語境都是如此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文藝是抵抗暴政之妙法,乃至唯一方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7
  • 浏览: 2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