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道|胡锡进“翻车”了

作者:守一


胡锡进的评论区又一次翻车了。这次的反对声不是来自于通常理解的反对者,而是源自他的批量铁粉。

昨天有几家媒体记者去河南原阳采访四个孩子被埋事件,却遭到当地不明身份者阻扰殴打,记者手机被抢、眼镜被踩坏,身上还有伤痕。

针对此事件,胡锡进发了条三观很正的微博,主题是“必须坚决反对河南原阳发生的针对记者的粗暴行为。”

https://i.imgur.com/z1lw4Rh.png

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条微博下,几乎没有赞同他的声音。他的铁粉们纷纷喊的口号是,“消灭黑恶势力及其走狗”“吃人血馒头的垃圾记者该打,打的好”……

除了骂被打的记者、记者所属的媒体,胡锡进本人也没逃得过批评——“胡骑墙你怎么不说他们没有记者的职业道德?”这个帽子扣的,不知道胡总戴的舒服不舒服?也不知道胡总看到评论区的这番景象,是个什么心情?

https://i.imgur.com/FCfLunw.png

有人评价这个景观,叫“养蛊反噬”。一直高举“复杂中国”理论的胡总,可能不会认同这样的判断,可是为什么他的铁粉批量呈现目前的面貌?从这些发言看来,这些人的世界非黑即白、简单粗暴,根本不愿意去理解世界的复杂。

四个孩子无辜被活埋,但凡有一点人性的人,都会想了解悲剧是怎样发生的,都会理解记者的工作。可是在这些铁粉心里,早已默认某些媒体就是“黑恶势力”,他们去现场就是不干好事的。

所以他们偏听偏信。记者说采访是已经和家属沟通好的,但这些铁粉视而不见。地方政府某位狡辩的官员张嘴说一句,打人的是家属。于是这些铁粉都当做实锤,来质疑记者的专业性。

https://i.imgur.com/CzGVx7t.png

稍有点常识的人,恐怕都不会相信,遭受巨大悲剧想讨要真相的家属,竟然要殴打去查询真相的记者。可老胡的这些铁粉,就能对地方政府的某个官员都无条件给予迷之信任。

这种对监督类媒体的深入骨髓的仇视、对地方政府的无条件信任,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呢?

胡锡进身为媒体人,甚至可以说是当下中国最红的媒体人,所拥有的铁粉,却对媒体是这样的态度,还有比这更荒诞的事吗?

媒体人也是人,当然可能犯错,任何一家媒体,在某些报道上也可能犯错。但文明社会的常识是,权力需要监督,监督需要媒体的存在。当然媒体也应该被监督,犯错可以批评,但不能因犯过错就被扣上“黑恶势力及其走狗”的帽子永世不得翻身。

这些本也都是常识。可今天,网上有太多的年轻人,似乎完全不屑于理解这些常识。他们太习惯立场先行,把自己看不惯的人,动辄扣上黑恶势力或者汉奸的帽子。思维之简单、语言之粗暴,让人观之惊悚。

言传身教。人以群分。古人的这些话,自有其道理。在记者被打一事上,胡锡进本人的观点很是公允,可是在日常更多事件上的看法,那些看法所释放出来的价值观、分析手法,对于铁粉的三观到底起到怎样的作用,相信世人自有公论。

而聪明如胡总,想必能看的出来,这样的“教育”持续下去,这些铁粉有朝一日听闻什么风吹草动,往他头上扣“黑恶势力”的帽子,也会毫不手软的。不知道胡总有没有一点紧张?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jdOWYf8QOC_UBA4zLMXhDA
31
分享 2020-04-24

44 个评论

《人民网》也得到了同样的待遇。

养蛊一时爽,终将被反噬。

即感到可笑可悲,也为在墙内的朋友感到未来的可怖。
这些人怎么能对地方政府有这么强烈的信任感的?他们在生活中没有遭遇过铁拳?没有感受过不公?他们就相信自己永远都用不上新闻媒体?
希望早点看到现世报,就像这次中国银行原油宝里面有一个维权人士说的:以前挺讨厌新京报的,但是这次出事了竟然只剩下新京报来采访。
不过,他们至死都不会知道,他们讨厌新京报是因为它揭露了社会的黑暗,伤了他作为小粉红的自尊自信。但是,他自己就处在黑暗的社会中。反而只有他讨厌的报纸才能拯救他。
就像小粉红,其实只有反贼才能打败黑暗拯救他,但是他却痛恨反贼一样。这真是无解,反贼要冒着多大的风险,去拯救一些自己讨厌的人。
有时候想想,这些小粉红活该被奴役,真的不值得被拯救。
第一赞 兄啊 为什么都是微信里的文章啊(不解)

因為現在牆內其他的平台的審查嚴格程度幾乎不可能出現類似話題的文章,至於為何在微信公眾號發文容易存活更長時間 是因為它能夠形成的「公共領域」較小,詳情請見此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7033。

如果你是問為何我不轉牆外平台的文章,是因為我也不怎麼看 或者它們並不吸引我。
天天都有笑話看

興高采烈

喜聞樂見
这些人怎么能对地方政府有这么强烈的信任感的?他们在生活中没有遭遇过铁拳?没有感受过不公?他们就相信自...

所以說粉紅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不過作為反賊老想著拯救不拯救小粉紅也是很累的,沒必要,先保護好自己比較重要。
非常好,我很乐意未来以爱国少年的名义,亲手用铜头皮带抽死这个废物。
第一赞 兄啊 为什么都是微信里的文章啊(不解)

要是真的文革2.0来了,咋办呀?像我们这些在外面的,家里的亲戚岂不是全部要被拉去批斗?想想都可怕。
自业自得。

共产党自己播的种,共产党自己去收获。

自己约的炮,含泪也要打完。

自己养了千万数量级的暴民,就等着迎接暴民革命吧。
异端审判官 新注册用户
粉蛆的韭精又上头了,真以为自己姓起赵来了
真的是太悲催了,不过微博上哈逼太多…
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人血馒头”一词就出来瞎JB用的无脑废物粉红们做出什么来都不奇怪,胡锡进这种不要脸的混球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它们了
老胡心里其实比谁都明白,他知道这个盘子越来越不好叼了。
他是个媒体人,但他做的事是帮政府培养信任。希望他能明白,等到每一个中国人都无条件信任自己的政府的时候,他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额,你指望一群只会在家玩亡者农药的战五渣上街吗

好像是这个理。这么说警报解除了。放心一点了。
这就是匪国的伟大胜利,文革2.0会和文革不一样,公权力会成为暴民肆意发泄怒火的代理人,大家会欢呼着捐出工资无偿劳动,为波尔布特式屠杀5亿非粉红做出贡献
綫上文革會出現,現實不會,現代的年輕人很多在現實給來幾下鐵拳就什麽都不會說的了
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人血馒头”一词就出来瞎JB用的无脑废物粉红们做出什么来都不奇怪,胡锡进这种不要脸...

连意义都不知道就瞎用的屑粉红,明明自己才是吃人血馒头的,就跟明明自己支持盗国贼集团却觉得自己爱国一样可笑
在網路上被越南欺負,被泰國嘲弄,遊戲平台又被臺灣人搞垮,外國的爭不贏,只好關起門來,自己人鬥自己人。
这些留言应该是当地政府组织豢养的公务员5毛,专门为此突发恶性事件解围的。普通人应该不会是这样清一色一边倒的言论。
不过我觉得很多都还是高级黑。
胡锡进平时对自由民主喊打喊杀,今天这种事情快到他头上了就搬出自由民主了,这是很可恶的。
真是活该啊,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



声望不够回复不起讨论
說實在,我相信這種極反人類的話有九成都是在反串黑。

但是:
  1. 另外有一成人口會這樣想。
  2. 這些都是匪共默許所刪剩下來的話,AKA 這種觀點就是匪共對待傳媒的觀點。
是啊 文革中批斗和反批斗简直是常态 包总说的嘛 别看你今天闹得欢 将来是要拉清单的
所以說粉紅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不過作為反賊老想著拯救不拯救小粉紅也是很累的,沒必要,先保護好自己...

很多粉红就是这样的,我也从没打算有过挽救之类的想法,说理都是面向那些稍微理性的。

不过我很喜欢斗那些战狼属性的粉红,表现得比他更红更专,用五毛那套狗屁不通的逻辑呛死他,以他们的认知肯定反驳不了,只能气得跳脚。谁叫他们横习惯了,恶人自有恶人磨,那我就充当这个恶人,很爽他们的不爽却对我无可奈可的样子。
首先请确认他们是自发小粉红还是体制内负责给铁拳洗地的职业五毛水军,大概率是后者。
胡叼盆
不論政府從甚麼的角度掉問題出來 他總有一個特殊的切入角度為中共解說 是一種技術的體力活
不是會評控嗎 連網軍都翻車?
r看来习近平是真的想发动文革2.0了,胡锡进这种人可能 还真以为自己是“知识分子”,那就等着享受被批斗、阴阳头、坐飞机的快感吧。
胡锡进这种人,自己心里什么都清楚,但还是拼命说着假话,可惜他总是一不小心透露了他心里什么都清楚的事实,所以等到大批斗时代再次到来的时候,他就会被那些他一手忽悠瘸脑子的家伙们因为他自己不小心透露的想法而被打倒搞臭再踏上一万只脚。活该。
唯一一个说天理难容的是日本名字的坂柳有栖,二刺螈头像,没有铁粉标志,可能是误点进来的死肥宅吧,死肥宅是一个脑子里只有性爱的群体,但在中国最清醒的是死肥宅
然后我看了一下,有个叫君权神授万字符的可能和他骂起来了,回复怎么那么多,多半在骂有栖酱日杂之类的话吧
胡锡进亲口承认参加过64运动.
就是跟陶杰对话的时候.让小粉红知道有奇效
已隐藏
要是真的文革2.0来了,咋办呀?像我们这些在外面的,家里的亲戚岂不是全部要被拉去批斗?想想都可怕。

想多了,该批斗的都得批斗,和你家里人在哪儿没关系。华侨给家里寄点儿美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27
  • 浏览: 13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