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林视点:鹰派的梦想

华盛顿对中国的攻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猛烈。本台专栏作者Frank Sieren认为,冷战言论不太可能导致 "自由世界 "结盟对抗中国,但它可能会在美国选战中对内政产生影响。

(德国之声中文网)目前,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对抗愈演愈烈。上周,美国突然关闭了中国在德克萨斯州休斯敦的总领事馆,随后中国关闭了美国驻中国西部大都市成都总领事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对中国的攻击如此激烈,是美中建交关系40年来从未有过的。

美国中情局前局长林达(Yorba Linda)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一次演讲中说:"如果我们现在卑躬屈膝,将来我们的孩子可能会受到中共的摆布。"他称,自由世界必须战胜新的专制:"我们想要一个自由的21世纪,而不是习近平梦想的21世纪,"他梦寐以求的是已经破产的极权主义政权"。林达称,中国"窃取"了美国的知识产权,"淘汰了美国的生产链",并用"奴隶劳动"取而代之,这使数百万美国人失掉了工作。他强调, "共产主义中国已经在我们的边界内运作。"他称,中国军队的存在不为保护中国人民,而主要是为了扩大中国。

华盛顿寻找能转移国内矛盾的目标

即使1989年北京对抗议运动进行了血腥镇压之后,时任共和党总统布什( George Bush )甚至都没有发表过这样的讲话。为什么蓬佩奥和特朗普今天言辞如此激烈呢?显而易见的是:今天的中国实力大增。该国为全球经济增长做出了30%的贡献,而美国只有11%。

中国政府越来越不再容忍别人的指手画脚,特别是在美国国内出现新冠疫情和其它重大麻烦的时候。华盛顿政府竭力寻找外交政策方面的敌人,以动员国内民众在危险面前以及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团结起来。不到100天之后,美国将举行总统选举,所以外来危险尽可以再大些。

蓬佩奥在尼克松的出生地发表演讲并非偶然。被蓬佩奥称为"间谍和盗窃知识产权行动中心"的中国驻休斯敦外交机构是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两国恢复外交关系的直接结果。1979年该外交机构成为驻美国的首批中国领事馆之一。蓬佩奥在演讲中谈到尼克松时说,他为中国打开西方世界的大门时,制造了一个"怪人"。

尼克松已经逝世很长时间,他不能再为自己辩护。但是他当时的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去年11月强调说,如果发生第二次冷战,不会有赢家,只有输家。这位97岁的老人警告说:"因此,就我们双方的目标进行讨论,尽可能地限制我们之间的冲突是至关重要的。"
出于对中国的担心,,美国各政党早已步调一致。尽管特朗普嘲笑对中国持友好态度的乔·拜登(Joe Biden)为"北京·拜登",但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现在也将对中国采取强硬路线作为其竞选活动的核心部分。因监禁新疆维吾尔人,习近平被拜登称为"犯罪分子",蓬佩奥则与拜登不同,他称新疆再教育营是"集中营"。

而拜登反过来指责特朗普满脑子只考虑他的贸易协定,"完全蔑视人权"。他认为特朗普在新冠疫情爆发时,对北京太疏忽大意,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完全没有策略"。

共和党和民主党人之间的修辞竞赛

多项调查显示,以美国公众之见,在哪一位候选人对中国更强硬的问题上,特朗普确实并没不领先。特朗普想改变这一点。现在,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之间开始了一场中国问题上的修辞竞赛。这场竞赛不会随着11月美国下一任总统的选举而结束。即使拜登获胜,日益衰落的世界大国美国和日益崛起的世界大国中国之间的冲突仍然存在。
中国共产党的许多高级代表现在甚至更希望看到特朗普再次当选。因其目光短浅的政策,美国疏远了许多盟友,并退出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等国际机构。这令中国从中受益,更易强化自己的国际领导角色。
即便北京越来越不能容忍对其南中国海、香港和邻邦不丹以及对印度、澳大利亚、英国和加拿大的强硬路线的批评,然而局势并没有因此好转。不过,中国不太可能进行军事冒险。为了保持国内的经济稳定,北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也正是因为如此,北京才坚持履行一月份中美贸易纠纷期间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并希望继续与美国合作共同抗击新冠病毒。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说:"只要双方都有改善和发展中美关系的积极意愿,我们就能够推动中美关系走出困境,重回正轨。"但是蓬佩奥似乎只是希望北京更换政权。他呼吁"热爱自由"的中国人反对他们的政府。这不会很快发生。相反:在全球体系斗争中,美国模式对中国人的吸引力现在是日益下降。北京政府当然清楚这一点。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时在场的拍手庆贺的数百民众很可能不是受雇而来的。面对外来攻击,中国人也越来越团结。

蓬佩奥的讲话不会给外交政策带来多大变化。然而特朗普和蓬佩奥对中国的抨击对国内政治产生影响是完全可能的。

如果拜登获胜,他可能会尝试恢复与美国传统盟友的关系,并与亚洲的新伙伴一起向北京施加多边压力。在这方面,特朗普政府虽然有蓬佩奥的大声疾呼,但是无法获得成功。特朗普政府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或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等一系列协议,足以说明,他对国际合作是多么的无所谓。除了日本和澳大利亚之外,亚洲没有哪个政府渴望与华盛顿建立更紧密的关系。甚至印度人都小心翼翼。非洲和南美国家的偏好很明显,他们认为中国比美国更好。

中国不太可能军事冒险

即使在欧洲,局势也不相同。甚至在东德时期忍受过共产党专制统治的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不愿遵循美国的做法。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将美国当前的对华政策称为"麦卡锡主义妄想症",认为"每笔中国投资都具有政治目的,每位外国学生都有间谍背景,每一个合作都有低级卑鄙的用心。"默克尔在这一点上可能会同意他的观点。但是在诸如香港、维吾尔人或开放中国市场等许多其它问题上,默克尔的态度不同。她的宗旨是,正因为有问题,相互间就应该更多对话。


https://www.dw.com/zh/%E6%B3%BD%E6%9E%97%E8%A7%86%E7%82%B9%E9%B9%B0%E6%B4%BE%E7%9A%84%E6%A2%A6%E6%83%B3/a-54396919
-1
分享 2020-08-02

1 个评论

左媒这他妈是在说话还是放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