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搬运】口口口口 笑“死”我了 -- 敏感词与墙国综艺

https://i.imgur.com/eKAeglP.jpg

前段时间,新裤子乐队受邀参加五四晚会。



唱的是那首,《你要跳舞吗》。

这歌早听了八百遍。

唯独这次,越听越不对味。

啥味?

馊味。

歌词改了:

“伤心”改成“开心”,“孤独”改成“热闹”,“冰冷无情”成了“浪漫多情”,“颓废”成了“欢愉”。

原:你会不会也伤心
改:你会不会也开心
原:在拥挤孤独的房间里
改:在拥挤热闹的房间里
原:在这冰冷无情的城市里
改:在这浪漫多情的城市里
原:在摩登颓废的派对里
改:在摩登欢愉的派对里

讽刺的是,独留了一句“我已经透不过气”没改。
应景。
堪称当代幽默大师,反义词教学属实到位。
而在去年,录制《乐队的夏天》。
新裤子唱《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还没被改成《没有理想的人很开心》或者《有理想的人才不伤心》。
但,歌词中那句“他始终没死在我面前”中的“死”字已改成了“走”


https://pic3.zhimg.com/80/v2-01b7c396808f11578a1765cb3e68094f_1440w.jpg

去年不能提“死”。
今年不能“伤心”。不能“孤独”。不能“颓废”。不能“无情”。
得咧。

正是应了新裤子唱的那句:

“你等在这文化的废墟上,已没人觉得你狂野。”

语言崇拜坍塌,文化已成废墟。

任你是谁,都休想再狂野起来。



01



摇滚乐不忍听,看综艺总行了吧。

更添堵。

5月初,女团选秀综艺《创造营2020》开播。

身为导师的黄子韬,连唱了三首歌。

一开口,就觉得哪里不太对。

歌曲《不劳而获》,挺狠的一首rap。

却来了句“My song 多大吃点东西你还要喂”

我的歌?多大了?又为啥要吃东西?

迷惑。

点开原曲,才知道原来是“[b]Myson”[/b],我儿子。



原:My son 多大吃点东西你还要喂

改:My song 多大吃点东西你还要喂

原曲是为了放狠话、教做人,改后却不知所云。
另外一句,黄子韬唱“这年头膨胀/直接封杀你”
字幕组直接将“封杀”改成了“fire”,还特意括号标示“淘汰”。
这招,叫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

原:这年头膨胀 直接封杀
改:这年头膨胀 直接fire了你



https://pic4.zhimg.com/80/v2-12da46972ea3777503f0968d9b50315f_1440w.jpg



除了这首歌,另两首也全遭“整容”,无一幸免。

“选秀”改成“炫斗”,“偶像”改成“艺人”。

不知道戳到了谁的敏感神经。

难猜难料。

原:那么多选秀 随便找人凑
改:那么多炫斗 随便找人凑
[i][b]原:我不是好[/b][/i][i][b]偶像[/b][/i]
[i][b]改:我不是好[/b][/i][i][b]艺人[/b][/i]

禁止不屑,禁止狂傲。
此外,还要禁止情欲。

女选手们演唱《窒息》。

只能游走在“回忆”里,不可以游走在“身体”上。

原:游走在若即若离的身体
改:游走在若即若离的回忆

https://pic4.zhimg.com/80/v2-cafe3e0c07fe127c5b23d0dcdc005d8d_1440w.jpg

不然,你就是馋TA身子,你下贱!
让人欲罢不能的只能是“沉溺”,绝不能是“窒息”,不然有搞SM之嫌。
可,这首歌就叫《窒息》啊。


原:想挣脱欲罢不能的窒息
改:想挣脱欲罢不能的沉溺




https://pic4.zhimg.com/80/v2-fa31a82c361639c8b3562818218bdef2_1440w.jpg



至于原曲那句“我躲在梦里/曾和你翻云覆雨”,直接遭到无情删除。


英文歌更加离谱。

《one time》,原唱Marian Hill。
这歌好听,性感女嗓,又撩又魅。
但,歌词一改,味道全无。
“I'm not the kind of drum you play one time”中的“drum”改成“dream”

原曲翻译:我不是你玩一次就抛弃而忍气吞声的鼓。

改后:我不是你随意的梦想。

直接没内味了。

原:But I'm not the kind of drum you play one time改:But I'm not the kind of dream you make one timehttps://pic3.zhimg.com/80/v2-525cd702f3f95deb9ac795e34894fe6b_1440w.jpghttps://pic2.zhimg.com/80/v2-3fa0e2d4db4263082aa5c6c222901da0_1440w.jpg

另有一处,把“girls”换成“moods”

情绪可以摇摆,但女孩不行。

原:That makes the girls all swing改:That makes the moods all swinghttps://pic4.zhimg.com/80/v2-62e8b615d23290fa85f8ce82a2cdd520_1440w.jpghttps://pic3.zhimg.com/80/v2-cf557c118936c177252b1e84eb6bb2a3_1440w.jpg

毕竟,摇摆的女孩子能算正经人吗?!



行叭。

可这翻译又是怎么回事?

“sway”硬拗成“能力”“stay”硬拗成“佩服”

https://pic1.zhimg.com/80/v2-bcf4660281ee6476d41fe892ace308e5_1440w.jpghttps://pic1.zhimg.com/80/v2-12c49889cd994922070eefd13101a8d2_1440w.jpg

原曲的画面是:真丝吊带,顾盼生姿。



改后这又是啥?

风情意味尽失,只留下满头问号。

翻译,讲究一个“信、达、雅”。



忠实。达意。雅致。

连忠实与达意都做不到,还谈什么雅致?



放眼望去,又岂止是在《创造营2020》。

只要你张嘴唱歌,迎头而来的便是阉割。


更多时候,已经不是词不达意,而是狗屁语句不通。

02

歌曲。



以曲为身,以字传神。



一个字是画龙点睛,一个词是点石成金。



加一笔是负担,少一笔是缺陷。

而金曲,更是无可动、可改之余地。

但,我还是天真了。

杨千嬅的《处处吻》算是经典了。

这歌唱的是颠倒众生、游戏人间的情场浪子。

原歌词,“一吻便救一人,一吻便杀一人”,多精准。

韩雪翻唱,“杀”字不能提,改成“刷”

一吻刷一人,这是以“吻技”作为考核标准?

咦~更“脏”。

原:一吻便一人
改:一吻便一人https://pic3.zhimg.com/80/v2-82c6ef727ab605bc8bf7868b079d1241_1440w.jpg

人性不允许有裂缝罅隙,情感不允许三心二意。

于是。

“情人吻别人”成了“行人问路”,“旧情人惠顾他人”成了“亲人改备注”。

原:有半夜情人延续别人/让你旧情人又惠顾他人改:有半夜行人延续别人/让你的亲人又备注他人https://pic2.zhimg.com/80/v2-e9a87f0bd433e0100d3778a823dba8c9_1440w.jpg

这词改的前不着调、后不靠谱。

和前文后续、主旨思想有一毛钱关系吗?

更恐怖的是。

综艺《歌手·当打之年》,徐佳莹唱《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

“烟”不能提,改成了“眼”

原:给我一支烟
改:给我一只眼https://pic4.zhimg.com/80/v2-9c1ed6f7f3377327939b81e091c01031_1440w.jpg

给我一只眼?

是不是有点太血腥残暴了。

同期嘉宾的表情,可谓心照不宣。



https://pic2.zhimg.com/v2-765abf49848db90f7b06d17a09368b0f_b.jpg



周深你也别笑得太开心。



忘了你翻唱朴树的《达尼亚》被改成什么样了吗?

“混账”改成“慌张”“孤魂野鬼”改成“孤身一人”

“空虚悲哀”也成了“空旷悲凉”

原:我猜有个混账改:我猜有人慌张https://pic4.zhimg.com/80/v2-00dbe4b403c22ac5eb6de17413c1f153_1440w.jpg

原:孤魂野鬼天涯

改:孤身一人天涯https://pic1.zhimg.com/80/v2-392d4af2e03ee487cb76b2445c1cbc2f_1440w.jpg

原:已是无边的空虚悲哀改:已是无边的空旷悲凉https://pic4.zhimg.com/80/v2-21cfaae18743802e5698698907288275_1440w.jpg

不信鬼神,不空虚悲哀,做最最最坚定的唯物主义乐天派。

而“达尼亚”在俄语里,意思为“再会、再见”。

但这样的歌词篡改,还是再也不见为好。

可,还有吗?

有。

太多太多。

《中国新歌声》,唱《天空之城》,一句“爱情不过生活的,改成“爱情不过生活的

《跨界歌王》,唱《在希望的田野上》,一句“那些东西大妈都不给你”,改成“那些东西他们都不能给你”

《天赐的声音》,唱《改变自己》,一句“但脏话没用,大家只会嫌凶,改成“但脏话没有,大家只会轻松

当所有的崎岖肮脏被抹杀折叠,只剩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

或许是真的轻松了,也或许是已经麻痹了。

https://pic4.zhimg.com/80/v2-ab6618f037c101a91c03be874bd31738_1440w.jpg

我想起音乐剧《我,堂吉诃德》。



尚未麻痹的堂吉诃德,误把风车当巨人,误把旅馆当城堡,非要挑战生活,惩恶扬善游侠四方。

却唯独他,敢承认这人间真面目:

“听我唱,你这人间已病入膏肓,放眼望,尽是堕落癫狂。”

只是这句,在《声入人心》中也被删了。

罢了罢了。

https://pic4.zhimg.com/80/v2-2b9485220bc5f2821ce9cb6b5f34c8dc_1440w.jpg被删句在最开头

03

维特根斯坦说:

“我语言的界限,就是我世界的界限。”

如今,语言的界限尚不明确,世界却早已局促。

逢唱必改的《易燃易爆炸》。

在《青春有你2》中改了3处,《歌手2018》中改了5处,《天赐的声音》中改了6处。

奇怪的是。

《天赐》中,还可以“私奔”,不可以“艳情”“销魂”



《歌手》中,可以“艳情”“销魂”,却不可以“私奔”

“疯魔”“轻佻”“下贱”“杀人”,绝对不可以。

https://pic2.zhimg.com/80/v2-54a0bfa3fce8e07fc9f26db6b195ad0c_1440w.jpg

所有的平台与制作组像是踩着线,努力往安全区中央挤靠。

界限并不清晰,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头上悬着剑,屁股下顶着针。

所以,要保险一点,再保险一点。

将裤腰带勒得紧一点,将镣铐戴得更重一点。

一切便魔幻了起来。

电视节目,“死”字要打引号。



https://i.imgur.com/Yrjxmci.jpg



https://i.imgur.com/NmkUGnQ.jpg



笑“死”我了。



这话什么意思,就是真的很搞笑。但你放心,死不了,也没人死。

无异常,很和谐。



“坏”字要打引号。



因为我是个“坏”女孩。



这话什么意思?我尝试着理解一下。

我是个“坏”女孩,但我不是真的坏,我只是用坏形容一下,你们听了也不要变坏。

危险形容词,请勿模仿。

https://pic4.zhimg.com/80/v2-08b243566e8fd715ade802434881e081_1440w.jpg

如果“死”与“坏”打引号还能勉强理解一下。

但,将“屁股”换成“臀部”,将“性感”换成“成熟”

恕我理解无能。

原话:这个屁股真的转得好奇怪字幕:这个臀部真的转得好奇怪https://pic3.zhimg.com/80/v2-73edfe4e82fbd34042668812f9728896_1440w.jpg

原话:我的脸不性感字幕:我的脸不成熟https://pic4.zhimg.com/80/v2-69ae2b1d9f94732fc7355813e3d54c51_1440w.jpg

有人调侃,建议按老规矩将敏感词改成“口”。

https://pic3.zhimg.com/80/v2-b8c135753103f7c082c8f3b45456e2f2_1440w.jpghttps://pic1.zhimg.com/80/v2-a72441ee5831f12aeb6f191fd0fedb66_1440w.jpg

当你看到《口口口口》也别诧异,这是莫言写的《丰乳肥臀》。



荒唐啊,可笑吧。

张爱玲说:用美丽的思想和美丽的身体取悦人,并没有高下之分。



性感无罪。“屁股”也没做错什么。

何至于此。

难道观众都是鲁迅笔下一见到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的猥琐国人?

哦,对了。

年初,《美丽人生》在内地上映时。

那句“想和你做爱”也改成了“想和你在一起”

https://pic3.zhimg.com/80/v2-5fcc021043f60155ea3670833c84f420_1440w.jpghttps://pic2.zhimg.com/80/v2-ec6a1394615f512ffa6e3e2b60cf0d1f_1440w.jpg上图:英文版翻译下图:国内上映版

男主角激荡生猛的爱意在那一刻被粗暴荡平。

观众只能苦笑:

众所周知,我们是无性繁殖,是有丝分裂,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总之,与“性”无关。

避谈性。不说爱。忌讳死。

又如何完整身体,充沛灵魂、感知生命?

斩断七情六欲,去除荤腥杂念。

做不了圣人,我们只能做机器。

https://pic2.zhimg.com/80/v2-9984a7f7f81f28830be06a5edd8ee968_1440w.jpg

04

有时我有一种很 悲哀 悲凉 还行的感觉。

当《大艺术家》的歌词“谁都应该宠爱纹身”“纹身”被改成“闻声”

对应着,电视上的纪录片,纹身被糊满了马赛克。

https://pic2.zhimg.com/80/v2-48610f9d6058c6865ca69ce48bf82d7b_1440w.jpg

当在《中国有嘻哈》里,《重庆魂》的歌词“风水好帮你修座被改成“风水好帮你修座

对应着《中国有嘻哈》改名为《中国新说唱》,所有的导师、选手不准染发。

我意识到:

小众文化永远无法大众,地下文化永远走不到地上,亚文化永远无法被正视。



因为,文化被公示于众的代价太大。

挑筋断骨,面目全非。

原:时间比LV还贵改:时间比live还贵https://pic3.zhimg.com/80/v2-db95b8257eb6938731388d5d2877bf10_1440w.jpg

在《美丽新世界》那本书中,野蛮人说:

“可是我不想要舒适。我想要诗歌,我想要真实的危险,我想要自由,我想要善良,我想要罪恶。”

他想要的,无非是不被筛选阉割的权利。

我们也一样。

《盛夏光年》中有相似的一句:



“我要 我疯 我要 我爱”

后来,袁娅维在综艺里唱这首歌,字幕组直接罢工了。

你听到啥就是啥,但不代表到底是啥。

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罢了。

https://pic2.zhimg.com/80/v2-96cfaffcb5c5c745a5d425bbbfad4c6a_1440w.jpg

被净化的不止是句歌词。

诚如作家托尼·莫里森所说:

“压制性的语言远不止于再现暴力,它本身就是暴力;

它远不止于再现知识的界限,它本身就是知识的界限。”

非黑即白,非道德即不道德,非真善美即假恶丑。

没了灰色地带,没了讨论的空间。

复杂人性所能栖居之地越来越狭小。

我们不谈“死”,于是更加惧怕“死”;我们不谈“性”,于是更加恶心“性”;我们不谈“坏”,于是更加恐惧“坏”。

但,不谈,便代表不存在吗。

本质上,这是怯懦与逃离,是无措与难堪。

https://pic2.zhimg.com/80/v2-8bf59fd8dc91b1f7f6bbc1ec31b57a65_1440w.jpg

只希望有一天:



不要再害怕语言,不要再害怕文字。

我们能直抒胸臆,能畅所欲言。

毕竟,描述、谈论、分辨负面信息,不会毁掉一个人。

但,避谈,不谈,打码所带来的无知却会。



我想要诗歌,我想要自由,我想要善良,我想要罪恶。

https://pic3.zhimg.com/v2-e33f485f9317643ff4f46d275b7754e8_b.jpg
4
分享 2020-05-28

5 个评论

汗……图片搞不进去……谁知道在品葱怎么嵌外部图片麻烦告诉我一下……
汗……图片搞不进去……谁知道在品葱怎么嵌外部图片麻烦告诉我一下……

h.pincong.rocks里点击“综合”,然后复制原图链接放到链接栏里上传,上传后复制图片上的网址放到品葱自带的发图链接栏里。

嗯,很不友好的发图机制。
我靠,太长了。
不过我看了一半就已经恶心的无法再看下去了,要吐的节奏!!!!

这特么是要成仙的啊。

另外,博主能把图片修复一下吗?
你也不会开心,这特么不是和伤心一个意思么,太艹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