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是香港快速通過23條,而是全國人大直接出手

因為中國不開放美國航空公司航線,美國計劃六月中旬起禁止中國航班。

美國人終於開始了對等的制裁辦法,而不是單方面敞開大門向中國開放。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簡單而有效。

在這種形勢下,對香港人反倒最危險的,特別是那些反共的骨幹。蔣介石從大陸撤離,說了句話,原來留著一些人不殺,反而害了自己,就這樣殺了關已經囚禁了好幾年的楊虎城。

中共覺得以前做個香港有一國兩制的樣子,做了一些妥協,在大街上喊天滅中共,也容忍了,就是為了在歐美那裡韜光養晦。現在既然歐美已經認為共產黨一萬年就是共產黨,那中共也沒有偽裝的必要了。一個小偷被目擊,指出來時,小偷可能會否認甚至道歉,當試圖抓捕小偷時,小偷反而會狗急跳牆。

中共現在就是狗急跳牆的時刻了。

按照中共在新疆的做法,2019年中國在香港還保持克制。駐港部隊主動告訴美國領館不會出兵就是明證。

這次香港國安法最大的看點是,為什麼不是香港快速通過23條,而是全國人大直接出手。我的分析是習近平認為所謂香港建制派同樣不可靠,強行要求香港通過23條太麻煩,還可能洩漏中共如何控制香港的機密,不如習近平自己動手,這是甩開香港特區機構的先兆。本來香港特區機構作為中共白手套辦事,白手套辦事磨蹭太麻煩,就自己動手。

在全球反抗中共的形勢下,香港的處境更加危險。
0
分享 2020-06-03

10 个评论

我非常赞赏这个加速操作,有助于国际社会取得共识。现在就算是最亲中的人,也只能说取消特区地位打击香港平民这种没用的废话,而没法说因此我们要坚持对话。只能说非常遗憾但我们别无选择。川普也能少挨点骂。

能令美国两党达成共识的,不是共产党,而是总加速师本人。
23條是香港自行立法,也就是由香港的立法會來立法。自從2003年五十萬人上街導致第一次立法失敗開始,多次重啓立法都以失敗告終。在立法會,其實有多種方式可以阻止立法過程,比如拉布,甚至可以癱瘓內會 (比如2019-2020年立法會內會一直因無法選舉主席而無法正常開會)。再加上2019年百萬人大游行也可以癱瘓立法會,因此無端重提23條立法不僅撕裂香港社會,引起發動盪,而且也不一定能成功。最近雖然港府藉助防疫條例和國安法兩柄尚方寶劍阻止社會運動,但今屆立法會任期已不足以完成23條立法。香港人一直在計劃今年秋天的立法會選舉35+(即非建制派過半),今年立法會選舉之後有一定可能建制派成爲立法會中的少數,導致四年內23條再也無法通過。

建制派雖然對林鄭非常不滿,但中央說什麼,他們就會做什麼。中央對他們是非常放心,而且一直對林鄭非常有信心。不過去年區選相當於一次公投,向全世界明確無疑地昭示了香港民意。即使香港政府精心策劃了中大理大兩場戰役,封閉紅磡過海隧道嫁禍學生,但也絲毫沒有影響香港民意。上半日還全方位報道香港區選的中媒,點票開始後就接連啞然,然後次日草草收場,連結果都不報道。

區選才是國安法的導火索。中央終於認清民意,認清林鄭口中所謂一小撮人其實是香港大多數。所以親自上陣,動用安插在基本法中的後門,把國安法強塞給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原本都是不關乎香港內政的法律,如國旗國徽是什麼,以及外交豁免權等等。這次把關乎香港內政的條例強塞進來,其實有違基本法,但中央指鹿為馬,港府應聲附和,港人能怎麼辦?

國安法還有另一種用意,就是防止35+。全面DQ到非建制喪失關鍵少數這確實太過分了,到時候香港會不會發生警民戰爭都很難說。但DQ一兩個還是可以的。35+對於中央來說,最大的危險是可以全面癱瘓香港政府運作。而非建制派35+其實非常非常難,最好的期望是36席,因此只要DQ兩個就可以繼續控制香港政府了。上次DQ是人大釋法,和今次國安法塞進附件三異曲同工。唯一的不同,上次是立法會宣誓後,這一次是立法會選舉前。

其實國安法還可能有第三層用意,就是防止外國勢力。這種天方夜譚的想法,我們自然是想不出。但我現在發現不僅一些藍絲廢青這麼想,很多上了年紀的人都會這麼想。以習近平這種年紀來看,他這麼想也很正常。在這些人看來,「美帝亡我之心不死」,雨傘、反送中全是美國策劃。洗腦報道讀多了,連「領導人」都被洗腦了。而且香港是亞洲諜都,如今中美走向對立,中央自然不想在香港有個後門。當然,這種結論在我看來純屬天方夜譚。

那麼中共爲什麼不直接派兵軍管呢?一方面還想保留香港這個白手套,另一方面目前還有機可趁不必派兵搞到雞飛狗跳,也可能是美國不許中國出兵。國安法都引起全世界這麼大反應,直接出兵的話想想各國什麼反應吧。

其實,香港最危險的時候應該是去年。那時候香港人獨自抗爭。6月9日開始,每一次游行大家都覺得是最後一次。沒有人知道會不會重蹈2014年的覆轍。但2019年香港人挺過來了。2020年,全球反中,香港人不再孤單。雖然情況比去年更危急,但這只是把二十七年後的命運提前到了今天。這場苦難是香港人必然要經歷的,區別只是這一代還是下一代。而今天經歷肯定比二十七年後經歷要好,因為今天的環境其實對中國最不利,也就是說,對香港最有利。
23條是香港自行立法。而這種自行立法,要求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贊成。多年來,非建制陣營一直保持三分之一...

我记得香港的立法院通过法律只要有一半同意就可以了,2/3是例如弹劾议员这种情况才需要的吧。。。
我记得香港的立法院通过法律只要有一半同意就可以了,2/3是例如弹劾议员这种情况才需要的吧。。。


23條可能真是半數即可,不好意思。三分之二是政改之類的議案,如特首普選、國安法香港立法。
http://paper.wenweipo.com/2020/04/18/HK2004180007.htm
我修改吓,多謝提醒
原来是偷偷下药把你迷倒了之后动手,现在已经发展到光天化日之下大街上直接扒光了干了
23條可能真是半數即可,不好意思。三分之二是政改之類的議案,如特首普選、國安法香港立法。http:/...

对嘛,真要立很容易的,一来香港的选举本质上也是半残选举,功能组别基本都是共匪自己的小圈子。再加上随便DQ一两个就可以保证35+了。
共匪之所以这次绕过香港立法会主要有两个原因:
1、对建制派失望。你想想连个立法会选内会主席都搞了半年,还是共匪的两办同日出声谴责郭议员这些建制狗这才应声呼应,想方设法夺走了郭议员的主持权力。这在共匪眼里怎么看?简直就是无能嘛~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还要老子出马。
2、建制派有叛变历史。03年的23条就是自由党叛变才导致立法失败。说到底建制派也是香港人,虽然也是中共的狗,但总有内外之分。中共对它们也不完全放心。而且如果给香港本地立法,就要走民主流程,加上泛民的阻挠,很可能最后就算立成功了也是惩罚比较轻的刑罚,不具阻吓作用。倒不如共匪自己立一个,只要你敢反抗就是死,说白了就是要“大石砸死蟹”,扼杀反抗思想在摇篮里。
对嘛,真要立很容易的,一来香港的选举本质上也是半残选举,功能组别基本都是共匪自己的小圈子。再加上随便...


其實也不太容易。如果不通過基本法附件三而讓香港自行立法,那麼就要漫長的一讀二讀三讀,可能遭遇曠日持久的拉布 (就像本屆立法會內會),還可能遇上抗議運動包圍立法會,根本來不及阻止今秋的立法會35+。不僅如此,參照23條,中央連香港最終能否自行訂立國安法的信心也沒了。而這一切始於區選。區選之前的說法永遠是香港的一小撮人,而區選的懸殊結果無疑打醒了習近平。

如果是一個民主國家,或者是良治的皇權國家,結果肯定是從善如流,民意既然一邊倒,統治者樂得其成。但習近平可能與人鬥得太多,之前成日孤軍奮戰與「貪官」們戰鬥,已經習慣一人與天下爲敵,所以面對四五百萬香港人要鬥到底。

香港政府立23條不力,我覺得可能與江胡兩朝比較溫和有關。中央不加壓力,香港政府也沒動力了,畢竟還在一個城市裏生活,689和柒婆也不想天天被人追殺吧。
如果在香港立法会推动,势必引发港人大规模抗争而被搁浅,而人大作为橡皮图章想拿来干啥就拿来干啥,最保险。
九月份就要立法会选举了,为了保证建制派过半,必须快速出手
原来是偷偷下药把你迷倒了之后动手,现在已经发展到光天化日之下大街上直接扒光了干了

这倒让我想起了一句话,你可以无视道德,但你不能无视全世界打算借道德之名打断你两条腿的人。
现在就是这个情况,西方再绥靖都不怕,只有抖m才会共匪搞出肺炎还能越来越舔的入魂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5
  • 浏览: 3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