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声称新冠病毒为人造

http://www.rfi.fr/cn/%E6%B3%95%E5%9B%BD/20200417-%E6%B3%95%E5%9B%BD%E8%AF%BA%E8%B4%9D%E5%B0%94%E5%8C%BB%E5%AD%A6%E5%A5%96%E5%BE%97%E4%B8%BB%E5%A3%B0%E7%A7%B0%E6%96%B0%E5%86%A0%E7%97%85%E6%AF%92%E4%B8%BA%E4%BA%BA%E9%80%A0

新冠病毒来源问题继续引发争议,法国著名病毒学专家因发现艾滋病毒而获得2008年诺贝尔医学奖的. 吕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 教授周四在接受法国的一个医学专业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用数学模式对病毒基因研究得出的结果,确认了之前印度学者提出的新冠病毒带有艾滋病基因的发现。

以下是吕克·蒙塔尼耶相关访谈的文字记录:

记者:吕克·蒙塔尼耶教授,您好,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的编译要比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编译迅速得多,但是,您认为这一编译工作还不够全面?

吕克·蒙塔尼耶:武汉实验室研究冠状病毒已经多年,是这方面的专家。这就促使我对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不仅由我个人,还有我的同事数学家Jean Claude Perrez共同进行,他将 数学运用于生物基因序列的研究。他对基因序列的所有部分都进行了研究,我们并不是最早发现新冠病毒中有艾滋病毒基因序列的,之前印度学者 也发现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中含有别的病毒的序列,对我来说,这别的病毒就是艾滋病病毒,但是,他们的文章在正式发表之前被迫撤回,因为他们受到太大的压力。但是,科学的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

记 者:我们可以理解在新冠病毒中发现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会使您很吃惊,但是,这是否有可能是基因自然突变的结果,比如说,一个艾滋病患者感染上了新冠病毒之后所产生的结果?

吕克·蒙塔尼耶:不,人体不可能如此直接地影响病毒基因,要在病毒基因中插入新的蛋白必须通过实验室,这在几年前还比较困难,但是今天已经十分容易。

记者:对您来说自然病毒的说法是不可信的,一定是人为操作的结果?

吕克·蒙塔尼耶:对,这个病毒是根据一个来自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制作的,之后,可能是无意中泄漏到实验室外。所谓来自海鲜市场的说法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记者:制造这一人为病毒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制造一个生化武器还是研制预防艾滋病毒的疫苗呢?

吕克·蒙塔尼耶:我认为研制疫苗是最理性的解释,使用一个不会至病的冠状病毒作为载体来承载抗基因的艾滋病毒的分子以此培植预防艾滋病的疫苗。

记者:这是一个悲惨的浇花的人自己被水浇湿了的故事。

吕克·蒙塔尼耶:对,这是一个学巫术的学徒所犯的错误,分子生物学可以作许多实验,但是,我们忘记了自然并不能够接受所有的实验,有一些必须遵守的规则,如果自然难以接受的话,就会对我们做出回应,这就是目前正在发生的事。人体正在自然地抛弃一些病毒中人为的部分,这一点我们从病毒的基因的演变过程中可以看出,最后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也就是今天美国西海岸病人身体中的病毒基因含这些插入的部分越来越少。

记者:这或许是希望?

吕克·蒙塔尼耶:或许是,或许我们什么都不用做,疫情就会出现专机。但是,已经死去了这么多人。我有一些建议可以加速事态的改善,比如说,我们可以使用干扰波等等,但是,这就需要资金与投入。

记者:您所介绍的非常清楚又十分恐怖,您是一位闻名全球的学者,又是诺贝尔奖得主,但是,尽管如此,或许您还是有可能被批评是阴谋论者?

吕克·蒙塔尼耶:那些掩盖真相的人才是阴谋论者,我有许多中国朋友,疫情爆发之前几周我就在中国,我认为中国政府如果从一开始就把真相告诉大家那就会容易的多, 中国政府应该承任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真相,因为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的,尤其是病毒基因中不仅有艾滋病毒的序列还有别的病毒的序列。我并不是要追究某些人的责任,但是确实有人在作各种各样的基因实验,中国政府必须为此承担责任。尤其不应该禁止发表有关研究病毒来源的文章。这是十分荒谬的。而且这还给人造成一种错觉,好像今天的科学并不在于真相而是在于某些人的个人意志,这对科学研究来说是灾难性的打击,因为没有人会继续相信科学了。所以,我希望中国政府能够继续承任,他们已经开始承任实验室存在问题,但是必须进一步努力。必须指出的是,中国实验室受到来自美国的重大的资金甚至可能是技术援助,所以病毒的来源并不仅仅是中国。我的目的并不是做一个警方的调查,并不是要谴责某些人,谁都可能犯错,伊朗政府之前就错误地击落了一架飞机,造成一百多人死亡,我期待中国政府能够有足够的成熟度能够自己承任自己的失误。

https://www.pourquoidocteur.fr/Articles/Question-d-actu/32184-EXCLUSIF-Pour-Pr-Montagnier-SARS-CoV-2-serait-virus-manipule-Chinois-l-ADN-de-VIH-podcast

不过,吕克·蒙塔尼耶的上述说法受到他的同行的驳斥,巴黎巴士德学院的Simon Wain Hobson 教授就此接受了法广的专访,Hobson 教授当初与吕克·蒙塔尼耶教授一同参与了艾滋病毒的基因的编译工作。

他认为蒙塔尼耶教授的说法毫无根据。他在访谈中对武汉P4实验室石正丽团队进行的一些有关基因增加功能性(GOF)的研究提出了批评。
15
分享 2020-04-18

31 个评论

别忘了,疫情爆发初期,卫健委的王广发就信誓旦旦地讲治疗艾滋病药物对武汉肺炎有效。
  这是真权威专家,比李兰娟赤脚医生院士权威万倍。 嗯,把他和李兰娟比真是侮辱了吕克科学家。我道歉,对不起。
像这样已经很年长、也不再在相关领域活跃的大牛,我还是持保留态度。
牛顿晚年还沉迷炼金术呢。(此句不实,谢谢指正)
拿奖无数的Michael Atiyah爵士前两年声称证明了黎曼猜想,发表之后却得到普遍的否定态度。

Luc Montagnier也很久没有成果发表了,得诺贝尔奖是因为几十年前的杰出贡献。
2009-2010年前后,使用没有明确证据的抗生素疗法对孤独症儿童进行临床试验,受到很大争议;
以及痴迷于所谓的顺势疗法,声称“即使把DNA稀释10的18次方倍,理论上已不存在任何DNA分子,他仍然能检测到电磁波信号。”但他的此类实验没有人能复制成功。
他这之后的声誉已经比较伪科学了。2010年底他受聘上海交大的全职教授。

科学松鼠会文章两则(墙内):不讨论细节问题的物理就是耍流氓DNA不知何处来之生物学拍案惊奇

因此我认为他虽然过往贡献辉煌,现在的言论已经不具备那么高的可信度了。
这位大牛说得最有道理的一点是,冠状病毒的症状真的和艾滋病初期的症状高度重合,
包括疲劳,冷汗,低烧,关节酸疼,还有一点是冠状病毒有复阳的报道,和艾滋病毒难以清除是一致的。

我无法从基因角度说明,但从症状上说,个人完全认同吕克·蒙塔尼耶的说法,
这个病毒是由艾滋病毒和sars合成的。
如果此事属实,加上现在欧美普遍调查,不会是现在这样低的热度。

搜他的名字发现,英文只有一个新闻,还非官媒。法文的倒是有许多,但是主流媒体的文章大意放了他的话以后,花了大量篇幅来质疑他的可信度。

墙内由于信息不透明,理解大家经常靠小道消息来做推测的依据。但是对于欧美这种百花齐放的媒体环境,要有基本的查询+判断力,试想病毒起源如此重大的事件+诺贝尔背书,为何不得媒体报道?

因为记者和编辑在这个圈里混,因此对相关人士的可信度有直觉的判断,不报道是有道理的。

我们都致力于有更自由的言论环境,但自由本身不是目的,而是实现兼听则明的手段。如果只为了自己爽而不加区分地接受一面倒的信息,实质上和墙内的区别也只在于主动被动罢了。
如果此事属实,加上现在欧美普遍调查,不会是现在这样低的热度。搜他的名字发现,英文只有一个新闻,还非官...

@十七点四十五
” 因为记者和编辑在这个圈里混,因此对相关人士的可信度有直觉的判断,不报道是有道理的。“

这他妈的和警察训诫医生有什么区别? 外行靠直觉判断内行的可信度。。。。。
抱歉爆了粗口,你这个逻辑实在是和武汉警察训诫李文亮一摸一样。
” 因为记者和编辑在这个圈里混,因此对相关人士的可信度有直觉的判断,不报道是有道理的。“这他妈的和警...

法文的那篇文章里面,记者也联系了其他科学家询问这种说法,如果两方各执一词,记者最后不就得自己判断吗?另外记者和编辑是有分工的,财经记者,政治类记者,他们自己行业内也是术业有专攻,经年下来虽然对行业知识不是内行,但是对行业内谁的可信度如何他们绝对是有分寸的。我觉得和你说的警察训诫医生不是一回事。
这个人还是有些争议的,近10年的研究很像伪科学,DNA在水中产生电磁波什么的。
法文的那篇文章里面,记者也联系了其他科学家询问这种说法,如果两方各执一词,记者最后不就得自己判断吗?...

@十七点四十五

记者最好保持中立,编辑有自己的专业判断当然也没问题,也可以提出多方面观点或者自己观点。
我反感的是你的这句话”不报道是有道理的“,媒体不要把自己当上帝,主动替读者过滤信息。而是应该如实报道,至少你得报道而不是藏着掖着,让读者自行判断。
编辑觉得信息有错误或者有危害选择不报道,说起来高大上,是为了保护读者。 事实上你想想共党建网络隔离墙不也是号称保护国民不受资产阶级自由化腐蚀么?此间逻辑是一样的。
记者最好保持中立,编辑有自己的专业判断当然也没问题,也可以提出多方面观点或者自己观点。我反感的是你...


有媒体报道啊,不然我们也不会在这讨论这新闻了呀。也有媒体选择不报道,那我觉得他们不报道也是有道理的。

我知道你反感的原因了,不过我还是没觉得我说错。 :)
真心求版主管理员换一个验证码服务商,
这个hcaptcha对大陆的用户真的太不友好了
显示的很慢,还经常无反应,即使网络好也要几十秒验证三次
发一个贴要弄几分钟反复刷新
牛顿晚年沉迷炼金术是“官方”谣传

谢谢指正,真是得全方位fc
lesliehe 新注册用户 回复 谷歌吊打百度
强烈支持!!!!!!!
谢谢指正,真是得全方位fc

钱学森晚年沉迷气功和特异功能倒是真的,还为气功大师,特异功能大师站台,背书。钱学森1958年还宣称“如果充分利用太阳能,粮食亩产确实可以达到几十万斤 .
兹事体大,孤证不立,目前各种信息满天飞,应当由联合国成立特别机构进行全面的调查。当然有一句话这位教授说的很对,那就是“真相迟早会大白天下”。
https://youtu.be/9TEom5FifGg

受訪youtube,需要聽懂法語的蔥友fact checked


另外就是,他在08年得獎,也是一個病毒學專家 10年開始一直在上海交大教書
然後P4實驗室是04年開始由法國援建,2015年完工

很難懷疑他有沒有參與P4實驗室的建設,或者在實驗室有沒有人脈知道些內幕消息
牛顿晚年还沉迷炼金术呢。

煉金術可是化學,憑什麽説得好像迷信一樣?
只不過是在那個時代宗教上被認爲是異端、不入流而已
牛顿晚年沉迷炼金术是“官方”谣传

我覺得是真的,於是我Google了一下,找到了敵對勢力牛津大學網站上還有「牛頓的煉金術研究稿」(http://www.newtonproject.ox.ac.uk/texts/newtons-works/alchemical)
我不覺得這是謠傳

言歸正傳,如果這是人造的,那無疑是中國造的
如果是中國造的,那這將會是第一個Made in China的高質量產品
法文的那篇文章里面,记者也联系了其他科学家询问这种说法,如果两方各执一词,记者最后不就得自己判断吗?...


是这样反驳的

巴士德学院教授反驳新冠病毒人造说法判断错误

http://www.rfi.fr/cn/%E6%B3%95%E5%9B%BD/20200417-%E5%B7%B4%E5%A3%AB%E5%BE%B7%E5%AD%A6%E9%99%A2%E6%95%99%E6%8E%88%E5%8F%8D%E9%A9%B3%E6%96%B0%E5%86%A0%E7%97%85%E6%AF%92%E4%BA%BA%E9%80%A0%E8%AF%B4%E6%B3%95%E7%BC%BA%E4%B9%8F%E4%BE%9D%E6%8D%AE

SWH:石正丽团队确实研究冠状病毒多年,也发表了许多有价值的文章。但是,他们在2011年之后发表的一些研究文章也引发许多争议,所谓的增加基因功能性(GOF)的研究,就是给病毒基因增加新的功能使它能够直接感染人体细胞,或者使病毒能够直接通过空气传染,当初我几乎是唯一的一个专家对类似的研究提出质疑,指出这种研究太危险,当时支持研究的人可以有益于研制出预防传染病的疫苗,但是,之后大家都意识到这其实没有什么用处。所以我认为石正丽团队的上述研究完全是疯狂的研究,让人类冒着不必要的风险,所以,我当初就十分反对。石正丽有许多研究都很优秀,但是,这方面的研究我认为没有任何价值,而且十分危险。但是,她并不是唯一从事这方面研究的学者 ,在荷兰和美国都有人继续从事这些危险的研究。
微博上相关话题下面怀疑美国和怀疑武汉P4的已经打成一团了,很高兴看到很多人不是被民族情绪牵着鼻子走
别忘了,疫情爆发初期,卫健委的王广发就信誓旦旦地讲治疗艾滋病药物对武汉肺炎有效。

呵呵,是啊,王广发那个杂碎,一早就泄露了他们对于这个病毒的来源是知道的。
像这样已经很年长、也不再在相关领域活跃的大牛,我还是持保留态度。(此句不实,谢谢指正)拿奖无数的Mi...

正是因为已经退休了,才敢说真话。很利益相关的人都被威逼利诱噤声了,相反,病毒来源美国的说法却大行其道。无法否认,在病毒来源的问题上,学术界的正常讨论受到了阻挠。
我倒是好奇,如果萬一感染過武漢肺炎的康復者,對愛滋病有抗性,中共會不會跑出來認領
虽然倾向于怀疑实验室之说,但美国右派政府能大大方方的搞调查,现在连法国诺奖得主也支持这种说法,比我党要硬气多了,缩头乌龟的赵立坚拐弯抹角地在Twitter上抛出美军论,不敢公开官方指责

国内从过年开始就骂“石蝙蝠”了,只是在李文亮死了后言论大幅紧缩被消音了而已
中共土匪肯定要把这法国学者在大陆死死禁止了,但国际上认识到这武汉肺炎是中国共产党病毒实验结果的人会越来越多,要求中共因此被惩罚的也越来越多
从加速主义的角度来看,其实不管这个病毒是不是真是实验室泄漏的,这些言论都有好处。

因为我估计,目前的情况是,不管是支共还是粪坑先生本人,其实都压根不知道是不是实验室泄漏的,但又不敢打包票不是实验室泄漏的,所以,完全不敢查,既不敢让别人来查,甚至自己都不敢查。

这必然造成一个现象,就是最终没人能获得石锤的证据证明病毒来自实验室泄漏,但是因为桂枝百般阻挠各种调查,引发各种矛盾冲突,然后全世界都默认这个病毒就是实验室泄漏的。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塔西拓陷阱。
别忘了,疫情爆发初期,卫健委的王广发就信誓旦旦地讲治疗艾滋病药物对武汉肺炎有效。

这里有新闻链接:
https://m.chinanews.com/wap/detail/zwsp/gn/2020/01-23/9068406.shtml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8
  • 浏览: 8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