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是不在家里的人都应当戴口罩,飞沫悬浮时间太长了

      起因是今天中午我吃了一些味道比较冲的东西后又打了个喷嚏,那股口臭味实在是难闻透了,过了一会我又从那里走了,竟然还能闻到那股味(口臭不是关键,让我毛骨悚然的是飞沫居然能悬浮那么长的时间,起码得5分钟了吧),而后我又分别用薄,厚两种口罩进行了测试,在我闻了胡椒打喷嚏后,戴那种薄口罩,可以使得我在去掉口罩后只在周围闻到很淡的气味,大约过了1分钟后就无法分别了;而戴那种厚口罩则可以使得去掉后周围完全闻不到味。而打喷嚏,呼吸,说话只是使得排出可以悬浮时间不同的飞沫比例不同而已,即后两者也应当可以产生少量可以长时间悬浮的飞沫。  然后可以说是当下的人群间距理论就完全是个笑话了,因为携带者对他人的感染不是非得在同一时刻与某人间距数米以内,而是在起码在数分钟之内其他人经过了感染者所经过的地方以后就可能会被感染了,你可以保证时时刻刻与他人保持距离,又如何能够知道在此地几分钟以前有谁经过呢?所以,压根就无法保证和感染者的安全距离。  当然这就有些恐怖了,所以口罩是必须要戴的,而且还应当是厚口罩,薄的都不行。  放在寻常时分,你带不带口罩,那是你的自由,可是在疫情发生后,难道你要因为你的不戴口罩,而剥夺其他人在下面几分钟内经过此地而不带有恐惧的权力?   
     这个小实验不完美的地方是有很多的,比如可能是最初的那2个喷嚏把口臭都带出来了-----后来实验过的那2个口罩都是非常难闻了;在那种环境里鼻子的敏感度下降了-----这个误差实在无法消除,但是在佩戴口罩,佩戴不同口罩的效果差别实在是太大了,而误差只能解释很小一部分,毫无疑问口罩的作用非常大;当然了,我是在屋子里这么做的实验,在开放场合,究竟如何我就不清楚了,但是应当差距不大。
    但愿能够降低这次中共肺炎的感染死亡人数,大家共勉。
3
分享 2020-06-06

14 个评论

氣味分子比較小
是的。我护目镜,口罩出门,随身酒精喷瓶,视情况还要戴手套。
通风的环境不存在这种问题的。
我比較好奇到底是吃了什麼
差距很大
尤其是在風大的地區,有的地方真的可以風吹草低的
別說大小以納米計算、在空中的氣凝膠裡漂浮的病毒,就連大小以米計算、雙腳落地的我,在大學裡遇到陣風有時都站不穩
你的飛沫早就給吹散了
不過反過來說,也可以理解成你的飛沫擴散了十萬八千里……
當然,你一個人的飛沫會給吹散,感染力大減
不過像是各國現在人群聚集都在BLM示威,這種環境下再吹也是吹不太散
所以還是這句話,stay home stay safe
        愿噩梦早日过去,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猛然间明白了智慧是多么地重要,难怪古代不肖算是大罪了。
把窗户和门打开通风。





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
看個人要不要戴吧?我是覺得反正可以嘗試一下獲得抗體XD
楼主的小实验确实不严谨,在户外的话就基本不适用了,如空气流动量更大+阳光紫外线+飞沫更快蒸发。

在室内的话,也会因为窗户、风扇、空调等让飞沫更快稀薄或干掉。我个人觉得要比较注意的是物件表面的清洁,就怕有飞沫溅到经常触碰的地方,还有洗手。

当然,建议一出门就戴口罩,只不过别忘了要洗手和别乱摸东西就行了。
楼主的小实验确实不严谨,在户外的话就基本不适用了,如空气流动量更大+阳光紫外线+飞沫更快蒸发。在室内...

现在的模式没法添加评论了--------这是我在一个月以前出的文章,随性记录而已,算是下意识的想法,日常的笔记了,没有太多想。表述的确不严谨,毕竟我也不是干这个的,我文章里想表达的意思是在日常风很小的情况下差别不大,这个漏洞下面也早有人说了。 至于为什么我不改,这是因为我希望我的文章一直保持原貌,现在看到的就是我几个月以前出的东西。那些什么论文啊,新闻啊什么的,是他们都来抄我的,而不是我抄他们的,漏洞什么的,会挑干净的,毕竟这一篇只是首稿。
飞沫在空中悬浮=>闻到味,这是没错的
闻到味=>飞沫在空中悬浮,这是错的
因为飞沫在地上、墙上,一样能闻到味
这就是所谓的“气溶胶”,需要空气静稳,颗粒小,才能形成。在家里,在不通风的楼道里,这样的气溶胶都可以长期悬浮。室外几乎不会有这种现象,不用担心。

口罩阻挡飞沫的效果是非常好的,尤其能阻挡你自己喷出的飞沫。与人近距离接触时,一定要戴口罩,主要是为了不传染别人。看到没戴口罩的人,躲他远点。
飞沫在空中悬浮=>闻到味,这是没错的闻到味=>飞沫在空中悬浮,这是错的因为飞沫在地上、墙上,一样能闻...

你考虑的东西我早已经考虑过了,而我做的这个实验非常简单,需要的条件几乎为0,你自己试试验证一下不就够了,相信因为个人灵敏度,操作的不同会有一些偏差。但是,各种偏差几乎不可能差到不同数量级。 至于你说的什么到地上,墙上,还有这操作?就是周围那一团空气里有味道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不说多了,你自己试试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什么因素站主导了。 反正我这篇文章就是说who错了,之前的社交距离理论错了,实际情况是仍然存在大量悬浮飞沫长期漂浮,各种措施必须得考虑时间这个变量。至于什么论证的细节,你看看最近发的论文不就够了,他们的那些什么激光测数,统计图表做的绝对够唬人的,而我的什么闻到口臭气味的观测怎么能上的了台面啊,这只是一个前导而已。
这就是所谓的“气溶胶”,需要空气静稳,颗粒小,才能形成。在家里,在不通风的楼道里,这样的气溶胶都可以...

胶体是稳定的,可能好几个小时,好几天都都非常稳定,这个让我闻到的是几分钟,应该是直径比100nm大不太稳点,但是沉降速度非常慢的中间类型。我也只是凭借常态分布进行全面推测,但是不论何种程度的分析who都错得离谱。 反正倘若我那些飞沫里不是包含了大量恶心的气味分子,而是cv19病毒,在几分钟内你经过了那一团空气将不是被恶心到,而是大几率被感染。 最后补充一句,这个应该非常容易产生,还是小心为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孤蓬万里飘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0
  • 浏览: 2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