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也有带路党?公开喊出Monsieur, par ici!

近6万人签署请愿书:请法国托管黎巴嫩
07.08.2020

贝鲁特大爆炸后,马克龙第一时间赶赴黎巴嫩
贝鲁特大爆炸惨剧发生后,有超过5.8万人签署一份致马克龙的请愿书,呼吁法国在未来10年托管黎巴嫩。请愿书称,黎巴嫩“失败的体制、腐败、恐怖主义和民兵组织让这个国家奄奄一息”。


(德国之声中文网)截至中欧时间周五(8月7日)午间,已经有超过5.88万人签署了这一呼吁法国在未来10年托管黎巴嫩的请愿书。倡议者的目标是至少获得7.5万人联署。

据报道,这个Avaaz 网站的请愿书是本周三由黎巴嫩公民发起的。周二,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发生了严重爆炸,造成超过140人丧生、5000余人受伤。

这份请愿书写道:"黎巴嫩的官员们没有能力保护和管理这个国家。失败的体制、腐败、恐怖主义和民兵组织让这个国家奄奄一息。我们认为,黎巴嫩应该重新回到法国的托管之下,以便实现廉洁和持久的治理。"

"黎巴嫩人感到绝望"

德国之声阿拉伯语部的塔尔希尼(Dima Tarhini)表示,该请愿书在黎巴嫩的社交媒体上流传很广。

"这显示了一些黎巴嫩人是多么绝望",塔尔希尼表示,人们本来拥有的就不多,如今又失去了很多东西,"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家园,他们失去了自己的财产,他们无法救下自己的孩子,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

贝鲁特居民自发救灾 「我们得守望相助」
法总统许诺提供帮助

这封请愿书是写给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而马克龙也是大爆炸后第一位访问贝鲁特的外国元首。一战后的1920年至1945年,黎巴嫩曾由法国托管。

抵达贝鲁特后,马克龙警告说,如果没有改革,黎巴嫩还会"继续沉沦"。他许诺称,法国会帮助贝鲁特筹集援助款项。这次大爆炸给这个城市造成了高达数十亿的损失。

在贝鲁特市中心,这位法国总统对愤怒的抗议人群说,他将寻求与黎巴嫩当局达成一项新协议。"我向你们保证,援助款不会落到腐败者的手中",马克龙对抗议者说。"我会与各种政治力量对话,要求一项新的协议。我今天来到这里,就是来向他们提出新政治协议的",他说。

贝鲁特街头的抗议者们希望马克龙帮他们推翻该国现任政权。在这座城市,大爆炸后,震惊很快转变为愤怒,很多时事评论人和抗议者表示,政治阶层的腐败和无能应对这次严重爆炸负责。

法国的检察人员已经对大爆炸展开调查。至少21名法国公民在这场事故中受伤,还有一人丧生。

早在新冠疫情前,针对黎巴嫩政府和经济不力的抗议活动已经此起彼伏。近期该国货币的贬值,让很多黎巴嫩人的个人财产蒸发殆尽。
12
分享 2020-08-10

29 个评论

果然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嗎。以為自己人來管會更好,但事實上大家都想要李嘉誠來當爹,不是親的也沒關係,看看這現在過的是甚麼日子。托管這玩法真的沒了解過,謝分享。
阿拉伯费拉又想去西欧蹭吃了。
阿拉伯费拉又想去西欧蹭吃了。

完全扯不上那些。

西方肢解了奥斯曼,自然要背上奥斯曼的负担。这和什么天道、历史、命运、格调高低毫无关系,就是最简单最直白的自然规则:出拳命中,就要承受命中的结果。
托管這玩法真的沒了解過,謝分享。...

黎巴嫩一战前是奥斯曼帝国领土,战后划分为法国委任统治地(后来称为托管地)。委任统治的目的是辅导当地人民选举政府成立独立国家,也属于对战败国殖民地的权力再分配,具体可以搜寻维基百科委任统治条目
我猜這就是為什麼21世紀西方國家沒人想殖民的原因⋯⋯

非洲人和阿拉伯人太能生了,现在是他们通过人口逆向殖民,传统殖民者当然不好受啦!
聯合國托管這條路呀
通常是戰爭或暴動後政府部門難以管理該地區才會施行
像二戰後軸心國的軍事佔領地
或1999年東帝汶獨立公投後,印尼軍跟親印尼民兵馬上展開大肆屠殺跟破壞,維和部隊登陸平亂,設立過渡政府管理2年半,再正式獨立。

不過通常這種主權或領土爭議,聯合國都協商幾十年,不一定走到托管。黎巴嫩也沒戰爭暴動也沒主權爭議。

馬克宏到貝魯特慰問,被大批民眾包圍向他求助,甚至有團體高喊黎巴嫩腐敗政府下台,請求法國托管。

馬克宏也很驚訝,說了黎巴嫩是主權國家,這事他不能做主,必須由你們(人民)決定。

但馬克宏也呼籲黎巴嫩政治改革,並向民眾保證援助不會落入貪腐之手。現在也主持聯合國援助會議。

其實黎巴嫩人也不是真的多期待馬克宏或法國人出手,只是跟黎巴嫩官員相比馬克宏感覺好多了。

事發後黎巴嫩高官沒有人到現場勘災,反而是因為有外國政要來他們才到場。包括連署請願法國托管等行為,其實有點狀告洋大人(畢竟沒有洋大人屁民說啥根本沒人理),諷刺本國政府的意味。
非洲人和阿拉伯人太能生了,现在是他们通过人口逆向殖民,传统殖民者当然不好受啦!

黎巴嫩那么多基督徒算个啥阿拉伯人?喊出这种口号的也不会是阿拉伯人 反而是马龙派基督教徒 本身法国对他们就有优待政策
非洲人和阿拉伯人太能生了,现在是他们通过人口逆向殖民,传统殖民者当然不好受啦!

叙利亚为何没人出来喊法国继续统治,也没几个说法语的原因就在于此。黎巴嫩阿拉伯人基本都很保守,但是基督教徒基本都已经法国化了跟法国人没啥区别,这些人也是上流社会人士。
阿拉伯费拉又想去西欧蹭吃了。

黎巴嫩的马龙派基督教徒,很多本来就是法国的一部分,就比如全球各地的黎巴嫩商人,雷诺日产总裁戈恩这种。真黎巴嫩保守派穆斯林阿拉伯人哪会请法国爸爸回来。哪怕阿尔及利亚突尼斯摩洛哥全是说法语的,也没听说谁要把法国人请回来,因为这些国家基本没基督徒。
既然肢解了奥斯曼,那就负责到底呗
法國還是專心經營非洲的地盤吧,惹上中東人不是子宮逆殖民就是恐襲
说Arabic的就算Arab;说Lebanon有一大坨人口既是Arab,也是Christian,大概没什么问题。
说Arabic的就算Arab;说Lebanon有一大坨人口既是Arab,也是Christian,大概...

那也门犹太人也是阿拉伯人咯?中东民族划分本就是语言宗教并行的,这些基督徒也基本不觉得自己是阿拉伯人,反而更强调自己是阿拉米人和基督徒的身份,他们还自己搞过拉丁字母的黎巴嫩语。
没,没啥。,我澄清下,,arab就一umbrella term啊,它涵盖的群体异质性大到,不进行进一步澄清不会有有效的议论。当我说“说arabic就是arab”的时候,我不是在进行一个实质性断言(如果我是arab nationalist,那很可能就是了),而是在抛出一个简易的语言规范(尽管其规范效力可能较弱),而采纳这个规范与否(仅在这个specific context下)是另外的事。免得把很多mere terminological dispute无中生有地实质化。当然,总之,在这个话题下,我并不是要主张“说arabic的黎巴嫩人”这一范畴与arab nationalism相关的“arab”范畴有发生学或分类学关联。
阿拉伯费拉又想去西欧蹭吃了。
人家是阿拉米人(在伊拉克叫亞述人),本來就和歐洲,特別是法國親近,從前法國控制了黎巴嫩相當長時間,黎巴嫩是很不阿拉伯的所謂阿拉伯國家。
没,没啥。,我澄清下,,arab就一umbrella term啊,它涵盖的群体异质性大到,不进行进一...
阿拉伯人就不是一個民族呀,埃及阿拉伯語、黎凡特阿拉伯語、海灣阿拉伯語、伊拉克阿拉伯語、馬格里布阿拉伯語和奇葩的蘇丹阿拉伯語,都是相互差距極大的語言,這類阿拉伯語就連其內部方言之間也通話困難。埃及阿拉伯語有科普特語底層,科普特人在埃及數量也不少;馬格里布阿拉伯語就有明顯的柏柏爾語底層,説著柏柏爾語的柏柏爾人在北非數量依然不少;黎凡特阿拉伯語也有古阿拉米語底層,況且黎凡特地區也遍地是信仰基督教的阿拉米人,雖然口語幾近絕跡,但阿拉米語仍作爲宗教語言使用著;伊拉克阿拉伯語與波斯語有很深入的接觸,講這種語言的大都也是什葉派,不少人是被編戶齊民的波斯人、庫爾德人;蘇丹阿拉伯語,説他奇葩因爲這是蘇丹黑叔叔們操用的,不過他們一直想當阿拉伯人而不能 。一般說的阿拉伯語是指那種中世紀的死語言,沒有母語人群,很多人根本不會説,而且平常講這種語言是會笑場的。

利比亞的那個獨裁者格達費就是也門雇傭兵和當地柏柏爾人通婚的後代,不是純阿拉伯人。
柏柏尔,no!阿马齐,yes!(大嘘)
看来民主真的是说起来容易,实践起来困难重重啊
黎巴嫩的马龙派基督教徒,很多本来就是法国的一部分,就比如全球各地的黎巴嫩商人,雷诺日产总裁戈恩这种。...

戈恩是法国人?怪不得那么狡诈,我印象中阿拉伯人就没有那么狡诈的,那个垃圾一个法国人让黎巴嫩声望如此受损,大厂关键职位都没人敢聘黎巴嫩人了。
馬克宏那個阿左大概又要去痛罵節儉五國了(或是被節儉五國痛罵
戈恩是法国人?怪不得那么狡诈,我印象中阿拉伯人就没有那么狡诈的,那个垃圾一个法国人让黎巴嫩声望如此受...

很多法国国籍的黎巴嫩基督徒怕被阿拉伯人迫害,跑拉美国家去了,墨西哥那个Carlos Slim也是法国国籍黎巴嫩基督徒,家里跑到拉美去,成了墨西哥的首富。这些人普遍都是讲西葡和法语的,压根不咋会黎巴嫩语。他们自己的名字也都是法语或者西葡化的基督教名字,jean carl carlos之类
楼歪到哪去了,管他什么民族宗教,敢造反就好,就不要互秀知识量了。加强各国被压迫者反政府氛围,吓唬中国
我頗想知道這個明顯就是戲謔性質的請願書為甚麼在這裡會當作真的......


基本上大多數人都知道這樣幾乎是不可能的,請願書真正的目的其實是表現給米歇爾看而不是馬克宏,說明現在的政府反應表現的並不好,而不是真的要法國人來統治貝魯特...

還有我不同意種族主義的觀點,這裡沒有但我在其他地方看到頗多類似的觀點...
这个啊,还是不要心存幻想,自己国家的问题要自己人民去解决,当然了,二战日本被打趴下之后美国帮助建立一个民主日本这种的事情也会发生,可是看看日本被打成了什么样子。
这种想着让一个富裕国家去接管之后获得民主自由的行为和期待着天上掉馅饼没什么区别
所以桂枝民主还要靠自己人民革命,至于说现在桂枝这种欠揍的行为,可能会加速桂枝纳粹日本化的进程,在叶大師看来是个好现象,因为这会加速中共民主化的进程
这个啊,还是不要心存幻想,自己国家的问题要自己人民去解决,当然了,二战日本被打趴下之后美国帮助建立一...

本身法国就是黎巴嫩宗主国大救星啊 他不管谁管?而且黎巴嫩基督徒占多数,200年前拿破仑打奥斯曼就是为了解放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基督徒的。
桂枝是个除了尼日你俄没人想殖民的洼地 能跟中东文明发源地找西欧宗主国比吗?
看来民主真的是说起来容易,实践起来困难重重啊

和国情有关。主体民族过低(低于60)的国家,没几个能搞好民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7
  • 浏览: 6663